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的话音一落,那些刚刚丢下武器的北堂精锐们都愣住了

    “我说的难道不清楚吗”苏锐站在二楼之上,双手撑着扶手,面色之中带着凌冽寒意。

    上官墨忍不住的低声说道:“偶像就是偶像,真的是太绝了?!?br />
    “杀了他,你们都可以活,他活着,你们都要死?!?br />
    苏锐指着老四高占虎,目光中带着冷意,他的话让在场的人齐齐打了一个寒颤

    这是要公然挑起北堂的内斗啊

    如果这些所谓精锐们杀了高占虎,那么也就意味着他们背叛了远威帮自相残杀,这四个字在帮规中是可以处以极刑的

    就算这些人被苏锐饶命不死,回到帮中之后,杀掉高占虎的事情会像鱼刺一样卡在他们的心中,让这些人从此彻底失去战斗力

    苏锐此举可谓是极为的诛心一句话就废掉了四十人

    “真的好狠啊?!甭薹闪纪凰杖竦暮堇备鸷沉?br />
    本来在他的眼中,苏锐是个凭借个人武力就能够纵横天下的人物,但是今天他却发现,自己的看法还是有失偏颇

    苏锐虽然拥有足够让绝大多数人仰望的武道实力,但是头脑的力量依旧不可小觑如过他亲自出手,固然可以废掉这四十人,但是他却能够用一句简单的话,敏锐的切中对方的死穴,让他们自相残杀,自己不费一枪一弹就解决了战斗

    这还是罗飞良没有经历过西方那些惨无人道的战斗,如果他经历过之后,就会明白,那些单方面崇尚武力并且完全依靠武力的人,往往都会死的很冤很惨

    听了苏锐的话,高占虎同样一愣,但是他已经敏锐的感觉到,周围的同伴们看自己的眼神已经越发不善起来

    一边是生,一边是死,在生死的关头面前,让什么狗屁的忠诚都见鬼去吧

    “你们不要听信他的谣言,他就是为了挑起我们的内斗”老四高占虎有些慌了神,连忙说道

    可是,没有人听他的话,一些本来丢掉武器的人又把武器都捡了起来

    “混蛋,你们都瞎了眼吗我是你们的四哥敢杀我,你们死定了”高占虎大吼

    “老四是你们的四哥你们这群人难道连敌我都不分了吗”

    “不要自相残杀,千万不要,不要”邱培虎和陈振彪大声劝阻,这一次钱万星和上官墨并没有再去阻止,因为他的吼声根本起不到任何的效果

    北堂的四十精锐已经形成了包围圈,把高占虎紧紧的包围在了中间

    “你们想干什么你们真以为杀了我就能够活命”

    高占虎一声大吼,怒斥道

    “我保证,他们杀了你,就可以活命,而且对于今天晚上的事情,我既往不咎”在高占虎刚刚说完的时候,苏锐就已经接话,冷冷答道

    而他的这句话插的恰到好处,无疑又给那北堂四十精锐吃了定心丸

    苏锐早就看出来,这高占虎不是什么好东西,如果他知道今天晚上的事情就是这个北堂老四率先挑出来的话,恐怕会二话不说直接拧断他的脖子

    “你们不要信他的话,不要信”高占虎越发觉得不妙,他从同伴们的眼光中,再也找不到往日的情绪,有的只是冷漠和残忍

    “四哥,你死了,我们所有人都能活,那就请你牺牲一下吧”

    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他的话音一落,几把短刀便同时朝着高占虎捅来

    “啊”高占虎一声大吼,道:“我死了也要拉你们垫背杀一个够本,杀两个就赚了”

    说罢,他拽过来一人,直接拧断了对方的脖子与此同时,有两把匕首捅进了他的身体,七记短棍落在了他的后背上

    只是这一下而已,老四高占虎就被打的吐血感觉到背骨疼痛到了极点,好似完全碎裂

    邱培虎和陈振彪已经闭上了眼睛。

    罗飞良也有些触动,他从未见过那么惨烈的战斗,从未见过那么灭绝人性的自相残杀

    为了活命,人的劣根性已经彻底暴露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加重要

    几分钟的混战之后,整个场面已经血腥不堪,十几人躺在地上,鲜血横流

    高占虎的战力确实可以,在这种围攻之下,他依旧打死打伤了十几人,那么多人倒下了,他还依旧站立着

    可是,即便没有倒下,可是他几乎已经变成了刺猬,浑身被插了至少几十把短刀

    鲜血不断的从刀口中涌出,顺着他的双脚流到地上,很快就积累了一大滩鲜血

    “老四”看到曾经的兄弟自相残杀,变成这副惨状,陈振彪和邱培虎简直悲愤欲死

    可是,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有因就有果,这一切都是他们自找的

    老四就这样站着,目光中已经渐渐无神

    “去死吧你”

