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华中正在别墅里喝着茶,他看了看时间,对身后的彪子说道:“北堂四虎说今天晚上出去打探一下情况,怎么现在还没回来”

    彪子恭敬的回答道:“或许这群家伙是玩的太高兴了,毕竟之前在北方的时候,帮主的高压政策让他们也快吃不消了?!?br />
    李华中的嘴角露出冷笑:“我爸的那一套早就过时了,把这些手下人压制的太惨太严格,对他自己能有什么好处现在讲求的是人性化管理,黑帮也一样得改革?!?br />
    “少爷说的是?!?br />
    “至于北堂的那帮兄弟们,就让他们今天晚上尽情的放松一下,大战前总得让神经松弛一下,不能总是紧绷着,你得顺他们的意,他们才能替你卖命,不是么”李华中笑眯眯的说道,显得一切尽在掌握。

    “少爷,北堂四虎和大批精锐已经秘密的进入了宁海,我们是不是也可以筹备一下,准备对叶冰蓝下手了”彪子眼珠一转,问道。

    “叶冰蓝当然可以?!崩罨械难矍坝挚几∠殖鲆侗赌羌赖那瘟澈图鹄钡纳矶?,冷冷一笑,道:“一而再再而三,敬酒不吃吃罚酒,忤逆我的意思,简直就是找死”

    穿上警.服,李华中就是那个年轻有为干练高效的年轻警官,而一旦恢复那远威帮大少爷的真实身份,他的身上则是很明显的多了一丝狂傲和一丝暴戾,那种狂傲和暴戾是来自于骨子里的,抹也抹不去。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他的那些北堂精英,正被苏锐堵在凯撒宫里,一个都走不了

    苏锐的目光扫向哪里,哪里的人就低下头,不敢和他对视一眼

    “看到没有,这就是你的所谓兄弟,看到你们都快死了,他们也不愿意站出来一步?!彼杖穸宰盘稍诘厣系某抡癖牒颓衽嗷⒗湫?。

    这两个人正倒在地上,疼的死去活来,脸都扭曲变形了

    苏锐指着老三老四,说道:“你们两个来回答我刚才的问题?!?br />
    老三老四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轻轻后退一步他们怕了

    “不要有任何的迟疑,否则这两个人就会有一个当场死去,我保证?!彼杖竦幕坝镏胁⒚挥写派币?,可是现场同样没有人怀疑他的杀心

    老大邱培虎躺在地上大喊:“你们不要怕了他一起上,干掉他,冲出去”

    “还不老实”

    上官墨终于忍不住了,在邱培虎那满是鲜血的脸上连着踹了好几脚

    被人当众踩脸身为北堂第一战将,邱培虎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屈辱,就算不被打死,也要被活生生的气死了

    “怎么,你们二人还没有答案吗”

    苏锐上前一步,北堂的精锐们便后退一步。

    一个人逼退了四十几人

    “那些女人都是我搞的,你又能怎么我兄弟们,跟他拼了,我就不信这个邪”

    身体强壮但却尖嘴猴腮的老三被苏锐的眼神逼迫到极点,干脆一壮胆子,拍了拍胸脯,大吼道:“兄弟们,冲上去,大不了鱼死网破”

    “鱼死网破”

    苏锐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下一秒,他的身形便化作残影,陡然消失

    老三沈林猛只是感觉到眼前一花,然后自己便被人箍住了脖子一股强烈的窒息感瞬间将他笼罩

    沈林猛出于本能,不停的挣扎,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喉骨随时都会被苏锐捏碎

    他不知道苏锐是怎么来到自己身前的,但是,他不想死

    可是在这里,他的生死,只能由苏锐说了算

    “恐吓别人的感觉是不是不错”

    苏锐的身法实在是太快太快,即便刚才老三沈林猛站在北堂众多精锐的身边,还是被他来去自如,轻松扼住脖子就带了回来

    老四高占虎看着老三被苏锐扼住脖子,他的眼眸动了动,苏锐的这个举动无疑表明了,他可以随意杀这里任何一个人

    “回答我,恐吓别人的感觉怎么样”苏锐的眼眸中露出一种让人全身发寒的意味:“那么多女孩子被你猥.亵,仗势欺人的感觉一定很不错吧,我想,如果你们真的占领了凯撒宫的话,今天晚上可就会把这里变成极乐世界了?!?br />
    苏锐把“极乐世界”四个字咬的极重

    在来之前,他可是清楚的听到这群远威帮人在高喊“抢他们的地盘,睡他们的女人”之类的话,如果这里真的被他们占领,那么这些人就可以尽情的胡作非为,凯撒宫乃至宁海地下世界将变成十八层炼狱那些长相不错的女孩子也就要遭了大殃

