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莺不是警察,也不是特工,自然无法理解苏锐从简单的一两句话就能推测出很多信息的能力是如何炼成的。

    现在她才明白,苏锐让王飞志对敌人说的每一句话都不是无的放矢,全部都是精心安排过并且保证说出去能够达到一定效果的。

    这得多大的脑部运算量,才能算计的如此精确

    “那你为什么要拖延一天的时间为什么不早点到达,给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夜莺自然是想着越早了事越好,她可不想在苏锐身边多呆哪怕一分钟。

    只是,她现在并没有意识到的是,自己已经不知不觉的站在苏锐的立场来思考问题,明显是把他当成同一条战线上的人了。虽然不知道这条同盟战线能够保持多久,但和之前冰点关系相比,这也是极大的进步了。

    苏锐无奈的看了她一眼:“交易交易,自然要在公平的前提下,他们要定地点,那咱们就定时间。我们从宁海大老远的赶来,难道不需要休整么难道不需要事先侦查敌情吗如果车子一开进那间肥腻工厂,对方直接一排迫击炮轰过来,你怎么办”

    夜莺不吭声了,她对战术方面的东西思考的太少,而苏锐无疑是在这其中浸淫多年,应对战术信手拈来。

    “夜莺,有些时候,武力并不能解决一切,关键还是要看脑子?!彼杖衿沉艘谎勰橇锍氏樗?,道:“武力值较高的人,就会不自觉的迷信于他们的身手,而这也往往是造成他们身死的重要原因,你的那位二师兄就是很好的例子?!?br />
    “你是在说我不动脑子么”夜莺冷冷回道。

    “夜莺,我很认真地跟你讲。如果把我的武力值和你放到同一水平线上,甚至略弱于你,你都不会是我的对手?!?br />
    夜莺的表情一滞,她不知道苏锐从哪来的自信。

    苏锐指了指外面的田野与远处的山峰,道:“让咱们两个一对一在这里单挑,我甚至不用出手,光用陷阱就能杀你一百次?!?br />
    闻言,夜莺的身体陡然一颤她知道,苏锐说的是实话

    “如果我和师妹联手呢”王飞志这个二货又不知死活的开口道。

    “别说你和你的师妹联手,就是把你翠松山的所有弟子拉来,我也能把你们全部都拖进死境?!?br />
    苏锐的语气平淡,似乎是在阐述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可是无论是夜莺还是王飞志,都没有认为他在吹牛他说得出,就做得到

    这无关乎于实力,而在于战斗素养

    王飞志耷拉下脑袋,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了多么可笑的错误,居然妄图去刺杀一个如此恐怖的战斗狂人。

    在混乱的西方黑暗世界,苏锐曾经杀过很多比他武力都要强大的人,真正的生死之争,并不是仅仅依靠武力值就可以决定的

    苏锐并没有大摇大摆的跑到那处废弃工厂侦查情况,而是径直开进了津山市区。

    “跟我去买衣服?!彼杖裢:贸岛?,对夜莺说道。

    “为什么要买衣服”夜莺盯着他,很显然不愿意。

    “大姐,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你要是穿着这紧身的黑衣黑裤黑口罩出现在大街上,是个人都会认为你脑子有问题现在是六月底,六月底所有女人都穿裙子热裤的好不好”苏锐简直要抓狂了,他在此刻甚至开始怀疑夜莺的性别了,她究竟是不是个正常女人

    “我不换衣服?!币馆阂谰刹煌?,她冷冷的瞥了苏锐一眼,那眼神就像是看个傻瓜一样。

    “大姐,你在首都太有名了,他们都知道你是白秦川的人,只要穿着这身衣服出现在大街上,别人见你之后,拍一张照片传到网上,那么所有人都知道你在津山了,敌人会不会因此而警惕会不会改变计划那么我们的所有安排就都白费了”

    为了把这个女人绑在自己的战车上,苏锐还真的是费了不少的心思

    “我就呆在车里不出去?!币馆嚎雌鹄从脱尾唤?。

    苏锐恼火的看着她:“夜莺,我很认真的告诉你,在你没有任何的侦查手段前提下,化妆就是最好的伪装,我可不想因为一个猪队友而导致满盘皆输”

    夜莺的表情涌现出一股怒意。

    苏锐看起来很不爽,说道:“白秦川临走的时候,让你一切听从我的指挥,你现在把这些话都抛到脑后去了吗”

    “他管不了我?!?br />
    如果白秦川听到夜莺的话,估计会气个半死。这还是个合格的手下吗话里话外都不给老板半点面子

    “夜莺”苏锐眯着眼睛,声音陡然提高八度:“我再告诉你一遍对方不仅想要我的命,还差点害死了你二师兄这是整个翠松山的耻辱你比我更清楚,张不凡那个老家伙对脸面看的极重,倘若你此行失败,他恐怕会亲自出山”

