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都不用多问,就已经从李阳的眼神里得到了答案。

    很显然,李阳当初带着人来必康找苏锐投诚宣誓效忠的场面,在某些青龙帮元老的心里,肯定把这件事情当成了让帮派蒙羞受辱的标志。

    “正因为这些元老想要继续打打杀杀的日子,所以你才必须要拿下这次地下帮派十年大比的第一,就是为了让他们重新感受一下往日的荣光安抚他们的情绪”苏锐浑不在意的说道:“李阳,这些人也值得你如此重视么”

    “是啊,他们的实力不容小觑,有些人的资格比我还要老,如果这些人揭竿而起,恐怕我的日子也不好过?!?br />
    看来,所谓的黑帮老大也有自己的苦恼,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光,也有他的烦躁之处。

    说到这里,李阳愤愤的一捶桌子:“都是一些目光短浅的家伙如果让他们来执掌大权,青龙帮早晚会变得像那些没落的黑帮一样”

    “这次的十年大比,是个机会?!彼杖竦档?。

    李阳闻言,浑身一震

    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看了看苏锐,道:“苏少,您的意思是”

    “李阳,你别在我面前装纯,除掉那些元老的方法,你肯定早就想到过了,只是一直没有动手而已?!彼杖裼每曜忧崆岬氐阕抛烂妫骸拔宜倒?,这次的大比,就是个机会?!?br />
    李阳眼中的目光逐渐清亮起来:“谢苏少指点我明白了”

    罗飞良等人都不插话,很显然这并不是他们插嘴的时机,只是,青龙帮把内乱选择在这个时机,会不会不太合适

    似乎是看出来了他们心中的疑问,苏锐继续说道:“我之所以说这次的十年拳赛是个机会,原因很简单,如果你帮派里的那些人决定对你动手,依靠他们的力量并不够,必须联合其他的帮派才行?!?br />
    “如果他们敢联合外人对你动手,那么你除掉他们也就名正言顺了,你只是需要一个动手的理由而已?!彼杖竦挠锲型嘎冻鲆恢忠磺芯≡谡莆盏钠?。

    李阳听了,眼光越来越亮。

    “对了,这次的十年大比,远威帮会参加吗”苏锐忽然想起了那天发生的事情,皱了皱眉头。

    “参加,他们一直盘踞在北方三省,每次都是夺冠的大热门,帮主是完颜正雍,号称是命中帝族,野心一直不小?!崩钛粝匀缓芰私庠锻锏那榭?。

    苏锐不禁想到了那个宇爷,貌似那个老家伙的实力并不输于自己多少,如果这次也参加大比的话,恐怕李阳会撑不住。

    或许,那个完颜华中真的是完颜正雍的什么亲戚,正好选择在黑拳大赛之前来到宁海,时机也正好,以这个理由来看,一切就都解释的通了。

    “参加拳赛的人,有没有年龄限制”苏锐问道。

    “有,参赛者必须在五十岁以下,但是说实话,如果谁伪造年龄的话,我们也是没法检测出来的?!崩钛粑弈蔚乃档溃骸安还诎锱苫故腔嵊兴思傻?,如果他们真的派出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家伙,那么别的帮派根本不会同意?!?br />
    “那你手里最强的高手在什么水平”

    “不瞒苏少,我这次特地从泰国请来了一名高手,名字叫英拉基,曾经拿过泰国地下黑拳的冠军?!崩钛糇孕诺乃档?,他帮中的高手虽然不少,但还是花了大价钱从泰国请回来这么一个外援,为的就是确保万无一失

    “泰国黑拳赛的冠军吗”苏锐沉思了一下,道:“如果到时候你有困难的话,我可以以青龙帮的身份出战?!?br />
    苏锐替青龙帮出战

    听到这句话,李阳的脸上顿时掠过浓浓的狂喜之色

    让身份尊贵的苏锐出战,这是李阳在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可是他不敢想的,竟然被苏锐就这么说了出来

    而罗飞良上官墨等人却开始为其他帮派默哀了,苏锐答应出手,意味着其他帮派完全没有任何夺冠的机会了。

    “苏少,我怎敢劳烦您”尽管心里很兴奋,但李阳还是诚惶诚恐的说道。

    苏锐一摆手,打断了他的话:“我这次有预感,事情不会那么简单。你既然请来了英拉基,那么别的帮派说不定会请来更厉害的人”

    李阳的眉头紧锁:“苏少说的是,我确实比较担心这一点。说实话,这些年青龙帮一直忙着转型洗白,对这一块投入的精力实在是太少太少,而有些帮派,早在四五年前就开始着手准备了”

    “不过,只要苏少愿意出手,那么这一切都不是问题?!崩钛艚羲拿纪酚质嬲箍?,自己手下两百人都挡不住苏锐,超级狠人泰隆生见到其之后都跪倒在地自废双臂,有这样的超级高手相助,李阳还担心自己拿不到冠军吗

