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玄捂着被利刃刺穿的手掌,惨叫倒地,当他看清眼前之人的轮廓时,眼中顿时掠过了强烈的难以置信

    “夜莺,你是夜莺,你是白秦川的人”李玄大喊道

    他万万想不到,为什么白家会出手在以往,白家和南宫家族并没有任何的仇怨,顶多只是一些生意上的争斗而已,完全不至于到了互相厮杀的地步

    感受到手掌处传来的刺骨疼痛,李玄愤怒的大吼:“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白家难道不担心南宫家族的报复吗”

    “给我闭嘴?!?br />
    夜莺一步上前,右脚自下而上的撩起,正好击中了李玄的下巴

    后者的上下颚顿时咬合在了一起,这样猛烈的撞击让他眼冒金星身体再也无法控制平衡,整个人向后栽倒而去

    “报复是什么”夜莺冷笑,随后一脚踩在了李玄的胸口上

    后者的身体顿时弓成了一个大,一张嘴,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那些手下还在争先恐后的往门口涌去,这片闹了鬼的厂区给了他们无尽的恐惧

    经过了夜莺刚才犹如龙卷风一般的杀戮,现在他们的总人数也不过十余人左右

    事实上,按照他们的真正实力,如果完全的抱团起来反抗,夜莺说不定也会遭遇到不少的困难,但是这些人个个无心恋战只想逃跑,让夜莺都感觉到自己杀起来没太多意思

    这十来个人眼看还有二十米就要冲出大门,一个黑色的身影却出现在了门口

    苏锐就站在那儿,手里拎着两把枪,抬起手腕,子弹飚射而出

    十余人全部惨呼着倒下

    苏锐扔掉从他们手中抢过来的两把枪,至此,李玄带来的四十九人,全部阵亡

    走到夜莺身旁,看着后者的飒爽模样,苏锐微微点了点头:“干得不错?!?br />
    夜莺却没有回答,而是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李玄,示意他该怎么处置。

    李玄显然也看到了苏锐的身影,他想到了苏锐可能回来,但是绝对不会想到他竟然会以这般摧枯拉朽之势出现

    自己演练了多日的阵容,在这个男人的面前,甚至连半个小时都没有撑到,就已经彻底完蛋简直比纸糊的还要脆弱几分

    四十九人,一个不剩

    想到之前那个人头在自己眼前滚落的恐怖情形,李玄的腿肚子都开始打颤

    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了那句俗语的意思

    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你你想干嘛”李玄上下牙都在打颤,面对这个已经把杀戮演绎到极致的男人,他完全提不起任何的勇气

    “你们来杀我,却问我想干什么”苏锐冷笑着说道:“是南宫瞬派你来的”

    “少爷不,不是少爷派我来的这是我自己的主意”李玄在这个时候倒表现的忠心耿耿,只是他的理由实在是没有任何的说服力,苏锐连和他争辩一下的兴趣都没有。

    而苏锐却淡淡说道:“花了两百万,雇王飞志来杀我,这种不入流的行径,南宫尧是能做的出来,但是他现在即便想做,恐怕也是有心无力。如今想出这个主意的,恐怕也只有南宫瞬了?!?br />
    听到这句话,李玄的眼中掠过了震惊之色

    “看来,几年不见,这小子混得可以了,居然连南宫家的麦太山都能差遣,是不是想要拿我的人头去邀功,然后提前晋升家主之位”

    李玄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因为苏锐猜的一点不错

    可惜的是,此时属下全部死光,对于南宫瞬可谓是极大的打击在过往的几年中,他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对这支队伍的训练上

    如今,一切付诸东流水

    “麦太山呢”苏锐冷笑着问道。

    李玄听了,不禁后悔万分,为什么自己不在第一时间向麦老爷子求助如果他在现场的话,一定不会是现在这种情况

    所有的手下,竟然全部死光了

    可是,很快的,李玄就认清了现实

    就算他在经历了第一次攻击之后给麦太山打电话,等到他从市中心的酒店赶来,这里的人同样会被苏锐屠戮干净

    想到这儿,李玄两股战战很显然,这个杀人魔王在侧,自己根本活不了多久了

    “现在就给麦太山打电话,告诉他这里的情况?!彼杖窀菏侄?,微微仰着头,看着漆黑的夜空,冷笑着说道:“我在这里等着他?!?br />
    李玄一愣,他本以为苏锐会趁着麦太山不在的时候,在杀光所有人之后转身离去,却没想到他竟然会让自己给麦老太爷打电话

    这个疯子一样的男人,他到底想干什么

    难道他真正的目标,竟然是麦太山

    苏锐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冷冷说道:“如果你再犹豫的话,我保证今天会要了你的命?!?br />
    “什么”本来以为自己必死的李玄,在听到了苏锐的话之后,脸上涌现出一抹无法掩饰的狂喜之色

