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穿着宽松的病号服,丹妮尔那姣好的身形也清晰的从其中显露出来,美好的曲线美不胜收。

    在突袭苏锐之前,她把行李都放在了酒店中,自然包括了贴身衣物,如今什么都不穿,这让她感觉到很不适应。

    “阿波罗阿波罗”丹妮尔咬牙切齿,她非常确定,一定是苏锐换下了自己的衣物

    想到自己可能被这个讨厌的家伙看个光光,丹妮尔就愤怒的快崩溃

    “喊我干嘛”

    这个时候,一个笑眯眯的家伙从外面走了进来,丹妮尔看到他,本能的往腰间一摸,可是那把紫色软剑却已经没了踪影。

    “你个混蛋,我要杀了你”

    “得了吧,就你现在的水平,恐怕连你自己都杀不了?!?br />
    苏锐丝毫不以为意,满脸的嘲讽:“你最好别动,伤口才刚刚缝合,现在正在给你挂水消炎,我已经请了华夏首都最好的大夫对你做的无痕缝合,不会留下什么疤痕的?!?br />
    对于苏锐的话,丹妮尔自然是将信将疑,如果这个混蛋真的那么正人君子的话,那么自己身上的衣服哪里去了

    “我的衣服哪里去了”丹妮尔继续咬牙切齿。

    “你的衣服”苏锐玩味的笑道:“你的衣服和伤口都被血粘在一起,我就把你那紧身衣给剪开了,至于内衣,我也顺手给剪掉了?!?br />
    “你个混蛋色魔”

    丹妮尔怒不可遏,心中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变成了现实她完全可以想象,苏锐在给自己换衣服的时候,一定是一边流口水,一边上下其手

    “我可算是看清楚了,你那屁股上的红色小痣还给你多增添了一番别样的风情?!彼杖裾媸遣坏飨匪廊瞬怀ッ蠢吹つ荻男木痴媸且凰钩沟椎椎钠苹盗?br />
    “啊”美丽的丹妮尔夏普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她一声尖叫,震得苏锐耳膜发疼

    “我只是看了两眼而已,你又不会少块肉?!彼杖衿擦似沧?,不屑的说道:“当然了,你也不用担心我对你有什么不轨的心思,像你这种女人虽然身材不错,但在我们华夏一抓一大把?!?br />
    “你到底想要对我怎么样”丹妮尔夏普俊俏的脸上满是寒霜:“杀了我,或者放了我?!?br />
    “放了你你想的太美好了,简直单纯的有些可爱?!?br />
    苏锐摇了摇头,有些嘲讽的看了她一眼,然后陡然一伸手,捏住了她的脸

    “你要干什么”

    下一秒,丹妮尔就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她的嘴巴被捏开,苏锐的右手一弹,一个黑色的药丸便准确的飞进了她的喉咙

    苏锐的力道极为精准,几乎不用经过吞咽的过程,这小药丸便冲进了食道

    “咳咳咳咳”

    丹妮尔剧烈的咳嗽起来,可是却没有任何的效果,她想要用手去抠喉咙,可是手臂受伤缠着绷带,让她连这种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

    一股淡淡的苦涩味道从她的食道之中缓缓升起

    “混蛋,你到底给我吃了什么”

    丹妮尔捂着脖子,咳的满脸通红,实在是愤怒无比。

    “这种东西叫做百日断肠丸,一旦吃下去一百天之后,就会肝肠寸断?!彼杖竦拿嫒堇渚?。

    “什么百日之后肝肠寸断”丹妮尔闻言,更加愤怒:“你个混蛋,你不如现在就杀了我”

    她想要挣扎,却根本做不到,因为苏锐的手死死的按住了她的胳膊。

    “你要好好享受,可不要让这珍贵的药被浪费掉,这种毒.药在华夏的历史上极为有名,可是后来失传了,我可是遍寻名医才找到的这种药方,价抵万金啊?!彼杖竦谋砬榈闭婧眉眉?。

    听着苏锐的话,丹妮尔的脸色已经渐渐变了,她确实听说过华夏历史上有这种毒.药,事实上,对于这个神奇的国度,她一直都充满了敬畏之心。

    “当然,这也不会是必死无疑,只要你每三个月服一次我给的解药,那么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彼杖窆笮Γ骸暗比?,如果不服解药的话,在肝肠寸断之前,身上的所有皮肤都会流脓溃烂,人不人,鬼不鬼?!?br />
    女人都是爱美的,漂亮女人尤甚,一听到苏锐这样讲,丹妮尔夏普的脸上更加惊恐

    “你好好歇歇,最起码在三个月内,就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彼杖癫换澈靡獾呐牧伺牡つ荻钠盏牧?,说道:“你现在是我的人?!?br />
    “我一定要杀了你”丹妮尔的眼睛在冒着火。

