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丹妮尔沿着记忆中的路径来到广阔而繁忙的宁江港口之时,顿时觉得一阵头大。

    宁江是国际大都会,这港区也是占地极广,数不清的万吨轮正在这里装货卸货,光是库区就让人一眼看不到边,如果苏锐藏在这里,她丹妮尔就是花上一年的时间也别想找得到

    看着这里的景象,丹妮尔气愤的跺了跺脚,踩着高跟鞋风风火火的离去,被苏锐激怒之后,出来绕了那么一大圈子,除了一肚子气之外,似乎别的都没有得到,实在是得不偿失。

    她改了主意,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还是直奔林家别墅好了,毕竟这种围点打援的方法才比较靠谱。

    真不知道这女人为什么穿着那么高的高跟鞋还能跑的那么快,苏锐站在集装箱的上面,盯着她那无限妖娆的背影,食指和拇指放进嘴里,拉了一声极为响亮的口哨。

    充满了调戏声调的口哨盖过了那些机械作业的声响,瞬间划破了夜空,也让丹妮尔的脚步为之一顿

    她的脸上已经是充满了怒气

    苏锐不仅没有离开,还敢如此挑衅自己

    丹妮尔身体一转,直接朝着苏锐的所在地爆射而来

    她已经看透了这个家伙不敢和自己正面抗衡,今天晚上必须要把其置之于死地就算做不到,也要挖掉他的眼珠子

    苦练了好几年,丹妮尔夏普等待的就是今天

    苏锐没有再跑,因为他也明白,就算甩掉了丹妮尔,也不可能让这个女人屈服,林傲雪还是会遭受到很大的危险。

    连续几个蹬踏,丹妮尔就已经攀上了集装箱的顶端,一声娇叱,手中的紫色软剑已经斜斜劈来速度又急又快

    苏锐不得不承认,这是他最讨厌面对的武器之一。

    从这一点也能够看出来冥王哈帝斯的决心,这个家伙是铁了心要弄到三矬氨仑,为此不惜把丹妮尔夏普给派出来

    紫色软剑似劈似砍,在即将来到苏锐脖子的时候,后者忽然一扬手,一道乌光从手中爆射而出,正好挡住了紫色软剑

    铿

    金铁交鸣声响了起来,可是这个时候软剑却诡异的发生了弯曲,简直无视四棱军刺的防守,剑身弯折成了九十度,剑锋再次扫向苏锐的咽喉

    苏锐不得以,后退一步,而丹妮尔手中的软剑却如影随形,看起来主要的攻击目标始终是喉咙,但是其他的地方却都处于危险的境地

    因为紫色软剑只要稍稍一弯,本来攻击脖子的剑势就可以削掉苏锐的胳膊

    丹妮尔夏普的剑势如雨,把苏锐整个笼罩在内,让其只能疲于应付那飘忽不定的剑尖

    有几次,苏锐都被剑尖割破了衣服,如果不是他闪躲的快,身上早就不知道被划开多少道口子了

    能够单纯的凭借个人武力把苏锐逼到这个地步,也足以说明丹妮尔夏普的不简单了

    “死女人,你敢扔掉软剑和我一战么”苏锐怒气冲冲地说道。

    丹妮尔不说话,剑招却犹如疾风骤雨,越来越盛

    “为了一个区区的三矬氨仑配方,你至于和我这么打生打死吗”

    “现在我们之间的仇恨和三矬氨仑没有任何关系,就凭你诋毁我的那些话,你也足够死上一百次了”

    一想到那些什么“戴了绿帽子”“怀了他的孩子”之类的话,丹妮尔夏普就想要把苏锐碎尸万段她非常确信,就算自己这辈子不找男人,也不可能和这个可恶的家伙发生什么见鬼的一夜.情

    在夜色之下,两个身影在集装箱的顶端极速舞动着

    虽然一直被压着打,但是苏锐的脚步却始终不乱,而且之前的那种仓促躲避的情形越来越少

    虽然软剑的剑势可以发生很多种变化,但是在苏锐看来,这种变化并不是不可预测的

    四棱军刺和紫色软剑碰撞所发出的铿锵声响越来越密集

    在经历无数次的被动挨打之后,苏锐终于把握住一次机会,一拳刺破了丹妮尔的防守,身形瞬间欺近,重重的轰在了对方的小腹处

    这一拳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事实上,对于想要杀了自己的敌人,苏锐从来也不会客气。

    丹妮尔疼的身形一颤,手中的软剑陡然回缩,也顺势在苏锐的胸前划出一道血口子

    在激战了十几分钟后,两个人的身影终于分开

    苏锐有些气喘吁吁,但对方也同样好不到哪里去,在这狂风骤雨般的攻击中,丹妮尔所消耗的体力要远远的大于苏锐,真要这么僵持下去,最终吃亏的还是她

    苏锐抹了一把胸前流出的鲜血,嘴角不禁划出一丝冷冽的弧度,如果不是他躲得快,这一剑已经把他整个胸腔划开了

    “丹妮尔,你真的准备和我在这里不死不休么”苏锐的眼睛微微眯着:“几年前在那片丛林里,我并没有杀你,对你也没有杀心,可是现在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生死相逼,我能成为太阳神,你真以为我是吃素的”

