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家族将会被第一个抹去”

    听到苏锐的话,南宫瞬已经完全拿不住手机了,呆呆的坐在床上,浑身都被冷汗湿透

    “大少,您怎么了”

    睡眼惺忪的女人还完全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正趴在南宫瞬的胸口摩挲着,声音娇媚地说道:“大少,让我们两个再伺候您一下吧”

    “给我滚”

    南宫瞬根本不可能有心情,他一把把这女人推下床,然后一脚又把另外一个踹了下去

    “现在就滚我不想再看到你们”南宫瞬的眼睛血红血红

    家族都要完蛋了,他哪里还有心情玩女人

    李玄坐在地上,有些惊恐的看着苏锐,后者却没兴趣再看他一眼,把手机扔在他的身上,扭头走向一边。

    见此情景,李玄隐隐的松了一口气,看来,苏锐应该是不会杀自己了。

    “让你久等了?!彼杖穸紫律碜?,看着忍着疼痛的夜莺,道。

    今天夜莺的表现完完全全的超出了他的预料,如果不是她以一种近乎惊艳的刀技重创了麦太山,苏锐能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还是两说呢

    “扶我起来?!币馆憾狭艘惶醺觳惨惶跬?,已经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支撑身体了。

    “好?!?br />
    苏锐点了点头,却没有搀扶她,而是一只手伸到她的腋下,一只手从她的腿弯穿过,直接把她抱了起来

    夜莺一声惊呼,另外一只手臂本能的搂住了苏锐的脖子

    “别挣扎,我送你去医院?!彼杖竦幕坝锼淙缓芮?,但是却让夜莺无法反驳,她从来不曾可别的男人如此亲密接触过,但是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苏锐搂搂抱抱。

    由于长久坚持锻炼,夜莺的身材极好,她的这种身材完全不是那些所谓的模特能够比拟的。

    周显威在一旁暗自摇头:“大哥就是大哥,多年不见,泡妞手法依旧如此强悍?!?br />
    津山市立医院急诊部。

    苏锐抱着夜莺一路闯进来,高声喊道:“医生,医生,我的朋友手脚骨折,需要立即固定”

    苏锐喊了半天,也没有人理睬。

    他来到医生值班室门前,用力的敲了敲门,里面的呼噜声骤然停止。

    “医生,我的朋友手脚骨折”

    苏锐还没说完,里面便传来一声粗鲁的声音:“等一会,急什么急”

    苏锐只听得里面的人似乎翻了个身,呼噜声又响了起来。

    夜莺抬起眼睛,看了看苏锐,后者却皱了皱眉头,往那钢制门上重重的踹了一脚

    钢制门板完全无法承受这种巨力,锁扣和合页同时被扯断,整个门直接平平的拍在了地板上

    值班医生本来睡的正香甜,忽然听到了咣当一声巨响,被吓得一个激灵,还以为是地震了,连忙从床上翻身跳起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医生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着闯进来的苏锐,惊恐的喊道

    “给我的朋友做手脚固定”

    苏锐一只手抱住夜莺的腿弯,让其伏在自己的身上,同时另外一只手揪起这医生的领子,单手就把他举了起来

    “你这是干什么破坏医院公共财物,威胁我的人身安全,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胖医生一边挣扎一边喊道,可是接下来,出现在他眼前的,赫然是一把手枪。

    黑洞洞的枪口,结结实实的顶在了他的额头上

    高级病房中。

    夜莺的腿和胳膊都已经被打上了石膏,她的那身染血的衣服已经让护士帮忙换了下来。现在穿着一身病号服的她,看起来别有风情。

    只是在她的脸上,却换上了苏锐之前为她准备的白色口罩。

    “总是戴口罩,会长湿疹的?!?br />
    苏锐拿着水果刀,坐在一旁削苹果,长长的苹果皮连成了一长条,看的让人赏心悦目。

    看着苏茹削苹果的样子,又想起之前他拿着手枪威胁医生的情形,夜莺的嘴角之下竟然破天荒的露出一丝弧度来,只是这弧度被口罩遮挡,并没有人能够看得到。

    “我从没长过湿疹?!币馆旱幕叭盟杖窈苁怯裘?。

    “现在不长不代表以后不长,来,吃吧?!?br />
    苏锐把苹果削成了小块,放在碗中,用牙签扎了之后放到夜莺的嘴边。

    后者看了看苏锐,又看了看苹果,终于掀起口罩的下端,张开嘴,把苹果咬了进去。

    皮肤细腻,嘴唇红润,牙齿整齐而洁白,绝对的美女胚子。苏锐虽然没有看到全貌,但已经是感觉到了足够的惊艳。

    再配合上那极为不错的眼眉,夜莺的美丽已经足够惊心动魄,怪不得连欧阳冰原这种人都在打夜莺的主意。

    “为什么总是要挡住自己的脸呢”苏锐轻轻叹了一口气,又递过去一小块苹果:“美好的东西,总是要给别人欣赏才是?!?br />
    夜莺摇了摇头,她的眼前浮现出一个女人的身影来。

