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姚振山是信心满满,山本组可真是够意思,派来了十个高手,比赛进行到了现在,连一个对他们造成威胁的人都没有出现,很显然,这十个人就是十重保障,冠军一定是自己的

    而接下来的一场比赛,是英雄会的东洋高手本田归部迎战远威帮的种子选手王大壮。

    两个人站在擂台上,本田归部扛着武士长刀,面容冷峻,他的身材足足比王大壮矮了近两头,后者面容黝黑,人高马大,长手长脚,如果真的比拼拳脚,或许王大壮还能占有一定的优势。

    可是,这比赛不禁止使用冷兵器,东洋人最擅长的,自然是刀法。

    王大壮人如其名,看起来黑壮黑壮,扛着一把明晃晃的大砍刀,一身气势逼人。

    苏锐是内行,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这个王大壮的真实水平还算不错,足以排进远威帮的前五之列,青龙帮抛开外援不谈,那些本土的种子选手还真不一定是这个王大壮的对手。

    由此可见,远居在北方的远威帮,其真正的实力是多么的强悍。

    “东洋人也敢来华夏的地盘上撒野今天我要让你知道爷爷的厉害”王大壮嘿嘿冷笑,手里的砍刀一挥,虎虎生风

    而站在对面身材矮小的本田归部则是打量了王大壮一眼,便用生硬的华夏语不屑的说道:“徒有其表,东亚病夫”

    哗

    本田归部这句话顿时引燃了全场的怒火

    这里可是华夏的主场,这个东洋人敢这么说,是找死的吗

    东亚病夫。

    这曾经在近代史上严重伤害过华夏民族的四个字,再一次被矮小的东洋人提出来,显得如此的刺耳

    “小鬼子,敢在这里横,你再说一句东亚病夫试试”

    “信不信我们集体上去宰了你”

    “英雄会居然请这样的人来当外援,简直他妈的混蛋”

    现场群情激昂,简直有种要冲上去围攻本田归部的趋势

    因为他的一句话,现场的华夏帮派内斗,瞬间变成了一致对外的战场

    而在场的英雄会成员,不禁有些脸热起来,自己帮派请来这样的外援,的确让他们感觉到脸上无光

    会长姚振山站在远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他愤愤的骂了一句:“该死的东洋人,不是让你们低调的拿冠军就行了么为什么要公开挑起矛盾这里是华夏真是他妈的混蛋如果坏了我的好事,我一定饶不了你们”

    可是,站在擂台上的本田归部却没有一点这方面的觉悟,他扛着长刀,满是嘲讽的说道:“你现在一定很想杀了我,但是,你却杀不了我?!?br />
    “比赛,开始”

    裁判也有些忍不了了,他一声令下,王大壮便怒喝一声:“狗杂种,爷爷今天削死你”

    说罢,他手中的大砍刀便朝着本田归部猛劈而去

    后者见到王大壮的攻势虎虎生风,也没有怠慢,直接拔掉了刀鞘

    这是他这次比赛以来第一次亮刀

    王大壮身强力壮,仗着身高,一上来就是一通蛮不讲理的猛烈劈砍

    砍刀对长刀,火星四溅

    在这样的攻击之下,本田归部不断后退,只能举起长刀抵抗

    王大壮越砍越起劲,动作的频率一再加快

    “都说擂台不杀人,今天,我一定要让你死在这里让你知道华夏人不是好惹的”王大壮的身形已经成了旋风,众人耳中满是刀与刀的碰撞声

    远处的完颜正雍已经站起身来,看着此景,目光中露出战意。

    他看了看身旁的长衫老人,说道:“老田,传令下去,只要在擂台上遇到了这些跋扈的东洋人,拼了命也要干掉他们,华夏人的脸,不能丢?!?br />
    完颜正雍的话语中透露出一股无惧生死的意味来

    “好,我这就去办?!?br />
    “爸,我们是否要保留战力,因为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我们家族的百年大计”完颜华中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

    “在擂台上遇到了他们,就算我们留力,但这些人会放过我们的人么”完颜正雍轻轻叹息了一句:“国仇与家恨,哪个更重要没有强的国,哪有富的家”

    没有强的国,哪有富的家

    这句话落在周围人的耳边,不禁有种振聋发聩的感觉

    如果苏锐听到了,一定会对完颜正雍刮目相看

    他率领远威帮在混乱的北方地下世界征战那么多年,打下了一片大大的江山,虽然现在图谋南下征服宁海,但是完颜正雍骨子里还是把自己的身份放在了首位他是一个华夏人,华夏子孙绝对不接受东洋人的这种侮辱

    之前十个东洋人轮番出场,每一个人都是狠辣非常,虽然没有直接杀人,却把人的手脚全部打断,和活死人没什么两样这里面蕴含了浓浓的种族蔑视

    这个时候,须发皆白的老田却采取了一种非常极端却非常热血的方式,把完颜正雍的命令传达了出去

    看起来年岁已经不小的老田,正站在一处高台之上,运足了内力,高声喊道:“远威帮弟子听令”