    苏锐的眉头同样皱了皱:“不能掉以轻心,我感觉这次绝对不会简单?!?br />
    苏锐他们吃饭的地点在凯撒宫的第二层,而第四层是洗浴休憩的地方,此时,正有四名壮汉趴在床上,各自享受着美女的按摩。

    四人皆是剃着光头,留着络腮胡须,浑身都是精壮的肌肉,皮肤上或多或少都有着纹身,所有人都透露出一种凶悍的气息

    即便是在床上趴着,这些人也流露出淡淡的煞气,让人不敢接近

    这几个按摩美女都穿着浴袍,显得小心翼翼,这些男人身上的气息让她们感觉到心悸。

    “大哥,我看这李阳的凯撒宫不错啊,宁海的花天酒地,可比咱们北方的冰天雪地强的多了”

    “那是当然,宁海是国际大都会,别看李阳的地盘不如咱们的大,但青龙帮每年进账的钱估计是咱们的十倍以上”

    “我去十倍这不跟抢钱一样吗怪不得帮主一心想要征服宁海呢”

    “别乱说话,让别人听了传出去可不好”

    这四个壮汉看起来大大咧咧,说起话来没有一点避着别人的意思,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强大的自信

    “谁敢说出去”这个时候,一个眉眼狭长的男人抬起头来,用阴冷的目光打量着四位按摩美女,这眼神让四人齐齐一颤

    “我说哥哥们,我老四保证,这四位美女绝对不敢把我们的谈话泄露出一个字?!闭饷佳巯脸さ哪腥撕俸倮湫?。

    其实其余人倒也没怎么担心,毕竟他们说的事情并不是几个按摩小姐能够了解的。

    “唉,这次少主把咱们叫来,就是要给咱们一个表现的机会,千万不要搞砸了才好?!?br />
    “咱们北堂四虎蛰伏了那么多年,也到了该建功立业的时候了,十年一次的大比,千万不能有任何的差池,这是咱们远威帮扬名天下的时候?!?br />
    “咱们北方的男人一贯彪悍,看这些南方人,一个个瘦瘦小小,都不知道能不能禁得起我一拳?!崩纤暮俸傩Φ溃骸拔宜蹈绺缑?,咱们要不要先试试身手看看李阳的战斗力怎么样”

    “老四,就你鬼主意最多,你到底想干什么”老大留着一字胡,满脸横肉,让人一看之后就想避退三舍。

    “既然这是李阳的场子,咱们要不就先替少主探一探他们的实力,就算砸了这里又如何”老四说道:“以咱们北堂四虎的战力,难道还砸不了李阳的一个场子”

    老二瓮声瓮气地说道:“我觉得老四说的有理,咱们才刚刚到宁海,就帮少主出口气,让他也能在老爷面前扬眉吐气,反正今后都是他来接班,咱们就是他上位的支柱?!?br />
    四个正在按摩的美女听了这些话,已然是吓得浑身打颤了。

    老四似乎是感觉到了她们的颤抖,抬起头来,再次露出一个阴冷的微笑:“四位美女,你们不用害怕,我会好好疼惜你们的?!?br />
    四位美女只能强撑着露出一丝微笑来,继续替这四个危险人物按摩。

    可是老四却伸出手来,直接伸到了一名美女的浴袍内部,很使劲的抓了一把。

    那名美女尖叫了一声,连忙跳开

    “怎么着不让我摸啊”老四的脸上依旧带着笑。

    “不,先生,我们凯撒宫是正规营业场所,不提供那种服务的?!泵琅苁蔷诺乃档?,刚才老四的那一下非常用力,几乎把她的胸前都抓红了

    “当婊子还立牌坊”老四坐起身来,道:“如果你们今天不把哥几个服务好,那就别想出这个包间”

    说罢,老四一步上前,攥住了那个按摩美女的手,然后一把扯下了她的浴袍露出了里面的内衣

    美女惊叫着挣扎,却无论如何也挣扎不开

    “混账”

    老四怒了,一把扇在了美女的脸上,直接把她打倒在地

    “走,跟我去找你们的经理,我要看看他怎么说”

    老四明显就是想要找碴的,狠狠的啐了一口,然后拖起浑身上下只有两件衣服的美女,直接拉出门

    “怎么回事”洗浴部的男经理跑过来,看到按摩美女被这样羞辱,脸色顿时不好看了

    “你们当婊子还立牌坊,老子要睡她,是她的荣幸,还给我拒绝装清高,你是经理,就给我一个说法”老四怒气冲冲的说道,与此同时,北堂四虎的另外三人也从包间中走出来,满脸的凶悍,看起来颇为的骇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