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受伤的兄弟们,每人一百万抚恤金,不用担心日后的生存问题,青龙帮养他们一辈子?!崩钛羲档?。

    “嗯,不能让他们感觉到被亏欠?!闭抛限钡懔说阃?,李阳的做法让她感觉到很满意。

    到底是占据了宁海的青龙帮,富得流油,如果是换做远威帮在这里,恐怕还真的不能如此大手笔。

    吴胖子在一边不阴不阳的说道:“李帮主还真是财大气粗,这青龙帮改成了青龙集团,到底是收入比以前多的多了?!?br />
    钱虎刚也叹道:“从上到下都是一副商人嘴脸,事后补偿有什么用殊不知,如果你帮派的威信能够树立起来,别的派别根本就不敢惹你现在的行为就是亡羊补牢,本末倒置”

    李阳皱了皱眉头:“钱老,你知不知道,你的这种消极态度非常不利于帮派的发展?!?br />
    钱虎刚第三次拍了桌子:“不利于帮派发展我老钱辛辛苦苦帮青龙帮打打杀杀几十年,居然说我不利于帮派发展好歹我以前也是个副帮主,手底下还有百把个死忠兄弟,说话还管点用”

    裸的威胁

    张紫薇冷冷说道:“钱副帮主真是好大的威风?!?br />
    “毛都没长齐的小姑娘,还敢来说我”钱虎刚眉毛一横:“如果不是看在你是张翻天的女儿,我早就把你逐出这扇门了”

    李阳的眼中透露出一丝危险的意味,他看了看钱虎刚,道:“钱老,时候也不早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们还是先回去休息吧,明天就要开始正赛了?!?br />
    “回去今天的事情可是还没完呢”钱虎刚吹胡子瞪眼。

    吴胖子在一旁嘿嘿冷笑道:“我可是听说,李帮主前一段时间还带着人去公然投奔一个年轻人,这件事情可是让我们觉得很丢脸啊,李帮主,我希望你能明白一件事情,你投奔那个叫苏锐的年轻人,是你的私事,但不能够代表整个青龙帮的意志”

    吴胖子又翻出这件事情来,很显然是想要把火烧的更旺一点,再往李阳的伤口上撒一把盐这货纯粹是没安好心

    之前李阳带人投奔苏锐的时候,帮中的元老多有怨念,觉得这种行为实在是把青龙帮的脸面丢的干干净净吴胖子此时提出这件事,让李阳肩膀上的压力陡然增大了好几分

    “我这么做,自然是有我的目的?!崩钛舫辽档?。

    虽然投奔苏锐的事情让李阳饱受诟病,但是在他看来,这件事情对于青龙帮日后的发展有百利而无一害,面子都是小事,持续性的发展才是大问题。

    “一副奴才相卑躬屈膝丢尽了青龙帮的脸”钱虎刚再次一拍桌子

    “姓钱的,不要用你的短浅目光来衡量我的做法,你早已经跟不上时代了”李阳的脸上也挂不住了,怒道。

    这个时候,会议室的门忽然被推开,走进来一个身穿休闲t恤的身影。

    “看起来,有人对我还是很不满意的?!?br />
    苏锐拉开椅子坐下来,慢条斯理的说道:“青龙帮是你们的青龙帮,和我没有半点关系,但李阳是我朋友,你们这样说他,我不太高兴呢?!?br />
    苏锐的话语听起来有些阴柔的感觉,但是谁都不难从里面感受出一丝危险的味道。

    “苏少”

    这一番话听的李阳激动不已,他承认自己是唯利是图之辈,也认为自己没那么多的热血,可是苏锐的话落在他的耳中,怎么就让他波澜不惊的心中涌起了激动的情绪

    看着这个年轻的有些过分的男人,张紫薇的嘴角轻轻扬起。

    除了李阳之外,她应该是这里最冷静的人了。青龙帮之内,少有几个人能够用客观的眼光看待李阳投奔苏锐一事,而这个张紫薇就是其中之一。

    钱虎刚盯着苏锐,道:“你就是李阳投奔的那个人”

    “我说过,这不是投奔,我们是朋友?!彼杖窨醋徘⒏?,双手交叠在一起。

    “朋友”钱虎刚冷冷笑道:“李阳,你拿这样的人当主子,简直是把青龙帮的前程当儿戏”

    吴世宽不阴不阳的说道:“我也是这样想?!?br />
    其余的元老见此,或多或少都在点头,很显然对于李阳投奔苏锐一事,也是憋了一肚子的气。

    “李阳,我今天晚上就发动元老会投票,如果赞成罢免你帮主之位的超过三分之二,那么你明天就可以宣布卸任帮主之位了”钱虎刚说着,还和吴世宽对视了一眼,很显然是早就商量好的。

