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伤兵绝大部分都是缠着绷带,躺在担架上的,拄着拐杖的,形形色色,个个带伤,垂头丧气,连头也不敢抬。

    而押解他们的青龙帮中人,全部都是手持手枪,穿着黑色西装,器宇轩昂,和那些被俘的伤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全场的氛围十分安静,安静的有些诡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些伤兵的身上

    在场的这些人都已经听到了风声,远威帮的人在半个月前不知死活的想要砸了李阳的场子,结果被青龙帮俘虏,要么死要么伤要么跪下投降,竟然一股脑儿给包了饺子。

    在李阳的有意透露之下,这消息简直像是长了翅膀一般,很快的就传进了各派的耳中。

    未战而先损大将,这次所有人都等着看远威帮的笑话这里是宁海,青龙帮是东道主,敢在这大战前夕主动挑事,难道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在场的人早就听说李阳对这些人质向远威帮开价五千万,可是却不知道,他们到现在都没有进行人质交换这完颜正雍也真是搞笑,不早点赎回人质,难道想等到大赛开始之后再丢人现眼吗

    看到这些手下,完颜正雍的脸庞颤了颤,他想到李阳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进行人质交换,但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如此公然

    当着两万多人的面来做这种事情,他完颜家的脸算是要丢尽了

    完颜华中低下头去,此时的他有些羞愧难当,如果不是自己的一意孤行,让北堂率先抵达宁海,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如果地上有洞的话,他一定第一时间钻进去

    而此时,李阳正笑呵呵的朝这边走过来。

    他伸出手,脸上满是热情的笑容,和完颜正雍的僵硬表情形成了鲜明对比

    “完颜老哥,真是不好意思,我想我和贵帮之间一定存在着什么误会?!崩钛羲治兆⊥暄照旱氖?,笑着说道:“我之前一直在外地,听到这个消息,紧赶慢赶,直到今天早晨才回到宁海,你看,我这一回到宁海,第一时间就把这些远威帮的兄弟们给你送来了?!?br />
    “你在个屁的外地”完颜正雍真想骂一句,但这话却根本说不出口。很显然,李阳就是故意挑今天来交换人质,根本不是什么第一时间赶来。

    “如此,我还要多谢李阳老弟的盛情了?!蓖暄照毫成系男θ菰椒⒔┯?。

    “不不不,完颜老哥,你这样说的话,可就太让我觉得难堪了?!崩钛粜榍榧僖獾男Φ溃骸拔仪嗔锸嵌乐?,但是在东道主的地盘上却发生了这种事情,实在是始料未及的,这一点,我需要承担很大的责任?!?br />
    看到李阳这样说,完颜正雍自然不可能再咄咄逼人,道:“这是我对手下管教不严所致,给青龙帮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我们愿意如数赔偿?!?br />
    在说这话的时候,完颜正雍真是恨的牙痒痒,心想先忍下这一回,回头让你李阳跪着求我饶你的性命

    “远威帮不愧是北方第一帮派,真是有风格?!崩钛粜呛堑?,又摆出来一副商人嘴脸,道:“既然完颜帮主已经这样说,我再客气就有些不像话了,贵公子早就已经和我联系过了,五千万的赔偿金,一手交人,一手交钱?!?br />
    李阳的翻脸简直比翻书还快,刚才还一副诚恳之极的模样,现在就立刻笑逐颜开的伸手要钱。

    完颜正雍咬了咬牙:“好,我远威帮自然不会抵赖钱财乃是身外之物,如何比得上帮中兄弟们的性命”

    “完颜帮主能够有这种认识,我真的是很欣慰啊?!崩钛粜γ忻械?,转脸看向完颜华中:“少帮主,事到如今,你莫不是想要赖账吧”

    “我赖个屁的账”当着这么多黑帮中人的面来赎回人质,完颜华中的脸都要绿了他掏出一张卡,扔在李阳的怀里,愤怒的说道:“五千万,一分不少”

    “既然如此,我李某人就笑纳了?!崩钛粜呛堑陌芽ǖ莞砗蟮氖窒?,说道:“这年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去查查这卡里是不是有五千万,完颜少帮主已经说过了,少一分也不行”

    一旁,完颜华中几乎要气的吐血

    这一次,远威帮的脸可算是彻彻底底的丢尽了如果这接下来的一个月内不能挽回的话,那么远威帮从此将成为华夏黑帮的笑柄,在这所谓的地下世界再也抬不起头来

    苏锐坐在青龙帮的区域中,他也是这次比赛的非种子选手,待会儿还要打上好几轮的资格赛才行。

    本来苏锐提出替青龙帮出战,让李阳喜出望外,可是这位爷的身份实在是太过让人恐惧,万一有个伤残什么的,李阳就没法交代了。

    不过苏锐倒也不介意,甚至让李阳把自己按照非种子选手的身份来报名参赛,如果是种子选手的话,恐怕一早就被各门各派盯上,毕竟非种子选手的实力要相对低一些,也不会被太多人放在眼中。

