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颗子弹,杀了两个人,这个会议室确实是安静了下来。

    苏锐瞄了一眼枪口,然后扫视着在场的众人,有些讥讽的说道:“刚才还有谁蹦跶的最欢”

    吴世宽的胖脸止不住的哆嗦,他虽然也是个狠人,但绝对干不出在会议室里当众杀了元老会成员的举动

    要知道,死去的钱虎刚和马邦安都是青龙帮里颇具势力的老牌人物,苏锐就这么把他杀了,难道说他不惧怕后面两人势力的反弹

    “早这样不就行了”

    苏锐说罢,一脚踹开会议室的里间,看到还有几个钱虎刚的亲信躲在里面,眉头微微的皱了皱,二话不说,转身又回去了。

    而那几个人吓得瑟瑟发抖,他们刚才可是经历了简直堪称噩梦般的一幕在他们眼中无所不能的钱虎刚,竟然就这么被人当众杀了

    苏锐把枪扔给李阳,道:“万事开头难,我已经给你开了个头,接下来该怎么办,我想你自己应该能够处理?!?br />
    “我明白?!?br />
    李阳只不过是缺少一个开头的理由和决心而已,既然苏锐已经准备以力破局,那么他也可以顺理成章的把这一切强行推进下去

    “来人”

    李阳沉声一喝

    这个时候,从外面立刻跑进来一队黑衣人

    看着这些人,吴世宽等人的脸上肌肉忍不住缩了缩,原来李阳是早有准备就算他们今天晚上逼宫成功,说不定也没法顺利离开这里

    “传令下去,钱虎刚和马邦安手下的八个堂口,视站队情况,进行强力清扫”李阳的话语掷地有声

    听到这句话,众人都明白,这一场青龙帮内部的空前大清洗是免不了的了

    李阳算是彻底的贯彻了苏锐的话,攘外必先安内

    这个时候的他,终于褪去那一身商人气息,多了点黑帮老大的果决和血腥。

    一个强势的帮派,必须能够彻底的贯彻领导人的意图,就像是远威帮的完颜正雍一般,在帮派内部说一不二,没有人敢对自己进行掣肘

    会议室里的氛围,沉默的有些可怕

    因为苏锐已经接连开枪杀了两名元老,谁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倒霉的下一个

    而这其中,最紧张的则要是属吴世宽了除了钱虎刚,刚才就是他蹦跶的最欢

    他虽然对自己的势力有自信,如果李阳敢杀了他,那么就要面对吴派的报复,可是吴世宽知道,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自己活着的基础上,倘若连性命都没了,那么再谈报复也就没有任何的意义。

    “不知道诸位元老对我的做法有何意见”

    李阳手里拎着枪,另外一只手扶着椅背,居高临下的审视着各位元老,把他们的表情尽收眼底。

    看着这些人的样子,李阳心底在冷笑,哼,刚才还扬言要投票废掉我这帮主之位,怎么现在一个个哑巴了

    吴世宽低着头,脸色阴晴不定,他也是一路打打杀杀走到现在的,如果论起单挑,李阳还真不是他的对手,可是一旁站着的苏锐就让他感觉到有些高深莫测了,没办法,形势比人强,他不得不服软。

    “帮主?!?br />
    这个时候,张紫薇忽然开口了,沉声说道:“两大元老已死,立威的目标已经实现,我想想各位元老也都明白帮主的意思了,站在我个人的角度,我希望帮主不要再多造杀孽,统一的青龙帮比分裂的青龙帮更加有力?!?br />
    “紫薇所言极是?!?br />
    李阳点了点头,他一直明白张紫薇的立场,这个女人虽然看起来年纪不大,但是却立场极为鲜明,不会倒向任何一方。

    或许,这也是曾经的老帮主张翻天为了自己的女儿特地设定的计策,毕竟在他身体不好退隐之后,在帮派内的势力便大不如前,如果女儿站错了队,那么在争权夺利十分激烈的黑帮之中,后果将不堪设想。

    既然担心站错队,那么不如从都到位都不站队好了,以帮派大局为重,不以个人利益为出发点,这一点张紫薇做的很漂亮。

    “希望帮主能够按你说的去做,否则以我律堂之主的身份,会有些不太好办?!闭抛限彼蛋?,站起身来,道:“对于接下来的十年大比,我想帮主已经完全做好了安排,我就不多插嘴了,此间事了,我先告辞?!?br />
    看着这一身白裙的女人走出去,苏锐暗暗点了点头,心道:“这女人是个人物?!?br />
    “帮主,我想起来家里还有事,先告辞?!?br />
    “我也差点忘了,今天晚上说好了几个老伙计聚餐的,看这个点都要迟到了?!?br />
    张紫薇走了,其余的人自然也没有再留在这里的理由,尤其是吴世宽等人,恨不得立刻从李阳的眼前消失,生怕对方的枪口指在自己的头上

