噤若寒蝉

    面对苏锐的问话,没有人敢回答,也没有人能回答

    苏锐的强大战力,甚至让这些人失去了反击的意识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偷袭和反击都是无效的因为苏锐的拳头会砸烂一切他手中的武器也会穿透一切不管是锋利的匕首,还是并不尖锐的钝器都能把人活活的钉在地上

    战力最强的老大和老二都被秒杀,老三老四也不敢轻举妄动

    他们本想在今天晚上就打下青龙帮,却没想到一开始就遇到个这么硬的家伙老大老二重伤,北堂的战力相当于折损了三分之一

    邱培虎和陈振彪的身体都在不停的颤抖着,这疼痛让难以控制都说十指连心,但是脚心的疼痛更加骇人

    “兄弟们,别犹豫,给我宰了他”老大邱培虎忍着疼痛吼道:“我和老二都受了伤,这个场子必须找回来否则少主和帮主不会原谅我们的”

    他还未说完,苏锐的一记甩棍已经自上而下的抽了下来直接落在了他的牙床上

    邱培虎的嘴角被抽出了一个触目惊心的血口子,半边牙齿全部被抽飞

    鲜血狂喷,面目全非

    这非人般的疼痛让他险些昏厥过去

    “这个时候还敢废话”苏锐冷冷的看着邱培虎,目光之中全是冷芒

    “青龙帮二十几个人全部断手断脚,你们知不知道,这会让你们遭遇怎样的下场”

    苏锐一个人站在那里,面对着几十名远威帮北堂精锐,没有丝毫惧意,整个人的气势甚至犹在他们之上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李阳,让人把凯撒宫的卷帘门放下今天这些人一个也别想活着走出去”

    苏锐眼中的狠辣让人感觉到心颤

    “是,苏少,我现在就安排”李阳有些激动

    “李阳”

    听了苏锐的话,尖嘴猴腮的老三沈林猛和一贯阴测测的老四高占虎的目光顿时一亮

    李阳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会是青龙帮的帮主李阳

    此时,邱培虎和陈振彪两个被钉在地上的人简直万分后悔

    他们如果早知道李阳在这里,何苦还要费那么多事,直接冲进包间把人杀了不就行了吗

    绕了一大圈,不仅南辕北辙,还让自己落到了这样的下场

    只要杀了他,青龙帮自然就变成了一盘散沙

    如果事先调查好情况再动手,那么后果绝对不会是现在这样

    老三老四对视一眼,他们不约而同的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目光

    不惜一切代价,杀了李阳

    可是,有这么一个杀神般的人物挡在前面,能杀掉他吗

    他又是谁,能够让李阳对其都俯首帖耳

    就在他们心思电转的时候,李阳这位青龙帮帮主发话了。

    “我承认,你们远威帮的战力确实很强大,但是,这里是宁海,是我青龙帮的地盘,你们在我的地盘上伤了那么多的人,如果我还让你们或者离开,我以后也不用在宁海的黑道上混了”

    李阳的话音一落,凯撒宫的所有卷帘门防盗门全部落下就算把玻璃砸碎,这些北堂精英也别想走出去

    “我青龙帮的所有堂口,都已经等在了门外,今天,谁也别想活着离开”

    这些远威帮的精英面面相觑他们本来想来一场险中擒龙,却没想到竟然是己方被瓮中捉鳖

    得知青龙帮的所有堂口都已经来到了门外的时候,这四十名所谓精锐也没有了最初的信心

    老三和老四对视了一眼,眼前的情况让他们也没了主意

    对于他们而言,似乎只有硬杀出去一条路可以走

    而苏锐就站在那里,手里拎着细细的甩棍,目光之中全是冷芒。

    “既然你们都走不了,那么现在就开始审判吧”

    苏锐浑身的气势缓缓升腾,整个人流露出一丝审判者的气势

    审判

    审判

    老三老四被这种气势所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的第一个问题,上面那几个衣衫不整的女孩子是受了谁的侮辱”

    在从楼上走下来的过程中,苏锐清楚的看到,几个女孩子的衣服已经全被扯掉,那紫红色的手印清晰可见

    苏锐的目光从远威帮众人的脸上一一扫过,声音低沉地道:“你们有三秒钟时间来回答,现在开始计时?!?br />
    一个人,面对对方四十几人,气势竟然能够稳稳压住他们一头

    “三,二,一”

    苏锐话音一落,手中的甩棍已经重重的抽在了老大邱培虎的脚上

    甩棍扫过,五个脚趾齐根而碎

    邱培虎痛的一声大吼,双眼血红,目眦尽裂

    “你杀了我,你杀了我吧,有种你就杀了我,这么折磨人算什么好汉啊”邱培虎的牙齿都被抽飞,整张嘴几乎都烂光了说话也是囫囵不清,实在是惨之又惨

    远威帮众人完全没想到,他们北堂的第一战将,竟然落到了现在这个下场

    看着他身下流出的鲜血,看着他痛苦的嚎叫,看着他狰狞的表情,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感觉到了一阵心悸

