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苏锐并肩坐在出租车上,夜莺有一丝疑问:“为什么不挑夜里行动那样岂不是更不显眼”

    她问的声音很小,出租车司机并不能听到。

    “夜里行动,优点是你可以充分隐藏自己,缺点则是不容易发现敌人?!彼杖窳伎家幌露济挥?,直接答道:“而且黑夜会影响你的全局观,如非必要,尽量避免夜间侦查?!?br />
    苏锐就像是在给夜莺上军事教育课一样:“当然,我们这种情况还谈不上真正的战斗,如果是在前线,白天的侦查反而容易暴露自己的目标,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br />
    夜莺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对于只修武的她来说,苏锐的战斗经验非常有用,可是夜莺不知道的是,在那个号称“绝密作训处”的特种部队中,苏锐的经验简直就是瑰宝,岂止是“有用”两个字能够形容

    由于他们俩的聊天几乎都是耳语,因此在出租车司机看来,这和小两口说情话没什么两样。

    “师傅,麻烦围着这金明开发区绕一圈?!彼杖窈鋈豢?。

    那废弃的厂房,就位于津山市金明开发区的东北角,由于经济形势不好,周围的工厂也大多数都停产了,顶多就留下个老人看门。

    “你们俩准备来投资吗”出租车师傅笑着问道:“看你们小两口面皮白净教养很好,一看就是富二代?!?br />
    夜莺闻言,瞪了苏锐一眼,然后把脸转向一边,在她看来,这辈子都不会和苏锐这种人成为两口子。

    这姑娘始终戴着口罩,也不知道脸上有没有红晕出现。

    不过,在苏锐看来,“害羞”这种字眼和夜莺是完完全全不搭边的。这个冷酷女人绝对不会有这种害羞的心情。

    听了出租车司机的话,苏锐摇头笑道:“我可不是富二代,我是草根创业的,就想租个便宜的厂房做做铝合金门窗生意,我觉得刚才路过的那一家什么香园门窗公司的位置就挺好?!?br />
    “香园门窗公司”就是李玄和王飞志约定的见面地点。

    出租车司机笑道:“这一家公司我还挺了解,老板因为给人担保,资不抵债跑到国外,至今没有消息,公安方面早就已经立案了,这厂房里面的设备都还在呢,要是租下来直接干,我看成?!?br />
    “我看这厂房也就两四万平方,租下来每年也花不了多少钱?!彼杖竦懔说阃?,若有所思。

    “要不我们开回去看看”出租车司机提议道。

    夜莺刚想答应,却只听到苏锐说道:“不用了,我今天只是随便看看,如果改天要实地考察的话,再联系开发区管委会的工作人员就好。师傅,麻烦你再开车绕几圈吧,我想看看开发区的整体情况?!?br />
    回到城区,两人下车之后,夜莺终于忍不住了:“为什么不实地考察一番这样远远地绕几圈能有什么结果这也叫侦查”

    苏锐往夜莺的胸前瞥了一眼,摇了摇头,没好气的说道:“都说胸大无脑胸大无脑,看来这句话在某些时候还真准?!?br />
    听到苏锐这话,夜莺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往高耸的胸前看了一眼,随后她才意识到自己中了苏锐的计,抬起头来,美目中微微带着怒意。

    “你就当我是在夸你好了?!彼杖癫挪幌牒驼飧隼淇徭ふ?,他解释道:“即便是从门口绕几圈,你应该也能看的很清楚,那香园门窗公司占地不过一百亩左右,四栋厂房加起来大概有四万平方,还有一栋三层的办公楼,周边的停产工厂也没有高层建筑,没有任何的有力制高点,这已经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还需要再登门看吗”

    夜莺在这方面毫无经验,自然被苏锐说的一阵无语。

    “而且,如果你这个时候傻愣愣的登门,无疑会向对方表明,你就是嫌疑人,倘若对方有心灭口,往你这里扫上一梭子子弹,你怎么办”苏锐一脸无奈:“你这种行为,说得好听一点是往枪口上撞,说的难听一点就是没脑子?!?br />
    夜莺闻言,想要反驳,却发现自己找不到任何有力的词语。在这侦查与战斗方面,苏锐毫无疑问能当她的老师。

    苏锐在津山一间不起眼的快捷酒店开了三间房,三个人分开住,虽然夜莺是美女,但是苏锐可不想在半夜熟睡的时候会有把刀贴住自己的喉咙。

    “晚上有没有行动”

    破天荒的,夜莺竟然主动问道。

    “当然有?!彼杖窆恍Γ骸盎厝ナ帐耙幌?,休息半小时,然后等我的通知?!?br />
    夜莺回到房间,站在镜子前,打量着那一身白衣的自己,这样的镜中人模样让她感觉到有些不适应,眼中出现一丝淡淡的迷惘之色。

