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战斗中,苏锐的每一步都是有着他的设计,每一个动作都是带着特定的目的。

    尤其是知道要面对麦太山这种高手,他又怎么可能怠慢不做好事先调查就盲目上阵,这绝对不是苏锐的风格

    周显威所发出的那两记火箭弹,能炸死麦太山最好,就算炸不死,也能够让他受一些内伤和外伤

    事情和苏锐的预料如出一辙,在那场爆炸之中,麦太山已经浑身皆是血口,背部受到了爆炸冲击波的严重伤害,差点吐血,可是他来不及调理伤势,就立即投入了与苏锐的战斗

    在刚才的那一轮对战中,苏锐的每一拳都瞄准着麦太山的胸口,他的眼中只有这一个目标

    为了打中麦太山的胸口,苏锐宁愿让自己多受几处伤

    一拳,两拳,三拳疯狂的攻击攻击再攻击

    苏锐被麦太山打中了很多拳,但是他同样击中了对方的胸口好多次

    麦太山或许会觉得,挨了苏锐的攻击,只会造成暂时的气闷,但实际上绝非如此因为苏锐的每一下都用了暗劲

    那些拳头看似狂猛,但更危险的还是那些绵里藏针的劲气尽数埋伏在了麦太山的体内等待着爆发的时机

    事实上,苏锐之所以被打的那么远,并不完全是实力上的差距,和他的演技也有一定的关系

    麦太山见到苏锐跌落的那么远,认为其实力不济,准备继续运功一鼓作气可是他没想到,正是这再简单不过的运气,导致了他的吐血

    量变到一定程度之后终究会引起质变,胸前被苏锐数十下重击埋下的暗劲和隐伤,在麦太山这种强行运功的刺激之下,终于彻底爆发

    麦太山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少年没有吐过血了,可是这一次,他完完全全的憋不住了

    一口,两口,三口

    吐血之后,他的头感觉到了一阵眩晕,而身体的力量仿佛也流逝了许多

    这是吐血所必然带来的后遗症

    苏锐那些叠加在一起的拳头,那些阴险毒辣的暗劲,对他造成了极为严重的伤害

    可是,麦太山还来不及调整呼吸,更别提运气压制体内伤势,他的一口气还没喘上来,凌冽的刀光就已经来到了眼前

    这一次,夜莺没有任何的退缩,她牢牢记住苏锐的话,在外围寻找机会

    看着苏锐力战麦太山的样子,夜莺心中的热血也在不断的燃烧着,她想战她要战她要通过战斗,让自己变的更加强大

    这两刀看似简单,但已经把她把毕生所学的精华全部发挥出来了

    龙凤呈祥双刀,本来就是兵器谱上排名第十的超级冷兵器,再配合上夜莺此时的潜力大爆发,威力简直不可想象

    麦太山本来刚刚吐完血,身体的机能还处于最衰弱的时候,两道刀芒骤然来到身前,让他来不及做出任何的躲避

    “啊”

    麦太山一声大吼,脸色瞬间变得狰狞,浑身硬气功发动,竟然是硬挨了夜莺这一记暴击

    两道匹练锋锐的寒芒,在麦太山的胸口划过

    皮开肉绽,鲜血迸飞那凌厉的刀芒甚至已经在胸骨上留下了凹痕

    如果不是麦太山把一身硬功夫练到了极致,恐怕这个时候夜莺的两记横劈已经把他削成了三段

    饶是如此,他的防御能力也堪称恐怖之极

    从这一点来看,刚才苏锐能够孜孜不倦的对他的胸口造成那么严重的内伤,是多么的不容易做到

    那两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中不断往外面喷涌着鲜血,迅速的把麦太山的胸前染红也让他的眼神变得充满了狠意古井无波的心境再难保持

    强烈到极点的疼痛严重刺激了麦太山的神经,他看到自己的胸腔竟然被划开,鲜血狂喷,心中的怒火顿时无边燃烧起来

    一声厉喝,已经变成了血人的麦太山直接朝着夜莺扑去

    后者一击得手,刀势本来就没停,龙凤呈祥双刀已经舞成了一片旋风,已然和麦太山绞缠在了一起

    即便已经逼出了自己的巅峰状态,但是面对暴怒之下的麦太山,夜莺依旧有着力不从心之感

    在这样的近身战斗中,她几乎很难击中目标对方的力量大的恐怖,并且总能够避开自己的刀锋

    可是,苏锐到现在还趴在一边,似乎受了不轻的伤,无法提供助力

    轻言放弃并不是夜莺的风格,她一声娇叱,身形横飞而起,在空中连续翻滚,双刀并拢,整个人就像是一个高速的螺旋钻一般,带着凛冽的寒风与杀气,直接冲破了麦太山的防守

    此时,月光已然透过云层,洒在了夜莺的身上

    在月光的映射下,她的这个动作,已经把身体的极度柔韧性和瞬间爆发力体现到了极致带着一种无法言喻的美感

    夜莺的这一记螺旋绞杀,硬是在麦太山的胸肌上剜出碗口大的血洞两柄锋利的尖刀甚至还把胸骨的表层给刮了下来那牙酸的声音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

