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苏锐才刚刚躲开的时候,四棱军刺已经脱手飞出,借着夜色的掩护,直接扎破了一名武士的肚子

    如果是刀的话,凭借他们的坚硬腹肌,完全可以夹住刀身,减小这方面的伤害,可是,四棱军刺上的血槽可是专门为了放血而生,轻而易举的就把他的肚子捅了个对穿

    在躲避的时候既然能够瞅准机会进行这种攻击,苏锐的应变能力让奔驰车中的田秉毅都不得不为之赞叹

    苏锐站稳之后,一伸手,那柄四棱军刺便带着乌光倒飞而回,在空中牵扯出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线

    众人都有些愣了,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能够凭空召回武器是法术么

    他们并没有看到,在苏锐的小拇指上戴着一枚黑色的戒指,从戒指侧面延伸出一道极细的黑色细线,线的另一端连接着四棱军刺的尾部

    苏锐几乎只是一伸手而已,黑色的丝线便立即缩进戒指内,而军刺也被直接收了回来叮的一声脆响,军刺的尾部和黑色的戒指完全无缝的连接在了一起

    世界上最负盛名的军械大事泽尔尼科夫亲手打造的近战利器,简直精巧到了不可思议

    随着军刺被收回来,那个被刺破了腹部的东洋武士也捂着肚子惨叫倒地

    仅仅是几分钟的功夫而已,十个人便只剩了四个

    看到手下血流满地,松下临川心疼的直哆嗦同时眼神中的恨意更加明显

    “你死定了”

    松下临川说着,整个人朝着苏锐爆射而来,刀芒已经耀眼到如同白昼

    剩下的三个人也被彻底的激发出了斗志,他们都是山本组的高手,来到华夏本来想要狠狠的踩一踩这个国家,却没想到踩人不成反被杀,如果杀不了眼前这个人,他们根本别想安全回到东洋

    四片猛烈的刀光就这样杀到苏锐的身前,忽然变成了三道

    这里面的最强者松下临川的脚步陡然一收,整个人竟然掉转了个方向,朝着侧方冲去

    那速度之快,简直像是在仓皇逃命

    苏锐一愣,他完全没想到松下临川竟然会是这种反应,在他的印象里,这些东洋武士不都该是死战不逃的吗

    他想抽身去追,而另外三个人却已经将他缠住,三道刀芒从不同的方向斩来,避无可避,只有硬抗

    与此同时,那辆奔驰商务车中,看到松下临川竟然逃走,车中的所有人也都愣了一下

    “不能让他走了?!蓖暄照撼辽档?。

    他的话音一落,车门已经打开,老田已经飞了出去,身形一展,几个起落间便已经消失在了夜色中

    看着他离去的方向,完颜华中有些羡慕的说道:“好久没见到田叔出手了,如果我能有他的身手该多好?!?br />
    这一会儿的工夫,松下临川已经跑出了几千米,他对那些手下的性命不管不顾,只顾着自己埋头狂奔

    在刚才的战斗中,六个手下都被苏锐击毙当场,松下临川已经意识到,仅仅凭借己方四人的力量,根本没有半点战胜苏锐的希望苏锐的武力或许不是最强的,但是那种深深刻入骨子里的战斗本能却让松下临川感到了绝望

    与其把生命耗费在没有胜算的战斗中,不如抓住仅有的一丝生的希望

    所以,松下临川才清楚的判断出了局势,看似摆出了最强杀招,但实则只是为了让三名手下缠住对方,从而给自己创造逃生的空间而已

    他正极速奔跑着,眼看着距离那个酒店广场越来越远,终于觉得安全了,于是便稍稍放缓了脚步。

    为了掩人耳目,他手里的武士长刀也早已经被丢掉,一个武士主动丢掉了刀,也就主动扔掉了属于他的尊严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一阵破空声传了过来

    松下临川的心底陡然升起一股危险之极的感觉,他才刚刚转过身,一股磅礴的巨力便已经撞上了他的胸口

    松下临川自认为自己的抵抗能力还算是可以,防御能力在整个山本组中也是能够排的上号的人物,可是在这股巨力的打击之下,他的整个身体犹如纸糊的一般,胸前的骨头噼里啪啦的一阵响,倒着飞出十几米

    正好,在他下落的时候,一辆快速行驶的渣土车从旁通过,松下临川正好出现在了渣土车的正前方,司机刹车不及,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人凭空出现在车头,然后被自己远远的撞飞了出去

