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背着狙击槍的黑衣男人悄然爬上一栋的厂房顶部,这里是李玄为他设计的狙击地点,居高临下,易守难攻,从他的视角望去,整片厂区几乎没有任何的死角。

    此人曾经在六年前犯下命案,流亡三年被李玄找到,由于本身就有当兵的功夫底子,再加上长达三年的严格训练,此人已经成长为一名狙击好手。

    为了能够让自己的手下能够充分的为其所用,南宫瞬可谓是下足了本钱不知道私自挪用了多少家族经费砸到了他的小队伍里

    在这名狙击手看来,没有武功能够躲得过子.弹,因此他对于那些将苏锐神化了的人,非常嗤之以鼻。

    而这一次,无疑将是他的狙击槍大放异彩的时候。

    选好了狙击位,趴在厂房边上,此人虚虚地抠了一下扳机,同时口中轻轻说道:“砰”

    他的嘴角露出冷笑,仿佛已经看到了苏锐中弹之后一头栽倒的情形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双手已经轻轻的抱住了他的头

    怎么回事

    由于本来就是黑夜,被人这么一弄,这狙击手顿时感觉到毛骨悚然,差点吓破了胆子

    他刚刚想要转过身来放声高呼,放在头上的那一双手忽然来了个有力的变向,根本没给他任何出声的机会

    这名狙击手只听到咔吧一声,脑袋便耷拉到了一旁

    那一声“咔吧”,正是他颈椎被扭断的声音

    刚才还自信满满要灭掉苏锐的狙击手,再也没有任何声息

    与此同时,一个男人正藏身于黑暗厂房的老旧设备后面,他握着槍,就像是之前演练的一样,警惕的看着周围的动向。

    他知道,在这间厂房里,还有五个人,他们和自己一样,明天都担纲着狙杀苏锐的任务。

    他们都练了很久的槍法,只要苏锐一冲进厂房,那么六个人的手槍就会来上一轮齐射,那么多发子.弹,就算天王老子也躲不过去

    一想到苏锐极有可能被毙于自己的槍口下,这个男人的呼吸都有些粗重了如果自己杀了苏锐,那得是多大的功劳

    想着想着,他的目光就变得有些炙热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把闪着寒芒的短刀,忽然从黑暗中伸出,已然轻轻的放在了他的脖子上

    冰凉的刀锋贴着喉咙,让此人浑身打了个寒颤与他眼睛中的炙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同样的,他也想要大声呼喊,可是那短刀的主人并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一划一拉,锋利的刀刃便像切豆腐一般划开了他的喉咙,毫无滞涩的割断了他的气管

    凉丝丝的空气大量的涌入气管,而数不清的鲜血则是从伤口处喷发出来,瞬间染红了半台机器

    他再也喊不出一个字,身体已经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夜莺把他的身体轻轻的放倒在了地面上,然后身形如同鬼魅,再次隐入黑暗中

    伸手不见五指的阴影中,似乎又有一道如同月光般的寒芒闪过

    三分钟后,李玄开始对着通讯器说道:“好了,第一轮演习结束,大家表现不错,已经很熟练了接下来我们开始演练接应和跑位不要把这当成演习,敌人很强大,千万不可掉以轻心”

    “除了四名狙击手继续潜伏在厂房和办公楼顶端以外,所有人全部到场地中央集中”

    这些人刚刚到达隐蔽地点才两分钟而已,又开始急匆匆的朝场地中央跑去

    看来这支队伍的整体纪律还算不错,真正做到的令行禁止,殊不知李玄在训练这些亡命之徒的时候,也是颇费了一番周折,不得已槍毙了两个人之后才彻底的震住他们。

    “好,下面进行掩护示范?!崩钚暗溃骸罢庵质痉段颐窃谥耙丫啻窝盗饭?,相信大家非常熟悉,但是现在要根据实际地形再做一次,有备无患”

    “就由第一组第二组来进行示范第二组出列”李玄负手而立:“当第一组遭受攻击的时候,你们第二组该怎么办”

    “嗯怎么回事”

    就当第二组才刚刚站出来的时候,李玄就已经敏锐的发现,第二组里少了两个人

    按理说不应该啊,自己已经千叮咛万嘱咐,只要有情况就必须先请示,在这种节骨眼上,这两个家伙不至于会犯那么低级的错误吧

    李玄再次扫视了队伍一遍,依然没有发现那两个人的身影

    “奇怪啊,刚才他们两个还一起进的二号厂房,怎么现在没出来呢”第二组的一个人说道。

    由于厂房实在太黑,他们在离开的时候也没有注意到同伴有没有出来

    “所有人立即去找”李玄面色冷峻,说罢,一马当先,带着一群人朝着二号厂房行去

    “给我开灯”李玄面沉如水,看着一片漆黑的厂房,本能的感觉有些诡异

    黑夜,总会给人一种极度不安全的感觉“队长,这里废弃许久,电早就断了”