    夜莺双脚落地,身形想要更进一步,刀锋却被胸骨卡住了

    此时,麦太山的胸前,已经是血肉模糊了,残忍到目不忍视

    “白家的丫头,你彻底激怒我了”

    麦太山一声嘶哑的低吼,右掌伸出,抓住了夜莺的手腕用力一拉

    咔嚓

    夜莺的手腕发出了清脆的骨裂声响

    她闷哼一声,没有去管已经耷拉下来的右手,而是伸出左手,顺势把手里的尖刀插进了麦太山的肩头

    “啊”

    连续遭到重创,麦太山痛的再次嘶吼在来到这里之前,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栽在这个丫头的手里

    麦太山扯住夜莺的左手,用力一扯

    同时,他的脚重重的踹在了夜莺的腿弯

    夜莺的膝盖也发出了让人心悸的骨裂声,她的脸上闪过痛苦的神色,完全无法再坚持站立身体向一边歪倒

    “给我去死”

    麦太山一声大吼,身上插着两把刀,满身染血,状若疯狂

    他的右臂高高举起,全身的力量都凝聚在手臂上,就这么对着夜莺的头颅砸下去

    如果这一下被砸中,毫无疑问,夜莺将再也活不成

    夜莺的身体还在向旁边倾倒,在这一刻,她已经没有时间去害怕去紧张,因为那充满了狂暴力量的拳头已然来到了跟前

    “自己的一辈子,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

    夜莺闭上眼睛,有些遗憾,这场战斗让她发挥出来前所未有的潜力,对于自身战斗能力的提升也有很大帮助,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就要结束了。

    这已经是自己最后一场战斗了,她尽力了。

    就在夜莺几乎绝望的时候,一个身影已经冲到了她的跟前,抱住她的身体,从麦太山的拳头下面爆闪而出

    夜莺睁开眼睛,正是苏锐

    “你今天已经做的很好,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br />
    夜莺点了点头,当她看到苏锐的目光之时,身体上的疼痛感觉似乎都减轻了不少。

    苏锐的声音柔和,把受了重伤的夜莺轻轻的放在地上,看了看冲过来的麦太山,眼中闪过狠辣的光芒

    麦太山本来就在苏锐的接连算计之下受了不轻的内伤,如今被夜莺搞出来的外伤更是触目惊心的恐怖,单从外表看来,根本无法认出他是往日那个气度不凡的武学宗师身上插着两把刀,衣服被鲜血染透,简直连是人是鬼都分不清楚

    麦太山在冲过来的时候,再次吐了一口鲜血,浑身的气势因为这口吐血也下降了几分,但是眼中是杀意却丝毫不减

    他拼着自己身死,也要把这两个该死的年轻人碎尸万段

    “伤了夜莺,今天你就彻底留在这里吧”

    苏锐说罢,身形已经化作闪电,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径直冲向了麦太山

    “逆贼受死”麦太山也全力爆发出来此时生死关头,他已经顾不得这样做会留下怎样的后遗症苏锐必须要死

    两个人的身影相交,一触即分

    苏锐后退了二十步,再也忍不住胸腹的震荡,张开嘴,吐了一大口血

    而麦太山虽然一步不退,但却是发出一声惨烈到极点的嚎叫

    这嚎叫似乎都震散了天空上的云彩足见他的痛苦程度

    他的脚边,已经是血流如注

    很快便积累出来一滩鲜血

    这得是怎样的伤口,才能流出那么多让人感觉到惊恐的鲜血

    麦太山低下头,看着胸口露出的骨头,双眼血红血红

    苏锐刚才并没有选择和他对轰,而是硬抗了他一拳

    在硬抗的同时,苏锐的右手如刀,直奔胸前,从夜莺之前划出的伤口处伸了进去

    五个手指犹如五把利剑,穿透了麦太山的肌肉,从他的胸前硬生生的撕下了一根胸骨

    肌腱被活生生的扯断,这种强烈的痛感让麦太山都几乎昏厥

    甚至,苏锐还顺带着撕下来一大块皮肉让麦太山的大片胸骨肋骨直接暴露在空气中

    鲜血不要钱的从他的胸口涌出来

    这场面简直血腥到了极致

    麦太山就算再疯狂,此时也无力进攻了失血速度过快,他感觉到生命力在从伤口处不断的流逝着

    苏锐吐完血,把那根胸骨和大片皮肉扔在一旁,冷冷的看着气势逐渐低迷的对手

    “大哥,接下来,该看我的了?!?br />
    不知何时,周显威已经站在了苏锐的身边,他的肩膀上扛着单兵火箭筒,正对着十米之外的麦太山

    :感谢书友3862916、天怒我愿、书友3862916、丿灬殇璃、wdew、飞鸟和鱼、crazy小小微的月票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