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秦川走了,带着无限的郁闷走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夜莺和大狼就是他的标志,在众人眼中,平时这二人只要一出现,那么就代表着白秦川的意志。

    苏锐既然想要让夜莺出手,明摆着就是要把白秦川绑在同一条战船上的节奏,后者就算知道这一点,也没办法拒绝。

    谁叫自己之前说过“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呢

    而白秦川前脚刚走,苏锐就已经开着车子带着夜莺前往首都。

    而且,这一次霍尔曼和金泰铢都没有随行,而刚刚被缝合了伤口的王飞志则是躺在后座上。

    “你就不怕我会杀了你”夜莺坐在副驾上,用手帕轻轻的擦拭着双刀。

    貌似一路上她一直在做这种事情,那两把刀早就已经锃亮无比,也不知道她在擦个什么劲。

    “你杀不了我?!彼杖窭湫ψ趴戳丝此骸八淙荒愕氖盗Σ淮?,但并不是我的对手,而且我能够看得出来,你比我更想找出幕后的那些人?!?br />
    夜莺神情一滞。

    “因为你想替你的二师兄报仇?!彼杖癯胺淼男Φ溃骸疤锰玫拇渌缮嚼隙?,竟然被人这么当枪使,武慧是足够了,智商还差不少,如果你师父那个老东西知道的话,他也会让你出手的?!?br />
    停顿了一下,苏锐继续说道:“因为,这是翠松山的耻辱?!?br />
    夜莺默不作声,十几分钟后才开口道:“五年前,自从你在首都大杀一场之后,我姐姐便消失了,我完全不知道她是死还是活,如果你不帮我找到姐姐的消息,我依然会把你当做仇人?!?br />
    “这样看来,你姐姐还真有可能被我杀了?!?br />
    这句话苏锐是在心里说的,否则的话,夜莺的刀肯定斩向了他的喉咙。

    那一个夜晚,苏锐手中的军刺不知道捅穿了多少人的身体,自然也不会记得其中有没有夜莺的姐姐。

    如果说她自从那一夜之后便宣告消失的话好吧,苏锐现在还真有那么一点心虚。

    沉吟了一下,苏锐说道:“我自然会努力来洗刷你对我的误会,谁也不想整天被人惦记着性命?!?br />
    夜莺点了点头:“你明白就好?!?br />
    “有一句话我已经忍了很久了?!?br />
    苏锐话锋一转,盯着夜莺的脸,说道:“你总是这样带着黑色口罩,呼出的废气无法完全释放,便会被你全部吸回去了?!?br />
    “关你屁事?!?br />
    夜莺冷冷回了一句,然后闭目养神,似乎对即将到来的战斗没有半点紧张。

    看着她的样子,苏锐不禁想起来在南海的时候,自己与她在海上搏斗的情形,这妹子看起来冷酷冷酷的,一穿上比基尼,还真是火辣的要命。

    “虽然不关我屁事,但是你的屁股却关我的事?!彼杖窭湫ψ牛骸氨晃遗牡哪且话驼?,是不是到现在还没好”

    夜莺闻言,面颊通红如血恼怒的瞪了苏锐一眼,她非常想拿刀子去把这个可恶的家伙给捅了,可是一想到屁股上那血红血红的手印,她浑身竟然提不起力量

    “王飞志的消息已经来了,据说苏锐在从首都回宁海的路上被他偷袭得手,他正拎着苏锐的人头往首都赶来?!?br />
    一间灯光昏黄的房间中,南宫瞬正悠闲的喝着咖啡,身后一个精壮男人正汇报着。

    “怎么能够确信他所说的是真的”南宫瞬的眼中闪过一道精芒:“苏锐的身手那么厉害,就算是偷袭的话,恐怕王飞志也讨不了好?!?br />
    “是的,王飞志已经受了重伤,浑身的骨头断了好几处,苏锐临死之前的反击实在是太过犀利?!本衬腥说淖旖锹冻鲆凰课⑿Γ骸八饬桨偻蜃囊膊磺崴砂?,差点把命都搭上了?!?br />
    “谁说我要给他两百万的”

    南宫瞬扬了扬眉毛,嘲讽的说道:“翠松山的人还真是单纯啊,他难道以为完成了任务就能拿到钱要真是这样的话,世界上哪还会有那么多黑吃黑”

    “我明白少爷的意思了,反正现在王飞志也身受重伤,我到时候亲自带几个好手,只要他一出现,立刻动手灭口?!?br />
    “验完货再动手,而且,还要把你这些年搜罗的那些亡命之徒全部都带上”

    “全部都带上”这一次,轮到李玄惊讶了在这五年里,他秘密为南宫瞬寻找了许多亡命之徒纳入麾下,绝大部分都是身背命案的,经过五年的秘密训练,这已经形成了一股非??晒鄣恼搅?br />
    “当然,我养了他们五年,这些家伙也该对我有所回报才是?!蹦瞎残Φ馈罢馑淙皇俏业拿孛芪蓝?,但也是我最大的依仗,是该让他们出现在阳光下面了我也要让爷爷对我刮目相看”

    “李玄定然不负少爷的期望”

