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振山当然不会交出东洋人,因为这些人是他二次崛起的希望。

    看着苏锐,他的眼中杀意涌动

    “给我杀了他”姚振山再一次大喊,他率先举起了手中的枪,扣动了扳机

    他也不是没有经验的家伙,在上位的过程中,他的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人的鲜血。

    苏锐却比他早半秒钟抬起了枪,一发子弹轻而易举的跨越了十几米的距离,钻进了姚振山的手腕

    “啊”

    手腕中枪,姚振山再也握不住枪口,那颗出膛的子弹直接射向了天空

    而此时,苏锐手中的枪口,已经连续的喷吐出了火舌

    弹匣里还剩五发子弹,被他一口气打了出去

    那五次枪响,几乎练成一片如果听觉不好的人,还会认为苏锐只是开了一枪而已

    五枪响过,台阶上已经有五个人捂着手腕一脸痛苦的蹲在了地上在这种速度之下,竟然没有一枪落空

    如此快速的出枪速度,如此精准的射击精度,实在震撼了在场众人的神经

    见到老大和同伴纷纷受伤,剩下的十来个赤膊家伙也没有了任何反抗的心思,连忙去搀扶同伴竟没有人再想着阻拦苏锐

    英雄会竟然被一个人单枪匹马的给干翻了,简直是不堪一击。

    姚振山被搀扶到了一边,多年的酒色生活掏空了他的身体,让他几乎无法忍受这种子弹所造成的疼痛

    “混蛋简直混蛋”姚振山咬牙切齿他知道,自己这个会长都受了伤,英雄会的颜面已经彻底的丢尽了

    苏锐并没有立即上前,而是盯着一个从大厅中缓缓走出的身影。

    “华夏的无知武者,你以为你这样挑衅就能赢得了我么”

    本田归部从酒店里面一步一步的走出,穿着浴袍踩着木屐,手中拎着一把武士长刀。

    看到门口受伤的英雄会众人,他的瞳孔里弥漫着一股危险的意味来。

    在本田归部的眼中,华夏的那些武者完完全全的不入流,只是会一点三脚猫的功夫,也能好意思参加所谓的大比武。他们十人此次来到华夏,就是为了要让华夏人见识到,东洋的武学是多么的精湛,同时他们也要在这次露面的过程中,最大程度的杀伤华夏黑帮中的有生力量,为日后山本组踏平华夏黑暗世界而铺路

    在这样的前提下,本田归部自然不会介意杀掉苏锐况且,后者之前的挑衅已经彻彻底底的激怒了他

    “五十年前,山本组妄图进入华夏,结果被华夏几大帮派联手赶出去,并约定五十年内不许踏入华夏一步?!彼杖窭淅渌档溃骸澳训浪?,这五十年才刚刚过去,你们就按捺不住了”

    本田归部手中的长刀一挥:“就凭华夏的这些黑帮,我们山本组还没放在眼里?!?br />
    说着,他的脚在地面上用力一踩,整个人便向着苏锐直直冲过去手中的寒光已经直指苏锐的咽喉

    “如果五十年前你们没赢,那么五十年后你们同样赢不了”苏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浑身的气势却如同利剑一般,直刺云霄

    本田归部的刀法的确精湛,长刀一挥,狠辣无限,银色的刀芒把苏锐整个人都罩在了其中

    张紫薇忍不住发出一声轻轻的惊呼,因为在他们看来,本田归部的刀光实在是太过骇人,那凌厉的刀光已经让苏锐的身影完全消失了

    这些东洋人果然是来者不善如果放任他们在十年大比武上继续参赛的话,华夏的黑帮高手们极有可能全军覆没

    在场的许多高手都心生寒意,这还是本田归部自参赛以来第一次露出如此凶狠的攻击状态,那凌厉的刀光似乎能够绞碎一切,就连奔驰车内的宇爷都有些犹豫,他并不知道徒手的自己是不是能够和这些东洋武士相抗衡。

    本田归部已经发出了最强杀招,在他看来,苏锐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住自己的凌厉刀势连自己都打不过,还要独战己方十人,简直是痴人说梦

    苏锐却似乎完全无惧于本田的刀式,一道乌光从手中弹出,铿铿锵锵的金铁交鸣声不断的响起

    本田归部狂攻之后终于发现,他的刀法完全无法绞碎苏锐的冲天气势,自己的攻击速度虽然极快,但是却根本无法突破他的防守他手中忽然弹开的那一把四棱军刺,似乎能够精准的预判到自己的所有攻击点,然后提前便阻拦下来