    渣土车一个猛刹车,司机看着布满了裂纹和血迹的前挡玻璃,差点吓尿了。

    被撞飞到相邻的车道之后,松下临川几乎已经没有了意识,一辆水泥罐车高速驶过,把他整个身体都压扁了,差点分尸

    山本组的一位大高手,就以这样让人无话可说的死法,在华夏的公路上屈辱的死去。

    “自作孽,不可活?!碧锉憧戳丝此上铝俅ǖ氖?,轻轻叹息了一句,然后转身离去。

    而当老田回到酒店前的广场之时,苏锐的长刀正好捅进了最后一个站立武士的腹部,刀柄一转一拉,后者的肠子就已经被割断。

    苏锐甚至连把刀抽出来的兴致都没有,捅进去之后,便没有再看他一眼,转过身,眼中的血色和戾气渐渐淡去。

    五秒钟后,那个被刺穿腹部的东洋武士仰面摔倒,到死也没有闭上眼睛。

    他们在擂台上废掉了很多华夏高手,在擂台下面却遭到了应有的报应。

    苏锐看向松下临川逃逸的方向,并没有再追赶,过了那么长的时间,足够对方换好几个方向来逃离了,

    场间非常沉默,并没有任何的喝彩声,所有人都看着那个犹如杀神一般浑身染血的男人,目光复杂。

    苏锐拎着军刺,一步一步的走向台阶上的姚振山。

    后者的眼中全部都是难以置信之色,本来这些东洋高手是他取胜十年大比武的法宝,可是竟然在短短的半个小时内,九死一逃

    看着苏锐慢慢走近,姚振山的身体止不住的开始哆嗦了起来

    他身边的手下都还提着枪,但却没有一人敢把枪口对准苏锐他们完全没有一点勇气

    就在这个时候,酒店里面忽然冲出来一个男人,他一边举着手机一边高声喊道:“会长,会长,不好了,有两个推土机正对着咱们的总部大楼进行破坏,留守的兄弟们发现的太晚,等发现的时候,大楼几乎已经被强行拆除了”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苏锐之前的威胁话语是在吹牛,一个雄踞一省的大黑帮总部大楼是说拆就拆的可是目前看来,他竟然真的做到了

    张紫薇的目光微动,轻声说道:“英雄会的管理一盘散沙,高层倾巢出动之后,恐怕留守的人员也不知道去哪疯玩了,拆除一座空大楼,虽然会有些麻烦,但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br />
    真是被张紫薇一语道出了事情的真相。

    真相就是那么简单,但是这里的绝大多数人却不明白,当然,苏锐能够有胆量对英雄会的总部动手,这样的胆色的确值得别人钦佩。

    “姚振山,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吗”

    苏锐走到姚振山的面前,后者浑身颤抖,却不知道该怎么办,生怕前者手里的军刺把自己捅个对穿。

    “卖国贼不可做?!彼杖裾局绷松硖?,负手而立,语气森寒:“今天略施惩戒,如果再有下次,我定不会饶你性命?!?br />
    说着,苏锐捡起地上的一把武士长刀,刀光一闪,血光迸起,姚振山的两条腿便齐膝而断

    似乎只是感觉到一阵清凉之意,随后巨大无边的疼痛便将姚振山彻底笼罩撕心裂肺的惨嚎在现场响起来

    苏锐扔掉长刀,淡淡说道:“要是不想让他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就抓紧送医院去?!?br />
    说罢,他大步流星的走下台阶,所过之处,人们纷纷向他行注目礼,自动的分开一条道路。

    看到苏锐离开,上官墨和钱万星对视了一眼,知道他们也到了回去的时间,今天晚上的事情可不小,必须形成材料上报国安才行。

    张紫薇紧紧跟在苏锐的身后,看着对方那被鲜血染红的衣服,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担忧:“你流了不少血,需要找个地方包扎一下伤口?!?br />
    在刚才的打斗中,面对那么多东洋高手的合力围攻,苏锐并不是毫发无伤,身上的几道伤口虽然不算严重,但看起来倒是颇为骇人,有一道刀伤几乎把背部的皮肤斜着割成了两半。

    苏锐简单的思索了一下:“找个房间,你来给我包扎一下?!?br />
    “给你包扎”张紫薇摇了摇头:“还是找医生比较合适,我可不懂这些?!?br />
    “很简单的,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br />
    对于苏锐这种人来说,受伤简直犹如家常便饭,有时候自己身上中了子弹,另一只手拿一把刀就能把弹头给挑出来,这点皮外伤根本算不得什么。

    “那就去凯撒宫吧,距离这里比较近,我在那儿也有固定的专属房间?!闭抛限庇淘チ艘幌?,选了一个看起来比较安全的地点。

    ps:感谢书友3771749、dslq、心恋红尘、转瞬成空、颖丽奕、神剑、笑看红尘8612、顾俊辰、小睦姑姑的月票支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