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正坐在林傲雪的办公室里刷着网络信息,忽然接到了罗飞良的电话。

    “你怎么想起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是不是上次的事情有了眉目”

    “不是?!甭薹闪嫉挠锲韵愿缮?,道:“苏先生,我就在必康楼下,你有没有时间,我们见上一面”

    “哦好,你直接上来吧?!彼杖裉袅颂裘济?,得知罗飞良已经到了楼下,他觉得很诧异。

    小型会客室中。

    “苏先生,华夏一年一度的黑拳赛就要开始了,今年在宁海举行?!甭薹闪妓档?。

    “我知道,不过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在苏锐看来,一场区区的黑拳赛,还完全入不了他的法眼。虽然号称是华夏黑帮规模最大的比赛,但都是些好勇斗狠之徒,甚至比赛还不能在擂台上当场决出生死,这和国外黑暗世界的拳赛截然不同。

    “今年的情况有些特殊?!甭薹闪妓档溃骸盎牡叵碌暮谌淙幻磕暌欢?,但是每十年都要来一场大比武,若是某个黑帮取得了十年大比的团体第一,就可以享受到很多的资源,甚至拥有一次召唤所有帮派的能力如果被召唤的帮派不服从命令,那么其余黑帮便可以群起而攻之?!?br />
    “还有这种事”苏锐虽然知道黑拳赛,但是对于这深层次的规矩则不是太了解,至于这十年大比的冠军还拥有号令其余帮派的权力,实在让他感觉到很新鲜。

    “怎么听起来跟武侠小说里的武林盟主似的?!彼杖癫挥孟胍不嶂?,这种权力肯定让很多黑帮老大而迷醉只要拿到了团体冠军,那么在这未来十年的时间里,你就是华夏地下的老大

    “确实如此,每到十年的时候,竞争都会十分惨烈,甚至那些人可以不顾生死?!甭薹闪妓档溃骸耙虼?,甚至会有帮派在这期间发生团灭现象,十年大比常?;崛玫叵率屏χ匦孪磁?,对于这些帮派而言,其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br />
    苏锐很轻松的就猜到了罗飞良的意思:“这期间,宁??隙ê苈?,你是想让我出手帮忙”

    被苏锐猜到了用意,罗飞良也有些不好意思:“确实是这样,这期间宁海龙蛇混杂,很多事情都会不可预知的发生,危险的案件也会呈几何级数增长,所以我才想请苏先生出手相助,毕竟以我们的身份,黑帮的事情是不好公然插手的?!?br />
    “如果你们怕出乱子的话,为什么不明令禁止这种地下私斗如果所有警察都严阵以待,我就不相信那些黑帮还敢光明正大的举行什么黑拳赛?!彼杖衩辛嗣醒劬?。

    “这个”说到这里,罗飞良苦笑了一下:“苏先生,很多事情,我们都是身不由己,十年大比,对于那些黑帮来说,虽然是崛起的机会,但也同样会造成严重的内耗,许多高手都或伤或死,每次十年大比武一过,整个华夏的黑帮势力都会下降一个档次,这是我们政府非常乐于见到的事情?!?br />
    “不花费一枪一弹,就能把那些黑帮集体削弱?!彼杖窭淅涞男α诵Γ骸拔胰绻钦娜?,不仅不会禁止这种黑拳赛,反而会从背后推波助澜?!?br />
    罗飞良闻言,继续苦笑,很显然苏锐说到了点子上。

    “推波助澜倒不至于,不过某些时候也会帮着维持一下秩序?!甭薹闪稼ㄚㄋ档?,其实他们每年一度的拳赛一般不会插手,只有到十年的时候才重点关注,这极有可能涉及到地下势力的重新洗牌。

    苏锐继续道:“你们甚至可以通过所谓的维持秩序来指定官方承认的帮派,政府想让谁拿第一,谁就拿第一?!?br />
    “不不不?!甭薹闪剂Ψ袢希骸拔颐腔姑挥心敲吹纳裢ü愦?,对于这种拳赛是不能介入太多的,背地里或许能够帮点小忙,但过犹不及,还不至于决定冠军的归属?!?br />
    “这个可以有?!彼杖衤冻隽艘桓觥澳阄叶级钡男θ荩骸澳悴凰滴也凰?,咱们都不点破?!?br />
    “所以,我想请苏先生帮我这个忙?!甭薹闪加行┑S堑目醋潘杖竦难劬?,似乎生怕他会拒绝。

