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司机名为阳康,是完颜正雍的心腹手下,帮会中的很多事情都由他来打理,因此地位也是逐渐上升。

    很显然,他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已经在车厢之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是他”

    完颜华中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陡然急促起来

    “消息可靠吗”足足沉默了十秒钟,完颜正雍才说道,他的目光依旧深邃平静,似乎并没有受到太多的震撼。

    可是,一旁跟随了多年的老田却知道,完颜正雍最平静的时候,也就是他最不平静的时候。

    越是平静的海面,越是可能隐藏着汹涌的暗流

    “消息绝对可靠,我们在青龙帮内部的暗子有不少,都是这些年来精心培养的,有几个甚至本身就是我们远威帮的人?!?br />
    阳康迅速的整理了一下语言,尽量以最清晰的条理来做汇报:“事发在青龙帮旗下的凯撒宫会所,线人也在场,亲眼目睹了事情的整个经过?!?br />
    “具体经过是怎样的”完颜华中连忙问道。

    事实上,想要知道事情的经过其实非常简单,只要随便拉过一个北堂的幸存者问一问就知道了,可是自从用了五千万把那些所谓的北堂精锐赎回来之后,完颜正雍感觉到非常的不爽,责令他们闭门思过,连一句话都懒得和这些人讲。

    在十年大比开赛之前就如此折损帮派的面子,如果再把这些浑身缠着绷带的手下放出来,岂不是更加让人指指点点

    也正是因为这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原因,让完颜正雍错过了事情的真相。

    如果他和老田都提前知道苏锐一人杀了远威帮那么多人,不知道还会不会对他赞不绝口

    阳康犹豫了一下,看了完颜华中一眼,然后对帮主恭恭敬敬地说道:“回帮主的话,属下不敢有半点隐瞒,据线人回报,当初确实是北堂四虎率先在凯撒宫主动挑事,四个人打伤了女服务员,并且扬言要当晚杀死李阳,抢下宁海的前沿阵地?!?br />
    阳康是心腹,只对完颜正雍负责,说话自然不会偏袒任何一方,因此北堂的所作所为也被他如实讲了出来。

    阳康知道,此举一定会得罪北堂的实际当家人完颜华中,但是事关重大,他必须方方面面都要说清楚,哪怕少帮主已经在旁边面沉如水

    “华中,这是北堂立功心切,还是你立功心切”完颜华中的语气陡然变冷,一股让人感觉到窒息的寒意在房间中渐渐辐散开来

    完颜正雍身为帮主,当然知道自己的儿子这些年间往北堂里面砸了多少钱,对于这种私自培养自己势力的行为,远威帮明令禁止,可是对方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完颜正雍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谁能想到,北堂竟然如此草包如此莽撞才刚刚到人家地盘上,就喊着要攻下宁海的前沿阵地,这样一闹,就算他李阳是傻子,也会觉察出来远威帮意图对青龙帮有所动作了

    想到这一点,完颜正雍顿时怒不可遏。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动怒了,目光简直阴沉的瘆人

    受这种气氛的感染,完颜华中一句话都不敢讲,只能在一旁努力控制着身体不打颤。

    完颜正雍沉默了一会儿,浑身的阴沉气息渐渐敛去,轻轻说了一句:“北堂四虎还幸存了两人?!?br />
    “是的?!毖艨荡鸬?。

    “看在他们这么多年对远威帮忠心耿耿的份上,留他们一条命,逐出帮派?!蓖暄照旱纳艉芾涞?。

    “我立刻安排?!?br />
    阳康说着,便开始编辑短信。

    一旁的完颜华中简直觉得自己都要亏死了那两人可是自己花了足足两千万给赎回来的啊,早知道他们要被老爹逐出帮派,自己就不花这个冤枉钱了

    “华中,等到宁海的事情结束,你便辞去宁海的工作,荒原的开垦还需要人手,你姑且在那里呆上一年吧?!蓖暄照旱厮档?。

    完颜华中听了这个命令,差点无语,让他离开宁海的花花世界,回到那苦寒之地去开荒正常人根本不会同意

    “爸我觉得我在宁海已经打下了基础,所拥有的那些关系也可以为我们今后”

    完颜华中还想说什么,完颜正雍却直接打断:“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我意已决,你且不要说了?!?br />
    完颜华中只能讪讪闭嘴,只是在转过身的时候,狠狠的瞪了阳康一眼,那眼神颇有些阴毒。

    如果不是这个小子嘴快把实情都说了出来,自己怎么需要去开垦一年

    完颜正雍的目光又飘向了苏锐,道:“我担心的并不是北堂会毁了帮派的百年大计,而是担心他?!?br />
    众人都明白完颜正雍的意思,苏锐现在是敌非友,多出一个那么强大的敌人,这是任何人都不愿意见到的事情。

