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振山真的是被气到了不行,心里极度不爽,这李豹究竟有没有脑子,怎么能被一个疯子给吓成了这样

    还扬言不交出是个东洋人就毁了英雄会的总部,这种没脑子的话李豹都能相信说他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都太抬举他了

    姚振山看着躺在床上的两个光光女人,说道:“爷现在一肚子火气,快过来,给爷泻泻火”

    正当姚振山准备享受二女的服务时,房间门再一次被拍响了

    姚振山简直快要被气的疯掉,他把两个女人推到一边,怒气冲冲地打开门,掏出手枪,直接就顶在了李豹的额头上

    “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扰我,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姚振山怒不可遏,手中的扳机已经压下了一小半似乎这李豹只要有一句话说的不对,他就立刻把这手下给就地枪毙了

    这李豹倒也是真的犟脾气,他用牛眼盯着姚振山,几乎是低吼道:“会长,徐长生和陈光德两位副会长都已经被打成了重伤”

    “你在开什么玩笑”姚振山还是不相信,用枪口重重的顶着李豹的额头

    自己的两个副会长都被打成了重伤这是在开哪门子的国际玩笑这里是宁海,虽然是黑帮十年大比武的期间,但是他姚振山相信,绝对没有帮派敢公然对英雄会下手

    “是真的徐会长身中四枪”

    李豹简直快急死了,这都已经过去了三分钟,如果帮主还没什么反应的话,总部真的要被砸了

    姚振山终于意识到了不妙,大吼一嗓子:“来人,全部跟我下楼”

    这位自诩为大佬的家伙已经多年未亲自冲到了第一线,这次却没想到被人公然砸了场子

    随着他一嗓子吼下去,周围的房间门纷纷打开

    又是十几个叼着烟的男人冲出来,有的连忙扔掉烟头,有的手上还攥着扑克牌

    这就是姚振山的警戒卫队,闲来无事正在放松,甚至大部分都光着膀子,实在是松松垮垮的不成样子。

    “搞什么飞机”姚振山看到下属的表现,直接吼道:“给我回去拿枪”

    说罢,他穿着浴袍气冲冲的走下楼

    而这十几个保镖则是连忙冲回房间,把枪拎在手里,就这么光着膀子穿着裤衩紧跟了下去

    老大穿浴袍,小弟们穿裤衩,个个提着手枪,英雄会这一身战斗装备还挺默契。

    此时,英雄会主下榻酒店的大厅前的小广场周围,已经聚集了足足两三千人,哪怕称之为人山人海也不为过。

    苏锐站在最中间,大几百号英雄会的人围着他,而这些人被身着青色紧身衣的青龙帮精锐团团围住。

    苏锐看了看手表,又看了看依旧没什么动静的大厅,冷笑一声:“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br />
    五分钟已经过去了,姚振山还没带着那些东洋人下来,周围的人都想看一看苏锐是不是在吹牛他难道真会因为这件事去砸了英雄会的总部

    他就算有那个心思,可也不会有那个能力啊

    不过,张紫薇和上官墨等人倒是没有丝毫的怀疑,前者的信心是出于对苏锐身份的绝对相信,而上官墨和钱万星则是清楚的明白,苏锐可是情急之下连五大世家都能一人挑翻的超级狠人,面对一个人去楼空的英雄会总部,自然不会有任何的手下留情

    在众人都等着苏锐作何反应的时候,只见他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半个小时内,我要让英雄会的总部变成废墟?!彼杖袼低?,便挂掉了电话。

    这个举动落在众人的眼中,让大家伙对苏锐更不相信起来。

    打个电话发布个命令,就能砸了英雄会的总部开什么玩笑,天知道那个电话是打给谁的,说不定压根就没有拨号,完完全全是虚张声势而已

    可是,上官墨和钱万星对视了一眼,二人都开始为英雄会而默哀了,苏锐既然说半个小时变成废墟,那就绝对不会拖延一分钟,这位爷可是说到做到的主

    一旁的奔驰商务车中,完颜华中听着苏锐的话,嘲讽的一笑:“真是大言不惭,随随便便打个电话,谁不会关键是他能不能砸的掉要是这样随随便便就搞掉人家总部的话,他早就在华夏地下世界称王称霸,干嘛还要以非种子选手的身份来参加十年大比武”

    由于心中对苏锐不满,也导致完颜华中总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人,他压根就认为苏锐在吹牛。

    完颜正雍瞥了一眼自己的儿子,眼睛微微眯了一下,似乎有那么一点不满意。

    “且不说他能不能砸掉英雄会的总部,光是他这份胆色和见识,就已经甩开你一大段距离?!?br />
    完颜华中心想,我才是你的亲儿子,为什么你总是胳膊肘向着外人不过,他心里虽然这样想,但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说出来的。