    说着,苏锐解开了自己的上衣,精悍的肌肉便露了出来,每一个线条,都昭示着恐怖的爆发力。

    苏锐不提几年前的事情还好,此时重新提起来,更加激怒了丹妮尔

    后者的目光中充满了冷然:“什么太阳神,只不过是个上不了台面的猥琐之徒罢了太阳神殿的那些家伙都是瞎了眼了”

    “你说的很对,如果我今天不把你留在这里,那我的威信也别想再找得到了?!彼杖襁诉?,目光之中忽然透出一股狠辣的味道。

    这个女人一直敬酒不吃吃罚酒,一再的下死手,难道真以为自己不会杀女人么

    “我不会放任一个对我有危险的人离开华夏,来多少,死多少就算冥王来了,也别想活着回去,自然也包括你在内”

    苏锐的身形瞬间暴起,仿若张开翅膀的大鸟,从半空中朝着丹妮尔夏普直扑而来

    他知道,这个女人虽然隶属于冥王殿,但是身份极为神秘,就连哈帝斯也不能随意的指使其为自己服务。

    当然,外界有人盛传,这丹妮尔夏普是冥王哈帝斯的私生女,对于这个说法,苏锐倒是一点不相信,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哈帝斯的年龄,这个恐怖的冥王可比外界传说的年龄要年轻的多,如果有个这么大私生女的话,那哈帝斯还不得在十来岁的时候就把别人的肚子搞大了

    也有人说这女人是哈帝斯的小情人,但是苏锐对于这种观点同样不认同,如果自己有个这么不听话的暴力小情人,恐怕早就一巴掌给拍死了,哪能轮得到她如此猖狂。

    不过,丹妮尔那一身诡异的剑术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威力的的确确不可小觑

    “真是好大的口气”丹妮尔夏普的嘴角露出冷冷的笑容,紫色软剑一卷,随后猛烈弹开,身形再度和苏锐缠斗在了一起

    “我说过,今天让你留在华夏,你就别想走”

    两个人的身影激战了数个回合,终于再度分开

    啪啪

    两声清脆的声响,在夜空之下显得分外响亮

    这一次,丹妮尔的眼睛简直阴沉如水

    她低头看了看胸前的山峰,还在颤动着

    苏锐刚才往丹妮尔的胸前狠狠的扇了两巴掌,让她火辣辣的疼

    这个可恶的家伙,不仅把自己看个精光,在这种时候,竟然还趁机占便宜

    一想到自己冰清玉洁的身子就这样被这该死的流氓占了便宜,丹妮尔就怒不可遏

    “手感真的很不错哦?!彼杖窨戳丝醋约旱乃?,笑眯眯的说道。

    他刚才摆明了可以用更加具有杀伤力的方法,可是却临时改了主意,他就要存心羞辱这个暴力女羞辱到让其方寸大乱

    “该死的混蛋,我一定先把你的眼睛挖下来,然后再砍掉你的双手”

    “别光嘴上逞能,你知不知道,如果我刚才用的不是手,而是这把军刺,那么你现在就已经横死当场了?!?br />
    苏锐说的是事实,在刚才那犹如狂风骤雨一般的攻击中,丹妮尔浑身的破绽实在太多,虽然看起来攻势极猛,但是遇到了苏锐这种擅长把握战机的人,还是会被抓住漏洞

    按理说,这女人平时不会露出如此多的破绽,以致被苏锐成功袭胸,之所以会这样,全都是因为苏锐的话语勾起了她的怒火,光想着杀掉苏锐而不记得防守了

    丹妮尔夏普知道,苏锐说的是实话,如果刚才对方用的是匕首的话,恐怕自己已经没命了

    这位金发美女已经下定了决心,必须要出杀手锏,才能诛杀这个无耻之徒她的手已经缓缓的摸向了腰间

    就在这个时候,苏锐的眼睛微微的眯了眯,丹妮尔的小动作并没有瞒得过他。

    “丹妮尔,我把你引到了这里,你有没有想过,你带来的那些手下怎么样了”

    丹妮尔眉毛一挑,手上的动作也停滞了一种极为不妙的预感从她的心头升了起来

    苏锐的嘴角掠过轻蔑的笑容:“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里面应该至少有着两名黑暗骑士吧”

    ps:今天是大年三十,外面已经是鞭炮阵阵,大家是不是都在看春晚,感谢诸位兄弟开书以来对烈焰的支持,稍后还有一章,祝大家新年红红火火,心想事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