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

    夜莺本想拒绝,可是奇怪的是,当她看到那双闪闪发光的水晶高跟鞋之时,却提不起任何拒绝的心思。 .

    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感觉有些疯狂

    看着夜莺把高跟鞋拿在手里,苏锐大感满意,看来自己不仅可以改造林傲雪这种冰山女神,也同样可以改造夜莺这种冷酷暴力妞,简直堪称美女养成界的无冕之王。

    “来,再试一试这件衣服?!?br />
    苏锐取下一件镶着晶亮水钻的白色修身礼服式连衣裙,在灯光下看起来晶光闪闪,反射着梦幻般的色彩。

    夜莺几乎要愣住了,又是水晶鞋又是水钻礼服,自己什么时候穿过这种衣服

    她连最普通的裙子都没怎么穿过

    就在夜莺犹豫的当儿,对着营业员说道:“麻烦帮她换上?!?br />
    营业员的脸上顿时绽放出笑颜:“先生这件衣服上面镶的虽然是水钻,但却是由米兰顶级设计师手工缝制,是我们店里最贵的衣服,对您的女朋友真好呢?!?br />
    “最贵的衣服”夜莺闻言,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多少钱”

    “五万九千八?!庇翟蔽⑿Υ鸬?,貌似卖了这一件,她可是能拿到不少的提成。

    “这么贵”夜莺的神情微动,皱了皱眉头,即便对于她而言,这笔钱也绝对不算便宜了。

    “这算什么,如果合身就直接买下?!?br />
    苏锐的话语中充满了大气,说罢,直接把夜莺推到了更衣室门前:“乖乖换上,这也是为了更好的迷惑敌人?!?br />
    奢侈品店的更衣室很宽敞,看着营业员跟着自己一起进来,夜莺有些别扭:“我习惯自己换衣服?!?br />
    “我来帮您吧?!庇翟毙ψ湃〕鲆谎骼矗骸按┱庵掷穹?,要佩戴隐形文.胸的,我知道小姐您肯定没有随身带,所以特别准备了?!?br />
    “隐形文.胸”夜莺只是听说过这种东西,但从来不曾戴过,她的内衣都是最保守的款式,什么时候穿过这种

    “是啊,您把衣服脱了,我帮您戴上?!?br />
    让夜莺在同性面前露出上半身来,真的比杀了她还难受,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要不我自己来吧?!?br />
    “放心,不会有什么的,您自己可能不好操作?!庇翟狈⒀镂匏澜欠竦木?,愣是没领会夜莺的意思。

    “那好吧?!币馆罕丈狭搜劬?,一副受刑的样子。

    看着那解开束缚颇为壮观的胸前景象,营业员拿着隐形文.胸来回比划了几下,不禁有些尴尬的压低声音说道:“小姐,你的身材太好了,我得去换个大点的尺码?!?br />
    即便带着白色的口罩,也依旧能够看出夜莺脸上的红意。

    等到夜莺走出来的时候,苏锐仿佛感觉到整个房间都明亮了好几分。

    这件小礼服简直就像是为夜莺量身打造的一般,简单而不失大气,高贵中透着性感,香肩洁白光滑,胸前虽然只是露出了一点沟壑和山坡,但是那山峰的弧度却足以让人感觉到惊心动魄。

    那一双水晶高跟鞋,更是把夜莺的气质提升了整整一个级数。

    平日里的坚持训练,造就了夜莺堪称完美比例的身材,就连那些见惯了美女的营业员们都情不自禁的发出赞叹。

    “小姐,您实在是太美了,您先生的眼光实在是太好了?!庇翟庇芍栽尢?。

    夜莺依旧戴着白色口罩,但此时这口罩和她的白色礼服遥相呼应,非常搭配,完全没有任何的不和谐之感。

    “喜欢吗”苏锐轻声问道。

    夜莺照着镜子,并没有吭声,俏脸终于又布上了一层红晕。

    这是她第一次穿上这种衣服,也是第一次以这样的视角来看待自己的身材,苏锐已经明显从她的眼睛中读出了两个字惊喜。

    她很喜欢,她很欢喜。

    “可是这衣服很贵?!币馆河淘チ艘幌?。

    “没事,咱俩跑得快?!?br />
    “什么”

    夜莺一愣,她完全没弄明白苏锐的意思

    “快跑”

    苏锐说罢,已经拉着她的手腕,一阵风般的冲出了这间奢侈品店

    两名营业员直接愣住了因为他们实在太快太快,一转眼就消失在了视线里

    拉着夜莺狂奔了五分钟,苏锐终于停了下来。

    “应该是安全了,他们追不上来了?!闭飧黾一锎蟠牌?,笑得很开心

    可是夜莺却站在原地,一言不发,就这样看着苏锐。

    苏锐被她看的心中莫名有些发毛,道:“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省了将近六万块钱呢难道不值得开心吗”

