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武霸气,是男人就不能被女人欺压,如果被欺负,那就拽她的肩.带弹她在上学时候,不知道有多少调皮捣蛋的男生这样弹哭过女生。

    不过苏锐则是更狠,还弹什么带子,他直接就把人家比基尼的小细绳给挑断了

    林傲雪只感觉胸前一松,两只大白兔像是脱离了束缚一般,似乎就要迫不及待的跳出来了

    “啊”

    林傲雪一声惊叫,她显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可是由于身处水中,她的双手正紧紧搂着苏锐的脖子,根本无力阻止滑落的上衣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雪白的山峰越露越多,再多一秒钟,那饱满的形状就要完全暴露在苏锐的面前了

    就在上衣即将划过那山峰顶端之时,林傲雪急中生智,一挺身子,胳膊搂的更紧,整个人完全的扑在了苏锐的怀里

    苏锐才刚刚开始大饱眼福,视线便被林傲雪的肩膀给挡住了

    她就这样趴着,苏锐低下头,也顶多看到她的后背

    为了不让那小小的布片滑落,林傲雪正紧紧挤压着苏锐的胸膛

    可是她却完全不会意识到,这样的动作,比起直接男人看到那处风景,更加的让人感觉到血脉贲张

    苏锐只感觉到自己的心跳骤然加快

    他感觉到一股火苗从小腹间升起,某些地方也骤然抬头了

    林傲雪似乎是被苏锐顶到了,面红耳赤,不自觉的挪了一下屁股。

    可是这一下,却更刺激了苏锐

    “傲雪,我好难受啊?!?br />
    苏锐有些艰难的说道,抱着这么一个极品尤物在身上,光能看不能吃,简直是一种痛苦到极点的折磨

    林傲雪的雪白俏脸此时宛若滴血,伏在苏锐的肩头,声如蚊蚋:“都是你干的好事”

    至于林傲雪的声音为什么那么小,完全是因为苏锐那一下把她顶的完全没有力气了,整个身体瞬间柔软。

    强行忍着吃掉林傲雪的冲动,苏锐闭上眼睛,道:“你现在去穿上衣服,我去降降火”

    说罢,这怂货竟然直接掰开林傲雪的胳膊,转头游走了

    苏锐转身离开,林傲雪胸前的衣物也就失去了最后的支撑,飘飘然的滑落进了水里

    林傲雪正看着苏锐的背影出神,一阵清风吹来,让她感觉到胸前似乎有些凉,低头一看,顿时发出一声惊呼

    连忙潜入水中,林傲雪用手护着胸前的风景,一点一点的向岸边挪去,双颊如血

    等到林傲雪穿上浴袍离开之后,苏锐才把头从水里冒出来,这会儿真快把他给憋死了。

    “刚才怎么就那么怂呢”苏锐一边回想着那美妙的感觉,一边往自己的脸上抽了一巴掌,关键时刻,怎么就那么不争气居然就这么躲开了

    “不过,那死丫头不会生气吧这玩笑好像开大了?!彼杖窆烂抛约豪戳苏饷匆幌?,林傲雪肯定不会高兴。

    回到房间,冲了个冷水澡,苏锐才堪堪让自己的火苗降下去。

    他轻手轻脚的跑到林傲雪的房间门口,听着里面的动静,似乎传来了哗哗的水声。

    苏锐直接开门进去,里面的水声顿时停了。

    “我在洗澡?!绷职裂├淅渌档?。

    “那个,刚才,那啥,你没事吧”苏锐讪讪的挠了挠头。

    “滚开?!?br />
    “嘿嘿,那啥,你别生气啊,我也就是玩玩?!彼杖袼蛋?,连忙跑出门,生怕林傲雪从里面拎着一把菜刀出来砍人,这丫头生气起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林傲雪正紧紧贴着浴室门,目光复杂。

    “今天中午有时间一起吃饭吗”

    苏锐正准备出门避避风头,就收到了周安可的短信。

    自从回到宁海以后,就几乎没和这个姑娘见过几次面,可是,在那些莲塘镇乡里乡亲的眼里,苏锐已经是周家姑娘的老公了。

    当然,以苏锐的性格,是绝对不会拒绝美女的邀请的。他现在非常嘚瑟,一个美女刚刚离开,另一个美女就主动相邀,个个都是极品,年轻漂亮又有钱,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对于自己的桃花运,他也没有任何的办法,谁让自己个人魅力如此强大,美女们纷纷中枪倒下呢

