第二天的擂台比武,苏锐竟然都不需要出手。

    由于昨天晚上的惊艳表现,苏锐的名声已经在黑帮之中彻底传开,凡是抽到他来对战的人,一旦见到苏锐的脸之后,立刻毫不犹豫的弃权

    开什么玩笑,那荣誉再珍贵,能比得上小命吗人家可是连东洋武士都能说宰就宰了的主谁会没眼色的上去自讨没趣

    于是乎,苏锐也是创造了黑帮比武的一次历史连续四场遇到对手弃权

    而最惨的非英雄会莫属,那十个死掉了的东洋武士自然不可能参赛,裁判组把他们算成了自动弃权。最关键的是,除了这十个人之外,英雄会竟然没有人能够再继续晋级

    因此他们也创造了一项历史最早被全盘淘汰出局的大型帮派

    似乎是知道了自己要出糗,姚振山统领的英雄会今天根本没出现在现场,听说这些家伙一大早就收拾收拾灰溜溜的滚回了东山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对于这一点,众人都表示理解会长被人剁掉了双腿,两个副会长全部重伤,其中一个到现在还在抢救,如果还不撤,难道是要等着被别人笑话

    姚振山距离称霸华夏地下世界的理想已经越来越远了。

    不知道失去了两条小腿的他回到东山省东州市,面对那个已经变成了一堆废墟的总部大楼,会是一个怎样的精彩表情。

    苏锐坐在一个角落里,眯着眼睛看着擂台上的比赛,张紫薇也不声不响的坐了过来。

    “信堂的人已经查到了,那个逃走的东洋武士在江宁路被路过的车撞死了,而且车辆还对他形成了碾压,面目全非,当场死亡?!?br />
    在昨天分开之后,苏锐便交给了张紫薇一个任务,那就是调查逃走的那名东洋武士的下落。在苏锐看来,那个松下临川的武功是这十人里面最高强的,如果放任此人离开的话,将会是一个很大的隐患。

    “江宁路被车撞死”

    听到了张紫薇的话,苏锐紧紧皱了皱眉头。难道说是因为这个东洋武士见到苏锐出手被吓破了胆子,然后慌不择路被车撞死

    苏锐思索了一下,目露怀疑之色:“江宁路距离动手的地方有几公里,这东洋武士在穿过了那么多路段都没被撞死,怎么可能在那么远的地方还慌不择路”

    在苏锐看来,如果他被撞死,早就被撞了,不至于等跑到那么远才这样。

    “有没有找法医鉴定伤口”

    张紫薇点了点头:“有鉴定,但他已经被碾压的不成样子,那可是几十吨重的水泥罐车,整个人都快扁了,而且事发的那一段恰好没有监控?!?br />
    苏锐依旧皱眉思索,并不讲话。

    张紫薇问道:“你认为他不是被车撞死的”

    “我怀疑是有高手出手了,否则他早就逃走了,他是高阶的武士,怎么可能会慌不择路到被车撞死”苏锐轻轻笑了笑:“不过也没关系,这件事情对于我们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只不过我很想见一见那个仗义出手的人罢了?!?br />
    “我会继续跟进?!闭抛限钡懔说阃?,看起来似乎已经把苏锐当成了自己的直接上级了。

    英雄会会长姚振山手术结束,醒来之后,由于麻药的效果还没过去,因此全身发冷,止不住的打哆嗦。

    他看了看四周惨白的墙,张嘴说道:“这是哪”

    声音沙哑而无力,和往日那个意气风发的姚振山全然不同。

    “宁海市第一医院?!币慌缘氖粝滦⌒牡幕卮鸬?。

    “医院”

    姚振山这才想起来,在昏迷之前,自己已经被苏锐一刀斩断双腿十个东洋高手也尽数伏诛

    “我的腿呢我的腿怎么样了”姚振山连忙问道:“有没有接上”

    他以为是麻药的效果还没过,自己不能感觉到双腿的存在。他知道现在的医学水平很高,如果在断肢之后立刻进行手术的话,有相当大的几率是能够接上的,顶多以后走路有点不利索而已,比缺胳膊少腿要强的太多了。

    看着姚振山那期待的眼神,属下的声音有些苦涩:“会长,宁海的医生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还是没能”

    从下属的表情中,姚振山已经明白了一切,他的眼中陡然腾起难以置信的神色:“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扶我起来,我要看看我的腿”

    属下只能把歇斯底里的姚振山扶起来,当后者看到被白色纱布层层包裹的大腿时,眼睛中几乎已经被血丝充满了

    只有大腿,没有小腿

    没有伤残的正常人,绝对体会不到那种看到自己缺胳膊少腿之后会是怎样的绝望心情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不是说可以接上的吗为什么会这样”姚振山揪住手下人的领子,狂吼道:“把医生给我找来,我要枪毙了他还我的腿,还我的腿”