    这个时候,一个人影又腾空而起,手中的钢棍高高举起,重重的砸在了老四的头顶

    砰

    众人清晰的听到了一声让人心颤的闷响,就像是熟透了的西瓜被打爆一般

    老四依旧站在原地,只是他的眼睛、耳朵、鼻子、嘴里全部都在往外涌出鲜血

    这场面简直是骇人无比

    终于,他再也站立不住,无力的栽倒在地

    杀了高占虎之后,那些北堂精锐们同时看向苏锐,似乎想要从他口中得到可以活命的答案。

    “你们可以活命,至少我不会杀你们?!?br />
    此时的凯撒宫,已经全是血腥气息,浓烈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包括北堂四虎在内,远威帮一共来了四十四人,但此时能够站着的,不过二十五个而已

    损失惨重

    听到苏锐的话,这些人并没有完完全全的放下心来,因为在某些时候,“信义”这两个字跟屁话没什么两样。

    苏锐说到做到,对一旁的李阳说道:“放出风声去,就说远威帮北堂四十四人在青龙帮的地盘上闹事,死了十二个,重伤七个,二十五人完好,皆被被青龙帮俘虏,如果远威帮是那个号称重情重义的帮派,就让他们拿钱来赎人”

    听到苏锐这样讲,那些剩余的北堂中人不禁开始放轻松了,这样看来,苏锐是真的不会杀他们了

    “是,苏少”李阳恭敬的点头,他对苏锐这一系列的处理佩服的五体投地

    “只是苏少,让他们拿出多少钱合适”

    “每人一百万?!彼杖竦档?。

    “每人一百万,三十二人,就是三千两百万”李阳的眼睛中同样释放出一丝危险的光芒来:“这一次,我要让远威帮吐血”

    “等一下?!彼杖窈鋈换邮种浦梗骸八愠扇税?,这两个家伙就算了?!?br />
    李阳一愣,然后恍然,因为苏锐的目光正盯着躺在地上的邱培虎和陈振彪

    “我明白苏少的意思了?!崩钛羲蛋?,掏出手枪,随时准备打死这两个人。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彼杖癜诹税谑郑骸罢饬礁鋈怂淙环狭?,但不是没有利用价值,每人算成一千万,给远威帮报价吧?!?br />
    一千万

    饶是李阳心狠手辣,也被苏锐的大手笔惊到了。

    两千万买两个废人回去,这生意也太不划算了吧远威帮会同意吗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至于远威帮会有什么反应,你们提前做好提防就是了。他们想要吃了你,你也不用对他们客气?!彼杖袼蛋?,走到一旁,从一个死者的喉咙上拔出自己的军刺,用他的衣服擦了擦血,然后便兀自离开了。

    来的洒脱,走的利落,仿佛刚才他只是做了一件极为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看着苏锐的背影,李阳咬了咬牙,一共五千万,如果远威帮不付账的话,自己就立刻撕票

    即便对于富得流油的青龙帮而言,一下子拿出五千万也绝对不轻松,李阳相信,地处偏远的远威帮更不可能拿得出来那么多流动资金,就算他们咬牙硬撑,也会被这五千万给压到喘不过气

    苏锐此举虽然看似简单,但实则是大有深意,如果远威帮愿意出钱赎人,那么就会背上沉重的经济负担,如果他们拒绝赎人,那么就会背上沉重的名声负担。

    到时候李阳只要把消息散布出去,说远威帮无情无义,连旗下精锐都不愿意花钱赎,到时候哪还会有人愿意加入这个让人感觉到心寒的帮派

    因此,李阳断定,远威帮无论如何都会赎回这三十二人,没有帮派不在意自己的名声

    当然,这三十二个人就算被买回去,也无法再堪当大任杀掉高占虎的心魔会一直萦绕在他们的心头而且以完颜正雍的性子,绝对不可能再重用他们了

    “我们也告辞了?!币月薹闪技溉说纳矸?,自然不可能在这里久待,死伤那么多人,作为警察还视而不见,可就太说不过去了。

    大门一打开,青龙帮所有堂口的兄弟就一拥而进,把那些北堂中人团团围在中间

    “全部都带下去,如果有敢反抗的,立刻格杀勿论”

    这倒是李阳多虑了,经过苏锐的再三恐吓和威胁,哪还有人胆敢反抗那纯粹是找死的节奏

    等到所有人走后,李阳站在楼梯上,看着满地的鲜血,眼神之中有着火焰在燃烧。

    这火焰的名字,叫做野心

    “完颜正雍,从今天开始,我们两个不死不休?!崩钛舻纳舯渌难酃?,似乎已经穿越了重重空间,看到了北方的那一片广袤的土地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在他的脑海之中升起,让他的野心之火逐渐熄灭。

    经过今天的事情之后,李阳知道,终其一生,他都要奉苏锐为主了

    :感谢笑看红尘8612、dslq、云且留驻、晓栖、非公子、东哥很英俊的月票支持大家好给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