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江港口,一艘大型客轮正在缓缓靠岸。

    在甲板的最前方,一个身穿金黄色长袍马褂的男人正极目眺望着这一片摩天大厦林立的富饶土地,眼中流露出淡淡的精芒。

    此人长着一张方方正正的国字脸,两道浓眉几乎已入鬓角,眼睛极为明亮,顾盼之间神辉奕奕。

    “大好河山?!?br />
    男人张口轻吐了一句,话语虽淡,但却流露出一种无形的威压来,显然是久居上位的人才能形成的气场。

    此人就是现任的远威帮帮主,完颜正雍

    一个身穿黑色马褂的老人站在他的身后,洁白的眉毛很长,已经垂至脸颊,精瘦精瘦,低眉顺目的,看起来竟有些慈祥的意味来。

    “帮主,这一片河山,用不了多久,就会在我们的手中?!?br />
    “老田,我们来到这儿,就是为了这一片河山?!蓖暄照荷ㄊ幼旁斗降母呗ゴ笙?,拳头缓缓攥紧,说道:“在北方三省争斗厮杀了那么多年,且不说没个什么结果,就算是一统北方三省的地下世界,又能怎么样远威帮永远是远威帮,永远到达不了新的高度?!?br />
    完颜正雍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宁海那耸立云端的最高建筑,道:“而他们,永远会把我们当成粗鲁的关外人,永远不会把我们放在眼里?!?br />
    “帮主放心,一切都已经布置下去了,远威帮已经做了那么多年的准备,毕其功于一役,我们不会掉以轻心的?!钡兔妓衬康睦先搜壑兴坪跏贾沾判σ?。

    “一战定胜负,我的功过,就由后人评说吧?!蓖暄照核底?,转过身,眺望着早就已经消失在天际的北方,目光越来越亮。

    李华中这几天跟警局请了长病假,一早就带着宇爷和十几个手下等在了港口,当他远远看到那个站在甲板前端傲然而立的身影之时,心头忽然紧张了一下,手心之中已经满是汗水。

    北堂四虎本来都是要参加十年拳赛的,可是这一次两死两残,四十名北堂精锐也是一股重要的攻击力量,同样被青龙帮所俘获,死的死,伤的伤,这次大过,他李华中、不,完颜华中要承担首要责任

    远威帮本来已经密谋筹划了十几年,打算借此机会夺取宁海地下世界,但是现在看来,这只北方巨虎还未正式张开它的血盆大口,就已经被人一刀剁掉了半只爪子

    宇爷和彪子站在完颜华中的身后,前者看了看逐渐进港的客轮,道:“少爷,莫要紧张,帮主一直对你疼爱有加,更何况成大事的人总会有磕磕绊绊,我们损失的只不过是北堂中的部分人而已,这股力量对于帮中的百年大计不会造成决定性的影响?!?br />
    宇爷此话自然是在安慰完颜华中,可是落在后者的耳中,感觉却不是那么对滋味了。

    北堂是完颜华中花了那么多年时间暗中培养出来的嫡系,不知道砸了多少钱进去,也是他日后成功上位的保证,如今损失惨重,他怎么能不揪心

    一旁的彪子不咸不淡地说道:“某些老年人就会说三道四,此时放些马后炮又有什么用如果当时某些人出手的话,北堂的损失也不至于如此惨重”

    宇爷的脸色变了变。

    看到完颜华中没有制止,彪子斜视了宇爷一眼,继续说道:“其实这件事情真的非常简单,某些老人家不是号称拥有横扫半个北方的战力吗为什么始终不出手为什么一直在后面当缩头乌龟”

    这话已经是说的极重了,宇爷看了看少帮主的背影,又看了看彪子,眉毛颤了颤,将心中的那股怒意压下来,说道:“为了远威帮的百年大计?!?br />
    其实,这又怎么能怪罪宇爷呢他事先并不知道北堂会主动挑刺青龙帮,如果他知道的话,又怎么可能袖手旁观那都是远威帮的兄弟,有好多年轻人还是他亲眼看着长大的,如今未战先损,他怎么能不痛心

    “都不要说了?!北碧玫乃鹗б丫闪硕ň?,完颜华中也不会在这件事情上面多做纠缠,他并不是那些没有眼光的官二代富二代,除了占有欲太强以外,在某些方面,他的能力还算是相当不错的。

    客轮此时已经停了下来,一身金黄色衣裳的完颜正雍极为耀眼,他一步一步的朝下方走来,“老田”跟在他的身后。远威帮众人并没有非常显眼的出现,全部化整为零,伪装成了旅客,早已从不同的渠道进入了宁海。

