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莺万万没想到,竟然在这里会见到二师兄

    只是,他怎么浑身上下都缠着绷带,简直像是被裹成了粽子

    白秦川紧接着进来,看了看翠松山的师兄妹,又看了看苏锐,眼神变得极为复杂。

    “是你把二师兄变成这样的,对不对”

    夜莺死死盯着苏锐,话音刚落,龙凤呈祥的双刀就已然挥起,寒光自下而上,划向苏锐的胸膛

    “夜莺,给我住手”白秦川吼道

    可是,他的吼声似乎完全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夜莺的双刀既然划出,断然没有半路折返的道理

    一旁王飞志也吼道:“师妹,不要”

    他确实是想杀了苏锐,但是这位翠松山二师兄清楚的知道,就连自己都不是苏锐的对手,小师妹如何能够成功

    果不其然,夜莺的双刀并没有伤到苏锐,后者一个后撤步,闪开了一米的距离

    夜莺同样上前,刀光如影随形

    那凛冽的刀气似乎让整个房间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分

    可是,面对这样刁钻的刀法,苏锐却不闪不避,而是简单的一伸手

    随着苏锐的这个动作,漫天的刀影戛然而止

    随后,一声惨叫让房间中人耳膜发疼

    白秦川的眼睛几乎都要瞪了出来

    苏锐这一伸手,直接把躺在床上被裹成粽子的王飞志拎了起来,让其挡在自己的身前

    夜莺完全没想到苏锐会用这么“下贱”的招数,收手不及,两把刀尽数捅进了王飞志的肚子里

    夜莺似乎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她双手握着刀柄,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就这么傻愣愣的站在了原地

    “千万不要把刀拔出来,否则你的二师兄会死得更快?!?br />
    苏锐的脸上掠过一丝嘲讽的笑容:“夜莺,你从首都大老远的赶来,不会就是为了捅你二师兄两刀吧”

    “混蛋,我杀了你”夜莺本来就恨极了苏锐,此时因为他而导致自己误伤了二师兄,心中更怒,说话间双手就把刀拔出了一半

    “我说过,别拔刀不然你的二师兄会死”苏锐依旧不躲不闪,把王飞志这人肉盾牌举在身前

    夜莺刚才忘了这茬,听到苏锐这样说,顿时有些慌了,脑子一短路,竟然把刚刚拔出一半的刀又插了回去

    “啊”

    王飞志一声惨叫,脸都疼的变形了

    “夜莺,给我住手”白秦川阴沉着脸:“一次又一次,你还没闹够吗”

    苏锐把肚子上插了两把刀的王飞志往床上一扔,微微嘲讽地笑道:“夜莺,因为你,你的二师兄又得做一次手术,这刀是你插的,人是你伤的,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至于这医药费嘛,最好也由你来垫付?!?br />
    “白大少,这样处理,你有异议吗”苏锐笑着看向了白秦川。

    “没有异议,一切就按锐哥说的做吧?!卑浊卮ㄓ掷淅淇戳艘馆阂谎?,后者看着二师兄小腹间流出的鲜血,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来人,把这倒霉的家伙抬出去缝一下?!?br />
    苏锐说罢,金泰铢便从外面走进来,十分粗鲁的单手拎起王飞志,便朝外面走去。

    夜莺见他的动作实在太粗暴,生怕弄疼了二师兄,于是着急的喊道:“你小心一些”

    话音刚落,她便听到了一声闷响。

    由于金泰铢实在是太不小心,在拎着王飞志出门的时候,后者的头直接重重的撞在了门框上

    盯着苏锐,夜莺的双眼中放出仇恨的光芒:“你到底想做什么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和翠松山过不去”

    苏锐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是翠松山一而再再而三的和我过不去我在南海的时候,你就设计要杀我,我在西江的时候,你这师兄也跑去杀我,我问你,到底是谁和谁过不去”

    说到这儿,苏锐似乎有点不高兴了:“别再无理取闹,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如果再这样,我就亲自去一趟翠松山,把上上下下杀个鸡犬不留”

    “你混蛋”夜莺说着,又要动手

    “给我停下”白秦川吼道

    他这主人也是当的忒没面子了,手下的保镖完全不听他的话

    “自不量力”苏锐冷笑,一把抓住夜莺的手,然后把她逼到了墙角膝盖顶住了她的腿,胸膛顶住了她的胸

    夜莺被死死钳住,完全动不了甚至苏锐的鼻尖几乎碰到了她的额头

    “你不是我的对手,就不要再自讨苦吃了?!彼杖竦幕坝镏型赋鲆荒ㄉ唬骸拔也蝗鲜赌憬憬?,更别提是不是杀过她,如果你认为我杀了她,那么就请你拿出证据,否则的话,不要怪我耐心太差”说着,苏锐右手抓住夜莺的手腕,用力一扯,左手在她的臀间用力一拍,后者整个人就已经飞了起来,摔落在王飞志躺了半个月的床上