    “杀了我,你就没有解药了?!彼杖衤辉诤?。

    “你最好摆清楚自己的位置,现在解药在我手上,我让你往东,你就不能往西,我让你宰牛,你就不能杀鸡?!?br />
    苏锐的话语中充满了戏谑意味:“当然,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大可以试一试这毒.药的效果怎么样?!?br />
    苏锐摆了摆手,然后走出病房。

    周显威正等在门口,他看着苏锐,一脸佩服的神情:“大哥,你连百日断肠丸这种东西都能搞到,还有没有,再给我几粒我也用这玩意儿去阴人”

    “屁,你以为江湖上真有这种鬼东西就算是真有,也已经失传了?!彼杖衿擦似沧?。

    周显威脸上的的表情顿时极为的精彩:“那这药是怎么回事”

    “那玩意是我自己做的?!?br />
    苏锐说罢,从口袋里摸出一大包药来,当周显威看清楚上面的字时,差点吐血。

    袋子上清楚的写着五个大字板蓝根冲剂

    如果丹妮尔夏普知道,自己被这板蓝根冲剂揉制成的药丸给骗了,恐怕会立即离开华夏

    “阿波罗,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钡つ荻钠仗稍诓〈采?,双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表情似乎有些愤怒,也有些悲伤

    在来到华夏之前,她信心满满,本以为只要控制住了林傲雪,就能够借机要挟苏锐,再加上紫色软剑的攻击优势,压制住对方完全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现在看来,现实和想象总是相去甚远。

    自己不仅被苏锐看光光了,甚至此时性命都已经被他掌控,简直倒霉到了极点。想着这些悲伤的事情,丹妮尔夏普就悲愤欲绝,她侧身躺在床上,感受着喉咙间涌上来的苦涩味道,两行清泪无声滑下。

    如果就这样被苏锐控制一辈子,那该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

    擦了擦眼泪,丹妮尔的眼中重新出现振作的目光,她不能就此善罢甘休,她一定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来争取到百日断肠丸的解药

    这个时候,前来换水的小护士走进来,看到丹妮尔夏普醒了,于是笑道:“这位小姐,您醒了”

    丹妮尔夏普看着这个小护士,目光冷冷。

    “这位小姐,您的男朋友还真是贴心呢,他把你送到我们医院,不仅选了最好的病房,还专门请了首都最好的专家对您进行手术处理和伤口缝合?!?br />
    “我男朋友”丹妮尔夏普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是啊,就是那个穿红格子衬衫的帅哥?!毙』な扛つ荻涣艘黄克?,道:“他还让我们几个护士给你换衣服,自己却躲到外面,连看都不看一眼,真是正人君子呢?!?br />
    “什么我的衣服是你们给换的不是他”丹妮尔更加迷糊了。

    “是啊,确实是我们?!被な啃〗闼档溃骸八棺徘肓烁龈呒痘だ砝凑展四?,估计马上就到了?!?br />
    听到自己没被苏锐看光光,丹妮尔终于松了一口气,可是这口气才刚刚松掉,她的眼前立刻又浮现出刚才苏锐恶作剧骗自己的情形。

    “这个家伙,真是该死?!?br />
    女人都是这种奇怪的动物,在某些时候,她们真的会把贞.操看的比性命都重要,此时庆幸自己没被苏锐吃豆腐,可是却忘了,肚子里还留着人家的“百日断肠丸”呢。

    “不管怎么样,一切等伤好了之后再说?!钡つ荻丫蛋档南露司鲂?,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她臂骨被金泰铢的五叶飞镖所伤,必须要静养,才能不留后遗症。

    而这个时候,远在大洋彼岸的一处古堡内,冥王哈帝斯正眺望着天空上纷纷扬扬的大雪。

    他身着黑色大氅,带着宽檐礼帽,站在大雪中,似乎像是一道别样的风景。

    这个时候,一道黑色的身影,犹如利剑一般,朝哈帝斯的身边爆射而来。

    在即将到达他身边的时候,这道身影骤然停下,显示出了极强的身体协调能力,恭恭敬敬的说道:“回大人的话,华夏那边有消息了?!?br />
    哈帝斯扬了扬眉毛,皮肤在大雪中显得更加白皙:“丹妮尔主动请缨,这次成功了吗”

    属下的声音似乎有些艰难:“太阳神阿波罗派人传话来,说丹妮尔在他的手上?!?br />
    哈帝斯的声音无比平静:“他还说什么”

    “他说”属下犹豫了一下,终于出声道:“他说,只要您不涉足华夏,他就会保证丹妮尔的安全?!?br />
    “不涉足华夏让他独吞三矬氨仑背后所带来的巨大利益”哈帝斯冷笑:“这怎么可能”

    说到这里,他浑身的气势骤然升腾,大氅一掀,脚下的积雪顿时炸了满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