    她轻轻的摘下那白色口罩,顿时感觉到脸颊上的那一片肌肤都轻快起来。

    半个小时之后,苏锐准时敲响了夜莺的房间门,后者本来正躺在床上休息,闻声直接起身,顺手便戴上了口罩。

    “走吧,出去执行任务?!彼杖窈茏匀坏纳斐鍪?,帮夜莺理了一下略微有些凌乱的碎发。

    后者似乎完全没想到苏锐会做出这种举动,一时间浑身僵硬,右手已然放在了腰间的刀柄上

    如果苏锐接下来的动作有什么不轨的话,那么夜莺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拔出双刀,就算拼着自己受伤,也要给这个好色之徒一点惩罚

    苏锐显然也看出来了夜莺的举动,他笑眯眯的握住了夜莺的右手,道:“你不必如此警惕,你虽然长得很漂亮,但事实上我并不是个看到漂亮女人就动心的随便男人?!?br />
    苏锐说这话的时候,真是一点违心的感觉都没有,脸皮也算足够厚了。

    “放开我?!币馆翰⒚挥姓踉?,她知道如果苏锐不放开,那么自己还真的挣脱不开。

    苏锐放开了夜莺的手,但是顺手却把她腰间的双刀抽了出来,直接往床上一扔。

    “你干什么”

    “咱们今天晚上的任务不需要带刀?!彼杖窦绦γ忻?。

    “刀不离身,人在刀在?!币馆核蛋?,便想要回头拿刀,却被苏锐一把拽了出来,然后房门被砰然关上

    “我说过,全权听我指挥”苏锐有些恼火了

    如果这个世界上的女人都听男人话的话,那么该多么的和谐

    和夜莺并肩走在街上,苏锐问道:“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夜莺瞥了他一眼:“我们已经闲逛了半个小时,你今天晚上的任务是什么”

    “今天晚上的任务,就是很简单的两个字放松?!彼杖窈苋险娴乃档?。

    夜莺闻言,转脸就往回走。

    “我说你这个女人,怎么那么不解风情呢放松又不是约会,至于把你吓成这个样子吗”

    夜莺的脚步停下,看着挡在面前的苏锐,说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你懂不懂什么叫生活是不是在你的世界里,只有练功和打架两个词做其他的事情都是浪费时间,没有任何的意义”苏锐无奈的说道:“你难道不觉得你的生活很枯燥吗整天穿着一身黑衣,拿着两把刀,横行霸道无人敢惹连朋友都没有一个,你觉得这样很酷吗你有没有穿过裙子有没有谈过恋爱有没有认真体会过生命的光彩”

    苏锐的嘴巴像连珠炮一般,说出的句子居然还带着排比。

    不过,这一番话显然把夜莺说的有些愣住了。

    是啊,这些被就该在生命中享受和经历的东西,自己好像从来没有经历过。

    至于恋爱,谈恋爱会不会耽误练功的时间男男女女整天在一起卿卿我我有什么意思至于裙子,穿着它打架的时候,会不会走光还有生命的光彩,那是什么东西

    这种生活状态到底酷不酷,夜莺并不知道,她只知道的,自己从一开始就是这样活过来的,似乎并没有改变的必要。

    暴力女就是暴力女,思考问题的角度和正常人完全不一样,绝对不能以正常小女生的视角来看待她,否则可是要吃大亏的。

    “走,跟我去吃饭,我带你去吃烧烤,享受一下放纵的味道”苏锐看到夜莺愣住,感觉有了些突破。

    就算你如冰似雪,哥哥的热情也能把你彻底融化成一滩水

    夜莺却站住了:“我不吃?!?br />
    “你会饿死的?!?br />
    “我从来不和别人一起吃饭?!?br />
    “为什么”苏锐没好气的说道。

    夜莺没说,但是苏锐却看明白了吃饭的时候,她肯定要摘下自己的口罩。到时候容貌如何就一目了然了。

    想到这儿,苏锐倒也没有再逼迫她,而是说道:“你不想摘口罩,那便不摘吧,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br />
    夜莺默默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但是目光却柔和了一些,不再像之前那般凌厉了。

    其实,苏锐虽然嘴上这样讲,但是心中却恶趣味地想着,夜莺会不会之前受到过什么伤害,从而导致她现在不愿意拿真面目示人

    “为什么带我来到这儿”

    夜莺站在琳琅满目的服装专柜前,疑惑的问道。

    不是执行放松的任务吗这怎么是来买衣服了

    由于苏锐今天的旁敲侧击加潜移默化,她的语气并不像之前那般生硬了。

    苏锐从展架上取下一双闪闪发光的水晶鞋,看着夜莺,笑着说道:“每个姑娘都梦想有一双水晶鞋,而今夜,我要让你做主角?!?br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