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位客人,很抱歉,我们凯撒宫是正规酒店,并不提供您说的那种服务?!闭饩硭淙辉谂阕判α?,但语气中却没有多少敬意,毕竟凯撒宫死青龙帮的产业,宁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从开业直到现在,好几年了,就从来没有人敢在这里闹事

    这里是宁海地头蛇老大的地盘

    “可我就是要那种服务呢”老四明显就是挑衅了,他一只脚踩在床上,微微眯着眼睛看着经理:“哥几个今天就想泻泻火”

    听着他们浓重的北方口音,经理的脸色也冷了下来:“几位有所不知,这凯撒宫是青龙帮旗下的酒店,我奉劝各位一句,不要在这里闹事,如果惹怒了青龙帮的话”

    他还未说完,脸上就重重的挨了一拳,整个人都被打飞了出去

    “他妈的,少跟我废话,老子惹的就是青龙帮”

    说罢,老四扯掉身上的浴袍,在他的后背上,纹着一个张牙舞爪的斑斓猛虎

    “来人啊,快来人有人敢闹事”

    经理躺在地上,鼻间的鲜血疯狂涌出,脸上全是难以置信,到现在他还有些不敢相信,竟然有人敢在青龙帮的地盘上闹事

    这几个该死的混蛋,实在是欠收拾

    “你才看出来老子是来闹事的”

    老四一脚踩在了经理的肚皮上,让他的身体蜷缩成了大,一张嘴,一口鲜血便狂喷了出来

    “给四爷去死吧”

    老四非常暴力的拽住了经理的腿,双臂一震,就这样用力一扔,经理整个人就飞了起来,直直的撞向了墙壁上

    看这力道,估计是要把人撞死的节奏

    砰

    他的头撞在了墙上,满脸都绽放出鲜血来,趴在地上,生死不知

    “敢在青龙帮的地盘上闹事,找死”

    有十几个人已经拿着甩棍从门口冲了进来他们正好看到了经理被甩出去的一幕,顿时怒不可遏

    老四嗜血的舔了舔嘴唇,阴冷的说道:“来吧,来吧,来的越多越好”

    同时,其他三人也迈步上前,就这样和那十几人混战在一起

    虽然青龙帮人多,但是和北堂四虎的战力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这四虎只要一出手,必然断人手脚

    “你们青龙帮的人也不过如此嘛,有没有更厉害一点的”

    老四嘿嘿笑着,抓住一个人的头发,用膝盖狠狠的撞着他的脸

    这个人的鼻梁骨已经被彻底撞碎,眼睛也不知道被撞了多少下,日后能不能看得见都是个问题就连满嘴的牙都被撞得松动了嘴角一直在溢出鲜血

    终于,当老四一记迅猛的膝盖顶在他的额头上时,这可怜的家伙彻底失去了意识,栽倒在地

    就刚才的那一下,极有可能造成他的颅骨骨裂说不定会变成植物人

    北堂四虎几乎就已经开始下死手了

    “嘿嘿,你们真的不大行,我们是北堂四虎,你们这傻愣愣的冲上来,可不就是羊入虎口吗”

    老四看着依旧站立的五六个人,阴测测的一笑,捡起地上的甩棍,直接冲了过去

    啪啪啪啪

    其余三人就这样站着看着,老四拿着甩棍一顿猛抽,每一下都直奔关节而去

    膝盖碎裂,肘骨碎裂,脚踝碎裂,颈椎也碎裂

    狠到了极致每一下都会造成不可修复的损伤

    就算是能活命,这些人也只能躺在床上苟且屈辱的过一辈子

    主动找事并且把人伤成了这样,老四这已经破了普通争斗的底线

    把所有人都打倒在地,老四拎着甩棍,高声喊道:“哥几个,光打这些小喽啰,不够过瘾啊”

    满脸横肉的老大也瓮声瓮气的说道:“那我们今天就砸了这凯撒宫,替帮主出口恶气,顺便打下前沿阵地”

    “是啊,让这凯撒宫变成人间地狱,从此再也没有人敢来消费”

    四个人犹如猛虎下山一般冲进了餐饮部的楼层。

    一对小情侣正坐在窗边进行着烛光晚餐,今天看来是女孩子的生日,男孩精心的准备了一个生日蛋糕,还点了几根蜡烛。

    女孩看到此景,非常感动,眼眶已经红了起来。

    男孩子微笑着说道:“许个愿吧?!?br />
    女孩点了点头,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却听到身后一个充满了戏谑的声音响了起来

    “嘿嘿,生日快乐”

    老四出现在女孩的身后,揪起她的长发,把她的脸狠狠的按在了已经点上了蜡烛的蛋糕上

    女孩被烫的开始挣扎,可是老四却死死按住她的头,不让她起身

    见到女友受辱,对面的男孩子目眦欲裂,握起拳头就朝老四挥来

    老四嘿嘿一笑,轻而易举的抓住了男孩的拳头,同时狠狠一脚踢在了他的胯下

    要害被击中,让这名男孩子完全站立不住,眼前一黑便昏死了过去

    老四冷笑着松开女孩的头发,又开始寻找其他的目标

    一个包间中,一群年轻男女正在聚会,虎背熊腰却尖嘴猴腮的老三闯进来,看到房间中有好几个女生,立刻贼笑起来。

    他的猥琐眼光似乎能够看穿女人的衣服,让那几个姑娘都开始莫名害怕起来。

    “你是谁给我出去”

