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星巴克里面的人很多,但是他们大部分都意识到,那个求爱男的目标就是周安可。

    她站在这里,简直就像是仙女下凡,气质实在是太出众,让人想不注意到她都难。

    只是,这个美女一直不出去面对向自己求爱的人,却在这里和别人窃窃私语,又算是几个意思

    接下来发生的场景就更让人感觉到惊叹了,这姑娘竟然被人牵起手,直接就拉了出去

    这是原配遇到了小三,要大战当场的节奏么

    周安可被苏锐牵住手,顿时俏脸一红,她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只能任由对方拖着自己走。

    在莲塘镇的那一晚,他们俩连交杯酒都喝过了,自然比这手牵手要疯狂的多,可是现在是在清醒状态之下,周安可自然非常不好意思。

    而这个时候,苏锐已经牵着她的手,落落大方的站在了星巴克的门口。

    外面的西装男王安看到这个场景,目光简直阴沉的可怕,整个场面也瞬间安静了下来

    众人都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喊了,他们看了看手中的红色钞.票,不禁有些为难这收了钱,却不替别人办事,总是不太好的吧

    可是,人家姑娘明显是有男朋友的,自己这些人的所作所为,难道是为了帮助小三上位这也太狗血了吧。

    大家都在等待着,看看这个求婚人会作何反应。

    此时,不禁有人在暗暗叹息,追啥人不好,偏偏找了个有男朋友的,这不是自己把自己的脸给打肿了吗

    王安捧着一大束玫瑰,拿着麦克风,眼神自动忽略了苏锐,深情的凝望着周安可,说道:“安可,我等待这一天已经等了太多年,今天,无论如何,我都希望能够告诉你我的心意?!?br />
    这个时候,周安可的手还被苏锐拉着呢,后者眯了眯眼睛,心中感觉这货其实也不简单,没有暴怒收场,反而继续装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

    周安可看了看王安,又看了看苏锐,似乎是在征询后者的意思。

    看到这一幕,手捧着玫瑰花的王安差点没被气炸了肺。

    “她是我女朋友,这位兄弟,你是不是眼睛不好使,拜托下次求爱的时候看清楚一些?!彼杖裎⑽⒀銎鹆忱?,他看着王安脸上的僵硬笑容,不禁觉得有些暗自好笑,这兄弟也着实不容易,都已经被打脸成这样了,估计心里都充满了怒意,却非得装出这么一副风度翩翩的模样来。

    听了苏锐的话,王安终于不再笑了,他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我只是有些话要对安可说?!?br />
    “你有话来对我说效果也是一样,我会转达给她的?!彼杖裎⑽⒁恍?,同时伸出手去,揽住了周安可的肩膀

    这是公然在宣示主权了

    被苏锐这样揽着,周安可没法挣扎也不想挣扎,俏脸悄悄的布上了一层红晕。

    “安可就站在你的旁边,站在我的眼前,我必须要对她表明心迹,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放弃?!蓖醢菜底?,走下了台阶,目光似乎很坚定。

    “那好吧,你尽管表白,我不拦着你?!彼杖窬驼饷创蟠蠓椒降穆ё胖馨部?,面带微笑,一点都不惧怕王安的攻势。

    他越是表现的那么自信,越是让周围人替王安默哀,这是一个撞到南墙撞的头破血流都不回头纨绔少爷啊。

    扫了苏锐一眼,看到对方那一身似乎很廉价的衣服,王安的眼中闪过一丝轻蔑的神色,只是这种轻蔑隐藏的很好罢了,一般人都没有注意到。

    自己一身阿玛尼定制西装,少说也得二十万块钱,手腕上的江诗丹顿腕表,足足价值五十万,再加上均属于奢侈品的皮鞋眼镜手机等等,自己浑身上下加起来得有小一百万而那个站在周安可身边的男人,浑身上下加起来,能值小一百块吗

    而这种眼神当然无法瞒得过苏锐的火眼金睛,但是后者浑不在意,淡淡一笑,只是搂着周安可的手更紧了一些,他本就不是什么在意虚名的人,否则早就被王安这种眼神激怒了。

    在苏锐看来,人不分高低贵贱,王安有这种眼神,只能说明这个人的人品实在是不咋地。

    “安可,我今天要告诉你,我爱你”王安走到周安可的对面,深情地说道。

    这个时候,之前在台下发钱的那个小喽啰正挥手示意让周围人鼓掌,可是周围人看了看苏锐,觉得这场景实在太狗血,竟没一个鼓掌的。

    王安的心中暗暗恼怒,他本以为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会有很多掌声响起来,可是现在现场十分安静,完全出乎他的预料妈的,这些人怎么收了钱不办事

    那小喽啰的动作清晰的映入苏锐的眼帘:“看来大家都是有良心的,你的钱收买不了所有人?!?br />
    这句话无疑是把最后的那块布给撕开了,一点都没有给王安留面子