    “你们姐妹二人,一定要记住,一日不找到真正爱你的人,一日不要露出你们的容颜?!?br />
    看到夜莺的眼中露出回忆的神色,苏锐也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了。

    “你说过,等这件事情结束,你就帮我找姐姐,如果找不到,你依然是最大的嫌疑人?!币馆核档?,目光之中透出复杂意味来。

    “周显威已经去找了,不然你以为他这几天干嘛去了”苏锐很认真地点了点头:“我说过我会尽力的?!?br />
    夜莺住了三天院,苏锐就呆在这里陪了她三天,经过这三天的相处,夜莺表面上看起来对苏锐已经是没有了任何的恨意,偶尔也会与他聊聊天。

    苏锐的照顾确实堪称是无微不至,毕竟夜莺是因他才变成了这样,从头到尾都是苏锐在利用她,因此前者的心里也很难得的出现了一丝内疚的感觉。

    除了上厕所和洗澡之外,苏锐几乎是寸步不离,就连小护士都感慨这男朋友实在是太到位了。

    对此,以夜莺的性子,自然不会有任何的解释,她根本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待自己和苏锐的关系。

    “明天出院,我送你回首都?!彼杖褚槐咚底?,一边给夜莺按摩着后背。

    这几天来他一直重复着这种动作,夜莺也从初期的抗拒到慢慢习惯,况且,苏锐真的按的很舒服,自己完全没有必要拒绝。

    夜莺闻言,有些犹豫,沉思了一下,才说道:“我不想回去?!?br />
    苏锐的眉毛一挑:“为什么”

    “你不是说要让我跟着你干的么”夜莺的目光之中释放出一丝冷意:“你反悔了”

    苏锐看着她,感觉到很是有些难以置信。

    自己的魅力真大就那么强大王霸之气一放,这个冷酷妞就乖乖臣服了

    之前苏锐只是爱才之心大起,才想着把夜莺收为麾下,根本就不曾指望过她会同意,可是现在,自己还没说出来呢,她竟然主动提了

    夜莺的实力还是很强大的,否则也不可能以那一记惊艳至极的“螺旋绞杀”造成麦太山的重伤,能把她收回麾下固然好,但是苏锐一想到翠松山老道张不凡的样子,顿时觉得有些头疼了。

    “夜莺,你其实姓白,对吧?!彼杖裎实?。

    夜莺点点头:“但是和白秦川没有任何的关系?!?br />
    “我当然知道你们没有关系?!彼杖癯烈鞯溃骸暗悄闶Ω负桶准铱隙ㄓ凶攀裁葱?,否则也不会把你放到白秦川的身边?!?br />
    夜莺早就猜到了这一点:“这没关系,以我的意思为主?!?br />
    看来这冷酷妞还真是自主。

    事实上,在苏锐第一次提出让夜莺跟着自己干的时候,后者完全就是嗤之以鼻,不屑一顾,可是,经过了那天晚上的并肩战斗,苏锐不仅全歼了南宫瞬的四十九名精锐手下,更是用一枚火箭弹轰碎了宗师级人物麦太山,这让夜莺见识到了别开生面的战斗方式,对她的心灵造成了强烈的震撼。

    她知道,苏锐不是普通人,他的世界也定然有着许多不普通的地方。

    一般的女生到了她这个年纪,想着的都是把自己打扮的漂亮些,考虑的都是什么衣服好看什么鞋子靓丽,在意的都是另外一半要有车有房父母双亡,可是夜莺不这样想,从小被张不凡亲自指点的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让自己不断的变强大。

    在白秦川的很扁,无限的束缚住了她的潜力,她若要寻求突破,就必须离开首都,寻找新的机缘。

    夜莺明显感觉到,虽然自己手臂和腿骨有了裂缝,但是那一记螺旋绞杀,绝对发挥出自己平时一倍的能量那是生死之下逼出的生命潜能

    如果让夜莺再来一次,百分之九十的几率会用不出那一招,但是,在最关键的时刻,她成功了,这也就意味着,夜莺的自身还有很大的潜力可以挖掘

    “你想好了吗”苏锐盯着夜莺那非常漂亮的眉眼,说道:“这一条路极度危险,到处都充满了鲜血和杀戮,一旦踏上去,绝对没可能回头,如果想要停下,只有死的时候才行?!?br />
    “到处充满了鲜血和杀戮”

    夜莺的眉头轻轻一皱:“就像是昨天晚上那样的杀戮吗”

    “不,那只是小儿科而已,比这种程度的战斗危险百倍的比比皆是?!彼杖裉馆旱牧?,呼出的气体甚至已经轻轻的打在了她的口鼻间,道:“其实不着急,你有的是时间来考虑,考虑好了随时告诉我就行?!?br />
    “我已经考虑好了?!币馆禾鹜?,亮晶晶的眼中满是坚定。

    苏锐摇头一叹,苦笑道:“这样固然好,但是,恐怕你师父会杀了我?!?br />
    “你和我一起,上翠松山和我师父解释?!笨蠢匆馆阂丫沟椎娜范俗约航叩穆?。

    “上翠松山”

    苏锐的表情忽然变得很精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