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个东洋人已经全部出现了

    留着一字胡的松下临川是这一行人的负责人,他本来以为此次来到华夏并不会遇到什么高手,毕竟在他们看来,华夏的武道已经彻底没落了,他们十个人的力量完完全全可以横扫华夏黑帮

    可是,现在松下临川觉得,自己是彻彻底底的错了

    他们听到本田归部冲下楼,回去换了个衣服,也紧跟着下楼,却没想到这才不过几分钟的功夫,同伴就已经变成了尸体

    根本不用去探鼻息,从本田满身的鲜血来看,松下临川就知道他活不成了

    “八嘎,谁干的”松下临川扫视着台阶下方黑压压的一片人影,看到了一旁的姚振山,怒道:“姚,我们来到华夏帮你成就大业,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今天的事情,必须给我个交代”

    “成就大业”台下的张紫薇听到这句话,眼中掠过玩味的神情,就凭现在英雄会的真正实力,别说成就大业扩张版图了,恐怕自己的地盘都别想守得住

    姚振山倒也想把责任推卸个干干净净,因此顺水推舟指着苏锐说道:“是他,就是他杀了本田先生”

    其实苏锐站在那里非常显眼,一个人在最前方,手中还拎着一把滴血的四棱军刺,一身气势凝而不散。

    “你杀了本田,我便要你全家的性命来赎罪我大东洋武士的荣誉不可受辱”松下临川怒道。

    他一挥手,身后已经窜出了两名武士,穿着和服手持长刀,虎视眈眈的看着苏锐,那凶狠的眼神犹如看到了仇人,他们紧绷的身体状态昭示着随时都可能发动致命的一击

    看到这九个东洋高手,张紫薇不禁觉得有些担心,苏锐的武力虽然高强,杀一个人可以,但是如果面对九人围攻的话,能不能像刚才一样轻松的战而胜之

    苏锐却全然无惧,冷冷说道:“山本组在过去五十年内不能踏足华夏,难道你们认为,五十年后就可以继续在这片土地上你们的狼子野心么”

    听到这句话,在场的人都隐隐有些触动,白天在擂台现场的那股豪情又一点一滴的回到了他们的心中,慢慢积蓄。

    松下临川才不会听苏锐讲这些,一挥手,道:“动手把他的人头割下来,日后放在本田坟前祭奠”

    他一声令下,那两名武士便猛窜而出,双刀同时朝着苏锐头上暴劈而去

    “不见棺材不落泪”

    苏锐一伸手,握住了本田归部那把插在地上的长刀,反手拔出,一片绚烂的刀光顿时挥洒而出

    那两名武士还没冲到跟前,就感觉一片耀眼的刀芒已经把自己笼罩

    几乎没看清楚对方是怎么动作的,这两个正举着刀准备下劈的武士便感觉到腹部陡然一凉,然后身体内的热量便沿着那道伤口喷涌而出

    他们的刀,却是再也劈不下去了

    面对两个东洋武士,苏锐竟然完成了秒杀

    这两人的实力比本田归部要略弱一些,苏锐更不会放在眼里

    只是那耀眼的一刀,便已经给他们完成了剖腹

    这还是苏锐不想让现场太过血腥,否则就凭刚才的惊艳一刀,这二人完全有可能被腰斩

    两名东洋武士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居然会是这种死法,他们感受着生命力的快速流逝,软绵绵就要往地上倒去

    苏锐的身形连转,又是雷霆万钧的两脚踹出,这两名东洋武士便像之前的本田归部一般,倒飞而回

    “接住”

    松下临川一摆手,又有两名武士蹿出,想要接住被踹回来的同伴

    可是他们才刚一入手,便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砸在了自己的身体上,连卸力的技巧都还没来得及用上,整个人便被这巨大的冲撞之力砸的失去重心,同样摔出了好几米

    而那两个被踹中了胸口的人,胸前已经凹下去一大片,显然是活不成了

    看着手下的样子,松下临川的瞳孔狠狠缩了缩

    十人已死了三个

    “你到底是谁”

    看到苏锐的身手如此高强,松下临川的心中非常震惊,如果强行动手的话,除非自己七个人全部冲上去,才有可能干掉这个家伙

    “我是谁并不重要?!彼杖褚×艘⊥罚骸拔胰媚忝亲鍪裁幢冉现匾??!?br />
    “什么意思”松下临川的眼中弥漫出危险的光芒,因为他从苏锐的眼神里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这里是华夏,这里不欢迎你们?!?br />
    苏锐提着滴血的长刀,往前走了一步,身上的气势开始缓缓升腾:“每人自废一臂,然后主动退出华夏,我可以饶你们不死?!?br />
    自废一臂,主动退出

