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宁海一如往常,似乎凯撒宫里发生的血案并没有流传开去,李阳动用了他的关系,很好的把这件事情给压制了下来。

    只是,今天宁海的外地游客明显开始逐渐的增多了,虽然是休息日,但不是小长假,也不是旅游旺季,怎么就多出来这么多人平时许多列车都有空位,今天则是塞了个满登登的,而且许多酒店都已经被提前预定,客满为患。

    苏锐正在林家的健身房里做着无氧训练,杠铃已经被推了几百下,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荒废一日再练三天都补不回来,即便身手强大如苏锐,也不可能放松对自己的要求。

    他浑身上下只是穿着一件黑色紧身裤,短裤及膝,腿部肌肉虽然不是特别壮,但是精悍之极,赤着上身,汗水沿着肌肉的线条不断流淌,看起来很有男人味。

    练就一身强壮的肌肉是很多男人的梦想,不过苏锐这身肌肉和健美选手的那种又不甚相同,没有那夸张的弧线,而是实实在在,浑身上下仿佛没有一丝脂肪,肌肉之下隐藏的全部是恐怖的爆发力。

    卧推之后,苏锐便毫不停歇,倒挂在器械上,开始做腹部力量训练。对于他而言,虽然平时看起来嘻嘻哈哈,但是训练方面从来不曾放松过,对自己的严格要求近乎可怕。

    经常过这种刀口舔血的生活,苏锐也清楚的明白,每多一分钟的训练,都是多给自己争取一分生存的机会。

    这个健身房,简直已经变成了他的私人天地,只要不出门的时候,他绝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呆在这里,作为曾经的特种兵,他有一整套最科学的训练方法。

    就在这个时候,健身房的门打开了。

    此时苏锐的身体还是处于倒挂的状态,因此,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两条雪白的长腿。

    “好腿?!彼杖袂椴蛔越母锌?。

    这双美腿上同样穿着的紧身短裤,顺着美腿往上看去,紧紧的短裤把腹部的形状勾勒的无比清晰,再向上看,两座山峰就挡住了苏锐的视线。

    “好身材啊?!?br />
    由于苏锐的精力都集中在对方的身材上,因此脚部一松,直接头朝下摔在了地上。

    看着苏锐摔的龇牙咧嘴的疼痛模样,林傲雪的嘴角露出一丝弧度来。

    她穿着紫色的连体紧身衣,整个人的曲线没有一丝掩藏,完美之极,苏锐今天没流鼻血,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走到跑步机上,林傲雪调了一个合适的速度,便开始慢跑起来。

    苏锐看着那胸前震荡的弧线,轻轻咳嗽了两声,道:“你怎么来了健身房”

    在苏锐住进来之前,这健身房的门可是常年都上锁的。

    “锻炼身体?!绷职裂┩芬膊蛔幌?,依旧保持着跑步的速度。

    苏锐心想,什么锻炼身体,恐怕是为了保持身材吧。

    “那为什么练跑步”苏锐看起来是在没话找话,说出来的语言非常没有营养。

    “为了跑得快?!绷职裂┑幕卮鸶盟杖窀芯醯轿抻?。

    “你不需要跑那么快?!?br />
    “危险的时候,还是跑的快一些好?!?br />
    这一次,林傲雪的回答就有些让苏锐感到意外了。

    看来,这个姑娘已经非常清楚的了解了自己的处境,这已经是她极大的进步了。

    “你不需要跑那么快?!彼杖裨俅沃馗戳艘槐椋骸拔铱梢员ё拍闩??!?br />
    林傲雪听到这句话,俏脸一红,似乎想到了在南海时被苏锐抱在怀里狂奔的情形。

    “我不想成为你的拖累?!?br />
    林傲雪的回答再次让苏锐一愣:“所以我要跑的更快一些?!?br />
    苏锐闻言,沉默了足足十分钟。

    看来,这个丫头真的进步了很多很多。

    而林傲雪也不吭声,就这样慢跑着,直到身上已是香汗淋漓。

    看着林傲雪擦汗的样子,苏锐像是下定了某个决心一样,说道:“这样吧,我给你设计一套完整的训练方案,你这样自己盲目训练,很容易受伤的?!?br />
    林傲雪闻言,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了一抹亮色。

    “每天在健身球上做二十分钟的柔韧性练习,慢跑十五分钟,游泳半小时,器械训练一小时,具体时间由我来掌握,放心,这不会让你变成一个肌肉女,但会让你更有力量?!?br />
    简单的说来,这就是苏锐对林傲雪所设计的健身计划。对于每天要花两个多小时来训练,林傲雪没有任何的异议。

    “现在我们开始做拉伸?!?br />
    林傲雪的柔韧性还算不错,但是离苏锐的目标还有很大的差距,因此从此每天在健身球上的二十分钟,也是苏锐趁机揩油的好时机。