    苏锐竟然没想杀自己,自己还有活下去的机会

    “我打电话,我现在就打电话”李玄说罢,用完好的那只手开始输入号码

    这个时候,夜莺看了苏锐一眼,她从苏锐的眼光之中并没有看到任何的畏惧,有的只是昂扬的战意

    面对即将到来的宗师级高手,夜莺的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可是当她看到了苏锐的眼神之后,便已经明白,这一仗将是自己的蜕变之始无论是赢是输,自己都会发生质的蜕变

    “通了,电话通了”李玄非常紧张,拿着手机的手都开始颤抖

    “麦老太爷正在休息?!苯拥缁暗氖潜汲凵涛癯档乃净?。

    “别管他是不是在休息,我要让他立刻过来我们的人已经快死光了”李玄歇斯底里

    在这一刻,他没有用上任何的演技,因为所有的手下真的死光了,场地中央的血腥气息都有些浓重的化不开

    挂了电话,李玄只听到苏锐说了一句话:“干得不错?!?br />
    说完,夜莺便一记掌刀打在他的颈后,让其昏了过去

    “麦太山要来了,你紧张么”苏锐看着夜莺,眼中带着微笑。

    夜莺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你这又点头又摇头的是什么意思”

    夜莺没有答话,她手握双刀,望向远方夜空,飒爽的身姿中渐渐流露出一股凌厉的气息来。

    看到她的样子,苏锐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来。

    其实夜莺是个绝对的可造之材,这样的好苗子跟在白秦川身边,实在是太浪费了,也不知道张不凡那个老家伙和白家有什么约定,竟然会把如此出色的小师妹派出去当保镖,这着实有些浪费资源了。

    苏锐爱才之心已经慢慢起来,他有心把夜莺招为麾下,当然,这并不是因为对方是美女好吧,苏锐必须要承认,这一点也很重要。

    一辆奔驰商务车正朝着金明开发区迅速驰骋。

    夜晚的车子本来就少,再加上这里是市郊,奔驰商务车一路闯了无数个红灯,终于在半个小时的时候驶进了金明开发区

    麦太山坐在后座上,闭着眼睛,看似在调整状态,但是他的拳头却始终紧握着

    苏锐那个家伙,依旧狡猾的像五年前一样趁着他离开的时候,竟然对南宫瞬的秘密队伍进行这样的偷袭当真是无耻之极

    想到这儿,麦太山摇了摇头,他知道,以苏锐的实力,对上李玄和他的手下,后者完全没有任何胜利的可能

    “你终于来了,你终于来了,就算你不来,我也会找你的?!?br />
    麦太山自言自语,他睁开眼睛,一股冷冽的寒芒从其中释放了出来

    五年前,在他的步步紧逼之下,依旧被苏锐抓住时机伤到了大少爷南宫尧,这件事情被麦太山当成毕生的耻辱

    这五年来,他从不曾放松过修炼,就是为了等待着手刃苏锐的一天

    以南宫瞬的身份地位,是不可能请的动麦太山的,后者之所以答应帮忙,完全是因为他心中的复仇火焰

    这司机同样也有些紧张,他焦虑的问道:“麦老太爷,您说苏锐真的会把所有人杀光吗”

    他也是紧张过度,问完之后才想到,以麦太山的身份地位,又怎么会搭理他这么个不起眼的小人物

    可是这一次,麦太山竟然破天荒的回话了

    “无论他杀了多少人,在我看来这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我唯一在意的,是他能不能死在我的手底下?!?br />
    说罢,麦太山眼中的精芒已经浓郁成了实质

    苏锐和夜莺并肩站在空旷的场地上,微风轻拂他们的面颊,带来的却不是轻松,而是凝重。

    “你还是有些紧张?!彼杖窨戳艘馆阂谎?,道。

    后者的身体略微僵硬,手臂也过度紧绷,这明显就是心里紧张的表现。

    “一打起来就不紧张了?!币馆翰蛔跃醯陌阉杖裰八倒幕爸馗戳艘槐?,搞得后者暗自好笑。

    就在这个时候,汽车的轰鸣声已经开始传入了他们的耳朵,那声音在静谧的夜色下显得如此清晰

    听到这声音,夜莺更加握紧了手中的双刀身体微微弯曲着,呈现出一种爆炸性的姿态

    短短半分钟后,那辆奔驰商务已经是一个猛烈的漂移,冲进厂区速度丝毫不减

    夜莺本想冲出去,可是此时苏锐竟然拉住了她的手,一起跃向一旁

    以此同时,一道耀眼的金黄色流光,在夜空之下一闪即没

    而在下一秒,那辆奔驰商务就已经被一大团火光所笼罩

    一声巨响,地动山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