    “折磨人算什么好汉你居然能对我问出这句话来”苏锐冷笑道:“你折磨了多少人,你可曾算过”

    那么多的宾客被打伤,那么多女孩被凌辱,可不都是这北堂四虎干的好事

    如今他们竟然还能说出“折磨人算什么好汉”的话,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

    “你们两个,继续回答我的问题,否则我就把这个家伙的全身骨头一寸一寸的敲碎”苏锐盯着老三老四,目光中尽是冷芒,手中钢制的细长甩棍颤了颤,让人感觉到极为的心寒

    凌辱女人,几乎都是老三老四做的,可是他们又怎么敢承认

    “我继续倒计时,你们依然拥有三秒钟时间”

    其实,苏锐不是不可以速战速决,但是他就非要这种方法,把这些人的信心一点一点的磨碎把他们心里的恐惧彻底的释放出来

    苏锐就是要让这些远威帮的人知道,宁海是他们不可侵犯的地方

    北堂的精锐们都在犹疑和害怕,这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杀神,浑身上下竟然流露出一种让人如此心颤的气息他好像来自于地狱

    苏锐冷冷说道:“三,二”

    他的话音未落,就听到老二陈振彪喊道:“你们不要被他吓住了四十个人围攻他一个,怎么可能打不过横竖都是一死,兄弟们,和他们拼了不要堕了我远威帮的威风”

    陈振彪的脚被匕首固定在地上,膝盖骨也碎裂了,只能单单凭借一条腿站立

    当他看到老大邱培虎被一根细细甩棍抽的不成人样的时候,也预感到了自己的下场,因此才会让所有人和苏锐拼命

    “我让你说话了吗”

    苏锐转过脸来,看着陈振彪,冷冷笑道:“这里是宁海,是青龙帮的地盘,你们或生或死,都由我说了算”

    “我不让你们死,你们就不能死我不让你们活,你们也别想活”

    “你们的死法,由我来选择”

    苏锐说罢,抬起右手,在他的手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把闪着乌光的手枪

    罗飞良看着那把枪,忽然有种强烈的熟悉感,他只感觉到腰间一轻,摸了一把之后才发现,自己的佩枪竟然没有了

    好像苏锐只是一伸手,那把枪就自动飞走一样罗飞良甚至连枪套什么时候被打开都不知道

    他的心中不禁苦笑,还好自己和苏锐不是敌人,如果真的是在战场上遇到了苏锐这样的对手,那么自己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苏锐用枪指着陈振彪,说道:“记住,我不让你开口的时候,你就把嘴巴闭上,这样受到的痛苦或许还能小一些?!?br />
    “你是个恶魔混蛋兄弟们快杀了他杀了他”面对那黑洞洞的枪口,本来天不怕地不怕的陈振彪,竟然从心底涌起了一种浓浓的恐惧感

    啪啪啪啪啪

    回答他的是五声枪响

    罗飞良的佩枪并没有安装消声器,在空旷的大厅中,枪声是如此的震耳欲聋几乎吓得所有人本能的一哆嗦

    老三老四等人几乎都闭上了眼睛他们实在是不忍看到二哥活生生被打死并且血溅当场的场面

    可是,陈振彪并没有死,而是再次发出惨烈的嚎叫

    苏锐连着扣动了五次扳机,五发子弹全部钻进了陈振彪的小腿骨中弹孔从脚踝到膝盖,排成了整整齐齐的一条直线每个弹孔之间的距离都相同

    如果没有常年在枪法中的浸淫,把手枪已经变成了自己的胳膊手指,苏锐绝对不会拥有这种枪法

    五发子弹,彻底打碎了陈振彪的小腿骨并且日后都没有任何修复的可能性

    两条腿都断了,陈振彪再也无法支撑身体,他失去了重心,惨叫着往地面栽去

    可是,就在这栽倒的过程中,这位北堂第二战将发出了更加让人心悸的惨呼

    因为他的脚骨上还插着一把匕首

    他的身体在倒下的过程中,被固定的右脚不可避免的与匕首发生摩擦,那刀刃上的锯齿切割着骨头,让陈振彪疼的撕心裂肺

    如果这样下去,他甚至都有可能活活疼死

    任由他躺在地上抱着腿惨嚎不已,苏锐的眼睛中依旧没有任何情绪

    “现在,你们谁来回答我刚才的问题”苏锐再次踏前一步,浑身的气势骤然爆发

    :一夜多了很多票票啊,兄弟们太给力感谢书友3197684、wdew、东哥很英俊、dslq、神剑、心恋红尘、残夜孤烟、小猪猪吃麦耙、书友3179522、空闲者、塔岗凡人,威武霸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