    在宁海,青龙帮好歹也是秩序的维护者,而如若放这些远威帮的人进来,整个地下秩序无疑将会被破坏殆尽

    老三沈林猛自然没可能回答苏锐的问题,因为他正被掐着喉咙高高举起,满脸涨红,脖子上青筋暴起

    他伸出手去,想要用力掰开苏锐的手,可是后者的手就像是拧死了的铁钳一样,根本就扳不动

    “你们很任性,但是,我会让你们体验一下更任性的感觉?!?br />
    苏锐手臂的力量控制的恰到好处,既不会把沈林猛掐死,又不会给他太多的氧气在这样的窒息情况下,后者的挣扎已经是越来越弱

    所有人都眼睁睁的看着苏锐高高举着沈林猛,一步一步的朝着旋转楼梯之上走去

    没有人知道苏锐要干什么整个大厅之中陷入了一种极为诡异的安静之中

    北堂的精锐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三哥被这样毫无反抗能力的拎着走,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苏锐就这样擎着沈林猛,一直走到了旋转楼梯的六楼

    此时,这六楼距离地面足足有二十五米众人都只能仰视

    苏锐站在扶手旁边,掐着沈林猛脖子的手已然伸到了楼梯外面

    后者的身体完全悬空

    似乎意识到了苏锐将要做什么,沈林猛开始疯狂挣扎眼神之中闪过了无限的惊恐

    他的双腿在空中乱踢乱蹬,可是却找不到任何的借力点

    他感觉到浑身的肌肉紧绷,整个人已经被无边的恐惧湮没了

    就像是被枪决的人一样,死的时候不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是等待子弹穿破自己头颅之前的几秒钟

    “不要”

    看着在空中不断挣扎的老三,邱培虎和陈振彪已经双眼血红一贯阴测测的老四也从心底涌起强烈的恐惧感今天这砸场子的主意就是他提出来的如果苏锐知道他是罪魁祸首的话,那是绝对不会轻饶他的

    “这里是宁海,你们既然向往这个地方,那么就好好的亲吻亲吻这片土地吧”

    苏锐说罢,本来死死钳住老三脖子的手骤然一松

    后者想要抓住苏锐的手,却根本做不到,整个人呈自由落体之势,在空中挣扎着朝地面坠去

    在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

    就连那些见惯了生死的邱培虎等人,也完全看不下去了

    这时间似乎很短,又似乎很长,众人的呼吸似乎停滞了许久,终于听见了那让他们感觉到心悸的闷响

    一声仓长长的惨叫,戛然而止

    砰

    这声音仿佛狠狠的击碎了他们的心让他们的意志彻底涣散

    老三沈林猛仰面朝天呈大字型躺在地上,双目紧闭,一滩鲜血从他的后脑勺下面渐渐扩散

    很显然,他的脑浆崩裂,绝对活不成了

    这是苏锐今天晚上杀的第二个人

    陈振彪双眼血红,大声喊道:“老四,还愣着干什么,快带人杀了这个魔鬼”

    邱培虎也大喊道:“老四,快团结起来干掉他啊”

    老四站在原地,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平时坏主意最多的他,此时完全六神无主

    苏锐杀掉老三的情形,彻彻底底的震撼了他让他的心中毫无战意,只有无尽的惧意

    “老四,你个废物愣着干什么”看到高占虎愣在原地,陈振彪不禁大喊道

    “你也给我闭嘴”

    钱万星同样上前一步,就像上官墨一样,往陈振彪的脸上使劲踹着

    看着这两个手下的举动,罗飞良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

    就算陈振彪喊破了嗓子也是没用,在场的四十几名北堂精锐已经被沈林猛的死彻彻底底的震撼住了心神完全失去了反抗的勇气

    那个站在高处的男人,就像是魔王一样,可以轻松的剥夺他们的生命

    苏锐看着这一群充满了野性也充满了惧意的北方男人,说道:“我改变主意了,你们如果投降,我便能保你们活命?!?br />
    苏锐的声音不大,但是却极为清楚的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朵

    这些人本来就被苏锐的血腥手段所震慑,心中害怕到了极点,正当举棋不定的时候,听到了苏锐的话,竟然有人开始觉得浑身轻松

    投降,即可活命

    一招又一招,每一个血腥的场面都严重的刺激着在场众人的神经,让他们几乎都要崩溃掉,尤其是沈林猛的高空摔落,更是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北堂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从彼此的目光之中找到了答案

    “不要啊,不要投降”陈振彪和邱培虎同时喊道,可是此时他们的呼喊完全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在生死抉择面前,北堂的精锐们也不会选择听他的

    “投降者可以保命”

    苏锐一边走下来,一边说道,声音之中好像带有无穷的魔力

    咣咣咣咣

    苏锐的话音一落,已经有几个人把手中的武器丢到了地面上

    这种情绪就像是会传染一般,只要第一个开了头,其余的人也就放下了心里的包袱,纷纷效仿

    谁不想活命

    “混蛋,一群混蛋”老大老二躺在地上无奈大吼,可是他们已经无力回天

    就在武器落地的声音已经响成了一片的时候,苏锐伸出一只手,指着一个人,又开口了

    “你们如果杀了他,我就接受你们的投降,否则,全部都要死?!?br />
    被苏锐手指指着的,正是老四高占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