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李丽娟话音落下之后,整个必康市场部大厅便安静的可怕

    没有人出声讲话,没有人起身走动,他们甚至连呼吸都放缓了节奏

    而李丽娟并没有意识到这种异样

    昨天的叶冰蓝,今天的林傲雪,都是风情各异的极品美女,或许是女性面对长得比自己漂亮的美女,都会有一种天生的排斥感。

    来到必康市场部上班两天了,总裁平日里都是深居简出,李丽娟并没有见到过林傲雪,因此她本能的认为林傲雪并不是必康公司的人。

    因为苏锐和林傲雪的胸前,并没有佩戴员工卡

    她的观察力也足够仔细,但是很多时候,都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即便是再准确的观察力,也会让人产生误解。

    李丽娟不知道的是,偌大的必康集团里,只有三个人不用佩戴员工卡,除了林福章之外,另外两个人就站在她的面前

    既然认为林傲雪和苏锐不是公司同事,那么出言讽刺个一句两句,应该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吧

    再者说了,在李丽娟看来,这苏锐的确很讨人厌,明明是自己家里的事情,他非得跟着搀和,早就商量好了,老爹的房屋拆迁款自己和哥哥一人一半,如果因为他导致自己最后拿不到钱的话,李丽娟可是会气的疯掉的。

    周围的职员们简直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要崩塌了,这新来的女员工也实在太彪悍了点吧,居然敢说自家总裁是“从洗头房骗来的小妖精”这简直就是刚入职就要被立即开除的节奏啊

    林傲雪的眉头轻轻皱着,站在原地,冷冷看着李丽娟。

    苏锐差点喷了出来,这女人何止是二.逼,简直就是二.逼中的战斗逼

    “你刚才说什么再重复一遍?!绷职裂┧档?。

    曹天平简直快要吓破胆子了,他刚想劝阻,又听到李丽娟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小妖精,你还不服气啊跟这种男人鬼混多久了从你的眼神里我就看出来你不是个好东西,还让我重复一遍,我凭什么听你的看你的身材脸蛋就知道你是个小浪蹄子”

    其实,李丽娟平日里并不是情商如此低下的女人,只是昨天和苏锐大吵一场之后,实在是气个半死,因此才直接迁怒于林傲雪

    不过,这样第一次见面就直接破口大骂的,着实是素质偏低了一些。

    苏锐摇了摇头,充满怜悯的看着李丽娟:“不作死就不会死,你这可是作了一场大死啊?!?br />
    “你这是什么意思”李丽娟冷笑着说道:“我可是必康集团的职员,你还有本事开除我不成”

    此时,周围的人已经开始准备为李丽娟收尸了。居然敢骂总经理是“小浪蹄子”,她一会儿估计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如果说这个公司有人能够开除李丽娟,排在首位的当然是林傲雪至于董事长林福章的话,这种小职员的变动他根本懒得管

    苏锐无奈的叹了口气,有些人想要一头往墙上撞死,你真是拦都拦不住啊。

    “我的确是不能开除你,但是这位美女可以?!彼杖裢员呱量艘徊?,把位置让给了林傲雪。

    后者对于这种把自己推上来当枪使的做法并没有任何的介意,对着李丽娟冷冷说道:“是谁把你招进来的”

    “谁把我招进来的,关你什么事”李丽娟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冷笑着说道:“这里是集团重地,我劝你还是抓紧离开吧,连个员工卡都没有,真不知道你怎么混进来的?!?br />
    总裁需要员工卡吗

    “曹天平,是谁把这个女人给招进来的”林傲雪把目光转向了曹大组长,冷冷说道。

    “是是陈雷刚介绍来的市场部的李副总监已经面试过,并且人力资源部那边已经同意入职了”曹天平满头大汗,战战兢兢的解释道。

    一旁的陈雷刚本来已经把身体缩到了桌子下面,听到这句话,顿时对曹天平咬牙切齿

    这个混蛋死胖子就这么把自己出卖掉了吗

    “陈雷刚在哪里”

    对于这个去年的销售冠军,林傲雪还是比较有印象的。

    听到她的问话,众人齐刷刷的把眼神投到陈大冠军所在的位置

    苏锐的脸上挂着冷笑,看着陈雷刚战战兢兢的站起来。

    自从那一次喝痰事件之后,陈大冠军在公司的人气急剧降低,别人见到他都是躲着走,生怕这家伙一张嘴就喷出无数病菌

    他本来想要离职,但是后来转念一想,不如厚着脸皮赖在必康,每年还可以拿不少薪水,倘若跳槽,说不定会造成客户源流失,一切还得从头开始。

    “陈雷刚,这个人是你介绍来的”林傲雪冷冷问道,话语中的冷意让前者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你是谁啊,居然敢对阿雷这么说话”李丽娟怒斥林傲雪这个女人到现在居然还没看出来局势到底如何

    “你将来一定是笨死的,就这智商,笨死一千次都不多?!彼杖裎弈蔚奶鞠⒌?,这女人智商上的缺陷已经深入脑髓,无药可救了。

    一旁的陈雷刚简直想哭,这是什么样的极品猪队友啊,居然就这么被自己给碰上了

    本来还能打个马虎眼的,被她这么一声“阿雷”,直接暴露了二人之间的关系

    “总裁我”陈雷刚结结巴巴,脑筋飞速转动,在思考着该用什么样的措辞来形容

    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李丽娟灰溜溜滚出必康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现在的陈雷刚只想撇清自己和她的关系

