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周安可一起坐在电影院里,看着好莱坞枪战片,苏锐昏昏欲睡,说实话,这种大片虽然看起来刺激过瘾,但实际上都是在在追求视觉特效,和真正的战争比起来相差甚远。

    不过周安可的精神却是不错,她看到紧张激动的时候还会发出惊叫来,看着这丫头的样子,苏锐不禁有些遗憾,早知道就带她去看恐怖片了,到时候还不得扑自己怀里

    两个人看完电影吃完饭,再回到星巴克的时候,王安和他的手下已经不见了踪影,这两人今天是把脸丢到了姥姥家,估摸着以后都不敢再在宁海的街头出现了。

    如今已经是初夏,街上飘着的都是短裙吊带,如果是定力不强的男人,恐怕得走一路流一路的鼻血。

    而周安可走在这里,就像是一朵清清爽爽的白莲,能够带给许多人一身清凉之感。

    见惯了短裙大腿,看着这长裙姑娘,许多男人的目光都有些挪不开了。

    不过,周安可根本没有在意这些,能够和苏锐一起逛街本就十分难得,她的注意力已经完全在身旁的男人身上了。

    “我说姑娘,陪哥几个一起玩玩吧”

    “是啊,长得那么漂亮,宁海不愧是号称美女之都啊初到宁海,这眼睛都不够用了”

    “我们西北的姑娘也不赖啊,不过这美女确实千里挑一,要不咱们请这个美女完全一起玩玩”

    “你们别吓着人家了,还不知道美女愿不愿意呢”

    “咱们哥几个请客,她敢不愿意不愿意的话,直接抢过来就好了”

    一堆男人正对周安可挤眉弄眼,议论声很大,毫无顾忌,着甚至有几个人已经开始吹起了口哨,显得极为的流氓。

    这些人有着歪戴着帽子,有的穿着花衬衫,扣子敞开一半,坦胸露乳,叼着烟,一看就不是良民。

    周安可皱了皱眉头,和苏锐靠的近了一些,这些混混的流氓样子让她感觉到极为的不舒服。

    苏锐轻轻的牵住了她的手,脸上露出了微微冷意。

    “嗨,美女,你说你到底愿不愿意跟哥哥们一起去喝个酒”几个人又开始喊道。

    “人家不愿意啊,三哥,你没看到吗人家美女身边有个小情郎”

    “小情郎小情郎算什么这里有一堆情郎呢”那个被唤作三哥的男人冷冷笑道,看着周安可那美妙的身段,他的眼中露出了毫不掩饰的占有。

    “说话给我注意点,这里是宁海,不是你们的地盘?!彼杖裰遄琶纪?,目光之中带着一丝警告的意味。

    这几天来,宁海的客流量明显增大,有很多看起来十分凶悍的男人挤满了车厢,就连绝大部分的酒店都被订满了。

    很显然,这些家伙都是从华夏全国各地赶来,参加一年一度的黑拳赛的。

    由于这是十年大比武,因此各个帮派都十分重视,把派中的高手尽数派了出来。

    国家和政府也是知道这方面的消息,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但是暗地里已经把宁海的安全等级提高了好几级。

    整个宁海表面上看起来一如往常,但是谁知道市中心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混了多少便衣警察

    苏锐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这些操着外地口音的混混一定是来自于西北的某个帮派只是这些人怎么看起来都不像是有资格参加华夏黑帮十年大比的人物。

    苏锐已经给出了警告,可是,这些人却完全没把苏锐的警告当一回事,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我说兄弟,你也不知道我们是谁,就用这种语气跟我们说话,当心一会儿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br />
    一个歪戴着帽子的男人走了过来,斜眼打量着苏锐,道:“哥几个要请你的女朋友今天晚上一起玩玩,你要是识相,趁早让开点,不然,一会儿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br />
    他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苏锐的胸脯,冷笑道:“就你这细皮嫩肉的小白脸,放到我们西北,简直就是个狼群里的小绵羊,当心我们哥几个一会儿把你一起吃掉,还不带吐骨头的那种”

    此人话音一落,那十几个人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周围的人都在围观着,却没有人敢上前制止,因为这一伙人不仅人多势众,更是个个凶神恶煞,让人不敢接近。

    这些人隶属于西北二省的漠狼帮的某个堂口,今天晚上初来宁海打前站,堂口的长老让他们兵分几路出来探探情况,熟悉一下宁海的地形和分布,结果这一拨兄弟刚刚出来,就被宁海的花花绿绿给弄迷了眼睛,那些目光一直就盯着街上的大腿与短裙不放,把长老的话完完全全的抛到了脑后

