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意识到苏锐是远威帮的人之后,夏长老扬起手来,再次狠狠的拍在了床头柜上

    那劣质的床头柜早就已经裂纹密布,此时挨了这么一下,更是立即四分五裂

    “远威帮的人就能够横行霸道吗他们的底蕴纵然比我们深厚,可是这些北方人根本不知道大漠苍狼的厉害”夏长老杀气腾腾的说道:“十年大比武都还没开始,竟然就敢这样,就算拼不过他们,我们也能从他们的身上撕下来血淋淋的一块肉”

    那小八惊疑不定的问道:“夏长老,我们要不要找远威帮算账”

    “算账当然要算,不过不是现在”夏长老倒没有任何的冲动,目光中流露出冷意来:“我们现在人手太少,会被远威帮直接吃掉,但是到了十年大比的时候,这个场子必须要找回来才行到时候,我漠狼帮的人一旦遇到远威帮,不可以有任何的留手,给我往死里打”

    此时的苏锐并不知道,自己不经意的一句话,已经给这两个帮派造成了天大的误会

    当然,以这个家伙的心思,如果知道了这个消息,肯定要整出一些事情,让这两个帮派往死里误会,一见面就不死不休才好呢

    反正他对于漠狼帮和远威帮都没有任何的好感,爱咋咋地。最近的宁??墒怯行┎惶?,整个华夏不知道有多少黑帮,光是能数得着的大帮派就要接近一百,十年大比武对于他们的意义重大,到时候还不知道要把宁海折腾成什么样子。

    把周安可送回了家,苏锐美好的一天也到了尾声。

    不过,这货一想到要回去面对林傲雪,忽然有了些紧张。

    自己都把她调戏成那个样子了,会不会这丫头一上来就赏自己一把菜刀

    想到早晨和林傲雪的亲密接触,苏锐不禁觉得有些血脉贲张起来,这简直让人感觉到蠢蠢欲动呀

    苏锐正驾着车朝林家别墅驶去,一路上忐忑不安,就算是当初扫除魔影组织的时候,也不见他那么紧张过,早知如此,就不该占林傲雪这个便宜。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从后视镜中看到了两点车灯

    车灯越来越亮,让他的后视镜顿时白茫茫的一片完全无法通过后视镜来观察后面的情况

    此时,正前方也并排开过来了几辆车,那远光灯明显就是经过了改装,比普通的氙气灯亮出十倍不止

    开过车的人都知道,如果对面的车子亮起远光灯的话,自己是根本看不清路的所有视野中都被强光充满,几乎和闭着眼睛开车没什么两样

    如果到这时候,苏锐还意识不到这是有人特地针对自己,那可就太白痴了。

    “真是该死”

    苏锐不知道是什么人来对付自己,但是他明白,绝对不能停车否则就真的被包围了

    他虽然看不清前方的状况,但是却猛的一踩油门,直直的朝对面的车辆冲过去

    看那架势,是要和那些车子一起壮烈牺牲的节奏

    “这个疯子”

    对面车子里的驾驶员见到这个状况,连忙漂移着猛打方向盘,苏锐敢撞死他们,他们可不想陪着苏锐一起死

    拦路的几辆车子同时侧身滑开,显示出了高超的驾驶技术,可是这样一来,正好给苏锐创造了突围的机会

    几乎是车身擦着车身,车子从缝隙之间险而又险的冲过

    以这样的速度,如果刚才撞在了一起,后果将不堪设想车内的人绝对没有任何幸存的可能

    而这么一下之后,双方的距离被骤然拉远了苏锐的车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一群废物,这样都能把人跟丢,给我继续追”

    坐在后方车辆的副驾驶座位上的,是一个全身黑衣的白种女人,车窗打开,她的一头柔顺金发随风飘荡,精致的脸庞透露出冰冷的意味

    几辆车子连忙掉头,开始朝着苏锐离去的方向追去

    经过这么一耽搁,后者不知道已经跑到哪里了

    “华夏有句老话,叫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不管他在哪,直接前往林傲雪的家”女人握了握拳头,她的手上戴着黑色的手套,而手套上面的突刺则是闪着寒光

    “阿波罗啊阿波罗,你自诩太阳神,可是你孤身一人离开了你的太阳神殿,来到这华夏,我看你还能怎样的呼风唤雨”