    “其实,我本来想拒绝的?!彼杖褚痪浠?,让罗飞良的心瞬间凉了半截。

    “但是,谁让你帮了我那么多忙呢?!彼杖竦男θ菟布洳永昧似鹄矗骸澳芄患兑幌禄牡叵率澜绲氖甏蟊?,想必也是不错的事情?!?br />
    “有苏先生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如果到时候有某些所谓的高手出来,还请苏先生帮忙震慑一下?!?br />
    “没问题?!彼杖裥Φ溃骸熬咛迨裁词奔洹?br />
    “十五天之后,正式开始,这次的主办方是青龙帮?!?br />
    “十五天之后”苏锐冷笑:“李阳这个家伙,真不知道他能不能镇得住场子?!?br />
    罗飞良看了苏锐一眼,眼神复杂:“事实上,李阳在苏先生的面前很温顺,但是某些时候,也跟疯狗差不多?!?br />
    苏锐若有所思的笑道:“这一点我还有待发现,但是能够白手起家做到现在的地步,他自然不是什么头脑简单的家伙?!?br />
    说到这儿,苏锐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拍巴掌,说道:“对了,上次说要请你们几个一起吃饭来着,一直没抽出时间,择日不如撞日,就挑在今天晚上好了?!?br />
    “这个就不用了,我们今天还有任务”

    罗飞良还想推辞,却被苏锐直接打断:“好了,你都来到了这里,我还能再让你走不成把你那两个兄弟也叫上,忙了那么多天,晚上好好放松一下吧?!?br />
    对于罗飞良几人,苏锐一直很有好感,也愿意交他们这几个朋友。虽然他们身负监视苏锐的任务,但是这么多天来,也着实帮了苏锐不少忙,于情于理,苏锐都该感谢一下。

    罗飞良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拒绝。但是他知道,这次与苏锐共进晚餐之后,所有的细节他都要一一记录下来,进行上报这是上级对他的要求,没法违背。

    苏锐把晚餐地点选在了青龙帮旗下的凯撒宫酒店,这里曾经是宁海最纸醉金迷的地方,但是随着这两年严打奢靡之风的风越来越强烈,凯撒宫也不复往日高调。

    当然,之所以选择在这里,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不用苏锐结账了,李阳肯定打好了招呼。

    这次饭局,苏锐也把李阳叫上了,后者有些受宠若惊,毕竟苏锐这还是头一次喊他一起吃饭,这就是个极好的苗头

    “苏少,飞良兄弟,钱万星兄弟,上官墨兄弟,你们今天能来,是我李阳天大的面子,今天晚上大家尽情的玩,尽情的享受,如果这凯撒宫不能让大家满意,我立刻关门停业。啥也不多说了,感情都在酒里,我一口干了?!崩钛羲蛋?,把杯子中的红酒一饮而尽。他刻意没有称呼罗飞良为罗局长,毕竟这种场合说这样的话很不合适。

    几个人边吃边聊,对于能和传说中的苏锐一起吃饭,钱万星和上官墨都很激动,毕竟人家可是能够带着十二架武装直升机强闯秦家大院的超级猛人,偶像中的偶像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苏锐就开始直奔正题了:“今天晚上的饭局,虽然说是为了交流感情,但不能忘记最重要的一件事?!?br />
    听到苏锐这样讲,众人都停下了筷子,罗飞良则是若有所思。

    “李阳,你是这次黑拳赛的承办方,有没有做好准备”苏锐看着李阳,目光平静。

    被苏锐这样的目光看着,李阳有点不敢和他直视,错开眼神,道:“回苏少的话,我当然有准备,身为东道主,要是拿不下这十年大比的第一,可就太丢人了?!?br />
    “你这么自信你能拿第一”苏锐饶有兴趣的问道。

    “硬着头皮也得上啊?!彼档秸舛?,李阳攥了攥拳头:“说实话,我青龙帮中的好手不算少,虽然这些年来帮派在不断的洗白,许多黑道的生意都不做了,但这都是我个人的主意,帮派里的许多元老还想着继续保持青龙帮在黑道上的辉煌?!?br />
    “可是,时代在变,往日那些打打杀杀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现在谁也不能仅仅凭借一双拳头就打遍天下,这是用脑子的时代,纯粹的黑帮已经完全行不通,早晚都要死,而且死的很透彻,我如果不带着帮派逐渐洗白的话,早晚有一天,政府会主动把我给洗白了。到那个时候,就算青龙帮能霸占华夏黑道也无济于事,早就化为虚影了?!?br />
    罗飞良赞同的点了点头,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出来李阳并不是莽撞的人,否则的话也不会拥有这种发展的眼光了。

    “转型的结果怎么样”

    “自从青龙帮缓缓转型以后,每年所获得的利润几乎是不断翻番,大家口袋也鼓了,不用再向以前那样打打杀杀”

    说到这里,李阳还偷偷看了苏锐一眼,因为就在前不久的时间,他还亲自带着两百个人,想要去砸了薛如云的酒吧。

    见到苏锐没什么反应,他才继续说道:“可是,没了打打杀杀,那些帮派中的元老便感觉好像没有了存在感,不给我整出一点事情来就不好受,这些人的势力都不小,我也只能安抚他们的情绪?!?br />
    “这样看来,你上次带着人来公然投奔我,事后在帮派内部肯定遭受了很多的阻力吧”

    苏锐放下筷子,轻声说道。

    李阳闻言,浑身一震

    :更的晚了些,感谢东哥很英俊、幚卟嘍吡卟嘍兄弟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