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冰蓝听到这话,心里甜丝丝的,望向苏锐的眼中也多了一丝柔波。

    “哥,你真好?!币侗堵ё∷杖竦母觳?,她的心头有一种被宠爱的感觉。

    “我确实挺好的?!彼杖衩嗣亲?,一把把叶冰蓝搂在怀里,哈哈大笑。

    他最近做这种动作已经成了习惯,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妹妹,搂搂抱抱的在他看来也不算什么事情,和她失散了这么多年,在苏锐看来,他对于叶冰蓝是多有亏欠,因此,能多宠爱她一分,苏锐就绝对不会减少一分。

    可是,苏锐却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他和叶冰蓝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

    叶冰蓝今天穿的是一件黑色的t恤衫,头上戴着一顶棒球帽,长发束成了马尾,为了挡住那些色狼的目光,她特地在鼻梁上架了一副墨镜,不过出现在这里的女人实在是太少太少,叶冰蓝即便乔装打扮,但也依旧招来许多人的注视。

    她拿出手机,拍了一张完颜华中的照片,准备回去之后形成材料,向局里汇报此事。警察队伍里,一定不能混进这种害群之马。

    附加赛要开始了,近两千名非种子选手开始活动活动手脚,反正这种非种子选手又不占名额,自然是越多越好,就算不能获胜,也可以因此多收到几分锻炼的机会,所以各帮各派也大量派人参赛。

    看着那黑压压的人头,苏锐的嘴角不禁抽了一抽,早知道这样,他就找李阳要一个种子选手的资格了,将近两千人打淘汰赛,特么的得多打多少场啊

    叶冰蓝看出了苏锐的想法,抿嘴直笑:“哥,一会儿可别累着了?!?br />
    “争取速战速决吧?!彼杖竦亩钔飞弦丫辛撕顾?。

    这个时候脑袋出的汗,都是之前做决定时脑子进的水。

    只有二十个擂台,却有两千人需要比赛,刚开始苏锐还有些心劲观看,不过这些拳脚在他看来,完全是花拳绣腿,甚至有一场在一个小时之内都没能结束战斗

    苏锐熬的昏昏欲睡,简直想死。

    一直快要到了傍晚,他才迎来了资格赛的第一个对手。

    对手名为张绵吉,是来自北湖省白湖帮的一名壮汉,看起来将近一米九的个头,生的是人高马大。

    由于每个帮派只有二十个种子名额,张绵吉虽然实力不错,但依旧被排在了二十名之外,因此颇有些不甘心。

    他一个翻身跳上擂台,显得龙精虎猛。

    而苏锐则是睡眼惺忪,整个人都显得没什么精神,看起来两腿发软,简直一碰就倒。

    看到对手是这个熊样,张绵吉咧开大嘴笑了起来。

    到了这个时间,场面上的秩序已经乱了,擂台下面挤满了人。

    “张绵吉,你要输给这个软脚虾,就别回帮派了。咱们还指着你进八强呢”下面已经有助威的人开始高喊。

    “是啊,张绵吉,你走了大运,今天晚上要请客啊”

    张绵吉盯着苏锐看了看,嘿嘿直笑,然后对着下面喊道:“你们给我计时,如果这样的家伙我不能在一分钟之内解决战斗,就算我自动认输”

    被这样裸的鄙视,苏锐也没有任何反应,眼皮耷拉着,似乎连正眼瞧对手一眼的力气都没有。

    现在看起来苏锐确实是软柿子,谁见了都想捏一把。

    “嘿,小子,如果你现在跪下求饶自动认输的话,我可以保证不让你被打的太惨?!闭琶嗉难壑谐渎吮墒?,看苏锐那一副肾亏样子,估计连他一拳都撑不住。

    “双方准备好了么”裁判例行问道,他看到苏锐的样子,也摇了摇头,这摆明了是要放弃比赛的节奏啊。

    叶冰蓝在下面捂着嘴,轻笑不已。

    “准备好了”张绵吉信心满满的大喊。

    苏锐则是从鼻孔里发出了一声“嗯”,那样子是个人看到了都想揍两拳。

    “比赛开始”

    随着裁判一声令下,张绵吉便冲到了苏锐的面前,重重的一拳朝着对方的面门轰了过去

    “漂亮”

    “打得好”

    看这虎虎生风的拳头,下面的人已经预料到了苏锐的结果肯定是被很凄惨的打飞出擂台

    “啊”

    一声惨叫,在擂台上响了起来

    出乎众人的预料,发出惨叫的并不是苏锐,而是张绵吉

    后者在他的拳头即将到达苏锐的脸上之时,清楚的看到苏锐伸出了一条腿,重重的踹在了他的胯下要害部位

    张绵吉捂着要害,直接摔倒在地,浑身上下颤栗不止那股疼痛让他完完全全的失去了再战之力

    裁判看的直冒冷汗,他不禁感觉到自己两条腿中间也有冷风吹过男人打架,最怕什么还不就是最怕这攻击下面

    “还能不能站起来”

