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恐怖的力量绝对是让人感觉到心颤的,在苏锐闪电般的两脚踹飞两个家伙之后,所有的人都愣在了当场

    那一群所谓漠狼帮的家伙,甚至忘记了去搀扶同伴,而是傻呆呆的站在原地,似乎都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刚才苏锐的动作实在是太快太惊险,已经完全的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周安可同样是捂着小嘴,满脸的惊讶。

    她几乎是第一次看到苏锐这样出手,自然非常震惊她也知道苏锐或许有些功夫,但绝对不曾想过他竟然厉害至斯

    “如果不想像刚才那两个人一样的话,就互相扇耳光,每人扇对方一百下,不许留力气,扇到我满意为止?!?br />
    苏锐冷淡的说道,这十几个人刚才对周安可出言不逊,必须要让他们知道厉害才行,否则的话,他们在这里吃了亏,还会去别的地方继续祸害女孩子

    “你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你以为你是谁”

    一个家伙转过脸对苏锐吼道,只不过他还没说完,一只如铁钳一般的手就已经抓住了他的衣襟,然后一使劲,就把他远远的扔到了喷泉池中,激起了一大片水花

    “还有谁有意见”

    苏锐转过脸来,扫视着这一群人,只见这些家伙一个个目瞪口呆

    这还是人吗怎么能有那么恐怖的力量和他作对简直就是找死啊

    “既然都没有意见了,那么就开始互扇耳光吧?!?br />
    苏锐指了指站在最中间的两个人,道:“就从你们两个先开始吧?!?br />
    那个黄毛犹犹豫豫,然后屈辱万分的伸出手,在同伴的脸上轻轻打了一下。

    而这个被打的人,就是之前他们口中的“三哥”,也是这一群人中地位最高的家伙。

    “我让你们使劲打,听不到吗”

    苏锐冷冷说道,随后跨前一步,随便揪过来一个家伙,只是一巴掌,就把对方结结实实的扇倒在地

    “就像这样打你不扇他,我就扇你?!彼杖窭淅涞暮崃怂谎?,目光之中充满了危险的味道。

    看着这样的眼神,看着倒在地上嘴角流血脸也肿成了馒头的同伴,那个哥们似乎看到了自己的下场,终于鼓起勇气,往那三哥的脸上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这一下可着实不轻,直接把三哥扇了个趔趄

    “你特么敢打我找死啊”三哥一瞪眼,直接就踹了回来两个人在地上扭打成了一团,分都分不开

    看着其他愣在原地不知该怎么办的人,苏锐并没有任何的手下留情,道:“他们两个就是你们的榜样,给我互相扇,谁都不能停手”

    于是乎,其他人迫不得已,也开始互相扇了起来,由于心中憋着一股气,没扇几下就开始打起架来。

    很快,这十几个漠狼帮人已经互相扭打起来,骂骂咧咧的声音不绝于耳,场面混乱不堪

    看着这场景,苏锐摇了摇头,无论是这群家伙的实力还是心理素质,都比远威帮的北堂相差甚远,或许这也只是些小喽啰吧,不然那漠狼帮的实力也太逊色了。

    想到这儿,他不禁说道:“把你们这些人丢到北方三省,估计连流氓都算不上,更别提是黑帮的了,说你们是黑帮,黑帮都觉得丢脸?!?br />
    可是,似乎没有人听到苏锐的话,他们你一拳我一脚的正打在兴头上,几乎个个鼻青脸肿漠狼帮的脸面已经被彻底丢尽了

    苏锐走后不久,几个便衣警察便已经来到了现场,他们看着地上仍互相斗殴的家伙,高声喊道:“聚众斗殴,扰乱公用秩序,全部带走,先拘留个十五天再说”

    在这时候,他们个个身负重伤,因此警察并没有多花什么力气,轻轻松松的就制服了他们

    于是乎,可怜的漠狼帮先锋人马,才刚刚到达宁海没多久,还没来得及睁大眼睛看看这花花世界,就已经被警察带走了三分之一

    由于黑帮的十年大比武,宁海如今已经是华夏重地,安保水平比起之前来提高了好几个层级,上面早就下了命令,虽然表面上不会插手各大帮派的具体争斗,但是对于胆敢破坏公共秩序的,一律严惩不贷谁来说情都没有用

    这如果真要是拘留个十五天,恐怕等他们出来,黄花菜都凉了,只能灰溜溜的收拾铺盖滚回家。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面容阴鸷的中年男人出现在了人群中,他看着远方呼啸而去的警车,眼神阴晴不定