    对于这些东洋人来说,废掉他们的胳膊无疑就是破坏了他们大半的修为,这些人自然不可能同意

    可是,苏锐是什么人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他只需要表达出自己的观点,并不需要他人同意或者不同意

    “大胆狂徒”松下临川眉目间简直要喷出火来:“山本组不会放过你”

    “跟我一起上”

    一吼之下,七个身影挥着长刀便冲了出来一个个显得极为拼命

    因为他们知道,不拼命就没有活路面对如此强敌,必须拼尽全力才能为自己赢得一线生机

    苏锐凛然无惧,身形一起,犹如大鹏展翅,整个人立即飞入了战圈之中

    而在他的正面,至少有三把长刀已经迎面暴劈而来

    这场景让人看得头皮发麻

    奔驰车内,田秉毅也停止了抚摸胡子的动作,难掩赞叹。

    “如此强劲的实力,却是敌非友,真是可惜?!?br />
    他知道,就算以自己的实力面对这种攻击,也很难毫发无伤

    苏锐面对数道寒光,右手中的武士长刀横向一荡,三道寒光同时偏离了目标完全砍不到他的身上

    与此同时,苏锐左手的四棱军刺,已然带着爆炸式的冲击,从一名武士的喉咙间刺入,从颈后穿出

    他的手腕一拧,四棱军刺直接绞断了那名武士的颈椎脑袋立刻耷拉向了一边

    一个照面,还没花一秒钟的工夫,就已经杀死了一名敌人

    与此同时,后面也有一道寒光冲着苏锐的腰际而来几乎已经擦到了苏锐的衣服

    如果这一刀砍中的话,苏锐极有可能被当面腰斩

    那名武士面色一喜,认为苏锐即将死在自己的手里他实在想不通,苏锐还有什么机会能挡下自己的一刀

    可是,在他的刀即将划破苏锐的腰部时,却无论如何再也砍不下去

    那一把刚刚从敌人颈椎中抽出来的四棱军刺,已经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这里,死死的挡住了武士的刀锋

    苏锐的身形如电,陡然急转,那名武士只感觉到自己的眼前被寒芒刺了一下,随后喉间便被划出一道深深的口子,清凉的空气从气管的断口间疯狂涌入,炙热的鲜血从脖子的伤处呈喷射状疯狂涌出

    谁能阻挡

    十个东洋武士,如今只剩五人,谁能阻挡苏锐

    对方喉咙间喷出来的鲜血染了苏锐一身,他已经杀红了眼睛,嗅着那刺鼻的血腥气息,眼底深处忽然升起一股厉色

    一种难以言喻的戾气,已经从他的身上成爆炸式的爆发出来

    在场的许多人都清晰的感受到了苏锐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戾气,他们并不知道这种戾气是从何而来,但是这些人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种气息让他们心颤不已,让他们胆战心惊

    张紫薇的目光之中闪过一抹异色,低声喃喃说道:“难道说他曾经和山本组有一些十分不愉快的事情,所以才会这样可是之前他并没有表现出这种心情,难道说他一直在压制着情绪”

    “他一直在压制自己?!北汲凵涛癯抵?,老田似乎在隔空回答着张紫薇的问题,他面色有些复杂:“我竟然一直都没有看出来,他隐藏的太深了?!?br />
    完颜正雍摇了摇头:“我也没看出来?!?br />
    正如老田之前所说的那样,除非在极为狭窄的通道里,否则就算速度再快武功再高的人,一旦面对多名高手的围攻,绝对不可能毫发无伤

    苏锐同样是如此,在他一刀切开身后之敌的喉咙时,松下临川已经从侧面杀到,就算苏锐的反应再快,也不可能抵挡住他的刀光

    苏锐虽然杀红了眼,戾气充满了全身,但并没有失去心中那份对危险的感知和对敌情的预判,几乎在切开敌人喉咙的同时,他的脚步一顿,整个人便朝另外一侧横扑了过去

    就在此时,松下临川的长刀也刚好杀到,正因为苏锐的及时躲避,刀锋只是浅浅的划开了他的背部肌肤,并没有伤到脊椎

    可是,即便伤口并不深,但是那长长的一道还是迅速的渗出鲜血,染红了苏锐的衬衣

    一个翻身落在地上,苏锐看也不看,单手一拍,整个身形便横移出两米的距离

    与此同时,又是三记长刀,极为凶狠的斩在了苏锐刚才落下的地方

    如果苏锐躲的稍稍晚上半秒钟,他的身体就被三刀切成了四段

    山本组的高手配合默契无间,绝对不是北堂四虎之流能够相提并论的

    “一起上,杀了他”松下临川见到苏锐落了下风,连忙吼道

    “啊”

    就在松下临川刚刚说完的时候,他的手下便发出了一声惨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