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华中躺在床上,正准备睡觉,彪子却忽然在门外喊道:“少爷,不好了”

    “叫什么叫什么事非得大半夜的说”李华中翻身坐起来,有些不太爽,毕竟无论是谁被惊扰了睡眠,都会有点起床气,更何况是这种黑帮大少。

    彪子满脸惊惶的跑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少爷,不好了,北堂四虎和他们带来的四十精锐”

    李华中眉毛一立,心中涌出一种极为不妙的感觉:“他们怎么了”

    “他们被青龙帮俘虏了”彪子满脸大汗

    “俘虏”

    李华中一拍床沿,顾不得没穿衣服,直接站起身来,怒道:“他青龙帮怎么敢惹我远威帮明知道是我北堂的人,他们还敢惹吃了雄心豹子胆不成”

    “少爷,据说是北堂四虎今天晚上在凯撒宫和青龙帮的人发生了冲突,李阳甚至也在现场,北堂四虎两死两残,四十名精锐只剩三十人”

    “什么”

    李华中听到这句话,好像有了一种五雷轰顶的错觉

    他们为什么要选择在今天晚上和青龙帮发生冲突

    这是他们主动挑起来的,还是青龙帮已经对远威帮的潜入有所察觉

    北堂四虎,如此精锐的战力,竟然两死两残

    这在李华中看来,完完全全的不可思议

    他的大脑霎时一片空白,光着身子站在床边,甚至都忘记了作何反应

    这些年来,为了培养自己的势力,李华中在北堂所下的本钱可不小,由于知道李华中未来肯定会成为帮主,北堂这些人也都基本上效忠于他,如果这些人完蛋了的话,那么他这么多年的积累也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才第一次用兵,结果就被敌人整个包了饺子

    沉思了两分钟之后,李华中才抬起头来,面色阴沉地说道:“消息确定了么”

    “已经确定了?!北胱油涣吵林氐乃档溃骸熬菟登嗔锬潜咭丫畚迩?,只要钱一到,他们立刻放人”

    “五千万他们怎么不去抢”

    一听到这个数字,李华中的脸登时就黑了

    身为远威帮帮主,他清楚的知道,帮中的战力虽然足够强大,但是经济实力和坐拥宁海的青龙帮可不能比虽然这些年已经有了别的业务收入,但是这五千万对于远威帮来说,绝对不轻松

    拿这么多钱来换三十个手下,值还是不值

    只是,在这个时候,忽然一道冷光划过了李华中的脑海这道光让他的额头上瞬间就沁出了冷汗

    “彪子,既然青龙帮已经放出了消息,那么我爸他们知道不知道这件事”

    “知道?!北胱拥挠锲行└缮图枘?br />
    “帮中都知道了”

    李华中的脸色变得极为不好看

    事实上,这北堂的战将调动,虽然他事先已经跟完颜正雍打过了招呼,但是正常人的心里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完颜正雍也是想借这个机会锻炼一下儿子,给他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为他日后顺利接手帮主大位而铺路

    嘴上虽然说不想让儿子涉黑,但完颜正雍可不想让自己辛苦打下的基业落入他姓人之手

    可是,这北堂四虎率领四十精锐才刚刚来到宁海,就被青龙帮俘虏四虎二死二残这种结果,无疑狠狠的打了完颜正雍的脸儿子让帮派遭受如此损失,日后怎么让他继位

    而且,完颜正雍和帮派中的一干老臣筹划了那么多年,想要南下征服宁海,这第一枪还没打响,就已经被青龙帮觉察到了两派的矛盾已经非常公然,日后远威帮想要对青龙帮实施突袭都不可能了

    这次北堂的折损,对于整个远威帮来说,都是极为重大的损失

    本来想大跨步的进入宁海,结果这只脚才刚刚抬起来,就已经被人一刀剁掉了一半这已经影响到了他们多年的大计

    李华中的身上已经全是亮晶晶的汗珠,他抹了一把汗如雨下的额头,道:“我爸他怎么说”

    “帮主说这件事情,让您自己想办法解决,如果解决不了,以后就别想着继承帮主之位了?!北胱臃浅<枘训乃档?,他事先就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向自家少爷说。

    而且,他已经用了非?!拔瘛钡挠锲?,完颜正雍得知此间消息之后,立刻勃然大怒,说出的话比这要狠一百倍

    完颜正雍的原话是如果完颜华中解决不了这件事,就让他当场自裁,以告慰死去的北堂弟兄

    “让我自己解决否则就不能继承帮主之位”这句话对于李华中而言,无疑又是一道晴天霹雳

    “五千万,五千万,我怎么解决”

