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本组”

    听到这三个字,苏锐的眼睛骤然眯了一眯,一股危险之极的目光从其中缓缓流露而出

    他知道,山本组是东洋第一大黑帮,从幕府时代就一直存在,甚至对那些幕府将军的征战都起了极为关键的作用,一直霸占了东洋地下世界数百年

    没想到,英雄会竟然会请这些人来当外援

    “引狼入室”苏锐的声音清冷,其中的冷意让被他抱在怀中的张紫薇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为什么把这个消息告诉我,而不主动向李阳汇报”

    苏锐盯着张紫薇那姣好的面容,有些不善的问道。

    “因为你能做的了他的主,在打打杀杀方面,李帮主并不算太擅长?!闭抛限比缡邓档?。

    “我知道了?!彼杖袼蛋?,把张紫薇抱的更紧了一点:“我今天白天已经露过面了,所以晚上并不适合动手,很多人都能认出我来,如果英雄会真的做出汉奸行径的话,我想我不会放过他们?!?br />
    张紫薇点了点头。

    “这次干得不错,继续刺探情报吧,把你信堂的作用再多发挥出一点来?!彼杖袼蛋?,微笑着拍了拍张紫薇的后背,然后竟站起身来,径直离开了酒吧

    不知道为何,看到苏锐离去的样子,张紫薇的心里竟然有一种微微发冷的感觉。

    她喝干了杯中的鸡尾酒,然后抿了抿嘴,站起身来,朝酒吧的深处走去。

    到达了酒吧二楼最里面的一处包厢,张紫薇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推开了包厢门。

    包厢里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身着薄款白色长衫的老人,看起来有六十岁左右,胡子花白,横眉立目,端坐在沙发中央,隐隐能够看出来他年轻时的强大气场。

    沙发的一侧,坐着一个女人,她的头发显然是经过精致烫染的,酒红色的大波浪,披散在左肩膀处,穿着及膝短裙,露出了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腿,而上半身则是一件白色的雪纺衫,勾勒出让人感觉到惊心动魄的弧度,明明就是很简单的衣服搭配,却被她给穿出了不一样的性感味道。

    “回来了”坐在中央的老人问道,他说起话来中气十足,一看就是久居上位。

    “回来了?!闭抛限彼底?,不禁抬头看了看那个坐在沙发一侧的女人,她自认为自己已经很漂亮了,可是和这个精致的女人比起来,却依旧有点自惭形秽的感觉。

    “爸,炽烟姐?!闭抛限倍宰拍歉雠说懔说阃?。

    这个老人是张紫薇的父亲,也就是说,他是青龙帮的上一任帮主,张翻天

    而这个精致漂亮的女人,赫然就是苏无限的养女,苏炽烟

    “他走了吗”张翻天沉声问道。

    “走了?!闭抛限被叵胱潘杖窭肴サ谋秤埃骸八?,如果东洋人敢在华夏的土地上放肆,就绝对不会饶过他们?!?br />
    张翻天点了点头,然后笑呵呵的说道:“炽烟啊,我真不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么看重这个小伙子,他真的有那么大的能耐”

    “只是简单的考验而已?!彼粘阊剔哿宿弁贩?,耳边似乎又回想起临来这里的时候,苏无限对自己说的话,道:“他能做成很多事情,身体内也有很多的能量,只是尚未被开发出来,需要从外部来进行刺激?!?br />
    张紫薇默不作声,其实,今天的见面,都死在这二人的授意之下完成的,并不是像她之前所说的那样。

    “好,既然是无限的意思,我会认真去办这件事?!闭欧斓纳硖逋笱隽搜?,靠在沙发中,说道:“我会让紫薇在最近的时间里给那个小伙子提供最大的帮助?!?br />
    “那就多麻烦张老了?!彼粘阊痰阃分乱?。

    张翻天顿了顿手里的拐杖,说道:“我一把年纪了,好奇心竟也被你们勾起来了,这个小伙子到底是谁竟让无限这样重视”

    想到那一幅字,苏炽烟的身体微微的颤了一下,眼眸中闪过复杂的神色:“张老,您可还记得,十九年前福利院的那场大火”

    “十九年前”

    张翻天琢磨着这几个字,回想了一下,眼中精芒爆闪:“是他”

    等到苏炽烟离开,张紫薇疑惑的问道:“爸,苏炽烟说的十九年前那一场大火,指的是什么苏锐到底是谁”

    张翻天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从长衫内衬的口袋里掏出一张手帕,擦了擦头上的汗水

    在张紫薇看来,自己的父亲纵横一生,此时竟然如此不淡定,这完全不正常

    “十九年前,我当时还是青龙帮的帮主”