    “那就打开手电,进去仔细的搜”

    仅有的十来个手电同时亮起,他们一边喊着一边找,却没有任何人来回答。

    空空荡荡的回声和杂乱无章的脚步声,无疑加重了诡异的氛围。

    就在这些人正认真寻找的时候,他们没有人注意到,走在队伍最后方的一个人,忽然好想被扼住了脖子,整个人被迅速吊起,直接拽到了厂房上面

    在他被吊起来的一瞬间,颈椎就无法支撑住身体的压力,直接拽的脱节

    颈椎一断,下半身的秽.物便直接涌出来此人眼睛圆睁,舌头伸出嘴外,竟是被活生生勒死

    苏锐做的这一切无声无息,但是对面厂房顶端的狙击手似乎已经注意到了这边的异常情况

    那名狙击手本来正用瞄准镜看着厂房中的情况,忽然发现同伴被凭空吊起,整个人的身体都紧绷了起来

    由于注意力始终全神贯注的锁定在下方,他并没有发现,另外三名和他同时潜伏在厂房顶端的同伴,都已经遭遇了毒手

    他想要示警,却已经来不及了,一道雪亮刀芒一放即收他的喉咙瞬间被割开

    捂着脖子,鲜血不断从指缝间涌出来,这名狙击手到死的时候都没有看清楚是什么人杀掉的他

    苏锐也同样看到了这一抹寒芒,他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点头是因为夜莺和他的初次配合还算比较默契,摇头是因为那龙凤呈祥的双刀实在是太过显眼,即便是在仅有几点星光的夜里,也同样让人可以看到寒芒。

    “以后再找她一起行动,就得用油漆先把刀涂黑了?!彼杖竦蜕档?。

    与此同时,一股难言的恐慌情绪已经在二号厂房的人们心中逐渐蔓延开来

    他们并没有看到人,但已经闻到了清楚的血腥气息

    李玄抽了抽鼻子,大感不妙,高喊:“子.弹上膛,全部戒备”

    “队长,这里有血?!?br />
    一个人用手电照着地上的一摊鲜血,有些惊慌的大喊

    此人也是隶属于二组,他并不知道这滩鲜血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但是极有可能是属于他那个同伴无疑

    “这里也有血?!绷硗庖蝗擞檬值缯樟亮四翘ū蝗竞炝说幕?br />
    死了两个人,但是却不见尸首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难言的诡异他们情不自禁的感觉到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皮肤上全是鸡皮疙瘩

    “尸体去哪里了尸体去哪里了”

    李玄同样感觉到头皮发麻

    有血迹却不见人这是离奇死亡吗

    “队长,我们要不要离开这二号厂房,我总感觉这里有点诡异啊?!币桓鋈诵⌒囊硪淼亩岳钚ㄒ榈?。

    不仅是他,所有人都是这样想的一股阴风吹来,让他们感觉到两股战战

    “到底是怎么回事”李玄是这里的老大,他必须要拿个主意

    “队长,我们要不要请麦老太爷回来帮忙如果是他在,或许会好一点”有人建议道。这些亡命之徒并不知道同伴是如何消失的,但是现在从地上的血??蠢?,无疑是凶多吉少

    他们时不时的望向厂房大门,心想着只要有不对劲,立刻掉头就跑

    “先不要通知麦老太爷,如果我们连这点事情都处理不好,也太让他和二少爷失望了?!崩钚辽档?,事实上他还是在为自己打着小算盘,如果失踪了两个人就慌里慌张的请麦太山出手的话,后者无疑会对自己的印象不好,日后拜他为师也就不太可能了。

    之前他演练了好多遍,练的从来都是如何包围和追歼苏锐,却从来没有演练过在先死两个人的情况下,他们该如何应对在这一刻,李玄也慌了神那渐渐飘散的血腥气息让他从心底泛起一股畏惧之感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此时埋伏在房顶上堪称扭转战局利器的四名狙击手也已全部死亡

    四十九名手下,几分钟之内就死了七个,已经减员到了四十二名

    李玄强行让自己冷静了一下,他也感觉到这间厂房有些不安全,于是沉声说道:“这样吧,所有人现在退回外面的场地,重新制定搜寻计划”

    战斗还未开始,那让人心悸的硝烟味和血腥味就已经散发开来

    可是,这个时候的李玄并没有注意到,一个黑衣身影,正无声无息的混在他们中间

    :感谢愁肠满腹、刻在你心里、每天上纵横、刻在你心里、bk一201、狂野小白兔的捧场支持据说群里“繁华落尽”童鞋工作的服务区今天开业,春运的第一天,不容易,祝工作顺利

    还有,手qiang的qiang,再次成了敏.感词,所以我全部替换成了繁体字,虽然会略微影响观感,至少比拼音读起来要好一些,现在违.禁词真是让人惊恐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