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感受到周围群众的情绪,王安继续盛气凌人的说道:“那么,不知道这位先生,你是在从事着什么工作”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又瞥了苏锐脚上的回力鞋,心想这种在九十年代已经被淘汰的鞋子,如今穿在你的脚上,还真的以为会有复古风的感觉

    “我是必康集团市场部的业务员?!彼杖袢缡邓档?,的的确确,这就是他现在的真实身份。

    “哦”这一个字,被王安拖的极长,眼中的轻蔑更加的不加掩饰

    一个是知名钻石品牌代.理商的儿子,一个是苦逼的医药销售员,这其中的差距已经非常明显了

    “原来你就是个医药代表啊”王安的声音很大,这一仗,他简直觉得自己要完胜了

    近些年来,关于医药代表这种职业的负面.消息满天飞,什么“陪聊门”“回扣门”之类的更是不可胜数,时常见诸报端,虽然这种行业貌似比普通业务员挣的略多一点点,但却是极为辛苦的。

    他王安就不相信,周安可堂堂一个必康的财务副总监,能够看上同公司的小小业务员

    苏锐摸了摸鼻子:“说我是个医药代表,好像也没什么错?!?br />
    王安立刻换上一副礼贤下士的样子,竟抛开一旁的周安可,和苏锐攀谈起来:“做个小小的医药代表能有什么前途你难道以为这样就能给安可幸福我看你年龄也不算小了,以后就没什么打算总不能一直做一个小小的业务推销员吧这跟卖保险的有什么区别”

    此言一出,人群中几个卖保险的兄弟顿时不乐意了,高声喊道:“卖保险怎么了卖保险就不是工作了老子一个年卖保险也能挣个几十万?!?br />
    王安并没有理睬那些不满的声音,他的嘴角掠过一丝讥诮的笑容,继续盯着苏锐,道:“我认为你如果继续做你的业务员,恐怕今后不能给安可幸福满足的生活?!?br />
    苏锐撇了撇嘴,对于这样的问题根本不屑回答,如果两个人的感情都是真的,那么物质根本不是决定性的问题。

    “我觉得你的形象也算是可以,不如就到我的戴安娜宁海总部当个营业员好了,那里的营业员底薪都是六千起步?!?br />
    虽然看起来有招揽的意思,但话里话外无不是在体现他的优越感

    “哦,对了,你的底薪是多少”王安像是想起来什么,语带讥讽的问道。

    “三千?!倍杂谡庖坏?,苏锐倒是没什么好隐瞒的,他还真想看一看,这个王安能搞出什么幺蛾子来。

    可是,性格温柔如水的周安可却有些忍不住了,她皱了皱好看的眉头,说道:“王安,你说完了吗你知不知道,这些话很伤人的?!?br />
    “伤人为什么会觉得伤人”王安冷冷笑道:“安可,你实在是太善良了,你并没有认识到这个社会上的生活是多么的艰难,你也没认识到,一个男人赚这么少的钱,对于他自身而言,也是一种侮辱?!?br />
    得了,王安此言一出,顿时侮辱了全华夏好几亿人,至少在场的绝大部分人都被他给得罪了

    有些时候,某些不学无术的无知家伙,自以为仗着父母有几个钱,就可以胡作非为,异想天开。而王安则是这一方面的典型代表,如果让这样自大的人成了戴安娜华夏分公司的负责人,那么这个钻石品牌在华夏将不会有多少活路。

    “安可,这里是什么地方”王安自问自答,语气之中充满了一种逼人的调调。对于他而言,这就是他的本来态度。

    “这里是宁海,是整个华夏最繁华的国际大都会,这里寸土寸金,想要在四环以内租一个套房的单间,最少要两千块钱”王安说着,一指苏锐,道:“而他呢三千块的薪水,两千块要交房屋租金,剩下的一千块钱连吃饭乘地铁都不够他请不起你看电影,也没法给你送钻戒”

    听着王安的话,周围的人心中不禁有些悲凉,众人都沉默了。

    工作在大城市,看似光鲜,可是其中真的是冷暖自知。不仅要承受着高强度的工作和高房租的压力,还要承受这些富二代的白眼与嘲讽。

    三千块的收入连生存都很难,那么那些收入六七千的又能好得到哪里去

    而在场的这些人,无疑绝大部分都属于这个范围之内。

    王安说的是事实,但却带有浓重的打脸嫌疑。

    看到苏锐依旧沉默着,王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继续乘胜追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位业务员先生恐怕现在还是租住在某个终年见不到阳光又阴暗又潮湿的地下室吧”