    南宫瞬满意的点了点头:“李玄,等我当了南宫家的家主,你就是最大的功臣?!?br />
    “谢少爷”李玄立即鞠躬九十度

    “我还是有些不大安心的感觉,你一定要谨慎,不要有任何的麻痹大意,如果见到情形不对,立刻动手,如果王飞志没受伤的话,可是不太好对付的?!蹦瞎裁辛嗣醒劬?,“另外,我会让麦太山出手,有备无患总是好的?!?br />
    “麦老爷子他竟然愿意出手”李玄的眼中露出惊讶的神色

    要知道,麦太山一直跟在南宫老爷子的身边,苦心修武几十年,从来不过问家族中事,在南宫家族内部也属于地位颇高的人物,如今,南宫瞬竟然能够让他出手,足以说明这位二少爷现如今的地位了

    看来,南宫老爷子真的是有心把整个家族交到二少爷的手上了

    “有麦老爷子出手,我们定然不会有任何的问题?!崩钚难壑猩凉荒ǖ蒙?,看来这次任务是十拿九稳了。

    “五年前,苏锐杀进南宫家的时候,麦太山虽然全力阻拦,但仍旧被苏锐突破,用军刺刺爆了我哥的肺,那也被他视为毕生的耻辱,如今就算我不请他,他也会主动出手的?!?br />
    说到这里,南宫瞬站了起来,脸上的兴奋笑容无法掩饰:“五年前,南宫家自苏锐手中开始坠落,而五年后,将要从我的手里崛起”

    “李玄愿意一生一世追随少爷?!笨吹阶约疑僖绱诵朔?,李玄也跃跃欲试。

    “好好表现,你的武功天赋也不错,如果这次事情顺利完成,我会向麦太山举荐你成为他的弟子?!蹦瞎残ψ排牧伺睦钚募绨?。

    成为麦太山的弟子

    麦老爷子现在几乎已经是南宫家的元老级人物了,如果成为了他的弟子,那么李玄在家族内部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再也不会只是现在的保镖队队长

    果然,李玄闻言,眼眸之中顿时绽放出狂热之色双膝一弯,直接跪倒在地

    “多谢少爷栽培”

    李玄起身之后,又谄媚的说道:“少爷,这次您要立下大功,为何不亲自到现场看看毕竟有麦老爷子在场,不会有任何的危险?!?br />
    南宫瞬摇了摇头:“小心使得万年船,我还是不要露面了。昨天下午你不是给我把那两个大美妞找来了吗我今天下午的主要任务就是陪陪她们?!?br />
    说着,南宫瞬便露出来一个男人都懂的笑容。

    “他们约在津山北郊的一个废弃工厂内见面,路线已经发了过来?!碧稍诤笈诺耐醴芍狙锪搜锸只?,说道。

    这一路上,他完全按照苏锐的要求,每一句话都没有任何失误,表现的很完美,李玄等人也没有怀疑。由于涉及到自身的性命,王飞志自然再也不敢大意了。

    “为什么在津山”夜莺下意识的问道。

    “因为津山和首都只是一山之隔,在那里动手,总比在首都要低调的多?!彼杖窭淅湫Φ溃骸岸叶苑交拱鸭娴氐阊≡裨谝淮Ψ掀こ?,他们的真实目的,就昭然若揭了?!?br />
    “也就是说,如果王飞志拿着我的人头去交差,他也别想拿到那两百万,甚至能不能活着离开都是问题?!彼杖褚×艘⊥罚骸叭绻沂悄缓笾魇?,一定把知道这件事情的所有人全部灭口,其中最主要的就是翠松山二师兄?!?br />
    王飞志躺在后面,欲哭无泪,他本以为自己是个武道天才,但现在看来,完全就是个脑残

    夜莺默然不语,二师兄在翠松山上修武多年,心思简单,哪里会想到山下的人心如此险恶

    “王飞志,你告诉他们,见面的地点不变,时间推迟一天?!彼杖裆晕⑺伎剂艘幌?,道。

    “他们不同意怎么办”王飞志喊道。

    “你问都没问就知道他们不同意”苏锐没好气的说道:“王飞志,要想保住你的命,就抓紧按照我说的去做”

    苏锐这一次说完,夜莺没有任何的反驳,因为她也不是王飞志那种情商低下的家伙,她早就看了出来,苏锐对二师兄根本就没有杀心。

    “好,我现在就打,现在就打?!蓖醴芍玖Σα嘶厝?。

    过了一分钟,他又喊道:“他们真的不同意”

    苏锐冷笑:“你继续打,告诉他们,不同意也得同意,否则这生意就不做了大家一拍两散原封不动把我的话重复一遍”

    这王飞志也是演技大爆发,声情并茂的把苏锐的话重复了一遍之后,电话那端沉默了两分钟,才道:“姓王的,你最好不要搞什么花样,否则你会死的很惨?!?br />
    挂了电话,王飞志头上全部都是冷汗,像是虚脱了一般,说道:“他们同意了”

    夜莺似乎有些不解:“他们为什么会同意”

    “因为我是生是死,对于他们来说,非常重要?!彼杖竦氖种盖崆岬阕欧较蚺蹋骸跋衷?,关于幕后黑手的嫌疑人,也就只剩寥寥几个了?!?br />
    :感谢笑看红尘8612、天上飞鹰、去把、云霄、我是宁夏、骑驴撞学校、书友2840396、叶知秋f、xinhuaxiao、shengfeng2、左宜、书友3610474、郵票1、dslq、转瞬成空、wdew、书友515946、majuzhang、犒劳一下好、sdaqsck、娃娃蛋、asdfgd、小睦姑姑的月票支持你们好给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