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对上五十个人,不被包围就不错了,居然还想着反包围

    如果预先在这厂房里面埋下一些定时炸.弹什么的,恐怕倒是还有些许胜利可能,但是现在看来,两个人身上连热武器都没有,怎么可能赢得胜利完全就是天方夜谭

    “在这个世界上,什么都能失去,就是不能失去对胜利的渴望?!彼杖袼坪跏强创┝艘馆旱南敕?,拍了拍她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

    “胜利的渴望”很少经历过生死之争的夜莺,如何能够理解那种无时无刻都过着刀尖舔血日子的苏锐

    只有经历过真正的生命危险,才会明白那种渴望会有多么的强烈。

    此时的夜莺完全没有意识到,在一天之前自己还口口声声要将之杀掉的男人,如今正把自己搂在怀里拍肩膀。

    “因为王飞志的缘故,翠松山丢了大面子,你以为你的师父难道就不恨这五大世家虽然他当年被那几个老家伙请出了山,但也是因为双方之间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利益纠葛,如果咱们俩在今天夜里把对方团灭,消息传回翠松山,估计整座山上下都要欢腾了吧”

    “夜莺,我不管怎么对你做战前动员,都是没有用的?!彼杖衽牧伺乃募绨?,说道:“记住,要让战斗融进血液”

    既然这次回到了华夏,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那么苏锐就不打算再放过五大世家

    反正他们也没打算放过苏锐,双方就各显神通好了,大象不一定能够踩死老鼠,但是老鼠却有可能顺着大象的鼻孔钻进去,吃掉他的脑髓

    虽然这个比喻并不恰当,苏锐也不愿意当什么老鼠,但无疑清楚的反映了他的心情

    那辆奔驰商务的车门虽然打开,但是里面并没有人走出,麦太山依旧闭着眼睛,稳稳坐在后排。

    他的头发已然全白,胡须垂到了胸前,穿着一身黑色长衫,看起来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

    李玄就这样躬着身子邀请,麦老太爷却完全不买账,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上一眼。

    “时间未到,如若苏锐那逆贼真的未死,那么老夫再出手也不迟?!甭筇奖兆叛劬?,语气淡淡:“他死了便罢了,他不死,今天也别想从老夫手底下活着走出去。五年前的事情,不会再重演?!?br />
    说罢,麦太山睁开眼睛,两道冷芒如电般射出来

    他的目光如此犀利,完全不像是一个这般年纪的老人能够拥有的

    在这样的目光之下,李玄浑身发冷,不过麦老太爷的话无疑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有他在,就算是苏锐来了,也别想讨的了好

    “距离约定见面的时间还有多久”麦太山问道。

    “回麦老太爷的话,见面时间约定的是明天下午三点?!崩钚Ь吹乃档?。

    “提前布置,有备无患,这一点,你做得很好?!?br />
    听到麦太山的表扬,李玄激动的浑身颤抖南宫家族里的人都知道,麦老爷子轻易不表扬人,就连南宫瞬长到现在都还没有听过麦太山的亲口表扬

    “多谢麦老太爷提点”李玄继续躬身,面露喜色

    麦太山闭上了眼睛,说道:“还有十几个小时,你慢慢布置,多演练几套阵容和战术,等到了时间,再送我过来吧?!?br />
    麦老爷子亲口叮嘱,李玄自然不敢怠慢,再加上这次行动关乎于他日后的前程,无路如何也不会出一丝错。此时,他的身体已经弯到了九十度,高声喊道:“恭送麦老太爷定然不负老太爷期望”

    那四十九名手下同时高喊:“恭送麦老太爷”

    为了表现出应有的气势,这四十九人声音震天

    这一下,就算是苏锐想不听到也不行了

    “麦太山竟然是你来了”

    靠着墙根,念叨着这个名字,苏锐的眼睛中划过一丝厉芒

    他终于知道今天的事情是谁做下的了

    南宫家族

    五年前,当苏锐杀到南宫家族的时候,遇到了麦太山等一众高手的阻拦,可是在这么多高手的围追堵截中,苏锐依然把南宫尧变成了废人

    但是在军刺穿透南宫尧肺部的同时,苏锐同样被麦太山从侧面打伤,断了两根肋骨

    这个仇,早在五年前就已经结下来了

    等到那一辆奔驰商务车开走半个小时之后,苏锐才冷冷说道:“我们行动,杀光他们?!?br />
    五十个人,全部杀光

    看着苏锐那似乎在说一件非常普通事情的样子,夜莺的心底颤了颤,她不怕杀人,也杀过人,可是这次要杀的是足足五十人,这让她有些难以接受。

    “现在或许还有些紧张,可是等到真的大开杀戒的时候,就什么都不怕了?!?br />
    苏锐在夜莺耳边轻声说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南宫家有个传统,就是一直秘密招揽身怀命案的亡命之徒为其服务,以前的南宫老爷子就是这样,南宫瞬肯定也很好的把这一传统继承了下来?!?br />
    不得不说,苏锐分析的一点不错