    “夏长老救我”这个时候,一个极为虚弱的声音传了过来阴鸷男子一听,连忙循着声音望去,正好看到了在人群的后面还躺着一个家伙

    那正是被苏锐踢废了前面也踢断了后面的小八

    由于警察来的时候,他已经被苏锐踢的死去活来,不知不觉就被人群给挡住了,那些看热闹的人也不知不觉的给他形成了屏障,也使得他成为了漏网之鱼

    “夏长老,他们他们都被警察带走了”小八依旧疼的龇牙咧嘴,尾椎都裂开了,估计短时间内别想下床,苏锐那一脚如果直接把他的尾椎踢断的话,那么这个小八现在已经是大小便失禁了

    “我知道,我都看到了?!?br />
    事实上,这位夏长老刚才就已经来到了现场,眼睁睁的看着警察把所有人给抓走,可是他竟一直没有站出来阻止

    因为他知道,这些家伙被警察带走,估计是别想在短时间内出来了,漠狼帮在宁??墒且坏愕愎叵刀济挥?,如果自己冒冒失失的站出来,说不定也会被当成同伙一起抓起来到时候可就太得不偿失了

    这次的打前站行动,夏长老可是主要负责人,他本想着圆圆满满的完成任务,但是却没想到,竟然出师未捷身先死,直接折损了三分之一的人马

    “回去再说”

    夏长老说罢,立刻拖起小八,迅速的离开了现场。

    对于漠狼帮来说,他们并没有太多的经费去住什么四星级五星级酒店,甚至连带星的都住不起,只能包下了几家普通的旅馆,这住宿条件和那些个大帮派相比,算是天差地远了。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由于夏长老赶来的时候,警察已经在场,因此他十分不解。

    自己已经千叮咛万嘱咐,让手下人严格约束自己,怎么一到宁海的地界上就发生了这种乱子这跟头栽的,简直让他想狠狠地抽自己的脸

    这一次带着手下人来打前站,就是夏长老体现自己能力的最好机会,可是被这么一闹,手下折损了三分之一,自己怎么向帮主交代

    可是这个夏长老却没有意识到,自己虽然是把小八给拎了回来,可是市中心的喷泉水池中还漂着三个晕晕乎乎的家伙呢

    而这个被踢裂了尾椎骨的小八明显不敢说实话,如果他说打架的原因是因为自己这些人觊觎周安可的美色,那么估计这夏长老会把自己一巴掌劈死

    “是这样的,夏长老,我们一行人正走在街上打探情况,迎面过来一个家伙,问我们是不是漠狼帮的?!毙“说难凵裆了?,眼珠转了几圈,开始了胡编乱造。

    “他怎么会看出来你们是漠狼帮的”夏长老敏锐的觉察到了话语中的漏洞。

    “可能是听口音吧?!毙“肆ο肓烁隼碛?。

    “看来这人也极有可能是几大帮派中人,你接着说?!毕某だ弦醭磷帕吵了剂艘幌?,感觉到这件事情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事实上确实很简单,只是被他的手下小八给搞复杂了。

    “由于那人的样子比较盛气凌人,我们的态度也不算友好,回答自己是漠狼帮的之后,那人就开始对我们大打出手,下手狠辣,招招断人手脚,看起来就跟和漠狼帮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小八说着,眼中露出了愤恨的神色

    由于苏锐的那一记断子绝孙脚,让他的两条腿中间还疼痛无比,晚上得好好试试能不能继续使用

    夏长老一拍床头柜,愤怒的说道:“真是该死”

    他这一掌下去,床头柜的表面顿时布满了裂纹也是个有数的高手

    “他有没有表明他是哪个帮派的”夏长老的眼神中透着狠芒,那个家伙让他漠狼帮在大战之前折损了那么多人,这个梁子已经是不死不休了他如果搞清楚对方的帮派,一定会杀上门去讨个说法

    “没有,从他的武功来说,看不出他是哪个帮派的,他自己也没有说?!毙“艘⊥匪档?。

    夏长老的脸色不禁更加阴沉,一群废物,被别人打的那么惨,连打自己的人是谁都不知道养这群废物有何用

    “不不不,他好像说了他是哪里的”小八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惊叫道

    “他说了什么”

    “他好像说,把我们这些人丢到北方三省,估计连流氓都算不上,更别提是黑帮的了,说我们是黑帮,黑帮都觉得丢脸”小八试着把苏锐当时的那句话给还原了出来

    “北方三省北方三省”不断地念叨着这几个字,夏长老的脸色更加不好看,怒喝道:“这是远威帮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