    苏锐想到这儿,不禁笑了起来,那笑容要多淫.荡有多淫.荡哥哥还没“开枪”呢,你们就“中枪”倒下了

    一路上,想着林傲雪之前露出来的风情,想着那非同一般的极致触感,开着车子的苏锐有几次都差点撞到了路边的电线杆。

    两个人约在星巴克见面,周安可已经买好了咖啡等着苏锐,她今天仍旧是一身简单的白裙,宛若一朵尘世间的雪莲花一般,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即便她已经穿的很素雅很低调了,但是那一身江南美女的气质却毫无保留的体现了出来,依旧是美的让人心颤。

    周安可已经隔着玻璃看到了苏锐,对他挥了挥手,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苏锐笑着摆了摆手,便分开人群,朝星巴克里面走去。

    也不知怎么的,今天星巴克门口的小广场上人那么多,不知是在搞什么活动,看起来真是热闹非常。

    不过,宁海市区的人流量本来就很大,发生这种情况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苏锐才刚刚接过了周安可递过来的咖啡,便听到小广场上传来了一个人深情的呼喊。

    “安可,请你出来”

    由于现场摆了两个音响,因此这声音极大。

    周安可一愣,对苏锐说道:“我怎么好像听到了我的名字?!?br />
    “好像真是你的名字?!彼杖癜诹税谑?,混不介意:“估计是名字比较相似吧?!?br />
    两个人想要找个位子坐下,却又听到外面的喊声:“安可,请你出来,我有惊喜给你”

    周安可面露疑惑:“不会真是在叫我吧”

    “周安可,就是你”似乎是看到了她的疑惑,外面的声音更加热情

    这声音过后,外面的人都在跟着一起喊:“周安可,就是你周安可,就是你”

    外面的人看起来情绪十分高涨,一个小小的台子上,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正引领着众人一起喊着,在这个时候,有另外一个其貌不扬的男人,正行走于人群之间,每遇到一人便塞给他一百块钱。

    此人的举动清晰地落入了苏锐的眼中,他玩味的笑了笑:“喊一嗓子就给一百块钱,这生意真是划得来?!?br />
    “你说什么”周安可没听清苏锐的话,她还在为外面的喊声发呆。

    苏锐心想,早就听说这个姑娘每年收到的玫瑰花能装满一个大卡车,还真是名不虚传,自己才和她第一次出来吃饭,就遇到了抢亲的。

    外面的喊声还是不停,苏锐伏在周安可的耳边,问道:“你来这里多久了?!?br />
    “两个小时?!敝暗氖奔淅?,周安可一直坐在位子上看书等着苏锐。

    “那就没错了?!彼杖衽牧伺氖郑骸傲礁鲂∈?,足够对方布置那么多东西了?!?br />
    “什么意思”貌似周安可对于这方面有些迟钝,并没有想到苏锐说的是什么意思。

    “出去吧,对方是在向你求爱呢?!彼杖裎弈?,直说了出来。

    “什么”周安可闻言,极为难得的皱了皱眉头。

    追求者太多,是许多女人都羡慕的事情,可是在周安可这里就变成了烦恼之极的事情。

    这个时候,外面站在小台子上的男人同样看到了和周安可附耳说话的苏锐,这种略显亲密的举动,让他的眼睛顿时阴沉了下来

    “没听说周安可和别的男人有亲近啊,这个冒出来的家伙是谁”

    西装男非常不爽,自己跟踪周安可的行踪那么久,好不容易逮到这个机会,来给她一个惊喜,怎么半路杀出来这么一个程咬金

    可是,无论怎样,他都没有任何的退路了

    不过,这阴沉的眼光也只不过是一闪而过而已,很快他就已经调整完毕,继续热情的喊道:“周安可,请你出来”

    这男人抱着一束玫瑰花,地上也摆满了玫瑰,看起来足有上千朵,看起来真的足够震撼。

    由于很少发生公然求婚,因此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喊声也越来越响亮,那个穿梭其间发钱的兄弟也越来越忙活了。

    “你认识他吗”苏锐指了指外面的男人。

    “认识他,他叫王安,给我送过几次花,都被我拒绝了?!敝馨部刹豢斓乃档?。

    “看起来是个富二代啊,长的还不错,你怎么没接受”苏锐笑眯眯的打趣道。

    看到苏锐在这种时候还取笑自己,周安可也不甘示弱:“我都和别人喝过交杯酒了,怎么还能接受别人?!?br />
    只是,在说这话的时候,她的俏脸之上腾起了一股绯红之色。

    苏锐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对于这种事情,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反正在莲塘镇,他是跳进黄河也别想洗清自己和周安可的关系了。

    “你确定你要拒绝他”苏锐又问了一遍。

    “当然?!敝馨部墒挚隙?。

    “那就简单了?!彼蛋?,苏锐直接拽着周安可的手,大大方方公公然然的朝外面走去

    :感谢书友3909058、颖丽奕、书友3948098、董津、dslq、转瞬成空兄弟的捧场年前好忙忙到晕,加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