    围观的众人渐渐发现,那漫天的刀光已经不再像之前那般连贯,断断续续的次数越来越多

    铿

    一声清脆悦耳的声响,漫天的刀光戛然而止

    众人便只见到一道寒光朝着夜空射出那一道寒光足足飞了几十米之后,才开始加速下落,速度很快,几乎宛如一道流星,陡然插在了坚硬的大理石地面上,尾部急速颤动不止

    众人此时分明看清了,那道寒光,竟然是本田归部手中的武士长刀

    苏锐原地不动,竟然把本田归部的长刀打的脱手飞出现场的人们沉默了一下,忽然爆发出强烈的欢呼

    华夏和东洋之间的大战,很显然是苏锐获胜了

    在场的每一个华夏人都开始热烈喝彩,就连那几百号英雄会众人也觉得心情激荡,他们跟着喊了几嗓子,忽然发现自己的立场不对,那东洋人可是自己帮派的贵客,怎么能跟着喝彩那不是喝倒彩自打脸了吗

    于是乎,这几百人便讪讪闭嘴,听着周围的叫好声,脸上辣的生疼。

    此时,他们的心里都渐渐的生出一股愤懑之意,为什么这些东洋人对华夏极尽侮辱,根本不用正眼看人,可是帮主还依旧把他们奉为贵客这怎么看都是一副奴才伺候主子的样子

    本田归部万万没想到,本来自己占尽了攻击主动权,可是苏锐似乎只是轻描淡写的几下回击,就把自己的长刀抽的脱手飞出

    对于东洋武士来说,没有了武士长刀,还能被称为武士吗

    自己的长刀可是由精钢制成,他也相信自己的握刀力量,怎么就会敌不过苏锐手中的那根军刺

    殊不知,这把军刺可是由俄械大师泽尔尼科夫亲手打造,如果连本田的武士长刀都不是对手的话,那么泽尔尼科夫估计得直接气死

    本田归部看着自己被震的鲜血直流的虎口,眼中的难以置信渐渐转化成了愤怒

    在他看来,自己的武器被打飞,就是莫大的侮辱

    “东亚病夫,给我去死”本田归部一声大吼,便朝着苏锐扑来

    可是苏锐却抬起右手,左手在军刺的尾部一推,那道乌光瞬间跨越了几米的距离,直直的刺入了本田归部的胸口

    本田归部从来不曾体会过被人暴打的滋味,更不会知道,这一次来到华夏,竟然会让他踏上黄泉路。

    那把不知道由什么合金制成、锋利无比的军刺,像切豆腐一般轻易的刺破了本田的胸肌,后者清晰的感受到心脏被刺爆的感觉

    就像是一个装满了水的气球被一针扎破一样,心脏被军刺极为精准的穿透之后,心房心室中的血液瞬间在他的胸腔爆开

    没有亲身体会过的人绝对无法想象这种死法的痛苦,本田归部靠着惯性依旧往前冲了两步,他感觉到苏锐就在眼前,可是无论如何再也跨越不了那区区两米的距离

    在心脏爆开之后,他浑身的力量好像在一瞬间被抽空,生命之泉陡然干涸,甚至连站立都做不到身体陡然一僵,本田便直直的朝地面栽去

    在他的身体和地面的倾角刚刚达到六十度的时候,苏锐一把握住军刺的把柄,猛然抽出,一道血泉便随着伤口飚射出来

    抽出军刺之后,苏锐抬起右腿,重重的踹在了本田归部的胸口

    后者的身体受到如此重击,胸前的骨骼噼里啪啦碎了一大片,整个人就像是出膛的炮弹一样,迅速朝着酒店的大门倒飞而去

    这些动作虽然看似很长,但真正的时间甚至还不超过一分钟许多人都还没反应过来

    手腕中枪的姚振山揉了揉眼睛,满脸都是难以置信自己花了大价钱答应了山本组极为苛刻的条件才从东洋请来的武士高手,就这样被苏锐看起来轻而易举的给打飞了这是在拍电影炫特技吗

    本田归部的身体在空中倒着飞过了十几米的距离,头部终于撞上了酒店的玻璃大门

    那厚实而沉重的玻璃门在这种程度的撞击下,显得不堪一击,本田归部撞得头破血流,身体和厚厚的玻璃碎片一起落地

    就算是他的心脏没有被打爆,承受了这么一下撞击,脑子也别想保得住脑浆都被震成了一团浆糊,简直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现场的喝彩声又停止了,取而代之的一片沉默。

    苏锐的顶尖战力严重的刺激了在场的所有人,让他们觉得震撼无比

    刚才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的东洋武士,几乎是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的完全无法想象那种强烈的视觉冲击

    此时,大厅中已经出现了九个身影。

    他们低着头,看着满地的碎片和本田归部的身体,眼中闪动着仇恨怨毒的光芒

    :感谢每纵兄弟昨天晚上的超级轰炸,真真是差点就创造了奇迹,感谢大尉978、满脸受捕鸟、董津兄弟的月票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