    “别再让我对你出手了?!彼杖窭淅渌档?br />
    一间幽静的咖啡馆中,苏锐和白秦川面对面坐着,而夜莺则是站在门口。

    她不是不想坐下,而是苏锐之前在他臀上拍的那一巴掌伤到了她,虽然那一下看似不重,但猛烈的劲气已经穿透了表皮,伤到了内部肌肉组织如果夜莺要坐下,也只能用半边屁股,恐怕她今天晚上睡觉都得趴着了

    不过,一身紧身黑衣打扮的她,还是极为的吸引眼球,来来往往的许多行人都盯着她直看。

    “这位姐姐好漂亮啊,虽然戴着口罩,但是一看就是国色天香”一个穿着校服的高中生说道。

    “脸蛋漂亮,身材更劲爆啊你看看她的胸部,简直是现实版的不知火舞”另外一个高中生两眼放光。

    唰

    他刚说完,便发现一道寒光从眼前闪过,一柄雪亮的匕首已经贴着他的脸颊,深深的钉入了墙壁中

    这两名高中生吓得一声尖叫,拔腿就跑

    白秦川用勺子搅拌着杯中的咖啡,苦笑道:“锐哥,接到你的消息,我便立刻从首都赶来了,连假都没请,回去说不定要被扣工资的?!?br />
    苏锐撇了撇嘴:“你这白家大少,还会在乎发改委每个月区区几千块钱的工资”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卑浊卮ㄎ弈蔚乃档溃骸霸谡庵植课锎糇?,最是消耗青春,如果不是家里强压着,恐怕我早就跑了,还是锐哥你活的潇洒啊,天南海北,说走就走?!?br />
    “天南海北,说走就走”苏锐冷笑了一下:“我这是走到哪,被人杀到哪?!?br />
    “锐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现在还有人敢杀你吗”白秦川有些不解,他始终没搞明白苏锐为什么要把自己从首都叫过来,难道只是因为王飞志是夜莺的二师兄

    “有人花两百万买我的人头,这王飞志就接了下来,他要是成功了,我也不会坐在这里和你一起喝茶了?!?br />
    “简直混蛋整天练武都把脑子练的坏掉了”白秦川气的一拍桌子把咖啡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所以,我需要引出幕后的那个人是谁?!彼杖竦难壑蟹撼鲆凰坷涿?,“当然,也有可能是一群人?!?br />
    白秦川的心咯噔一跳,苏锐所说的一群人,自然指的就是五大世家

    “锐哥,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你尽管说?!卑浊卮ㄓ沧磐菲に档?。

    “当然,我把你找来,就是想要让你来帮我的忙?!?br />
    苏锐的话无疑让白秦川无奈苦笑,这是要把自己和他绑在同一条战舰上的节奏

    和他站在一起,无疑就相当于站在了五大世家的对立面说实话,白秦川并不想这样

    可是,不这样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他必须要答应

    “锐哥,只要你开口,我白秦川赴汤蹈火,在所不辞?!?br />
    “你也不用太紧张?!彼杖窈苋险娴亩⒆虐浊卮ǖ难劬?,摇了摇头,道:“这件事情并不一定是五大世家联手做的,因为刺杀的手法比较低级,倘若他们能够对我用出如此低级的做法,那么我也不介意用更加低级的手段来回应?!?br />
    从苏锐的话语中,白秦川没听出来任何的惧意,面对势力庞大的五大世家,他依旧淡定如常。

    说实话,对于苏锐的心志,白秦川是真心佩服。

    “那锐哥的意思是”白秦川略微试探的问道。

    “我分析过,这件事情极有可能是某个比较有钱而且和我有仇的世家子弟的个人行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人应该来自于五大世家中的其中一家,这就需要白大少你帮我利用关系排查一下了?!?br />
    “排查五大世家的所有子弟”

    “不,是比较杰出并且有机会掌握家族继承权的人?!彼杖竦难垌⑽⑸亮艘幌拢骸暗比?,你也可以理解为,那个人如果杀掉了我,那么就可以帮助他顺利晋升家族继承人?!?br />
    白秦川听着苏锐的分析,心中直冒凉气:“这样来看的话,排查范围就小了很多?!?br />
    苏锐点了点头,说道:“我离开首都五年了,很多人都不认得,所以要麻烦你了?!?br />
    “锐哥,你放心,我一定要做到最好?!卑浊卮ǖ难壑猩凉荒ú恢墓饷?。

    苏锐微微笑了一下:“还有一件事,需要你来帮我?!?br />
    “锐哥,你尽管讲?!奔热涣宕笫兰叶级钥股狭?,白秦川也就不在乎别的了。

    “这次行动,把夜莺借给我一用?!彼杖竦牧成下冻隽松衩氐男σ?br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