    女人的眼中满是冷芒,似乎是想到了一些极为不愉快的事情,声音之中透着一股让人哆嗦的寒意

    六辆奥迪开着犹如小太阳般的远光灯,带出鬼魅一般的影迹,朝着林家别墅的方向奔去

    虽然这些路段绝大部分都限速八十,但六辆奥迪的车牌照全部被遮挡,时速最起码在一百二十公里以上

    以如此高的车速,在这样的路面上行驶,很容易出问题

    果不其然,在十几分钟之后,空气中接连响起了数道气爆声六辆奥迪齐齐猛刹车,地面上火星四溅

    尖锐声刺耳,六辆奥迪猛刹之后东倒西歪,有两辆甚至撞到了公路边的护栏,车身凹下去了一大块

    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可以发现,这六辆奥迪的车胎全部都瘪下去了一点气也没有

    公路上竟然有破胎器

    那个金发黑衣的女人满脸寒霜,推开车门走下来,很显然,她已经意识到了,自己中了埋伏

    刚才的车速实在太快,再加上路面比较黑,就算是远光灯也没法看清地上被涂黑了的破胎器

    六辆奥迪全部爆胎没有一辆能够幸免这些车子只能依靠着钢制轮圈慢慢的开回修理厂短时间内根本就完全失去了作用

    “该死的阿波罗”这女人并没有想到,自己在华夏和苏锐第一次遭遇,就遇到了这种情况

    看着不远处摆成了一排把整个道路拦腰折断的破胎器,这金发美女的脸色更加寒冷

    苏锐绝对是早有准备故意甩开他们之后布下这么一个陷阱

    没想到这个家伙如此狡猾,一个手段接着一个手段

    路灯犹如鬼火一般一闪一闪,初夏的夜风很凉爽,但在场的所有人都眼中冒火。

    “这种招式太下三滥了”一个男人愤愤说道,刚才爆胎的瞬间,他所驾驶的车子也失去了平衡,直接撞在了护栏上如果不是驾驶技术高超的话,恐怕现在早已落得个车毁人亡的下场

    看着这茫茫黑夜,金发美女这才意识到,跟踪苏锐似乎并不是一个太好的选择这个家伙不但瞬间就摆脱了追踪,还准确的预测到了他们前行的路线,利用极短的时间布下了埋伏

    “阿波罗,整天藏头露尾,你就只会这些上不得台面小手段吗”

    看着这一辆辆歪七扭八的奥迪,金发美女眼中的怒意越来越盛,重重的一脚踹在路边的钢质护栏上

    天知道这个看起来身材爆好的美女,竟然能够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一脚踹下去,竟然已经让路边护栏变形了

    “在华夏,毁坏公物是要赔偿的?!?br />
    这个时候,一个冷冷的声音自黑暗中传来

    金发美女闻言,神情一紧,手已经放在了腰间的剑柄上一柄紫色软剑正缠绕在她的腰间

    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还会以为这把透着诡异气息的紫色软剑是她的皮带

    所有的黑衣人也同样拔出手枪,齐齐的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阿波罗,你总是这样藏头露尾的,还好意思号称太阳神”那个金发女人语带嘲讽的说道。

    “藏头露尾”苏锐的身形从黑暗中慢慢走出来,冷笑着说道:“这个词可不太适合我?!?br />
    随着他每走近一分,那些黑衣男人便更紧张一分即便他的手中没有任何武器,即便他是单枪匹马一个人,但只要他站在那里,就让人无法忽视

    “我并没有任何不可告人的目的,这一点和你们不一样?!彼杖窨醋哦悦胬鋈说木旅嫒?,说道:“没想到大名鼎鼎的丹妮尔夏普就在我的面前,看来你们冥王殿的野心还真不小啊?!?br />
    冥王殿

    “哈帝斯派我来的,至于因为什么原因,想必你比我更清楚?!蹦歉銎僚嗽唇凶龅つ荻钠?,只是她虽然非常漂亮,但是看苏锐的眼神却极不友好,似乎对方曾经干过什么非常对不起她的事情一样。

    不过这女人似乎对冥王也没什么敬意,不然只要是冥王殿的人,提到那个家伙,总会恭恭敬敬的称呼一声“冥王大人”,像她这么直呼其名的还真是几乎没有。

    “冥王殿的黑暗骑士已经被我宰了两个,你们还想怎么样”苏锐冷冷说道:“我要再提醒你们一遍,这里是华夏,不是你们可以胡作非为的地方。在这地方乱来,是要负责任的?!?br />
    “你以为你杀了两个黑暗骑士,就能阻拦住我们的步伐吗”丹妮尔的俏脸之上满是寒霜:“我们的目的和你的一样,阿波罗,不要总把自己说的很高尚,交出三矬氨仑的配方,冥王殿和太阳神殿的关系还能像从前一样?!?br />
    “如果我不交呢”苏锐从不曾觊觎过三矬氨仑的配方,也从来没想过拿这配方去谋取巨大的利益,他只知道这个东西一旦传出去,会对黑暗世界的格局造成极大的影响,将有更多的人会遭受毒品的危害。

    为了林傲雪的人身安全,苏锐也不可能答应这种条件。

    “你是太阳神,你是黑暗世界的十二天神之一,不可能不对三矬氨仑的新合成法感兴趣?!钡つ荻溃骸澳忝腔挠懈龃视?,叫做道貌岸然,应该就是形容你这种人的?!?br />
    “我们华夏还有一个俗语,叫做当婊子还立牌坊,是形容你们这种人的?!?br />
    “什么意思”丹妮尔显然对华夏语还不太精通。

    而苏锐却岔开了话题:“漂亮美丽高贵的丹妮尔,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你可以问,但要看看我有没有心情回答?!钡つ荻淅渌档?,不知道是不是苏锐说的那“漂亮美丽高贵”几个字起了作用。

    苏锐扫了对方那堪称火辣之极的身材一眼,嘴角掠过玩味的神色:“你长的那么漂亮,身材又这么好,胸部又大屁股又翘,有没有想过去拍三.级片”

    :感谢青云阁围棋、书友3179522、书友3954413、书友748465、笑看红尘8612、zsxleee兄弟的捧场支持

    从网上看到小梓曜也就是骑驴撞学校不太开心,我想我需要安慰一下,其实有些事情有些人经过了之后才发现,和浮云没什么两样,有一件事很重要,就是让自己开心和闪耀。一起加油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