    听了这句话,后面的王飞志根本无法控制住颤抖地身体,几乎都要吓尿了。

    就算他这次保住了性命,回到翠松山之后,肯定还要面对师父的严厉惩罚

    “夜莺,我可以实话告诉你,仅仅依靠你的武力是绝对无法完成任务的,如果因为你不听指挥而导致自己身死当场,可不要怪我”

    苏锐看起来已是气急,推开车门,怒气冲冲的走了下去

    夜莺捂着被苏锐震的发疼的耳朵,看着他的背影,目光之中有一丝犹豫。倔强和个性是她的标签,但是,这两个形容词却并不等于有主见。

    “师妹,跟他去吧?!蓖醴芍旧伦约夯氐缴缴匣嵩馐芨骱Φ脑鸱?,因此鼓动道:“我感觉苏锐这个人虽然不善良,但是跟着他,绝对可以学到不少的东西?!?br />
    夜莺闻言,冷冷的看了她的二师兄一眼,眼神停滞了一下,然后推开门走下车。

    苏锐本来已经快走进电梯了,听到夜莺关车门的声音,他露出一丝笑容,只是这笑容之中却带着一丝冷意:“翠松山,我受到了刺杀,你们也别想独善其身张不凡,咱们的梁子,在五年前就已经结下了”

    由于夜莺的穿着实在太高调,因此苏锐并没有敢带着她四处闲逛,而是直接把她拉进了耐克专卖店。

    “今天,你的所有打扮都交给我,不要有异议,也不许有异议?!?br />
    在营业员异样的目光中,苏锐直接选了几件衣服。

    “现在换上,咱们立刻出发?!?br />
    苏锐把衣服鞋子一股脑塞进夜莺的怀里,自己也去选衣服了。

    夜莺犹豫了一下,终于走进了换衣间,她很少出来买衣服,因此对于这种在狭小空间中换衣服的举动觉得很不习惯。

    苏锐并没有想趁机占夜莺的便宜,也没有给她挑一些超短裙也运动背心之类的,只是选择了白色薄款的运动裤,运动t恤,白色的棒球帽,还有白色的运动鞋。

    夜莺又对着镜子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缓缓拉开黑衣拉链,让那从未被男人开发过的身体出现在镜子里。

    如果说亲密接触的话,她这辈子只和苏锐有过这样的经历,那还是她为了刺杀苏锐才乔装打扮,人生第一次换上比基尼。

    一身黑衣的夜莺缓缓消失,一身白衣的她重又出现。

    说来也是奇怪,苏锐的眼力竟然比裁缝的尺子还要准,他为夜莺所挑的每一件衣服都十分合适,就连鞋子也是正好合脚。

    也不知道苏锐是从哪里找的,居然从耐克店里翻出来一只白色口罩,看着这躺在手心中的白色口罩,夜莺面露复杂之色。

    难道说,他知道自己不想把面容暴露于别人面前,才这样做的吗

    这样的举动,简直是细心之极。

    黑色的口罩和一身白衣已经完全不搭,但是夜莺依旧没有把白色口罩换上。

    因为这新口罩还没洗呢。

    像是知道了她在想什么,门外忽然响起了苏锐的声音:“那口罩洗过了,是我在宁海买的?!?br />
    夜莺一惊,以为苏锐正偷窥自己换衣服,脚步一转,立刻做出防御的姿势,不过接下来她才发现自己是紧张过度了,以苏锐那步步算计的性格,恐怕早就知道自己的内心所想了

    在从宁海出来之前,他就已经料到了会有这一刻

    在这一刻,夜莺忽然生不起任何对抗苏锐的心思了,这个男人的强大根本不是她能够凭借武力抗衡的。

    把黑衣仔细的叠好,看着镜中全新的自己,夜莺的目光一时间竟然有些痴了。

    “白莺,好久不见?!彼嵘档?。

    等到夜莺从换衣间中走出来,苏锐的眼光都亮了起来。

    平时看惯了一身黑衣的她,如今换上了截然不同的颜色,给人一种全新之感。

    如果说之前的夜莺是冷酷的,那么她现在就是和煦的,虽然这和煦还不至于达到温暖的程度,但相比较之前的冰点而言,已经是极大的改变了。

    “其实,就算你不摘掉口罩,也算是个千里挑一的大美女了?!彼杖袼档?。

    女人都是爱美的,没有人不在意自己的形象,就连冷酷如夜莺也不能免俗。她听到苏锐的话,目光中的冷酷神色缓和了一些。

    “以后可以多选择一些其他色彩的衣服,单纯的黑色虽然很酷,但是某些时候会让人觉得压抑?!?br />
    夜莺犹豫了一下,依旧没出声。

    苏锐同样是白色的运动装,看起来就像是小两口一样。

    “我们现在换一辆车,直奔那见面地点?!彼杖袼底?,和夜莺走出服装店,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

    :感谢第三谎言、恶魔炽天使、洋洋洋689和烈焰没小丁丁的捧场,话说最后一个兄弟,你为什么要叫这个id,我真心不想把这个名字复制上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