    夜莺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转脸就走,如果双刀在手,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劈向苏锐,哪怕自己不是他的对手

    “你去哪里去还钱吗”苏锐高喊。

    夜莺自然不像苏锐这般无耻,居然能够干的出来逃单的事情,这实在是太过分了不是说带着自己买衣服的吗不是说自己只要喜欢他就立刻付账的吗为什么要逃单

    夜莺越想越委屈,一种前所未有的委屈感觉弥漫了她的心头。那种酸酸的感觉,让她的眼睛有些氤氲。

    “哈哈,我逗你的?!彼杖窭棺∫馆?,双手像变戏法一般在腰间一抹,衣服的收据便出现在他的手中了。

    看着盯着自己却默不作声的夜莺,苏锐拿着收据在她的眼前晃了一晃:“开不开心刺不刺激来,给爷笑一个”

    夜莺却直接哭了出来。

    苏锐也没想到,自己只不过逗了逗这冷酷妞而已,她竟然哭成了这样。

    双眼通红,梨花带雨,口罩都被打湿了。

    苏锐有些疑惑,是不是在她的心底,真的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悲哀

    夜莺用纸巾捂着眼睛,哭的身体颤抖,但却连一丝啜泣声都没有发出来。

    即便在流泪的时候,她也如此坚强。

    苏锐看到此景,不知道为何,忽然有些于心不忍了。

    其实他之所以向白秦川把夜莺借来一用,就是存了利用翠松山的心思,他对张不凡和他的徒弟们全无任何好感,能利用一分便是一分,只要对自己有好处,哪里需要管那么多

    只不过才接触了短短一天而已,他就已经发现,夜莺之所以那么冷酷,绝对是因为之前遭受了一些隐秘的悲哀。

    接下来的一路上,夜莺也没有说任何的话,苏锐则是喋喋不休个不停,也不怕自讨没趣,拉着她逛这逛那,买了好多东西。

    “好好睡一觉吧,明天还有大战?!?br />
    在夜莺即将进门的时候,苏锐叫住了她,道:“还有,你姐姐的事情,我很抱歉,等此间事了,我会尽力寻找她?!?br />
    我很抱歉。

    听到这句话,感觉到了苏锐真诚的意味,夜莺的身形一滞,她并没有转过身来,只是点了点头。

    脱去那身洁白修身的吊带长裙,一具无限美好的身体便暴露在了空气中。

    夜莺很认真的洗了个澡,然后看着苏锐给自己买的晚霜眼霜之类的保养品,本想扔到一边,可是不知为何,又鬼使神差的打开了盖子,轻轻抹了一些在手上。

    那润泽湿滑的感觉,瞬间滋润了浴后干燥的肌肤。

    几乎是在这一瞬间,夜莺便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下身穿着短裤,上身穿着一件黑色背心,夜莺便钻进了被子里,两团柔软的山峰从背心的带子间露出些许,饱满而白皙。

    回想着今天这颇为疯狂颇为颠覆的几个小时,夜莺忽然觉得有些不真实。

    是的,只是买了件衣服而已,对于她来说,就已经可以用“疯狂”两个字来形容了。

    不过,鼻间传来的那些保养品的香气,似乎在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自己身上在发生着某种缓慢却坚定的改变。

    好吧,通俗点说,夜莺是个容易被资本主义糖衣炮弹侵蚀腐蚀的女孩子,无论她多么冷酷多么能打,归根到底也都是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子而已。

    她轻轻的揉了揉眼睛,不禁感觉到有些意外,在那一刻,自己为什么就控制不住的哭了出来

    是因为太委屈,还是因为太压抑

    夜莺并不知道真正的原因,她已经记不清楚,自己有多久没哭过了。

    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在那个可恶的家伙面前露出这种模样来他可是极有可能杀了自己的亲姐姐

    平日里夜莺只要沾着枕头就能快速入睡,可是今天却在床上翻来覆去两个小时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就在她睡的正迷糊的时候,忽然从心底升起一股被窥视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感觉到了无以名状的危险

    一时间,夜莺充满了困意的脑袋变得无比清醒,几乎都没有思考,被子一扬,双手抓起枕头下的双刀,双手交错挥动,两道寒光瞬间撕裂了房间中的黑暗

    在整个翠松山上下,除了师父张不凡之外,夜莺是唯一只修炼刀法的人只要双刀在手,她的实力就能在瞬间提升一倍

    她的眼睛已经清晰的看到,在黑暗的角落里有一个神秘的身影

    在这种时候钻进自己的房间,能有什么好事

    夜莺想都没想,双刀不停,直取咽喉

    可是,就在她手中的刀即将绞杀目标的时候,那个身影忽然一矮,重重的撞在了她的怀里

    夜莺一声惊叫,整个人便失去了重心,后仰着重重摔在床上

    :感谢每纵兄弟无比给力的晋升为白金盟主,感谢小睦姑姑、肥du嘟、塔岗凡人、s帝神的月票支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