    王安的眼神之中终于再次出现了阴沉之色,他冷冷的看了看苏锐,轻轻哼了一声,然后对周安可说道:“安可,你要知道,有些时候,感情并不能代表一切,我可以给你所有想要的生活,而这个男人却给不起?!?br />
    看到对方如此明显的在物质上鄙视自己,苏锐的眼底有着明显的厌恶神色,不禁说道:“感情不能代表一切看来你这么说,就说明你对安可没什么太多感情了”

    王安差点气结,苏锐这个家伙牙尖嘴利的,敏锐的捕捉到了他话语中的漏洞,让他都没话说,无奈之下,只能继续从物质层面来对苏锐进行打击。

    “安可,如果嫁给我,我可以让你过上公主般的奢华生活,你可以在宁海住大别墅,你可以不用再上班,每天可以环游世界,不用再为工作的辛劳和压力而发愁?!?br />
    苏锐几乎都要乐哭了,这货居然还对周安可说让她住大别墅,看样子他完全不知道人家周安可在西江有个占地极广的将军府

    周家的院子,别说和别墅比了,那简直比一大片别墅群都来的牛.逼

    看到苏锐和周安可不说话的样子,王安还以为自己的话已经把他们给震住了,不禁非常满意:“安可,你就接受我的爱吧,如果你嫁给我,你就是未来戴安娜钻石华夏总代.理的妻子,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何必再呆在必康集团给别人打工何必跟着这个穷小子过苦日子”

    原来这货的家里是戴安娜钻石的华夏总代.理,怪不得能说出如此牛气的话来。

    对于这个戴安娜钻石,苏锐倒也知道一些,在钻石泛滥的国外,这个牌子其实非常的一般,几乎已经湮灭在了众多奢侈品品牌之中,差点濒临死亡,可是,在早期进入了华夏之后,这个牌子竟然阴差阳错的在华夏市场里发展了起来

    就跟路虎汽车一样,本来在英国卖的不咋地,但是一旦进入华夏,居然出现了销售奇迹。而这个戴安娜钻石的也因为华夏市场的火爆而成功复活。

    看到此情此景,王安不禁开始对苏锐更加轻蔑,他的心中闪过了四个字穷追猛打,他就不信弄不走这个穷小子。

    “哦,对了,还没自我介绍呢?!蓖醢驳靡獾乃档溃骸拔沂俏蠢吹拇靼材茸晔姆止靖涸鹑送醢?,不知道这位先生如今在何方高就”

    在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甚至瞥了一眼苏锐的鞋子,白色的回力运动鞋,好像这一双鞋只要二十几块钱吧

    在心中讥讽的同时,王安不禁狠狠的鄙夷了一下周安可的眼光这样的男人她居然也能看得上

    事实上,王安确实喜欢周安可喜欢了几年,但是这几年中他也和别的女人有过不少混乱的关系,身为所谓“豪门”的继承人,他拥有无限美好的未来,必须遵从家里的要求,寻找一个能够和王家“门当户对”的女人来结婚才行,这样的话,对方才会成为自己事业上的助力。

    而这个来自于“乡下”的丫头周安可,很显然不符合王安的择偶要求。

    可是,他确确实实被周安可的美貌和气质震惊了,因此心中也被激起了强烈的占有,越是挖空心思都得不到的,越是做梦都忘不掉,这就是王安对周安可目前的心理状态。

    “你刚才说,你是未来的戴安娜钻石华夏分公司负责人”苏锐特地把“未来的”三个字咬得很重。

    “是的?!蓖醢布绦缘?,他还以为苏锐被自己的名头给震住了。

    “也就是说,现在那个分公司的负责人是你老子你只不过是个游手好闲的富二代”苏锐继续问道,语气之中露出了淡淡的嘲讽,在斗嘴方面,王安再练个几辈子也不是苏锐的对手。

    “我”王安恨不得把苏锐给拉出来打一顿,有这么说话的吗有这么侮辱人的吗

    不过,苏锐确实说的是实话,王安这么些年确实游手好闲,专门以征服女人为乐,以他的身份和家世,只要一表明身份,再顺带着送上几颗让人目眩神迷的钻石,几乎被他下手的所有女人都会心甘情愿的被他骗到床上去。

    “谁说我游手好闲我现在已经开始参与公司的管理,为接手公司做准备,华夏的戴安娜公司,以后就是我的?!?br />
    王安解释道,他努力想要装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可是他却不知道,这个社会对那些游手好闲的富二代有着天然的排斥感,他越解释越显得无力,也越让周围的人开始鄙视他,有些人甚至已经丢掉了刚才收到的红钞.票。

    苏锐三句两句话就把王安引导到了围观群众的对立面,他能准确的把握所有人的心理,话语如刀,轻轻松松置人于死地

    :抱歉,更的晚了,一个小时后还有一章,祝大家情人节快乐不要太激烈,安全第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