    “杀掉这些人,你不用有任何的愧疚”苏锐对夜莺攥了攥拳头,同时另外一只手在脖子上一划,做出了一个斩首的动作

    夜莺点了点头,麦太山离开之后,她的心里也重新恢复了自信,至少不像之前那般紧张了。

    “我还有一个问题?!币馆河行┯淘?,说道:“为什么不等到麦太山再多离开一会儿这样我们动手的时间也会足够长?!?br />
    “你忘了这是哪里么”苏锐一边伏在墙头上看着李玄指挥着手下搬运东西,一边说道:“金明开发区,距离津山市中心也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如今已是夜间,没有堵车情况发生,恐怕现在的麦太山已经到了市中心的酒店住下了,就算时间再长一些也是没用,因为得到消息的麦太山一定会在半个小时之内出现?!?br />
    听到这里,夜莺默然无语,在这样的战斗环境中,还能把时间计算的如此精确,不得不说,苏锐甩开她几百条街。

    “你不用紧张麦太山,他和你师父那个老混蛋没法相提并论,二人并不是同一个级别的?!?br />
    “老混蛋”听到这三个字,夜莺的眉毛皱了皱。

    说到这儿,苏锐冷笑:“如果不是麦太山这个家伙太过托大,又怎么会给我们把这些人团灭的机会就算他得到消息赶来,最快也要半个小时,而这么长时间对于我们来说,已经足够了”

    苏锐不禁有些遗憾,这次是带的人少了,否则的话,百分之百可以搞掉麦太山,对南宫家造成最沉重的打击

    只要这个老家伙一死,那么南宫家族的最大依仗也就没有了

    到了那个时候,就是南宫家族加速坠落的开始

    苏锐看了看一旁的夜莺,道:“我们开始吧?!?br />
    夜莺点了点头,眼中流露出坚定的意味:“我先去杀了那个领头的?!?br />
    她指的是李玄。

    “不,留着他,不要杀掉,我们还指着这家伙给麦太山通风报信呢在场的五十个人,也就只有他有资格联系麦太山否则的话,就算把这里的所有人都杀光,麦太山也不会知道”

    夜莺有些吃惊,吃惊于苏锐的决心:“你不会真的想弄死他吧”

    “到现在你还在怀疑我的想法么”

    说罢,苏锐的身形如电,已经翻身进入了院墙,整个人的身体融进了茫茫的黑暗中

    夜莺盯着他的背影,轻声说道:“你为什么教我那么多你到底是什么目的”

    不管苏锐是什么目的,反正现在看来对夜莺来说都不会有任何的坏处。

    李玄今天可谓是担子最重的一个人,南宫瞬的希望完全寄托在他的肩膀上。其实,现在的李玄也是有着那么一点点私心的,他带来的秘密卫队可是严格训练了好几年,堪称南宫瞬的私人精锐,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在麦太山抵达之前就干掉苏锐或者王飞志,这样的话,所有的功劳就能够分他一半

    “所有的枪,全部装上消声器”

    李玄站在场地中央,高声喊道:“我们按照之前的布置,开始演练站位,所有人准备好,进入准备状态”

    李玄一声令下,这四十九名手下瞬间四散,寻找各自的掩体

    为了这四十九人的布置,李玄可谓是绞尽了脑汁

    除了留下十五人在场地中央以外,剩余的二十四人全部进入厂房和办公楼中隐藏起来,其中不乏狙击好手,人手一把枪,附带短刀匕首

    这四栋厂房中的设备都是完好的,是最佳的掩体。李玄明白,必须把所有地形都利用上才行,如果苏锐被王飞志杀死了固然好,如果他胆敢一个人来报仇,那么最后倒霉的一定是他

    无论是厂房还是办公楼,都被李玄研究的十分透彻,哪里适合做掩体,哪里适合发起冲锋,他全都一清二楚

    为了能够成功上位,他也是蛮拼的

    “好,到时候你们十五个人,就跟我站在这里等着验货。四个狙击手瞄准好目标,如果苏锐真的出现,你们只要在耳机中听到了我的咳嗽声,就毫不犹豫的立刻开枪”

    “是”

    “杀不死他也不要紧,只要用子弹把他逼进任何一栋厂房就可以”此时此刻,李玄不禁有了一种运筹帷幄的感觉:“其实这非常简单,场面上没有任何的掩体,为了躲避子弹,苏锐肯定会钻进厂房到时候就是看另外一些弟兄们的了”

    “不管苏锐进入哪个厂房,所有人即刻向目标靠拢,形成包围”李玄难得有这种大权在握的感觉,高声说道:“另外,全部在脸上涂满油彩,防止反光我们不是特种兵,但比他们更出色”

    很可惜,李玄说的慷慨激昂,但是他的布置却全部都被苏锐听了过去。

    此时此刻,苏锐就趴在厂房的顶端,看着李玄的样子,有些嘲讽的说道:“布置的倒是挺周密,可是你们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来我现在真的有一种想要放你们鸽子的冲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