    完颜正雍想着自己今天居然还对此人有了拉龙之心,不禁觉得有些可笑。

    “他今天救了王大壮,说明此人对远威帮或许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否则的话也不会在那个时候出手相救?!崩咸锏纳硎址浅@骱?,但依旧不想多出这么一个又恐怖又年轻的敌人,如果这样的人来镇守宁海,那么远威帮能不能把青龙帮拉下马可就不好说了

    要知道,在他们看来,苏锐可是属于那种能够在万军从中取敌将首级的利刃没有万全之策,根本别想单单凭借武力阻挡住他

    完颜正雍的声音忽然有些微微的沙哑:“老田,倘若是你,面对北堂四十四名精锐的围攻,你能保持自己毫发无伤吗”

    老田很是干脆的摇了摇头:“北堂的战力我很清楚,我做不到,四十四人中不乏北堂四虎这样的好手,一拥而上,磨也能把我给磨死,更遑论毫发无伤了?!?br />
    老田的话语让车厢里的人再次惊讶无比就连一旁的宇爷也露出了难以置信之色

    他很自信于自己的身手,但一旦面对这一派仙风道骨的老田,他自认为没有任何的胜算北堂的战力这么高强么

    “四十四人,一拥而上,除非会轻功,否则很难脱身?!崩咸锩锉?,来历颇为神秘,据说是帮主完颜正雍年少时期就认识的高人。

    “那这苏锐岂不是无人能挡了”完颜华中似乎已经从刚才的惩罚中走了出来,惊愕的说道,他想到了苏锐很强,但绝对没想到会强大到了这种令人发指的程度

    完颜正雍已经很久没有紧紧皱过眉头了,他看了看老田,有些意外:“这么说来,他的战力还在你之上”

    “应该不会,不然我也是白活了那么多年?!崩咸镆×艘⊥罚骸八Ω檬遣扇×四持终鹕宓姆椒?,让北堂的人失去了战斗的意志。否则的话即便能够战胜北堂精锐们,也顶多是个惨胜?!?br />
    “确实如田老所说?!毖艨到踊暗溃骸八杖褚跃晕淞φ鹕遄×顺幕⒅獾乃腥?,甚至甚至让他们自相残杀”

    说到这儿,阳康的眼眉低垂了下去,有些时候如实汇报也需要莫大的勇气

    “自相残杀什么意思”听到这句话,完颜正雍的语气顿时冷厉了几分,身体也陡然坐直了

    田秉毅的眼神之中也射出了两道冷光

    “属下不敢有半点欺瞒帮主?!毖艨挡桓颐娑哉庋哪抗?,于是便一五一十的把现场的情况全部汇报了。

    等到他说完,现场已经是一片安静

    一想到北堂四虎的老四竟然是被手下围攻致死,奔驰商务车内的所有人身体上都泛起了强烈的寒意

    一旦上了战场,就是兄弟,就是战友,就是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的人可是,这些人竟然玩起了自相残杀

    完颜正雍的眼神阴沉的可怕:“我远威帮内竟然能出这种事情,所赎回的北堂那些人,按照帮规,自相残杀者,一律杀无赦?!?br />
    这让完颜华中打了个寒颤

    这个决定意味着北堂的精锐战力全部阵亡,也意味着完颜华中这么些年的苦心经营彻底的打了水漂

    他并不恨自己的父亲,他知道,无论换做是谁,只要坐在这个位子上,都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北堂的自相残杀,甚至让他这位少帮主都觉得脊背发凉

    完颜华中看向窗外的那个傲然身影,眼中闪动着疯狂的恨意

    如果不是他,叶冰蓝怎么会被抢走

    如果不是他,自己怎么会出师未捷便遭遇了滑铁卢

    如果不是他,自己怎么会被勒令去苦寒之地开荒一年

    如果不是他,北堂又怎么会干出自相残杀这种让人无比寒心的事情

    这一切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苏锐

    是他,害得自己脸面尽失是他,害了北堂四十四名兄弟的性命他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他而死

    车内的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注视着苏锐,目光复杂之极。

    老田曾经想过,苏锐是用特别的方法来与北堂四十四人对战,但绝对没想到是这种方法简直不是残忍两个字能够形容的

    想着老三被苏锐扼住脖子从六楼活生生的摔死,车厢里的温度都似乎下降了好几度

    良久,完颜正雍才吐出了一句话:“此人不死,我们便无法攻占宁海。不惜一切代价,除掉他”

    ps:感谢上官唐、书友515946、谜子、涩烧鹅、猫b、梦里人生、书友711091、jjnjnjnjn兄弟的捧场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