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妮尔正开着叉车准备冲向货轮,她已经感觉到右腿因为失血过多而发麻了,连油门都控制不好,如果不紧急治疗的话,恐怕后果真的会很危险。

    但是十二神卫在此,她根本不可能找个地方安安静静的给自己包扎伤口否则落入苏锐的手中,真的会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现在丹妮尔唯一的愿望就是冲进前方那艘挂着美利坚国旗的货轮里,希望那艘货轮能够给自己一些庇护。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让她感觉到陌生而又熟悉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了眼前

    一个看起来有些清瘦的男人,正对着自己咧嘴微笑。

    在他的手里,好像握着两支长长的毛笔

    周显威已经藏在黑暗中很久了,得到苏锐的消息,便立即过来拦截

    “笔仙”

    丹妮尔竟鬼使神差的停下了车子,看着那个傲然身影,不禁觉得诧异万分

    “你不是已经死了好几年吗”

    丹妮尔问道,在几年前,这两个人就难分胜负,如今周显威重又出现,自己逃生的希望自然无限渺茫

    “美丽的丹妮尔夏普,好久不见了,但是没想到,我和你第一次见面,竟然会是这种时候?!?br />
    “我也没想到?!钡つ荻档?,她用没受伤的左手握紧了软剑。

    周显威咧嘴一笑,看起来非常绅士的说道:“你就留在华夏一段时间,让我带你欣赏一下万里山河的大好风光,你看如何”

    “我宁愿死,也不会落在阿波罗的手上”

    想着苏锐那色眯眯的目光和各种色狼行径,丹妮尔夏普就觉得无法忍受

    “那我就只能说一声抱歉了?!?br />
    周显威说着,身形骤然爆闪而止,锋利的特钢毛笔已经在手中舞成了旋风直接向丹妮尔夏普的咽喉飚来

    丹妮尔用未受伤的脚用力一蹬,身体便已经翻落下车,紫色软剑的剑芒同时挥洒而出似攻似守

    在绝大多数的武器面对紫色软剑的时候,都会被这诡异的剑势压制住,可是这种武器相克的道理放在周显威的身上就完全行不通了

    他那两只大号毛笔一旦挥洒出来,刀不是刀,剑不是剑的,简直比软剑来的还要诡异,尤其是两只手可以从不同的角度用不同的速度攻击,颇有萍踪侠影录里张丹枫双剑合璧的风采。

    正常人绝对做不到一只手画圆,另外一只手同时画方,可是这种问题对于周显威来说却是信手拈来,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他才练成了让人匪夷所思的“双笔合璧”。

    在这样的武器辅助之下,他完全能够轻松面对比自己实力高一个档次的对手,单从综合战力上面讲,丹妮尔是要比周显威略厉害一筹,可是二人在全盛时期全力相拼,却只能是个半斤八两的结局。

    更何况此时丹妮尔夏普还受了伤,周显威只不过先施展了一轮攻击,就让她有些吃不消了

    “束手就擒吧”周显威几年未战,此刻重新出手,显得有些兴奋,战意十分高昂。

    两只大号毛笔,跟着丹妮尔夏普如影随形,无论另外一支如何变化,始终有一直毛笔是对准了她的心窝

    在这种情况下,丹妮尔夏普几乎是一个人面对两个人的同时攻击

    可是她的脚步踉跄,已经完完全全的处于了下风

    “该死的阿波罗”

    丹妮尔夏普气的大喊,右小腿被两发子弹贯穿,让她行动有些不便,可是此时一运动起来,大腿与屁股的连接处也开始酸疼无比,甚至让她都有些站立不稳了

    这还是苏锐之前踹她屁股那一脚所造成的伤势

    “喊我干什么”

    这个时候,一个玩味的声音在丹妮尔夏普的身后响起

    “阿波罗”

    丹妮尔一惊之下,转过身,却看到了苏锐的脸几乎已经贴住了自己,他的手臂高高举起,然后重重的砸在了丹妮尔的手腕处

    在这种巨力攻击之下,丹妮尔再也握不住那把紫色软剑了,整个人被巨力带的一个踉跄,闷哼一声,差点倒地

    苏锐则是毫不怜香惜玉的飞起一脚,又踢在了丹妮尔夏普的屁股上,把她远远的踹飞了十几米

    周显威似乎不想看到那么“辣手摧花”的场面,直接闭上了眼睛。

    被苏锐这么一踹,丹妮尔是彻底站不起来了,她捂着臀部侧身趴在地上,死死盯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苏锐。