    看到老三笑的不怀好意,有个男人开始出言斥责

    “让我出去你也配”

    老三贼笑着的脸瞬间冷了下来,他拿起一个红酒瓶,手起瓶落,那个出声的男人立刻晕倒头顶开始流出汩汩的鲜血

    这一下,让包间里所有的人都噤若寒蝉,不敢乱动

    老三贼笑着,一只脚踩在凳子上,道:“这里的所有女人,给我立刻脱掉身上的衣服,如果不脱的话,我就把你们从这窗户扔下去”

    几个女孩子都开始瑟瑟发抖,却没有一个人解开自己的衣服

    见没有人听自己的话,老三着实不爽,他按住一个女人的头发,左右开弓,啪啪就是两巴掌

    这两下扇完,女人的俏脸已经血红,嘴角有鲜血流出

    整个包厢都弥漫着一股恐怖至极的氛围

    老三吼道:“脱都给我脱”

    此时,整个餐饮楼层已经乱作了一团尖叫声和呼喊声四起

    由于青龙帮逐渐洗白,过了太久的太平日子,因此驻守凯撒宫的人手只有十几个,还都在刚才被一一打残了

    服务生早就已经把凯撒宫附近的人手全部召集起来,又凑了十几个人,这这种战力和北堂四虎比起来和渣滓没什么两样上来也只有送死的份

    老大站在餐桌上,看着遍地的狼藉和满地的人,高声笑道:“原来堂堂的青龙帮也不过如此,比我想象的要差的太远李阳他根本不配坐拥宁海地下世界这一切都将是我远威帮的”

    “兄弟们,不如我们北堂四虎今天就大开杀戒,直接替帮主攻下青龙帮立下一份大大的功劳”

    由于在这凯撒宫并没有遇到什么有效的抵抗,因此这北堂四虎的老大竟开始幻想起征服整个青龙帮了

    “我看也不是不可能咱们按照少主的命令,把北堂的四十名精锐先一批带到了宁海,如果咱们四个再加上四十名精锐全部出手的话,李阳还真的抵抗不了”老二附和道。

    老四继续阴笑道:“我看这李阳的手下根本没什么战斗力可言,这一次注定是我们北堂四虎率先横扫宁海东堂西堂什么的都去死吧”

    “老三他去了哪里”老大站在桌子上环顾一圈,并没有看到老三。

    “我在这儿?!崩先粜ψ糯影淅镒叱隼?,满脸的猥琐,刚才他用强硬手段逼的几个姑娘不得不脱去了衣服,然后上下其手,大过手瘾。

    如果不是时间不允许,恐怕这老三会呆在包间里至少一个小时不出来。

    “我一看你的脸,就知道你刚才做了什么”老四笑眯眯的喊道:“三哥,你有这种事情,怎么能不叫上我们”

    “那是你们不想而已,否则不满地都是机会”老三乐呵呵的说道:“这凯撒宫的漂亮妞多了去了?!?br />
    说到这儿,他舔了舔嘴唇,眼神之中释放出一股嗜血的光芒,道:“等到我们彻底征服了宁海,那些漂亮妞可不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这些女人的质量,感觉比我们那边要好许多啊,个个细皮嫩肉的,好像一掐就能掐出水来”

    老二眼中的色光大放:“老三,你刚刚是不是就把人家姑娘给掐出水了”

    “兄弟们,少扯这些有的没的,把北堂的四十精英全部叫来,咱们就在这里守着,等着他李阳乖乖跪着求饶”四虎的老大邱培虎瓮声瓮气的吼道

    老四扬了扬手里的手机,道:“我可已经吩咐下去了,不过我并没有告诉少主,他平日里待咱们不薄,这个时候,咱们也要给他一个惊喜”

    “不告诉少主也好,一是给他一个惊喜,二来他被宇爷管的太严,如果宇爷知道咱们提前动手砸场子的话,恐怕会即刻制止我们?!?br />
    老二陈振彪狠狠的啐了一口:“那个老头子算是个什么东西一把老骨头了还自以为是帮派中的功勋,他也不看看现在帮中的年轻人还有几人理睬他”

    老大对一旁瑟瑟发抖的服务生喊道:“让你们青龙帮的李阳出来,就说远威帮的北堂四虎在这里下了战书,如果他愿意当个缩头乌龟,那么我们哥几个就把这凯撒宫上上下下砸个遍”

    由于李阳给苏锐所选的包间是整个凯撒宫档次最高的,因此隔音效果非常好,他们并没有听到外面的声音,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满身是血的男人跌跌撞撞的冲进了包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