    看着林傲雪那舒展的身体和玲珑的曲线,扶着她那柔软细腻的腰肢,苏锐不禁觉得自己有点心猿意马起来。

    两人在健身房中呆了一小时,然后便到了后院的游泳池。

    按照苏锐的要求,林傲雪换上了泳装,虽然她有过一点不好意思,但是俩人在南海的时候抱都抱过了,现在被多看两眼,倒也没什么。

    苏锐出于某些不可告人的原因,已经驱散了泳池边的安保人员,这里的监控摄像也被关掉了这纯粹是方便作案的节奏啊。

    林傲雪的悟性很高,再加上她在南海被苏锐连续教导了几天,此时的泳姿虽然有些生疏,但也不至于沉底了。

    坐在泳池边,看着在水里的林傲雪,苏锐不禁有些自得整个宁海,恐怕除了自己,没有别人见到过林傲雪穿着比基尼的样子了吧

    简直美不胜收

    就在这个时候,林傲雪发出了一声惊叫,整个身体瞬间僵硬,双手扑腾了几下,就往水下沉去

    “不好”

    苏锐想都没想,一个鱼跃,直接跳进了水里,一下子就蹿到了林傲雪的身边,把她抱了起来

    由于求生的本能,林傲雪同样紧紧抱着苏锐,大口喘着气

    “腿腿动不了了好疼”

    林傲雪把头伏在苏锐的肩上,呼吸了几大口新鲜空气,才难受的说道。

    她完全没有注意到,此时的苏锐正托着她的臀部,紧紧的贴在腰间

    当然,后者也是完全无意识的

    “别担心,应该是抽筋了?!?br />
    在游泳的时候抽筋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经?;岬贾氯说哪缤?。苏锐没有再多说,而是把林傲雪抱到岸边,帮她压着腿。

    “是我没考虑周全?!彼杖褚槐哐棺磐纫槐哂行┳栽鸬乃档溃骸敖裉炷愕脑硕恳丫恍×?,无机盐流失较大,此时再游泳,很容易发生抽筋的情况,从明天起,给你减量?!?br />
    林傲雪只是看着苏锐,并没有说话。

    “还疼吗”

    苏锐压完腿之后,又在腿弯处继续按摩着。

    “不疼了?!绷职裂┮×艘⊥?,看着苏锐蹲在池边的样子,眼中忽然极为难得的闪过了一丝俏皮的色彩。

    她忽然伸出脚,在苏锐不注意的时候,在他的肩膀上一蹬

    “我去”

    苏锐本来就是蹲在池边,重心靠后,不提防之下,被林傲雪这么一蹬,整个人就仰着摔进了池子里扑通一声,水花溅起老高

    “好你个林傲雪”苏锐一边抹着脸,一边气急败坏的说道。

    看着苏锐湿漉漉的样子,林傲雪笑靥如花。

    “我好歹也是救了你,不带这么恩将仇报的啊”

    苏锐说着,作势要往岸边扑来

    林傲雪站起身来,光着脚,转身就跑

    在这一刻,她仿佛恢复了童年的天真与烂漫。

    当然,用烂漫这个词来形容林傲雪这种冰山美人儿是非常不恰当的,但此时此刻,她的心情确实是十分愉悦。

    “林傲雪,哪里跑”苏锐依旧气急败坏的追上来,完全没有欣赏美女的心思:“看我抓到你,一定把你扔进水里”

    看到苏锐追来,林傲雪跑的更快了,此时那些安保人员都默默的躲到树后藏起来,闭上眼睛捂上耳朵,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

    “想整哥哥,你还差好多年?!彼杖窈俸僖恍?,身体骤然加速

    林傲雪回头一看,已经没有了苏锐的踪影,正在纳闷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身体一轻,整个人已经被拦腰抱起来

    “敢玩我,我就玩你”

    苏锐完全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心思,抱着林傲雪冲回泳池边,直接就跳进了水里

    在水花溅起的那一刹那,林傲雪的惊叫也回荡在这片天空下。

    “敢整我,敢整我,看我不报复你?!?br />
    苏锐抱着林傲雪沉入水中,然后又浮出水面,大眼瞪小眼,因为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任何惩罚她的方法

    淹又不能淹,打又打不得

    似乎是看出来了苏锐的无奈,林傲雪搂着他的脖子,头微微扬起,一副很骄傲的模样,那眼神里写满了“小样,我看你咋办”的意思。

    当然,此时的林傲雪也完全没有意识到,她胸前的山峰正紧紧贴着苏锐的胸膛,双腿盘在了他的腰间,正和对方以一种极为暧昧的姿势接触着。

    在这之前,如果让林傲雪以这种姿势和别的男人相接触,简直比杀了她还要痛苦。

    事实证明,作为女人来讲,千万不能挑衅男人,否则的话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狗急了还会跳墙,我不信我还整不了你”

    苏锐的两根手指像是剪刀一般,直接就挑断了林傲雪的比基尼肩.带

    :感谢书海一逛、dslq、孤狼魂、书友3948098、颖丽奕、书友3909058、东哥很英俊的捧场简直是一波接一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