    张翻天刚刚说了一句,便立即打住了话头,他看着眼前花去自己半生心血培养的女儿,凝重地说道:“紫薇,有些事情,我们虽然接触了,但是必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因为我们还远没达到那个层次,玩不起这些东西,我之所以不告诉你,是在?;つ??!?br />
    张紫薇听出了父亲口中的凝重意味,因此更加好奇,父亲口中的“那个层次”,究竟代表着什么

    不过,她心中虽然这样想,但是嘴上却说道:“爸,您放心,我不该问的绝对不会多问?!?br />
    张翻天点了点头,在心中默默的说了一句:“有时候知道的太多反而不好,就让那件事情烂在心里吧?!?br />
    第二天正赛的时候,苏锐的目光便往英雄会的所在位置多瞟了几眼。

    而苏锐今天要面对的对手,竟然还是一名白湖帮的家伙。

    这个帮派里已经有两人被苏锐接连踢的夹腿倒地,当今天的对手看到苏锐的时候,顿时本能的捂住了双腿中间,简直要吓个半死。

    看来,苏锐“踢蛋狂魔”的名声,已经是传播的非常响亮,尤其是在白湖帮内部,更是人人谈之色变。

    虽然苏锐每次晋级都只用了让人所不齿的一招,可是这一招也是足够的展现出来他的实力,毕竟有些人就算给你踢,你的实力不够,也是没法踢到那里的。

    苏锐看着对面已经没有战意的家伙,戏谑的一笑,道:“是你自己认输,还是我把你踢下去”

    对面的家伙是白湖帮的种子选手,怎么可能自己认输,他虽然害怕,但还是壮着胆子吼了一句:“我要替我的兄弟们报仇”

    “胆子是够了,不知道实力怎么样?!?br />
    话音一落,苏锐便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又是一脚,即便对方已经提前用手捂住了要害,但还是被苏锐的断子绝孙脚隔山打牛不,隔山打鸡了,整个人被踢的飞起来,然后重重的摔倒在擂台上,看那纠结的表情,真是痛不欲生啊。

    台下的白湖帮众人简直是目不忍视,苏锐这也太欺负人了

    非种子选手也就罢了,这面对的可是白湖帮排名前五的种子选手,还能一招制胜,绝对是这届比赛的一匹黑马

    这一天,远威帮和青龙帮再次遭遇,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两方一开始就摆出了打生打死的架势,虽然最终青龙帮获胜,但也是惨胜,胜者浑身是伤,估计几天之内是下不了床了。

    被李阳寄予厚望的泰国拳王英拉基可是表现不俗,每场比赛都是在五招之内解决,干净利落,晋级之路十分顺利。

    不过,比较让人意外的是,来自于西北的漠狼帮似乎对于远威帮同样有着深仇大恨,每每和远威帮战斗,这些人就好似视死如归,就算是输,也不能让远威帮好过

    这一点让完颜正雍的脸色颇为不好看,漠狼帮就这样跳出来,着实在他的意料之外。

    苏锐已经离开了座位,拉着叶冰蓝,站在了英雄会的比赛区域。

    张紫薇的情报一点没错,他早就看准了,十个手持武士长刀的家伙,绝对是来自于东洋,比赛虽然允许使用武器,但是这些人的长刀从未出鞘,仅仅是用刀鞘,就让对手多处骨折,完全失去了战斗力。

    即便是面对着实力远逊色于自己的对手,这十个东洋人也不放弃任何废掉对手的机会,手脚全部打断,狠辣的让人发指

    三轮正赛之后,这十个人竟然没有一人被淘汰甚至连给他们造成一定威胁的人都没出现

    而围观的人,或多或少都看出来了,这几人是东洋的高手,因此对于英雄会的这种行为也颇为的不齿。

    难道说英雄会的人都忘记了几十年前东洋人对华夏所做下的那些事情了吗

    忘记了历史,就意味着背叛,更何况现在主动召集东洋人来对付华夏同胞,这更和汉奸无异

    不用青龙帮刻意散布消息,群情就已经激愤了起来。

    对于这一点,英雄会的老大姚振山则是觉得无所谓,反正各个帮派都请外援,你请泰国美国的外援,我请东洋的外援,这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就算是别人骂几句又怎么了,反正也不能取消东洋人的参赛资格,只要拿到最后的冠军就行了,哪里还管的了那么多

    姚振山看着擂台,眼中露出冷笑,只要英雄会拿到了十年大比的冠军,拥有一次可以号令全华夏黑帮的权力,那么山本组就会按照事先的约定,派遣大批精锐高手加入英雄会,帮助这个华夏东部的帮派扩大版图,乃至征服整个华夏地下世界

    :感谢神剑、书友3576469、书友3773982的捧场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