    毕竟他们漠狼帮一直处于沙漠边缘的几个城市中,经济实力和宁海没法比,年收入甚至比北方三省的远威帮还要差几个档次,在这种情况下,这些人一来到宁海,自然有些受不了了。

    比起一年中至少有半年的沙尘暴老巢,这里气候与环境简直就是天堂,让人颇有一种乐不思蜀的快感

    “你们是哪个帮派的”苏锐忽然问了一句。

    事实上,虽然华夏黑帮拳赛是号称华夏所有黑帮最高规格的比赛,但是经过了这么些年的打击,华夏黑帮已经逐渐转为地下发展,这一次十年大比,在黑帮中是一件盛事,可是在普通人中还真没有几个知道的。

    毕竟江湖是江湖,民间是民间,这是两码事。

    可是,这十几个兄弟丝毫没有意识到苏锐为什么会忽然问出这种问题,还以为对方被己方的人震住了,因此才洋洋得意的说道:“小子,我们是漠狼帮的,知不知道漠狼大漠苍狼”

    “估计这小子根本没听说过我们西北狼的赫赫威名,还废什么话啊,直接把那小妞抢过来,咱们今天晚上痛痛快快的玩一把”有几个家伙的目光始终锁定在周安可的身上,眼中露出色眯眯的光芒。

    如果今天晚上周安可是落单的话,恐怕真的会遭到不测。

    可是,他们既然瞄上了周安可,也可能去祸害别的女人,对于这些社会的不安定因素,苏锐一贯都不会客气

    苏锐冷笑了一下,牵着周安可的手,开口说道:“我不管你们是大漠苍狼还是大漠野狼,来到这宁海的地界上,都给我老实趴着,如果敢搞出什么乱子,那么下场就像他一样”

    说罢,苏锐闪电一般的出腿,自下而上的撩起,直接踢在了眼前男人的两条腿中间

    看这力道,估摸着这兄弟的下半身几乎是要废了百分之八十

    众人不禁觉得两腿中间有些凉意

    “嗷”

    那人捂着小腹以下,一声惨叫,眼前一黑,直接摔倒在地

    “小八”

    “居然敢对我们兄弟动手,大伙一起宰了他”

    “把他弄死,不要堕了我们漠狼帮的威风”

    这十几个人一看苏锐把自己的弟兄就这样废掉,顿时怒不可遏,直接就冲了过来

    “我看谁敢过来”

    苏锐一声冷喝,右脚一跨,重重的踢在了那个小八的尾椎上

    尾椎骨发出一声脆响,清晰的传入了众人的耳中

    小八又是一声惨叫,一只手捂着前面,一只手捂着后面,疼的满脸都是汗,几乎都要昏厥了

    好狠的手段

    周围的人都愣住了,他们不敢上前见义勇为,本以为苏锐这小白脸会被这一群从沙漠边缘来的猛汉们狂虐,但是结果却出现如此戏剧性的翻转

    殊不知,和远威帮的那些北堂精锐比起来,这十几个小喽啰根本连盘小菜都算不上那四十四名北堂精锐都没被苏锐放在眼中,他们又怎么可能讨的了好

    由于苏锐的气场实在是太过强大,让那十几个人竟然都不敢上前他们常年厮混在街头,也拥有一定的眼力,都能够看出来,苏锐的下手十分狠辣果决,如果不是经常打架的,绝对做不到这般

    “刚才谁调戏我朋友的主动站出来?!?br />
    苏锐的眼眸微微眯着,扫视着对面的所有人。

    那一句句调戏周安可的话,实在是不堪入耳,苏锐虽然有过口头警告,但他从来就没打算放过这些人

    周安可有些担心的拽了拽苏锐的手臂,示意他不用再为自己出头,可是苏锐却回过头来,给她一个安心的笑容:“放心吧,不会有事,他们既然敢这样说你,就必须要有被惩罚的心理准备?!?br />
    苏锐说出如此霸气无边的话,让周安可的心中不禁甜甜的,可是她还是有些担心,毕竟这种打打杀杀的场面距离她平时的生活实在是太远太远。偶尔发生一次,都感觉像是在拍电视剧一样。

    “没有一个人主动站出来么”苏锐跨前一步,浑身的气势渐渐辐散开来。

    “如果没有一个人主动站出来,那么你们今天所有人就都留在这里好了”

    以苏锐的性子,才不会在意什么公共场所禁止打架斗殴的规定,既然这十几个人得罪了他,那是一定要付出代价的

    “兄弟们,他只有一个人,我们跟他拼了”漠狼帮的人看到苏锐孤身一人竟然敢如此威胁自己,顿时都忍不住了

    可是,他们的话音未落,苏锐已是身形如风,整个人瞬间跨越几米的距离,身体与地面平行,双脚交错而出,重重的踹在了两个人的身上

    挨了这一下,那两人就像是炮弹一般被打飞出十几米的距离,直到摔进了广场中央的喷泉水池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