    李华中重重的踹了一下床头柜

    彪子有些欲言又止:“少爷”

    “有什么话,说”李华中不耐烦的说道,他现在一个头两个大

    “少爷,其实这件事情也并不是像想象中的那么困难?!北胱邮蕴叫缘乃档溃骸耙?,咱们放弃那三十个兄弟”

    “放弃绝对不行”

    在这种时刻,李华中的头脑还是非常的冷静多年的刑警经历给了他清明的头脑很容易就能判断出局势

    “绝对不能放弃那都是自己的兄弟”

    李华中这话让彪子汗颜不已

    “少爷说的是是彪子自作主张了”

    其实在李华中的心里,不是没想过放弃这三十个弟兄,这样毕竟可以节省五千万的资金

    可是他瞬间便否定了这个想法

    身为社团,身为黑帮,靠什么来聚拢人气不是金钱,不是利益,而是义气

    兄弟之间,情比金坚

    有什么钱能够换来兄弟之间的感情有什么钱能够买回兄弟的命

    如果他李华中因为五千万就把三十个老资格的精锐弟兄给放弃了,导致青龙帮最后撕票,那么最后的结果很显然将不会有人愿意再跟着这个少帮主不会有人愿意为他卖命他将让所有人寒心

    必须要凑齐五千万

    看着李华中的脸色不断的阴晴变幻,彪子再次问道:“少爷,要不要我和青龙帮联系一下,让他们把价格给便宜一点”

    当李华中听到“便宜”两个字的时候,顿时气得不打一处来。

    他反手一巴掌,把彪子抽的一个趔趄

    “便宜你妹你当这是买东西,还能讨价还价他要多少,咱们就得给多少被吃的死死的青龙帮开价五千万已经很仁慈了你庆幸他没张口就要一个亿吧”

    彪子捂着脸,立刻躬身站好:“少爷教训的是,教训的是”

    李华中从床头柜上拿过一包烟,点燃之后,深深的吸了一口

    这一口吸的可够深的,足足烧了半支烟

    为了自己和远威帮的名声,他连一点价都不能讲,这也真够憋屈的

    “青龙帮有没有说交换人质的期限”

    “说了,他们说可以有半个月的时间来筹钱?!北胱尤套呕鹄崩钡牧臣?,道:“说等我们凑齐五千万现金以后,等他们的电话?!?br />
    “半个月的时间”烟雾缭绕中,李华中的脸色略略缓和了一下。

    “一次性拿出五千万的流动资金来不可能,但是把一些资产来变现还是可以做到的?!崩罨谐了剂艘幌?,说道:“我在宁?;褂腥追孔?,都是我刚到宁海的时候买的,这么些年也涨了好几倍,加起来也能值个一千五百万,这套别墅估计能卖个两千万,这样就有三千五百万了?!?br />
    彪子有些着急:“少爷,您要卖自己的房子来赎他们”

    “不然还能怎么样”李华中的眉毛一挑。

    “可是少爷,现在的楼市下行,宁?;褂写罅康目罩梅棵挥新舫鋈?,二手房的市场更不好,我们就算想卖房子,短时间内也不会有人来买?!?br />
    “那就八折八折不行七折如果还卖不出去就半价我就不信没人来买”

    李华中明显激动了,从小到大,他从来没为钱的事情发过愁这还是第一次被逼到如此份上这让他的心中憋屈无比

    半个月的时间,要卖掉这么多套房子来凑钱,时间确实比较紧迫

    李华中又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把我在北方的所有房产全部卖掉,家里那些古董收藏什么的能变卖就变卖,全部都要现金不过,估计这样的话,也还是要差个几百万左右,依附于完颜家族的还有别的小家族,我完颜华中就不要脸一回,开口借钱,他们不会不给”

    彪子看着李华中的样子,像是想起了什么,再次试探性的问道:“少爷,咱们要不要找宇爷来帮忙他的武功高强,可以帮咱杀上青龙帮把人抢回来?!?br />
    李华中想都没想便否决了,话语之中带着浓浓的讽刺意味:“这不可能,他是要一切为了远威帮的大计而服务的人不可能出手况且,他一个人,怎么能和整个青龙帮相抗衡”

    “半个月,半个月,青龙帮,你这看似时间够长,但实则要把人逼死”

    李华中说到这里,再次重重的踹了一脚床头柜

    接二连三的遭到重踹,床头柜终于承受不住这种重压,四分五裂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亮光忽然划过李华中的脑海,让他禁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半个月之后,不是华夏黑拳十年大比的开赛日吗”李华中的眼中浮现出一丝血色,低吼道:“该死的青龙帮,他们在打什么该死的鬼主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