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这儿,完颜正雍转过脸来,对儿子说道:“派人传话给李阳,就说我完颜华中今天到达宁海,想要叙叙旧?!?br />
    在完颜正雍这种经常带领手下浴血厮杀的人看来,李阳并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黑帮老大,这个人太精明太市侩也太会钻营,缺少骨子里该有的血性,却多了很多商人的唯利是图。

    可是,李阳就是李阳,没有人能取代他的地位,他能够走到现在,也有他自己的成功模式,只是这种模式并不被黑帮中人认可罢了甚至,当他推行所谓的改革之时,连他的青龙帮内部也是阻力重重,那些元老级别的人物认为现有的黑帮模式不需要改革,更别谈什么洗白的事情,都洗白了,哪里还叫黑帮

    不得不说,绝大多数的黑帮人都是自傲的,都看不起那一套阳光下的模式,完颜正雍虽然口口声声要把远威帮洗白,但那也只是在表面上向政府做做样子而已。

    “帮主,你要见李阳”完颜华中听到这个消息,有些震惊。

    “怎么,你在怀疑我的话吗”完颜正雍淡淡的瞥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说道:“当儿子的没做好事情,我这个当爹的自然要出来给他擦屁股?!?br />
    “好,我现在就联系?!蓖暄栈幸膊桓业÷?,毕竟事情涉及了北堂的所有精锐。

    一个小时后,完颜华中接了个电话,脸色有些发苦。

    “他不同意吗”

    “青龙帮传话来,说李阳人在外地,三天后才能回到宁海,如果他到了宁海,一定在第一时间和我们联系?!蓖暄栈徐乃档?,他一直小心翼翼的盯着父亲的脸,看看他的表情有什么变化。

    “三天后,不就是十年大比武的开赛日么他李阳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赶去外地”完颜正雍似乎浑不在意,笑了笑,说道:“他不愿意见我,那就算了吧?!?br />
    “就这样算了”完颜华中似乎有些不甘心,如果选择在三天后进行人质交换的话,那么远威帮将颜面扫地,在众多帮派跟前完全抬不起头来。

    完颜正雍并不回答,而是闭上眼睛,这个动作让一旁的完颜华中更加心惊。

    就在此时,一架飞机降落在了宁海国际机场,十个穿着黑色立领男装的人从其中鱼贯而出,这十人的身材均不高,但是个个面容冷酷,浑身上下都流露出一股肃杀之气,让周围的人敬而远之。

    当他们走出机场,早就有一辆丰田考斯特等在了门口。

    “这次来到华夏,我要让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武者们颤抖,让他们真正明白,武学的发源地是在哪里?!币桓龃髯拍档哪腥艘簧焓?,从座位下摸出一把长刀来,看着雪亮的刀锋,他的脸上泛起冷酷的味道。

    “这是华夏黑帮的十年大比,在我看来,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的比拼而已,那些不入流的小帮派,居然也敢自称黑帮和我们东洋的山本组相比,他们还差的太远太远?!币桓鐾诓恋兜哪腥怂档?。

    “如果不是因为五十年前的限制,如今我们山本组早就一统东方黑道,今年正好是五十年期限的结束后的第一年,我们山本组也要开始踏出东洋,要让整个亚洲在我们的脚下颤抖”

    此时,整个车厢内的讨论气氛非常的热烈,但是话里话外都充满着对于华夏黑帮乃至这个国家的鄙视。

    这个时候,一个身材不过一米五的男人站起身来,对着车厢内众人说道:“此次我们来到华夏,表面上只不过是帮着华夏东部帮派英雄会参加比武,但是实际上也要趁机消耗整个华夏黑帮的有生力量,不仅需要试探虚实,更是要让他们被我山本组的能力震慑到?!?br />
    说到这儿,他躬下了身子,很是诚恳的说道:“诸位,拜托了”

    这一次,华夏黑帮大比选择在了宁海新城区的一处大型体育场内,由于新城区刚刚建成不久,本来就人烟稀少,体育场也没怎么投入使用,把道路以修路的名义封闭之后,倒也不怎么担心此次大比的消息会被泄露。

    足足能够容纳五万人的体育场,上座率竟然也达到了空前的五分之二,这也算是黑帮大比的最鼎盛时期了

    有的帮派只是带来了几十精锐,在他们看来,只要确保拿到最后的冠军就行,带的人太多则并没有必要。有的大帮派则是倾巢而出,光看台上就坐了上千人,这是存心要带手下人出来见见世面,长长面子。