    听到了这声音,除了擂台上刀刀碰撞发出的砰砰声响,整个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足以见到这老田的内力修为多么的恐怖。

    “帮主原话,但凡在擂台上遇到了这几个东洋人,拼了命也要干掉他们华夏人的脸,不能丢”

    老田重复了一遍完颜正雍的话,整个场面在安静了十秒钟之后,人人终于怒吼起来

    “华夏人的脸,不能丢”

    众人齐喊,在这一刻,不再有帮派之间的隔阂,不再有彼此纷争的仇恨,有的只是一致对外

    谁说华夏人是一盘散沙谁说华夏人在关键时刻不能拧成一股绳

    赢了一起狂,输了一起扛这是华夏人的主场,哪里能容得下他国人猖狂

    东洋人之前的行为就已经激起了众怒,而众人大多数只是畏惧于他们的身手,敢怒不敢言,如今一旦团结起来,自然无所畏惧。

    在全场滔天的怒吼声中,完颜华中的身体一震:“没有强的国,哪有富的家爸,我明白了”

    在完颜华中的眼里,他的父亲已经光辉伟岸到了极点

    完颜正雍直视着擂台之上,眼光明亮。

    苏锐则是看向完颜正雍所在的位置,目光深邃复杂。

    “小东洋人,给爷爷去死”

    王大壮也是热血冲头,整个人腾空而起,一个爆劈,手中沉重的大砍刀竟然把本田归部的武士长刀劈出了一个豁口

    在劈出这一刀的时候,王大壮的身形猛烈一转,一个凶狠的回旋踢,正好踹在了本田归部的胸口

    后者蹬蹬蹬的连退好几步,嘴角也流出了一丝鲜血

    “好”

    看到王大壮终于让东洋人吃了亏,现场的喝彩声直破云霄

    本田归部似乎没想到这王大壮竟然如此灵活,竟然能够伤到自己,他擦了擦嘴角,眼中掠过狰狞的笑意。

    “很好,你做的非常好?!北咎锕椴坷淅湟恍?,身形陡然加速,长刀一挥,斩向了王大壮的脖子

    后者正在兴头上,想都不想,直接举刀迎上

    之前一直是王大壮在攻击,而本田一直在防守,他在进攻端的实力还尚未体现出来

    可是这一次,本田归部的攻击速度明显快了许多

    那挥刀的速度完全不是王大壮能够相提并论的,一刀又一刀,无数的寒光在擂台上绽放出来,让人目不暇接

    王大壮真的感觉到自己有些吃力了,他实在无法想象,一个人竟然能够把刀练到这种速度

    台下所有人的心已经狠狠的揪了起来,他们已经明显看到,王大壮处于下风了

    苏锐眯了眯眼睛,隐隐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妙的意味。这本田归部一旦发起狠来,简直犹如疯狗,完全是不要命的架势,王大壮虽然灵活性尚可,但是面对这种攻击,完全不够看的

    还没过一分钟,他握刀的双手就已经完完全全的麻掉了虎口都被震裂,鲜血直流

    不过,速度的提升,也就意味着力量的下降,本田归部有三刀突破了王大壮的攻击,但并没有造成致命的伤害,只是在对方的坚硬胸肌上划出了三条口子

    “给爷爷去死”王大壮抹了一把伤口,嘿嘿冷笑:“今天,爷爷拼了性命,也要杀了你”

    他不能一直被动挨打,准备举起砍刀反击,结果一道寒光闪过,直接劈在了他的小臂处

    在锋利的刀锋跟前,小臂上的精壮肌肉简直像是纸糊的一般,直接就被撕扯开来

    刀锋划过骨头表面,让王大壮痛的一声大吼长刀再也握不住,咣当一声摔到了地上

    对手没了武器,让本田归部更加如鱼得水,长刀唰唰唰的划出一片天罗地网

    几乎是在几秒钟之内,王大壮的身躯之上就多了几十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不要命的狂喷出来,瞬间让他变成了一个血人

    这些伤口不足以致死,但是却比让人死了还要痛苦

    现场一片安静,再也没有人出声,偌大的体育场竟然落针可闻

    王大壮的脸上还挂着笑,每往前走一步,一个血脚印便清晰的印在地上这场面实在是让人感觉到震撼和惊悚

    “东洋人,你够狠就算爷爷今天杀不了你,也要拉着你一起死”

    王大壮的脚步虽然有些踉跄,但浑身的豪气一点不少,怒吼一声,朝着本田归部冲了过去

    输了比赛也不能输了气势

    “大言不惭,给我去死”

    本田归部矮小的身形瞬间飞起,一脚重重的踹在了王大壮胸前的无数伤口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