    现在的她,除了用眼神表达愤怒之外,似乎也并不能做其他的事情

    苏锐蹲下身子,玩味的看了看丹妮尔,笑道:“漂亮的姑娘,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比当初脱光衣服洗澡的时候要更加诱人?!?br />
    女人终究是女人,一旦知道自己有可能遭遇的结果之后,心底根本不可能再保持平静。

    丹妮尔被苏锐的眼神盯的有些慌乱,她努力做出愤怒的样子:“阿波罗,如果你敢对我有不轨的举动,我就咬舌自尽”

    苏锐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咬舌自尽这种方法你都能想得出来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

    “你放心,如果你把舌头咬了,我就立刻帮你止血,到头来你不仅死不了,还会变成个哑巴?!?br />
    “当然,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就算是变成了哑巴,也不会没有人要的?!?br />
    丹妮尔被苏锐的话弄的心底更加绝望,难道说真的要像他说的那样,让自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苏锐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放在的丹妮尔的细腻脖颈之上:“当然了,如果你能把我伺候舒服了,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的?!?br />
    “伺候舒服”结合着苏锐摸自己的动作,丹妮尔显然明白了他的意思,愤怒的说道:“不可能,你痴心妄想”

    “痴心妄想”苏锐哈哈一笑,手指顺势就捏住了丹妮尔的脖子,道:“是不是痴心妄想,你等一等就能知道?!?br />
    说罢,苏锐的手指在丹妮尔脖子上的血管用力一捏,后者便不甘心的晕了过去

    周显威走过来,一脸不怀好意的笑着:“大哥,你真的准备收了这个辣妞不过虽然脾气差了点,但是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有长相,比那些个超??汕康亩嗔??!?br />
    “我收她干嘛给自己找罪么不是”苏锐站起身来,把丹妮尔扛到肩上,道:“有这个女人在手上,晾他冥王哈帝斯也不敢乱来,只要她不跑,那么哈帝斯投鼠忌器,绝对不敢再打林傲雪的主意?!?br />
    “确实是个好主意?!敝芟酝醋疟凰杖窨冈诩绨蛏系拿廊硕?,又有些不怀好意的笑道:“可你要是把这辣妞留在身边三年五年的,哈帝斯也忍不了啊,那是好大的一顶绿帽子”

    苏锐拍了拍丹妮尔的大腿,道:“她不是哈帝斯的女人,也不是哈帝斯的女儿,但是对于后者的重要意义却和这两个身份无关,我只希望能用她困住哈帝斯的脚步,如果是因此惹到了某些人的怒火,可不是我想看到的事情?!?br />
    周显威有些郁闷的说道:“原来这女人还是个灾星啊,要不咱们辣手摧花,直接把她”

    说着,他做了一个斩首的动作。

    “你脑子进水了还是进子弹了”苏锐没好气的踹了周显威一脚,简直不想再和这个脑残的家伙说话了。

    等到丹妮尔夏普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处到处都是白色的房间中。

    白墙白床单,原来的那身黑色紧身衣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蓝白条纹相间的病号服,手臂上还挂着吊针。

    这看起来是一处病房。

    丹妮尔夏普刚想动一动,却发现右腿已经被缠上了厚厚的绷带,臀后的疼痛让她的眉毛皱了一皱。

    苏锐毫不怜香惜玉的接连两脚踹在了她的臀部,给这片被无数人觊觎的柔软地方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丹妮尔夏普捂着脑袋,仔细的思来想去,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这些细节,她只记得自己被苏锐打昏,之后发生了什么,对于她而言是一片空白

    女人就是这样,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情况下,总是喜欢把事情往最坏的方面考虑。

    “那个色狼,一定趁我昏倒的时候对我那样做了”丹妮尔想要坐起来,想要查看一下某个私密部位有没有被伤害,可是臀股传来的疼痛让她连坐起来都很难。

    一想到这是被苏锐踹伤的,丹妮尔的眼中就闪过浓重的恨意。

    她夹着腿动了几下,似乎那个私密部位并没有什么疼痛,她皱了皱眉头,不是传说第一次经历那种事情,不都会非常疼痛的吗难道苏锐并没有趁人之危

    这怎么可能以那个色狼的秉性,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

    丹妮尔夏普绝对不能想象,一个能用瞄准镜偷看女人洗澡的家伙,当自己落在他手上的时候,竟然会变成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可是,下面的私密部位确实没有一点疼痛。

    如果苏锐并没有对自己图谋不轨,那么自己的这身衣服是谁给换的

    丹妮尔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这病号服的里面并没有内衣一件都没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