    “什么总裁”

    听了陈雷刚的话,李丽娟简直觉得这世界太疯狂了这年轻女人竟然是必康总裁她她竟然会是林傲雪

    早就听说过林傲雪的大名,但是李丽娟却从来不曾见过她的真容,此时看到所有人的反应,她终于意识到,自己闯祸了而且是弥天大祸

    有哪个员工能在新进公司几天之内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总裁大骂一顿还想不想混了

    如果这女人就是林傲雪,那么苏锐是谁看着他们肩并肩的样子,难道说他就是坊间盛传的必康姑爷

    不会吧这这怎么可能

    就像是被天雷劈中一般,李丽娟愣在原地,完完全全的说不出话来刚才的伶牙俐齿已经彻底消失不见

    “陈大状元还真是厉害啊,不仅喝痰是一把好手,更是慧眼识人,为我必康公司招进来这么一位女中豪杰?!彼杖衩娲⑿?,在一旁补着刀。

    陈雷刚的脸上肌肉抽动了一下,他很想冲过去跟苏锐理论一下,但现在完全不是时机

    “陈雷刚,给我一个解释?!绷职裂┑纳粢丫排饬?br />
    “总裁,是这样的,我和这李丽娟也不是太熟,是我一个朋友介绍的,说她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客户源也比较广,于是我本着替公司招贤纳才的心思,就把她介绍了进来?!背吕赘毡嗤暾庖欢?,已经是满头大汗。

    虽然市场部的副总监已经面试过李丽娟,但这件事情的直接责任和他关系并不大,由于这女人由公司的销售状元陈雷刚介绍,后者在公司的地位还是很重的,副总监不能不考虑其个人感受,只要李丽娟个人能力稍微过得去,给她个把月的试用期考察一下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这是真的”苏锐冷冷说道,语气同样带着质问之意

    虽然他只是市场部一名再普通不过的业务员,但是他就有质疑的权力

    恐怕倘若苏锐此时直接张口开除李丽娟,林傲雪也不会说个不字姑爷就是任性

    “当然当然是真的,只是我没想到,这个李丽娟的品行竟然如此恶劣,公然出言不逊,侮辱总裁,严重地破坏了公司的形象,这是我的错,没有事先对此人进行认真细致的考察就草率的做决定,我要做出深刻检讨?!背吕赘瘴⑽⒌妥磐?,一脸悲恸的忏悔模样。

    “陈雷刚,你胡扯”李丽娟听到了陈雷刚的话,顿时怒不可遏

    “你给我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陈雷刚同样怒斥这个女人可是把他给害惨了

    “该死的混蛋,这个时候开始翻脸不认人了你摸摸你的良心,是不是你之前对我说,想要进必康集团工作很容易,只要陪你睡一个月的觉迄今为止,老娘一共陪你睡了二十天还剩十天说入职后兑现是不是”李丽娟激动的满脸通红

    这个时候双方就已经开始互咬起来,真是出乎众人预料,苏锐心里也大呼意外。

    没想到老院长的女儿,竟然会是这种人

    李丽娟抛出来的可是重磅猛料啊,陪着睡一个月就能入职必康,对于某些功利心极强的女人来说,这简直是天大的诱惑。

    虽然这李丽娟三十多岁了,但是徐娘半老,在某些品味独特的男人眼中,更是别有一番风味。

    陈雷刚一听李丽娟把真相都说了出来,顿时急了眼,吼道:“李丽娟,你不要血口喷人”

    “我怎么血口喷人了咱们俩可是签过协议的,要不要我把协议亮出来给大家看看”

    居然还签了协议这陈雷刚也是够极品的

    听到这句话,陈雷刚的脸色变了

    李丽娟愤怒的说道:“让老娘伺候你,结果你每次只要两分钟就完事,你倒是爽了,那我呢现在倒好,过河拆桥,陈雷刚,你真不是个东西”

    苏锐哪晓得自己一上班就能遇到如此精彩的事情,他看着李丽娟,目光怪异的说道:“李小姐,我能不能问一个私人的问题”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李丽娟正处于暴怒的关头,并没有意识到问话的是苏锐

    苏锐咳嗽了两声:“我就是想知道,你和陈大状元亲嘴的时候,有没有闻到一股痰味儿”

    :这个月的最后一章了。感谢zsxleee、丿灬殇璃、mr咴太狼的捧场。除了其中有一天颈椎实在太难受只更了两章以外,我这个月竟然也基本完成了每天三更,说实话,在我当初说这话的时候,真心感觉是一个不大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现在看来,人都是逼出来的,这句话真的适用。不想食言,那就说到做到吧。努力只为弥补自己吹过的牛,不过确实是累惨了。明天继续三更,补25号所欠的一章。

    那啥,我还要发个大宏愿,如果纵横主站均订能过千,我就拼命爆发,无极限爆发

    最后两小时,求月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