    这王安打脸已经打出快感来了,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本来求爱的初衷。

    不过,他这也是变着法子让周安可相信,只有物质条件全部满足,才能再谈感情,否则一切都是水中月镜中花。

    “我说的对不对业务员先生如果你有胆量的话,就说出你现在的住址?!蓖醢彩⑵枞?,那副模样看的周围人都觉得牙痒痒

    此时周安可正紧紧抓着苏锐的胳膊,似乎这个姑娘很怕后者会生气。

    “苏锐,我们走吧,我们去看电影?!敝馨部傻P牡乃档?,看来她十分在意苏锐的情绪。

    看到这个场景,王安几乎要气炸了肺。

    “我住北隅湾1号?!彼杖裱酃馕氯岬目戳酥馨部梢谎?,然后对着王安说道。

    “北隅湾1号那是什么鬼地方是不是在八环九环那里,马上就要到了宁杭地界了”王安放声大笑,笑着笑着,脸上的表情忽然僵住了

    “这不可能”

    周围人都看着,不知道王安为什么忽然失态了。

    因为此时此刻,王安忽然想起来,苏锐所说的北隅湾,就是宁海的一片并不被太多人所知道的富人区都说百万买房千万买邻,那里的房子价格不仅要以亿来计算,周围的邻居更是非富即贵,甚至华夏富豪榜前十名都在那里拥有庄园式的房产

    住在北隅湾,还是1号,这怎么可能

    有钱在那里买房的人,还会穿着二十几块的回力鞋,在医药公司当业务员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王安讥讽的说道:“真是吹牛不打草稿,你知道那里的房子有多贵吗你知道住在那里的人都是什么身份吗以你这样一个小小的业务员,恐怕就算奋斗个十辈子,也别想买得起那里的房子”

    “我没必要骗你?!彼杖窭涞乃档?,他看着这个自我感觉十分良好的富二代,眼底闪过一丝厌恶的神色来。

    确实,他确实没有骗王安,北隅湾1号,就是林家别墅,而且是北隅湾占地最大的一处庄园式庭院

    这倒不是说明林福章能挤进华夏富豪榜前十,而是他的慧眼独具,在北隅湾还未开发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着手投资了如今那片别墅的价格,已经翻了十好几倍

    “而且,对于你刚才的话,我想,我有必要做出一点回应?!彼杖褚恢倍既衔约菏歉鼋驳览淼娜?,只是有些时候,某些家伙太过欠揍,用那些道理都不能对他有杀伤力,所以必须要用拳头。

    “我是奋斗在这个社会上的小人物,没有一个好爹,没有一个有钱的家庭,甚至不知道父母在哪,从小长在孤儿院,但是我正直、善良,热血,愿意为我的梦想而去奋斗,我认为这就是我的伟大之处,小人物之所以会变成大人物,是因为他们始终为了梦想而努力,从不放弃。富二代又怎样我做不成富二代,那就做富一代”

    苏锐的目光平静,所说出的话却铿锵有力,落在周围人的心底,让他们看向苏锐的眼神也开始变得不一样起来。

    如果是换做别人来说这种话,看起来就像是对富二代的服软,或者是无力之下的狡辩,可是苏锐由说出来,就造成了完全不一样的结果。

    我做不成富二代,那就做富一代

    正能量,这个词似乎已经离这个浮躁的社会越来越远,也越来越充满了嘲讽之意,可是在周安可听到苏锐的话之后,她的心一紧,然后紧紧的握住了身旁男人的手。

    从一起回莲塘而到现在,她和苏锐之间都存在着一些心有灵犀般的小默契,周安可此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苏锐并不是在说一些虚言,他所说的话就代表了他的心情。

    周安可如今已经知道,苏锐并不是简单的业务员,他来历神秘身手强大,肩负着?;ぷ帕职裂┑娜挝?,这样的一个谜一般的男人,能够成长到如今的地步,定然付出了许多常人想象不到艰苦卓绝的努力,就像是他说的那样正直、善良、热血,从不放弃梦想,从来都心怀希望。

    因此,她听了苏锐的这番话之后,心中充满了浓浓的感动,这个男人的一言一语一举一动都如此让人动容。

    苏锐的话语中充满了一股难言的气场,让周围人的目光也渐渐坚定,地上的红钞.票已经撒落一片,他们不再接受这个富二代的钱,因为这一张百元钞.票上面附着了太多太多的讥讽和鄙视,他们不能为了这区区一百块钱就弯下自己的脊梁。

    就在苏锐的这一番话让周围人热血沸腾的时候,王安却讥笑起来:“你这一番话说得固然是让人以为你是个热血青年,可是社会上也最不缺你这样的人,听过很多道理,喝过很多心灵鸡汤,但仍然过不好这一生?!?br />
    苏锐忽然笑了起来,脸上的笑容灿烂中带着冷意:“这也是我今天话比较少的原因,对于讲不通道理的人,我一般用拳头?!?br />
    “你要干什么”王安警惕的后退两步,他以为苏锐要暴起伤人。

    可是苏锐却摇了摇头,掏出手机,待电话接通之后,说道:“李阳,你给我查清戴安娜钻石在宁海有几家分店,全部砸了,如果这个牌子今后还敢进入宁海,我拿你是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