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阳见到来着竟然是去而复返的张紫薇,有些诧异的说道:“紫薇,你不是已经离开了吗”

    张紫薇笑了笑:“帮主,今天晚上和苏先生第一次见面,因此想要请他喝一杯?!?br />
    看着她的表情,李阳认为自己明白了这个女人的意思,于是笑着点了点头:“好,钱虎刚和马邦安死后的相关事宜需要我亲自处理一下,我就不多作陪了,先告辞?!?br />
    李阳对苏锐示意了一下,便点头离开,不过这家伙心中还在嘀咕,平时也没见张紫薇对哪个男人假以辞色,怎么今天竟破天荒的要请苏锐喝酒

    苏锐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因此并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反正漂亮女人相邀,自己总不会吃亏的。

    “我们去哪里”苏锐打量着张紫薇,笑着说道。

    一袭白裙,柔顺的长发束成马尾飘在脑后,皮肤看似吹弹可破,眉眼之间透着柔和,仅仅从外表上来看,如果察觉不到她隐隐透出来的英气,谁也无法相信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人竟然掌管着青龙帮的律堂,所有帮内的刑罚皆要由她的手下来进行。

    “我知道有间酒吧不错,我们一起去坐坐吧?!闭抛限彼底?,侧身让开路,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不胜荣幸?!彼杖褚材训玫谋虮蛴欣褚环?。

    张紫薇亲自驾驶着她的奥迪,苏锐则是坐在副驾之上,看着身旁的漂亮女人,问道:“紫薇,你今年多大了”

    和女人相处,一不叫芳名,二不问年龄,苏锐这倒好,一下子把前两样全占了。

    听到了苏锐这样叫自己,张紫薇的眉毛挑了挑,说道:“马上二十九了?!?br />
    “二十九了啊,有没有对象呢”苏锐笑呵呵的说道,这货摆明了就是想要打探人家的。

    “目前还没有?!闭抛限钡难劢绾芨?,一般的男人还真的入不了她的法眼,其实越是能力强的女人,找男人越是困难,这个道理全世界都通用。

    “那你把我约出来,不会是看上我了吧”苏锐瞥了她一眼。

    张紫薇无奈的笑道:“这个还真不是,只是想要交个朋友而已,苏先生莫要想多了?!?br />
    苏锐这才露出一副放心的神色:“这样就好,否则的话我还真的要有些头疼了,有些时候桃花运太旺盛也不是什么好事啊?!?br />
    张紫薇哭笑不得,她完全没想到,刚刚在会议室里眼都不眨杀掉两人的年轻男人,竟然会是这样的跳脱性格。

    张紫薇带着苏锐来到一间酒吧,两个人坐在卡座里,一边品着酒,一边看着四周的景象。

    看着看着,苏锐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他把酒杯放下,说道:“紫薇,你今天把我带到这里,是有别的目的吧”

    “确实,被你看穿了?!?br />
    对于苏锐的表现,张紫薇毫不惊奇,她很是优雅的抿了一口酒,微笑着说道:“这里是金华路,也是东部大帮英雄会的主下榻场所?!?br />
    苏锐点了点头:“怪不得我看这里的人都不像是正常人,英雄会,这个名字我听过?!?br />
    “怎么,你不会是想要让我砸了英雄会的场子吧”苏锐淡淡笑道。

    “差不多?!闭抛限钡淖旖茄锲鹎嵝?。

    “我并不太喜欢打架,如果打人不成反被揍了,反而不太好?!彼杖裥γ忻械?,目光却没有什么温度,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女人根本不是要请自己喝酒,而是存心要利用自己做某些事情。

    感受到了苏锐眼中的深沉意味,张紫薇说道:“苏先生,我知道,你以非种子选手的身份参加了附加赛,一路过关斩将,轻轻松松晋级,我不知道李帮主请来的泰国拳王英拉基有多么厉害,但是我知道,你才是青龙帮在十年大比武中的最大保障?!?br />
    “这话说的很对我胃口,小嘴可够甜的?!彼杖竦档溃骸爸皇?,你这样捧我,目的到底是什么可不会是糖衣炮弹吧?!?br />
    张紫薇看起来并不算太活泼,虽然表情带着微笑,但是眼中却很认真:“苏先生,我掌管青龙帮四个堂口,除了最主要的律堂之外,还有一个就是信堂?!?br />
    “信堂”苏锐咀嚼着这个名字:“就是专门采集信息的堂口”

    “不错?!闭抛限钡懔说阃罚骸霸诒鹑丝蠢?,律堂主管刑罚,是人人都需要敬畏的,可是信堂就不一样了,虽然曾经是整个帮派最重要的堂口,但是在信息化网络化日益发展的今天,信堂的作用似乎不那么重要了,帮派之间很少争斗,逐渐转型洗白,也不需要信堂去打探敌人的消息和情报,因此,这个堂口在几年前就已经衰微到了整个青龙帮最无人关注的位置?!彼杖袼坪醵脸隼匆凰勘鸬囊馕叮骸澳悴换崾窍胍嫠呶?,你已经秘密的把日渐衰微的信堂给振兴了吧”