    裁判在张绵吉的耳边问了几句,然后高声喊道:“七六五四三二一”

    这几声喊过,张绵吉依旧没有任何站起来的意思,于是裁判举起苏锐的右手,道:“青龙帮,苏锐胜”

    苏锐还是那副昏昏欲睡的样子,即便获胜了也没有任何的欣喜,看起来头脑昏沉的朝台下走去

    张绵吉还是站不起来,朝苏锐离去的背影怨毒的看了一眼,喊道:“小子,有种别走这种招式算什么好汉等着,爷爷回头弄死你哎呦,可疼死我了”

    苏锐刚走下擂台,立刻被一群白湖帮的人给围住了

    这张绵吉也算是白湖帮半个种子选手,可是一招之下便被人给干趴下了,用的还是如此阴损的招式,这可让人大跌眼镜,那些白湖帮的人自然咽不下这口气。

    “小子,敢这么对我兄弟,你今天别想走”

    “你知道被踢蛋是个什么滋味今天哥几个就让你尝尝”

    苏锐瞥了一眼气势汹汹的白湖帮众人,耷拉的眼皮终于抬起来了:“怎么着,想打架要打就在这里打,我奉陪?!?br />
    一听这话,有人就要上来揍苏锐,可是却被同伴拉住了。

    “别动手这里有规定,擂台赛之后不许私自泄愤,如果动手被抓到,立刻随机罚下相关帮派一个种子选手”

    罚下一名种子选手这可是非常严重的惩罚了白湖帮人一听,再也不敢动手了,万一因为自己的冲动而坏了大事,到时候可就有自己好看了

    苏锐撇了撇嘴,说道:“就知道你们是一群怂包软蛋,不敢动手,只敢打打嘴仗而已?!?br />
    说罢,这货斜了斜眼睛,然后转身离去。

    白湖帮的人看着苏锐嚣张的背影,一个个恨的牙痒痒:“青龙帮有什么了不起如果让我私下里见到他,我一定弄死他”

    苏锐才不会在意这些威胁,要打那么多场淘汰赛,自然是怎么省劲怎么来。

    “哥,你太阴损了?!?br />
    叶冰蓝看到苏锐的招式,俏脸微红,递给他一瓶水。

    “这不是阴损,这是最有效的战斗方式?!彼杖袂看识崂恚骸暗比?,如果别的男人对你图谋不轨的话,你也可以用上这一招?!?br />
    “我和你可不一样?!币侗缎Φ?,墨镜后面的眼神之中有着一丝迷醉之色,从小到大,她一直接受的是最正统的教育,见到的也都是所谓的谦谦君子,但是和苏锐接触了那么久,后者身上的“邪性”深深的把她吸引了,这也就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道理。

    当然,这个“男人不坏”中的“坏”字,包含了许多标准。

    当晚又进行了一场淘汰赛,苏锐非常凑巧的又遇到了一名白湖帮的家伙,再次一招毙敌,把对方打的紧紧夹着双腿倒在地上。

    于是乎,只用了两招,苏锐便成功晋级附加赛的前五百名,堪称耗时最少用力最小的胜利者也是为绝大多数人所不齿的胜利者。

    接连淘汰对方两名选手,苏锐和白湖帮的梁子,算是彻底的结下了。

    第二天,苏锐再次连续晋级,成功的杀进了附加赛的前一百名,取得了晋级正赛的资格。

    当然,这次用的依旧是无敌的断子绝孙脚,凡是绝孙脚所向,敌人皆是捂蛋倒地

    于是乎,苏锐便华丽丽的获得了一个称呼踢蛋狂魔

    这个名号在众多的选手之中不胫而走,很快就获得了大量的关注度

    对于这一点,苏锐则是颇感无奈的,事实上他用的力量恰到好处,虽然能够让对方暂时失去战斗力,但是却不会造成什么伤残,所以,苏锐自认为自己已经很仁慈了。

    虽然苏锐成功晋级,但是东道主李阳却不是那么的开心,虽然青龙帮有五个非种子选手最后晋级正赛,但是却有十八个人在比赛中受伤,要么是断手,要么是断脚,几乎都是粉碎性骨折,一定会落下残疾,意味着彻底的失去了战斗力

    虽然不是种子选手,但是能够被推荐参加附加赛,无疑都意味着这是帮派之中未来的顶梁柱,如果好好发展,说不定能够成为帮派之中的高层人物

    可是这十八个人,竟然在擂台上被人公然的废掉手脚这得是多大仇

    :抱歉,过年期间,更新的时间不太固定,稍后还有一更。感谢董津兄弟的给力捧场,感谢一辈子滴承诺、坦克呆呆、神话少帅、东哥很英俊、wdew、dslq、紅龜仔、花班猫咪、书友3771749、去把、肥du嘟、63黄师傅、颖丽奕、醉了的洒家的月票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