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莺想要反抗,却根本做不到,她的四肢全部被这个神秘人死死压住,动弹不得

    现在的她,就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别乱动,是我?!?br />
    苏锐的声音传来,夜莺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气息

    两个人脸贴着脸,胸贴着胸

    “混蛋”夜莺咬牙切齿

    因为此时的她只穿着背心和短裤,全身上下就两件衣服

    该死的苏锐,竟然选择在这个时候来占自己的便宜

    感觉到了夜莺的怒意,苏锐这才意识到,一具无限美好的身体正被自己以一种十分暧昧的姿势压在身子底下以夜莺的性子,恐怕她现在已经有了想要杀了自己的冲动

    可惜的是,由于夜色太深,苏锐完全看不清夜莺的脸,看不清她那被口罩掩藏下的容颜。

    “听我解释”

    苏锐急忙喊道,如果这个时候被当成了色狼,那可就太亏了

    “我是准备来叫你行动的,我们半夜动身,提前埋伏?!?br />
    “为什么不敲门”

    “我觉得从窗户进来比较省事?!彼杖裱柿艘豢谕履?,这样压着夜莺,让他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干渴。

    不过,当他看到夜莺那杀人一般的眼光时,才发现自己的解释是多么的无力。

    “夜间行动,为什么不事先说好”夜莺冷冷说道:“今天,你就是编出一百个理由,我也不会信你混蛋”

    如果膝盖没被压住的话,夜莺保证自己一定会让面前这个可恶的家伙变成断子绝孙

    “就当是我脑抽了,行不行”

    苏锐心中大喊冤枉,他真的是想要翻进房间叫夜莺起床的,可是被她这么一说,自己的好心完全变成了流氓妄图行不轨之事。

    “放开我”夜莺压抑着愤怒。

    从来没有男人可以这样压着自己,而苏锐一人就压了自己两次

    “放开你可以,但是你要保证不能打人?!?br />
    夜莺不吭声。

    苏锐继续说道:“你不保证,我就没法放开你,说不定我刚刚松手,你的刀就插过来了?!?br />
    “我保证?!币馆旱蜕档?。

    苏锐觉得事情有些顺利的出乎想象,他听到了夜莺的回答,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那好吧,我松开了我去”

    苏锐的身体才刚刚离开,夜莺的膝盖就已经顶了上来如果不是苏锐反应极快,这一下肯定要被整成大太监了

    “你保证过不打的”苏锐退到墙角,喊道。

    “我保证我会杀了你”

    苏锐的举动似乎让夜莺受到了莫大的屈辱,一时间变得杀气腾腾。

    最终,本着好男不跟女斗的原则,苏锐还是灰溜溜的退出了房间,只能站在走廊上去默默回味刚才的柔软触感。

    五分钟后,夜莺打开门,依旧是一身黑衣,戴着黑色口罩,手里拎着双刀。

    苏锐刚想说什么,寒芒一闪,刀锋已然到达眼前

    “如果再有下次,我就算杀不了你,也会自杀?!?br />
    苏锐和夜莺都穿着黑色夜行衣,两人远远的就已经停下了车子,然后悄然来到了香园门窗公司的隔壁。

    “上去看看?!?br />
    苏锐对夜莺说道,随后他的双脚一蹬,身形就已经拔地而起,悄无声息的伏在了墙头上

    这种动作对于夜莺来说也同样没有任何的难度,当她上来的时候,汽车的轰鸣声已经远远的传入了她的耳朵

    看着那些亮起来的车灯,夜莺嗅到了一股危险的味道。

    “你怎么知道他们会在这个时间点过来”她压低了声音,对苏锐的预判战局能力有些佩服,处处料敌先机,对方的每一步动向都和他掌握的没有任何差异

    “干这种事情,我远远比他们专业的多?!?br />
    苏锐压低了声音,眯着眼睛看着那些车子缓缓开进香园门窗的厂区。

    “好家伙,看来他们还真的很看重我的命,一下子来了那么多人?!彼杖窈杖豢吹搅似吡旧涛癯?br />
    就按每辆车乘坐七人来算,七辆车就是四十九人

    夜莺也被这个数字震惊到了,很明显,如果是王飞志杀掉了苏锐提着人头来交差的话,他根本别想活着离开

    就算对方的武功实力不如他,但只要每人端着枪来一轮齐射,那么二师兄就会被当场打成筛子

    七辆车子停好之后,果真从每辆车中钻出七个人来,这些人统一穿着黑色衣服,齐齐站成几排

    一举一动都显得训练有素绝对不是乌合之众

    苏锐的眼睛眯了起来,流露出一种凝重的味道,而夜莺的手心也开始沁出汗水。

    她虽然武功高强,但若是同时面对这么多敌人,恐怕胜算真的不会太高

    随后,一辆奔驰商务车缓缓开来,停在了场地的最中央。

    李玄从副驾驶的位置走出,随后恭恭敬敬的拉开车门。

    “快下来”