    “会长,请你冷静点断腿真的接不上了啊”下属被揪着领子晃来晃去,却不敢有一点反抗。

    “为什么接不上为什么接不上给我一个说法”姚振山还是不能接受这样的现实,歇斯底里的喊道。

    “那个家伙的那一刀实在是实在是太狠了,膝盖软骨、半月板、韧带还有肌腱全部都被破坏,而且是彻底破坏膝盖骨也被震碎如今能变成这样,医生已经是尽了最大的努力他们,他们本来还要高位截瘫的”

    这下属说着说着,浑身都冒起了寒意,苏锐的那一刀看起来平淡无奇,但是却造成了如此恐怖的杀伤力,直接把姚振山后半辈子站起来的希望给彻底的毁掉了

    要知道,姚振山能够在东山省屹立那么久,其真正的势力可不容小觑,和许多省领导的关系都非常不错,苏锐竟然敢这么惹他,难道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吗狗急了尚且会跳墙,兔子急了都会咬人,更何况是一帮之主的姚振山

    在东山省,他好歹也是能说的上话的人物,来到宁海才不过几天,就已经被人剁掉了双腿

    这条过江龙似乎还没睡醒,就已经被地头蛇给咬个半死

    “本来还要高位截瘫”

    听了属下的话,姚振山更加的气不过,往腰间一抹,在气头上的他几乎想要拔枪毙了这个手下

    不过他穿着病号服,哪里还有手枪,这也无形中让那下属逃得一命

    “他是谁他到底是谁”姚振山怒吼道

    这一次,他不仅失去了双腿,借助着山本组的力量一统华夏黑道的美梦更是化为了泡影,就连东州市的总部都被推土机给推倒了,这位英雄会会长怎么能不怒

    “应该是青龙帮的人?!笔粝潞芮宄?,事发当场,青龙帮已经把英雄会围的个水泄不通。

    “青龙帮怎么会有这种人”姚振山的眼中闪动着凶狠的光芒:“这不应该是青龙帮的人,这不是李阳的风格”

    “给我查出他是谁,家住哪里,老婆孩子在哪,敢这样对我,我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姚振山重重的一拍床头,他真是快要被气死了。

    就在这个时候,姚振山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那名属下捧起手机,一看之后,脸色微微的变了变:“会长,是东洋打来的电话?!?br />
    “东洋的电话”

    姚振山的脸色骤变

    “你们先出去,把门关上?!币φ裆绞疽饬艘幌?,等到手下全部离开,他深吸了几口气,才按下了通话键。

    刚才还正处于气头上的姚振山,一旦接通了电话,立刻换上了一脸谄媚相。

    “铃木先生,您好,您好,您怎么有时间亲自给我打电话,鄙人真是非常荣幸?!币φ裆降纳艉苴泼?,但是心里简直紧张到了极点。

    “我无论如何都联系不上松下临川,其余的人也都失去联系了,姚,告诉我,发生了什么”电话那端的声音非常有压迫力,很显然是久居上位才能形成的。

    “这个这个”姚振山犹豫了半天,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是清楚的知道这些东洋人有多心狠手辣,如果自己把实情告诉了他们,会不会引来他们的报复

    不过,就算是报复,他们也顶多是来报复罪魁祸首,而不是自己。

    想到这儿,姚振山又安下心来,他的眼珠转了一转,立刻想到了一种祸水东引的好方法。

    “是这样的,铃木先生,昨天晚上,华夏宁海青龙帮的一个家伙上门来挑衅,松下先生和其余九位武士迎战,却被那人全部杀死,我也断了两条腿”

    “你说什么”

    姚振山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那端的声音充满了难以置信

    “你刚才说的什么,再说一遍”

    姚振山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道:“我被砍断了两条”

    “我要听的不是这个”电话那端咆哮道:“你断了几条腿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松下他们怎么样了”

    姚振山揉着被震得发疼的耳朵,又用悲伤的语气重复了一遍:“十位令人尊敬的武士先生,他们全部战死了”

    “八嘎姚振山,你保证你所说的句句属实”

    “我不敢对您有任何隐瞒这次的事情和我确实脱离不开关系我”

    姚振山的话再一次被打断,对方低吼道:“你现在在哪里”

    “我吗”姚振山下意识的答道:“我在宁海第一医院,刚刚接受了手术,还没”

    “混蛋,给我在那里等着”说罢,那边便狠狠的挂上了电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