    张紫薇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振兴这两个字太重了,在我接手以后,信堂是有了些起色?!?br />
    苏锐看着张紫薇,目光越发的不一样起来。

    这个女人真的不简单,能够用独到的眼光独辟蹊径,在别人都在大肆发展战斗型或者经营型的堂口时,这个女人却在悄悄的振兴信堂。在苏锐看来,这种做法确实没错,毕竟在黑暗世界,有太多的东西不是网络和信息化能够完成的,有了重要的有价值信息在手,行动起来就不一样,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这个信堂,就类似于一个国家的情报部门,有卧底,有特工,甚至还有专门的传递信息渠道。

    如果能把这些信息渠道全部掌握在手中,那么张紫薇在青龙帮内部的地位将绝对不是表面上所展现出来的一样。

    在绝大多数人看来,张紫薇不过是上一任帮主张翻天的女儿,众人为了照顾老帮主的面子,才勉为其难的将其纳入元老会,可事实真的如此吗

    对于这一点,相信李阳都有些认识不足,这个家伙一心想着洗白,用经济振兴帮派,恐怕早就把曾经最重要的信堂抛到了九霄云外。

    不打仗还好,一旦真的打起来,信堂就会立即成为最举足轻重的堂口

    既然张紫薇能够这样讲,那么苏锐就完全有理由认为,她手下的信堂已经秘密发展到了相当不错的高度。

    可是,她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些事情

    苏锐可不会认为,自己的王霸之气已经强到了可以影响这个黑帮巾帼的地步,她既然愿意把这么重要的信息告诉自己,那么就一定有着目的。

    这个世界上,绝对不会有无缘无故的赠送,等价交换才是主要形态。

    “你需要我做什么”苏锐微微的眯了眯眼睛,看着对面的张紫薇,眼中流露出一丝危险的味道来。

    似乎被这样的目光盯的有些不舒服,张紫薇欠了欠身子,姣好的身材很是吸引眼球。

    “苏先生,我已经说过,在我看来,你是整个青龙帮获得十年大比冠军的重要保证,为了避免阴沟里翻船,因此,有些消息,我必须告诉你?!闭抛限焙苋险娴厮档?。

    听到这里,苏锐笑眯眯的说道:“紫薇,你把我带到这英雄会的地盘,恐怕告诉我的信息也和这英雄会有关吧?!?br />
    “确实如此?!闭抛限崩潘杖褡诹松撤⑸?,身体直接倒进了对方的怀里。

    感受着柔软的身体靠过来,鼻间也嗅到了淡淡的馨香味道,苏锐咧嘴一笑,毫不介意,伸出手,把张紫薇搂的是严严实实。

    这两人看起来就像是情侣一样,别人根本不会产生任何的怀疑。

    本来张紫薇只是想要伪装一下,却没想到苏锐非常配合,他这么一搂,让张紫薇的整个身体都僵硬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张紫薇的身体变化,苏锐微微一笑:“你还没被男人搂过啊”

    张紫薇根本不接这话茬,而是把嘴巴贴近苏锐的耳朵,轻声说道:“我在英雄会里面有暗子,据暗子回报,这次十年大比武,英雄会从东洋请来了十个高手助阵?!?br />
    “从东洋请来的”苏锐的脸上掠过不齿的笑容:“华夏和东洋在历史上就有间隙,这英雄会会长竟会想要从东洋请人来助阵,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br />
    事实上,华夏的黑帮拳赛中请外援,根本就是公开的秘密,就像李阳花了重金把泰国黑拳王英拉基请来一样,其余的帮派也请了很多外援,只要事先声明对方已经加入了帮派就可以,完全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

    可是,像英雄会从东洋请外援,这种行为如果传出去,会让华夏黑帮集体不齿的

    毕竟,这些人就算再混黑,就算再杀人不眨眼,他们的首要前提都是自己是个华夏人。

    这也是苏锐在听说了这个消息之后,直接露出鄙视神情的原因,这样的英雄会会长,简直和汉奸没什么两样。

    “你可以让人把这个消息放出去,把英雄会至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中,相信所有帮派都会站出来反对的?!彼杖竦哪抗庵型缸爬湟?,道:“我就不信他们能如此不要脸?!?br />
    两个人就这样咬着耳朵,看起来真的像是在互相接吻。服务员从旁边经过,不禁摇了摇头,感慨现在的年轻人实在是太开放了。

    “我有考虑过,这件事情实在是事关重大?!闭抛限钡幕坝镏型缸拍兀骸耙蛭馐鋈?,全部来自东洋的第一大黑帮,山本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