    看到此景,不待车门打开,苏锐就已经拉着夜莺,从墙头上悄然滑下

    “为什么不继续盯着”夜莺用眼神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苏锐示意了一下,二人悄悄离开,直到进入隔壁的办公楼中,他才终于开口。

    “不需要继续看了?!?br />
    “为什么”夜莺很是不解,在特种作战方面,她完全就是个初学者。

    “夜莺,我要是把这些都告诉你,你就跟着我干吧?!彼杖窈鋈凰档?。

    “什么意思”夜莺被苏锐的话锋一转搞得没反应过来。

    “你呆在白秦川身边,太屈才了,我可以给你一片海洋,让你自在畅游?!彼杖衩凶叛劬?,眼中带着笑意。

    夜莺神情一动:“我还是不明白你的意思?!?br />
    “你的功夫不错,跟着我当当神卫什么也是蛮好的?!彼杖裰酪馆耗壳疤欢庑┗?,摇头一笑:“算了,这个话题以后再讨论好了,我先给你解释一下刚才的情况?!?br />
    在行动之时,苏锐极少讲话,像这样手把手把自己的战斗经验传递给别人的情形是极少见的,也不知道苏锐是不是真的想把夜莺收入麾下。

    “其实我之前虽然知道对方想要我的命,但是并不清楚他们的这种意愿有多强烈,现在则是可以很轻松的判断,对方对我恨之入骨?!彼杖癖晨孔徘?,即便敌人和自己相隔很远,但他依旧把音量放到最低。

    “你看那五十个人,明显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能够调动那么多训练有素的好手,说明这幕后之人的背影不容小觑,在首都,有几个人能够调动这么一支力量而在那些能够调动力量的人中,又有几人会对我恨到了如此地步”

    说到这儿,苏锐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因此,我的判断从一开始就没错,指使你二师兄来杀我的,定然是五大世家之一无疑而且他们几乎完全不相信你的二师兄能够杀掉我,否则就不会派出这么多人了”

    夜莺默然。

    “至于我为什么会离开,因为那辆奔驰商务中,极有可能是五大世家之一的隐世高手。你看副驾驶那人的恭敬模样,应该没错了?!?br />
    “面对这样的人,我们必须要小心,否则他刚刚走下车的时候,就会觉察到我们的存在?!彼杖裢6倭艘幌?,眉目之间掠过一丝凝重的神色:“说不定是不次于你师父的老怪物?!?br />
    夜莺的神情再次一动。

    如果真是她师父级别的那种宗师级别的高手,那么他们今天晚上的行动不会有任何胜算就此远遁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想到这儿,夜莺的信心已然降至冰点。

    “不用担心,五年前即便有你师父护着,我不一样废掉了五个人”苏锐看起来倒是没有任何的担心,眉宇之间充满了自信。

    想到五年前的那个夜晚,夜莺顿时更加沉默,是的,那个时候的苏锐虽然打不过师父,但利用种种阴谋算计,竟也能将其牢牢牵制住。

    看着夜莺的神色,苏锐的眉间一动,道:“夜莺,你从小到大,做过的最刺激的事情是什么”

    夜莺觉得苏锐真的很话唠,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她还在消化着苏锐刚才的分析,没好气的开口道:“我没干过什么刺激的事情?!?br />
    如果认真回想的话,那一次乔装打扮穿着比基尼去南海刺杀苏锐,算不算一件比较刺激的事情

    如果这样也算的话,那么今天穿着水晶鞋和小礼服,被苏锐拉着狂奔,会不会更刺激

    不知为何,夜莺的脑海里总是会出现这些画面,就算她不去想,这些场景也会刻意跳出来。

    大战之前走神是个要命的举动,夜莺有些紧张,她发现在苏锐的问话之后,自己的走神竟然完全无法停下来,这在以往可是完全不会出现的事情

    “不管这是五大世家的哪一家,我都决定要干这一票?!彼杖窭湫ψ?,眼眉之间带着强烈的自信和盎然的杀气:“他们想要阴我,我又怎么能让这些混蛋好过”

    “可是”

    夜莺只说了两个字,便打住了话头,因为她想说,对方有五十个人和一个宗师级人物,己方却只有两个人,还都没有枪。

    在某些时候,近身攻击碰上远程武器,只有望洋兴叹束手无策的份

    可是,苏锐的眉宇之间却闪动着一丝兴奋的光彩,他也顾不得自己的举动是否越界,一把揽过夜莺的肩膀,在她的耳畔低声道:“要有点信心,和我一起,咱们对这些混蛋来个反包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