    看着众人纷纷告辞的模样,李阳的目光闪烁,冷声说道:“诸位都是我青龙帮的元老,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今天晚上的消息如果传出去,那么对于整个帮派的团结并没有任何的好处,大敌当前,我希望各位能以帮派的利益为重?!?br />
    “一定,一定?!?br />
    “这种事情我们怎么会说出去”

    “帮主你尽管放心吧?!?br />
    这些人也都很聪明,看到情形不对,态度立刻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李阳点了点头:“如此甚好,我不希望日后能够听到有关今天晚上的消息,一句也不行?!?br />
    这一句话就透着斩钉截铁的味道了。

    众人都感觉到此时的李阳有些不一样,似乎比往日要更加凌厉,不再像之前那般忍气吞声。

    “反正在场的就是那么多人,如果真的有人走漏了消息,那么就一个个拉过来,全部枪毙好了?!彼杖竦难垌⑽⒚凶?,流露出一股危险的味道来。

    在场的元老都明白,这个苏锐是个超级狠人,一进门就连杀了两人,心狠手辣的让人发指虽然在座的都是狠人,可是和苏锐比起来,真的还有不小的距离

    此时听到苏锐这样讲,他们顿时打消了把今天晚上的消息传出去的想法,这些人可不想被连坐

    李阳刚才还威风八面,听到苏锐忽然出声,立刻肃然说道:“就按苏少说的办”

    众人顿时噤声,然后一个一个的离去。

    吴世宽也低着头,准备先闪人再说,只要李阳不在现场杀了他,那就是他的万幸了。

    可是,就在这个胖子经过李阳身边的时候,后者忽然淡淡的说了一句:“吴堂主,别着急走啊,时间还早,我们可以喝喝茶?!?br />
    听到这话,吴世宽的心中顿时哀叹了一声,其余几人的脚步则是没有任何的停留,李阳看起来是要拿吴世宽开刀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连忙闪人才是上策

    听了李阳的话,吴胖子满脸汗水:“帮主,我刚刚想起来,家里还有事情,改天我再请您喝茶?!?br />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一次,吴胖子连“您”都用上了。

    李阳却出乎预料的拔出手枪,顶在了吴胖子那肥大锃亮的脑门上

    后者见此,浑身陡然一僵,顿时不敢动了

    “李帮主,您这是何意”吴世宽脸上的肥肉都在颤抖着,生怕李阳赏给自己一颗子弹

    “我这是何意”李阳冷冷说道:“吴堂主,我的意思,想必你比我更明白,不知道刚才是谁在元老会上一直针对着我”

    吴世宽的脑门上不断的沁出汗水来:“帮主,帮主,您大人有大量,我也是一时看不清形势,脑子进了水,您要原谅我啊,我对青龙帮可一直都是忠心耿耿”

    被枪紧紧顶住脑门,动也不敢动一下,吴世宽简直快尿了裤子,现在他才知道,自己的小命一直被李阳捏在手里,只是对方并没有取走罢了。

    李阳把手枪往前一顶,顶的吴世宽后退两步,冷冷说道:“今天的事情就算过去了,如果你手下的几个堂口有异动,我拿你是问”

    这几句话,终于把李阳帮主的身份展露无遗。

    吴世宽知道自己已经安全了,长出一口气,连忙点头:“从此以后,唯帮主马首是瞻”

    李阳把枪收起来,深深地看了吴世宽一眼,道:“我希望你能知行合一,明白谁才是这青龙帮的帮主?!?br />
    吴世宽浑身一震,连忙躬身答道:“请帮主放心,我吴世宽日后定不敢有二心,终生奉您为主”

    “终生奉我为主”李阳的嘴角泛起冷笑:“好,我拭目以待?!?br />
    等到吴世宽走后,李阳才转过脸,对苏锐说道:“苏少,多谢您今天出手相助?!?br />
    苏锐看着这气质与往日明显有些不一样的李阳,道:“就算我不出现的话,你也不会有什么危险?!?br />
    苏锐可不相信,能够登上如今位置的李阳会怕了这几个上蹿下跳的元老。

    李阳顿时苦笑:“苏少,危险倒不至于,但是总归会有点费事,如果不是您替我出手,我还真下不了快刀斩乱麻的心思?!?br />
    苏锐点了点头,然后问道:“你还真的打算放过那个吴世宽”

    李阳说道:“他手底下的几个堂口战力还算不错,我需要留着应对十年大比期间所发生的突发状况,比武一结束,就该找他算账了?!?br />
    吴世宽这种墙头草,就算留下来也是隐患,依照李阳的性子,早晚会除掉他的。

    就在这个时候,从门外忽然出现了一个白色倩影,她看着苏锐,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今晚能请你喝一杯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