    在体育场最中心的地方,已经搭好了二十个大型擂台,由于这次参赛的人数实在太多,因此才分出了那么多擂台同时进行,如果是放在以往的话,那能有十个擂台也就顶了天了。

    不过,李阳能够从宁海政府的手里把这新城区体育场借过来当黑帮比武的场所,这面子大的也足够让人感觉到恐怖了。

    李阳站在场地中央,清了清嗓子,对着麦克风说道:“诸位,我是青龙帮的帮主李阳,也是此次盛会的承办者?!?br />
    听到他的话,坐在第一排的各派帮主们都露出了不屑的神色,甚至已经有人冷笑着嘲讽道:“青龙帮帮主我看是青龙帮董事长吧哈哈”

    青龙帮的几位元老也在盯着李阳,脸色显得不太好看。

    李阳对着话筒啰嗦了整整半个小时,什么“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赛出品格赛出风格”之类的话都讲了出来,闹的众人都有些不耐烦,下面的议论声已经如苍蝇般嗡嗡直响了。

    李阳倒也是浑不在意,他必须要把这东道主的姿态做足了。

    他环视着偌大体育场内黑压压的众人,道:“最后,我再说一句,此次比赛虽然不禁止生死之争,但是希望诸位在参赛的时候,不要下死手,我们的裁判会判定,如果一方失去了战斗力,那么比赛就可以宣告结束了。大家要牢记这一点”

    除了心怀不轨的远威帮以外,其余人都点了点头。

    没有人不爱惜性命,也没有人天生就是亡命之徒,华夏黑帮拳赛虽然表面上不论生死,但在执行的时候,大家还是会留手的,把对手打死,对于他们而言不会有任何的好处,反而会在事后遭到对方帮派无休无止的报复

    因此,这也是华夏黑帮拳赛不成文的规定,就算现在李阳不强调,他们也会照章执行。

    正是因为这一点,在苏锐看来,比赛的可看性就比国外的地下黑拳少了不少。

    只不过,坐在英雄会区域内的十个黑衣男人,则是面露冷笑。

    擂台禁止生死开什么玩笑,他们本身就是为了杀戮而来他们要让华夏地下世界在山本组的名声之下颤抖

    十年大比的规模比以往九年都要庞大,足足要持续近一个月,因此各个帮派的帮主有充分的时间聚在一起,交流感情增进友谊。

    “抽签结果和对阵名单已经发到了大家的手里,这是我和各派帮主在昨天晚上共同抽签决定的,所有过程保证公开透明?!?br />
    李阳微微一笑:“希望大家能够在这一个月内,在宁海玩的开心”

    说罢,他走下台,不过在下台的时候,眼光往远威帮的方向瞟了一眼,似乎大有深意。

    看到了李阳的眼光,完颜正雍微微一笑,伸出他那只戴着翡翠扳指的手,对李阳示意了一下。

    比赛将在半个小时之后正式开始,分为种子选手和非种子选手。

    所谓的种子选手,就是不需要参加附加赛,直接可以开始第一轮对阵,一般情况下,这些人都是所在帮派的好手,由帮派直接推荐产生,每派最多不超过二十个名额。

    如果有帮派的好手实在太多,那么便可以报名非种子选手,这些非种子选手需要参加好几轮的附加赛,层层淘汰之后,才能参加第一轮的正赛。

    而像远威帮这样的大帮派,则是有足足两百五十多人报名了非种子选手,足可见他们对胜利的渴求了

    由于十年大比,获胜者能够获得号令黑帮群雄的一次机会,各个帮派必须无条件服从,因此在这个奖励的诱惑之下,所有帮派定然是全力争胜,比武的激烈程度或许要比之前更胜一筹。

    李阳已经在比赛之前秘密的从泰国请来了地下拳王英拉基,这并不是什么违规的行为,这种临场寻找外援的情况也是屡见不鲜,就算是被人发现,大不了在解释的时候说对方提前已经加入了该帮派,别人也就无话可说了。

    英雄会的会长姚振山是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黝黑男人,他看着满场都在做准备活动的非种子选手们,咧开嘴呵呵一笑。

    对于这次比武,他志在必得,否则的话,也不会答应东洋国山本组那么苛刻的条件,让他们派出了十名顶尖高手

    姚振山转过脸,对着己方区域喊道:“兄弟们,拜托了,英雄会里出英雄,大伙儿给我英雄会争一个面子”

    群情激昂,纷纷附和,可是那十个男人却稳坐泰山,依旧满脸冷酷。

    姚振山也不介意,他此时还心想,如果这十个人在比赛中出工不出力,那么回头自己就把答应给山本组的报酬砍一半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整个场面忽然安静了下来,因为众人分明注意到,一队伤兵正在青龙帮的押解下,从会场的主入口处鱼贯而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