    十个人表决,只要有七个人赞成,那么李阳就可以被强行拿掉帮主之位

    钱虎刚既然敢这么说,绝对是有备而来或许在场的元老会成员早就和他事先商量好了

    “简直是胡闹”李阳同样一拍桌子,怒不可遏:“大战在即,你们不去想着一致对外,却在这里打着帮主位置的主意”

    李阳对于这种行为,实在是厌恶至极,今天刚刚被人废了十八个兄弟,这些元老们不想着怎么去报仇,怎么去找回场子,却在这里拆自己的台真他妈的是混蛋

    “李阳,如果我是你,根本不会放任这么混蛋的元老会在我的身边兴风作浪?!?br />
    这个时候,苏锐忽然开口道,他正在拿着一把小剪刀修指甲,似乎连正眼看钱虎刚的兴致都没有。

    “你要明白,攘外必先安内,这句话某些时候还是很有道理的?!?br />
    李阳默然,眼中闪过一丝狠辣的神色来

    他明白苏锐的意思,也想过把这元老会解散了事,可是元老会的这些成员,在帮派中的威信颇高,势力很强,如果强行解散的话,恐怕会引起对方的强烈反弹

    “青龙帮的内部事务,哪里轮的上你这个外人来指手画脚”钱虎刚一拍桌子,指着吼道:“来人,给我把这家伙拖出去,先剁了手指脚趾”

    他的话音一落,从会议室的里间就冲出来两个人,气势汹汹的就要来把苏锐架出去

    “我看谁敢”

    如果让人当着自己的面把苏锐架出去,那么李阳真的可以自裁谢罪了。

    李阳吼完一句,直接掏出手枪,指着那两个人:“如果你们不把我这个帮主放在眼里,大可以过来试试”

    钱虎刚看到李阳掏枪,似乎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嘿嘿冷笑:“李阳,你觉得你今天真的能继续当这个帮主吗”

    这个时候,苏锐忽然站起身来,摇了摇头,说道:“李阳,我觉得你有些时候处理起事情来,实在是太优柔寡断,有些时候,以力破局未尝不是什么不好的做法?!?br />
    以力破局

    听到苏锐的话,李阳似乎明白了什么

    苏锐走到李阳的身边,拿下他的手枪,放在手里掂量掂量,道:“枪是好枪,就是没怎么用过,可惜了?!?br />
    说罢,苏锐忽然抬起枪口,连瞄准都没有一下,直接对着对面会议桌的钱虎刚就扣动了扳机

    啪

    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响,回荡在这片会议室中

    没有人料到苏锐真的敢开枪,所有人都怔在原地

    看着苏锐开枪的动作,张紫薇的眼睛则是亮了起来

    钱虎刚坐在原地,看着自己的肩膀正流出鲜血,有些难以置信:“还有没有规矩了这里是青龙帮元老会,不是你放肆的地方快给我弄死他”

    那两个手下想要上前,却被苏锐的枪口指着,硬生生的停下了脚步,一动也不敢动

    “既然年龄已经不小了,就该找个安静的地方颐养天年,在这里胡乱蹦跶像什么话”苏锐冷笑:“我给你个机会,主动退出元老会,今天发生的事情我便既往不咎?!?br />
    钱虎刚显然还没认识到自己的危险处境,他捂着流血的肩膀,愤怒的吼道:“混账,给我弄死他,给我弄死他李阳,你今天找来了这么一个人,我跟你不死不休,不死不休”

    钱虎刚气的浑身颤抖,不停的喊。

    “你不觉得自己有些太聒噪了吗”

    苏锐一抬手,似乎只是轻描淡写的一扣扳机,一发子弹便从枪口飚射而出,直直的钻进了钱虎刚的脑门

    钱虎刚双目圆睁,难以置信,红白之物从他的额头伤口处汩汩流出来,很快就布满了脸,实在是血腥非常

    就像没有人料到苏锐真的敢开枪一样,也同样没有人料到他真的敢一枪杀了钱虎刚

    毕竟这可是前任的副帮主,在帮派中的能量很大手底下依旧有许多忠心耿耿的兄弟

    这也是李阳迟迟不敢动他的原因否则这个老家伙三番五次的公然和李阳作对,今天晚上甚至扬言要李阳下台,以后者的性子,又怎么可能会忍对方那么久

    可是,就是这个不可一世的钱虎刚,已经在苏锐的枪口之下,变成了一具死尸

    “简直胆大包天,敢杀钱副帮主”

    角落里一个中年男人站起身来,他也是元老会的成员之一,虽然一直没讲话,但平时和钱虎刚都是同气连枝的

    苏锐一抬手,手中的枪口迅速的指向他,冷冷说道:“如果你不闭嘴,下场将和钱虎刚一样?!?br />
    “混账你这简直是在公然威胁青龙帮元老我”

    这个男人还想说什么,可是回答他的却是一声枪响

    子弹从枪口中射出,同样钻进了他的脑袋

    一枪爆头

    苏锐看着那个男人缓缓摔在地上,冷冷道:“我让你闭嘴,你偏偏不听?!?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