    完颜正雍看着那个立于包围圈中却没有丝毫慌张的傲然身影,轻轻的叹了一声。

    不知道为什么,这位被人称为雄才大略的不世雄主竟隐隐有种不妙的预感,这个苏锐应该并不是吹牛,他或许真的可以砸掉英雄会的总部

    动辄就能够毁掉一个盘踞整个省份的大帮派总部,固然其中有英雄会倾巢而出的原因,但是如果没有恐怖到极点的能量相助,这个苏锐怎么可能在华夏的地盘上完成这么大的动作

    老田抚摸着胡须,看着苏锐的身影,忽然说道:“帮主,我忽然有种错觉?!?br />
    “什么错觉”完颜正雍有些诧异的看了老田一眼,他深深知道这个老人的性格,今天晚上,他夸苏锐的次数可是实在不少了,在这之前,整个远威帮上下也难有一人能够入得他的法眼。

    老田指了指人群之中凛然无谓的苏锐:“我想说的是,从这个年轻人的身上,似乎看到了三十年前帮主的影子?!?br />
    听到这句话,奔驰商务内的其余几人都是浑身一震

    这对苏锐的评价简直是太高了

    田叔和父亲说话,完颜华中自然是没资格插嘴,但是对这个评价却是有点不服气。

    自己的父亲是什么人也是苏锐能够相提并论的

    完颜华中偷偷看了父亲一眼,想从他脸上找到生气或者不满的表情,可是他却失败了。

    完颜正雍听到老田的话,苦笑了一下:“老田,你之前说的很对,我们都老了?!?br />
    老田继续抚须,笑而不语。

    “何人敢在我英雄会门口闹事”

    说话间,姚振山带着一群手下就已经风风火火的冲了出来,不过看他们这样子,实在是有些让人目不忍视。

    这一群人是从澡堂子里出来的吗搞什么东西啊,老大穿着浴袍踩着白拖鞋,小弟们都拎着枪穿着裤衩赤着上身这是在演古惑仔吗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英雄会独有的“战斗装备”之后,在场的许多人都失去了说话的兴致,当然,也有人开始低声窃笑起来。

    那把苏锐包围在中间的几百名英雄会子弟,本以为老大出来能够帮他们摆平一切,却没想到遇到这么一个结果,这些人很沮丧,甚至有点抬不起头来的感觉

    张紫薇轻轻皱了皱眉头,英雄会的会长姚振山居然是这副德行,以这位美女元老的御下手段来看,这英雄会迟早得完蛋。

    姚振山冲出来之后,大喊一嗓子只是为了提高声势,但实际上他早就看到了苏锐,一个人威风凛凛的立在那里,实在是太显眼,想看不到都不行

    一个人,竟然也敢来英雄会的地盘上闹事,一会儿肯定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是你,把我的两名副会长都打成了重伤”姚振山盯着苏锐,手中的枪已经打开了保险。

    苏锐没有回答,而是说道:“姚振山,鉴于五分钟已经过去,而你却没有把东洋人带到我的面前,所以,你的总部大楼是保不住了?!?br />
    “大言不惭?!?br />
    姚振山的表情阴冷无比:“你知不知道,在整个东山省,还没有几个人敢当面直呼我的名字那些和你一样因为无知而对我直呼其名的人,全部都死了?!?br />
    这就是裸的威胁了

    “我很期待?!彼杖窦绦档溃骸敖怀龆笕?,我就让你继续当英雄会的会长?!?br />
    “你也有资格这样跟我讲话给我去死”

    姚振山也是从底层的黑帮摸爬滚打才混到现在的位置,远比一般人要狠辣果决的多,只是这些年来放纵声色犬马,渐渐忘了创业初期的艰辛。

    他不是草包,草包也坐不稳现在的位置当然,最近姚大会长的野心又开始蓬勃发展起来,因为在东洋第一大黑帮山本组找上他以后,他忽然发现,自己有可能借助山本组的力量,一统华夏地下世界

    曾经有这么一句名言,如果你对权力不感兴趣,那是因为你还没有尝到过权力的滋味。没有男人能够抵抗的住权力的诱惑,同样的,也没有任何一个黑帮老大能拒绝“华夏黑道皇帝”六个字的召唤

    对于姚振山来说,这次的十年大比,就是绝好的机会他要借助东洋人的手,给自己来一个开门红

    至于什么引狼入室之类的,他也不是没想过,可是这一切都得等他坐上了华夏黑道皇帝的宝座再说

    不得不说,姚振山的心可真大,完颜正雍号称命中帝族,暗中图谋了十几年,也只不过是想要攻占宁海这片肥沃之地而已,而姚大会长剑锋所指,便是整个华夏简直是小母牛到南极牛逼到了极点

    就在这个时候,那辆奔驰商务车的司机接到了一个电话,面容立刻凝重了起来。

    他转头看了看完颜正雍,犹豫了一下,脸色复杂的说道:“帮主,我接到青龙帮线人的报告,说就是这个苏锐,在半个月前以一己之力独战四十四名北堂精锐,并且毫发无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