    完颜华中赶忙迎上去,道:“爸,田叔,一路旅途,可是辛苦了?!?br />
    老田笑着点了点头,完颜正雍则是看了儿子一眼,淡淡的说道:“吃一堑,长一智,你可明白我说的话”

    完颜华中浑身一颤,重重的点了点头。

    从下他就特别惧怕父亲,这种情绪一直到长大成人也没有任何的改观。他已经听了出来,这是父亲对自己的责备。

    完颜正雍坐进了儿子准备的商务车中,从始至终,他一直是面无表情。

    “钱财乃是身外之物,五千万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丢了就丢了,可是那么多兄弟的战死,则是你的损失?!?br />
    完颜正雍看了儿子一眼,他并没有说是“帮派的损失”,而是说“你的损失”,从这一点看来,儿子这么多年在暗地里收买北堂培养爪牙等所做的一切,他这个当爹的全部都清清楚楚,只是不屑于揭穿而已。

    听到这句话,完颜华中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了一下

    “我为什么不让你那么早的进入帮派里,而把你扔在宁海的政府,让你自由发展,你可知道是为什么”

    完颜华中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道:“您不想让我过早涉及黑道?!?br />
    “这并不是全部的原因?!蓖暄照耗﹃糯竽粗干系聂浯浒庵?,淡淡说道:“你的性子还有待磨练,不善隐忍,难成大事?!?br />
    “父亲教育的是?!?br />
    完颜华中咬了咬牙,纵使他心里对这个答案非常的不认同,非常的不服气,但是此时又不能做任何的反驳。

    “五千万已经给了青龙帮”完颜正雍淡淡问道。

    听到这句问话,完颜华中更加汗颜:“这个还没有”

    “什么”完颜正雍闻言,两道冷芒顿时从眼睛之中射了出来

    “怎么拖到了现在你在开什么玩笑还有三天,就是十年大比开始的日子”

    即便完颜正雍再云淡风轻,此时听到这个消息,也控制不住的震怒了

    对于他而言,没有什么比十年大比更加重要,他不仅仅要借这个机会拿下第一,取得号令华夏黑帮的话语权,更是要在这期间毁掉青龙帮,控制整个宁海的地下世界,将这片富饶之地握在自己的手中

    长达十几年的运筹帷幄,一切就在三天之后拉开帷幕,可是这个时候完颜华中却告诉自己,人质交换还没有进行他怎么能不怒

    完颜正雍久居上位,浑身所散发出来的气场极为骇人,此时完颜华中感受到了这种气场,身体止不住的发颤起来

    “爸,我”

    完颜华中支支吾吾,却被完颜正雍把话头打断

    “什么爸喊我帮主”

    “帮主?!庇沧磐菲ず傲艘簧?,完颜华中知道,这次自己的老爸是动了真怒

    “如果你今天不能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那就自己退出远威帮,我完颜正雍也没你这个儿子”

    完颜华中听了,身体再次一颤,他知道,自己老爸这样说,绝对不是开玩笑,以他的狠辣性子,真的能干出把自己逐出家门的事情来

    “帮主,是这样的,自从那晚出事之后,我多次和李阳的青龙帮交涉,可是对方就是咬死了交换时间不松口,由于我担心逼得太紧,北堂的兄弟们会受到虐待,因此才拖到现在?!?br />
    说到这儿,完颜华中一低头:“请帮主责?!?br />
    完颜正雍没有说话,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个答案。

    “帮主,你说李阳的青龙帮是不是已经觉察到了什么,才特地这样做,为的就是遏制我远威帮几天后的行动”

    老田抚摸着他的雪白山羊胡子,眼睛微微眯着,透露出一种颇为危险的味道来。

    “青龙帮不会觉察到什么?!蓖暄照悍治龅溃骸扒也凰滴颐堑牟季址浅V苊?,如果我是李阳,就算是觉察到了什么,也不会如此明目张胆的对北堂进行围攻,这等于是公然得罪我远威帮,这种行为是极为不理智的?!?br />
    “那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说到这儿,完颜正雍瞥了一旁的儿子一眼,冷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北堂的那些小子或许是抱着讨好某些人的心态,才主动招惹青龙帮,李阳出于愤怒,把他们给一网打尽?!?br />
    不得不说,完颜正雍的分析十分到位,竟然和事情的真实经过极为相近。

    老田继续眯着眼睛:“这样看来,青龙帮的战斗力也是十分可观,那北堂的四十几名精锐可个个都是攻城拔寨的好手,能够被李阳一锅端的话,我们恐怕还低估了青龙帮?!?br />
    完颜正雍把玩着翡翠扳指,丝毫不以为意:“如果连这一关也过不了的话,那么我远威帮谈何南下争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