    看到了李阳的处理,苏锐的嘴角露出微微的笑意。

    付了五千万,丢了大面子,完颜正雍扫视着那些残兵败将,目光有如利剑一般,根本没人敢和他对视

    邱培虎和陈振彪浑身缠满了绷带,躺在担架上,脸上写满了耻辱。

    由于这一大群伤兵的加入,整个远威帮的气势顿时弱了好几分

    “帮主,我犯了大错我自请死罪”陈振彪断断续续的说道,由于牙齿都被抽飞,说话跑风,很是艰难。

    邱培虎的情况则是比他要差的多了,由于膀胱被击炸,需要手术缝合,青龙帮倒也不是那么的没人性,随便找了个外科医生,把他的膀胱乱七八糟的缝上,随便挂点水消炎了事,导致他现在每次小便的时候,感觉都如同受刑一般,小腹里痛如刀搅

    “我也我也自请死罪”邱培虎也说道,他们本来号称北堂四虎,如果发展的好,以后完全可能在远威帮中混到高位,可是如今成了废人一个,心中也满是悲哀。

    “回去再说吧?!蓖暄照憾祭恋每凑庑┤艘谎郏骸盎共桓铱斓憷肟?,难道还嫌不够丢人现眼吗”

    “快走”

    完颜华中一挥手,让这些人快点离开,看到手下亲信变成了这样,他的心里也是十分不好受。

    在苏锐的身边,还有一个漂亮姑娘。

    叶冰蓝是有任务在身,负责盯着黑帮十年大比,如果现场出了什么乱子,她会在第一时间向上面汇报。

    此时叶冰蓝正盯着远威帮所在的位置,目光中露出疑惑,她分明看到,那个少帮主完颜华中,正是自己在刑警队的同事李华中

    “这是怎么回事”叶冰蓝有些疑惑,情不自禁的说了出来。

    “怎么了”苏锐看到叶冰蓝有些不对,问道。

    “那个远威帮的少帮主,和我一个同事长得很像?!币侗端浪蓝⒆磐暄栈?,仔细辨认:“非常相似,简直就是双胞胎?!?br />
    “你的同事叫什么名字”

    “李华中,是刑警大队的副大队长?!?br />
    “他叫完颜华中?!彼杖竦难壑猩凉嫖兜纳裆骸罢饬礁鋈嗣帜敲聪嗨?,长得也那么像,说不定是同一个呢?!?br />
    “同一个人”叶冰蓝不禁被这天马行空般的想象力惊到了:“李华中在警队里前途无量,能力很强,可是,他怎么会是这远威帮的少帮主太不可思议了?!?br />
    “李华中现在在哪”似乎想到了什么,苏锐的眼中开始渐渐的闪现出凌厉之色来。

    “几天前就已经向局里请了长假,至于具体原因,我也没去详细了解?!币侗兑恢倍哉飧瞿腥送Ψ锤?。

    “他是不是喜欢你”苏锐忽然很认真的问道。

    叶冰蓝不知道苏锐为何会突然有此一问,也没否认:“是的,不过我一直没怎么理过他?!?br />
    “你还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的偷窥之人么”苏锐的语气渐渐的冷了下来。

    “偷窥”叶冰蓝立刻想到,那次是苏锐到家里给自己按摩,然后发现对面有望远镜的反光。

    “那一次我在偷窥者的门口,听到了他自称是完颜华中,而且身边有高手?;??!彼杖竦哪抗獯┰饺巳?,在远威帮所在的区域看到了一个缠着头巾的中年男人,感觉到了有些似曾相识。

    “应该就是他了?!?br />
    苏锐说道:“那个和我交手的人,功力很强,看起来年龄不小,但是我从那个戴着头巾的男人身上,感觉到了一股熟悉之感,不出意外,他就是那个大龄高手乔装打扮来降低年龄参加比赛的?!?br />
    “所以,这样看来,你们警察队伍的内部,真的混进了一个身份很了不得的家伙?!彼杖褚×艘⊥罚骸巴耆窍质蛋娴奈藜涞??!?br />
    叶冰蓝实在是有些难以接受,一个前途无量的警界新星,怎么就忽然摇身一变,成了地位尊崇的黑帮大少

    似乎是看出来了叶冰蓝的疑惑,苏锐道:“这些东西你不用考虑,不管他是副队长,还是远威帮大少,只要敢对你还有所觊觎,我就给他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