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看了看手表,心里又估算了一下时间,才对着电话说道:“一辆丰田普拉多,牌照用迷彩布遮挡,十八点四十分左右开出滨江花园,一路向西行驶,右后方轮胎爆胎,看起来歪歪斜斜,应该很好辨认。燃文书库”

    苏锐到底是专业人士,一句话就把所有的信息都描述的清清楚楚。

    “我明白您的意思?!甭薹闪嫉哪抗饧岫?,说道:“明天早晨我会向您汇报这辆车的所有动向”

    “辛苦了,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吧?!?br />
    苏锐知道,想要通过路口监控来调查一辆车,这工作量实在是太大太大,由于那些监控只能拍摄到路口部分,对于中途发生的事情完全录不进来,这就使得工作量更加庞大所有路段的监控都要一一排查

    苏锐正是因为了解这种工作难度,因此才对罗飞良的态度更加欣赏。

    “完颜华中?!彼杖癫⒉蝗范ㄗ约禾降氖欠裾?,但还是把这个消息一并告诉了罗飞良,以后者的情报网,想要把这些信息调查出来,应该并不算难。

    回到了林家别墅,正好赶上了晚饭,现在苏锐已经彻底的搬了进来,呆在这儿也不会有什么拘束感。

    魏淑玲对待苏锐就像对待自己的女婿,甚至还撺掇他和林傲雪抓紧同房,虽然不是那么直白,但其中的意味已经非常明显,对于这一点,苏锐只能讪讪答应这未来丈母娘也太极品了些。

    “小苏,回来了啊,吃过饭了没有”

    苏锐进家门的时候,魏淑玲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见到“女婿”回来,立刻两眼放光。

    “阿姨,我吃过了?!彼杖裥ψ糯鸬?。

    “你不在的这两天,傲雪可是闷闷不乐的,心情明显没有你在的时候好,今天更是一吃完饭就钻进房间了?!蔽菏缌岬溃骸翱焐下タ纯此??!?br />
    “好,我这就过去?!?br />
    苏锐并没有立即去看林傲雪,而是回到了属于他的房间中,彻底的洗了一个澡不然浑身上下都是秦悦然的香水味,到现在都还没散干净,被林傲雪闻到了那还得了

    至于自己和秦悦然的关系,苏锐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后者对他的感情火热,苏锐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出来,他相信,就算是昨天晚上在天台推倒秦悦然,她也不会有任何的意见。

    可是,这到底是种什么样的关系呢

    总不能以后见面就亲嘴,然后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名分吧

    苏锐的一贯做法是,对于想不通的事情就不会再去想,顺其自然,说不定就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洗完澡,换上家居服,苏锐轻轻敲了敲林傲雪的门,

    没有声音。

    苏锐本来就没打算等林傲雪主动开门,他拧下门把手,直接闪身进来。

    林傲雪穿着一身睡裙,正坐在窗前看书,暖色的台灯光芒洒在她的身上,显得美不胜收。

    似乎早就知道是苏锐进来,林傲雪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听阿姨说我走之后你就一直闷闷不乐的?!彼杖窭首幼谒员?,笑眯眯的问道:“我怎么就没看出我对你如此重要呢”

    林傲雪连白他一眼的力气都不想使,依旧低头看书。

    “我说傲雪,我大老远的从首都回来,你不来个热情的拥抱迎接也就罢了,居然还这样冷冰冰的,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彼杖穹叻卟黄降乃档?。

    林傲雪还是不讲话。

    “傲雪,是不是我哪得罪你了”想到这儿,苏锐忽然有些心虚起来,难道说自己昨天晚上在酒店天台和秦悦然热吻的时候被她撞见了

    按理说也不至于啊,自己和林傲雪又不是情侣关系,对方还总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的,自己和别的女人接个吻不用心虚成这个样子吧

    “你没得罪我?!绷职裂┖仙鲜楸?,没好气的说道,从一开始到现在,她的眼睛始终停留在这一页上,足足半个多小时了。

    “那咱们这是闹哪样啊?!彼杖褡绷松硖?,一本正经地说道:“两口子不生隔夜气,咱要打开天窗说亮话?!?br />
    “谁跟你是两口子”

    林傲雪挑了挑眉毛,她并没有意识到,苏锐这样穿着家居服,她穿着简单的睡裙,靠的如此之近,看起来真的就是两口子。

    “你去首都干什么了”林傲雪犹豫了一下,终于问了出来,可是说出这句话后,她感觉有些不对怎么看都有种女主人捉奸的味道。

    苏锐闻言,讪讪一笑:“那啥,帮朋友点忙?!?br />
    “都用了十二架武装直升机来抢亲,这还只是帮一点忙”林傲雪转过身去,看起来有些气鼓鼓的。

    只是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生气

    苏锐脸上的笑容瞬间变得尴尬,他挠了挠后脑勺:“那啥,你都知道了”

    “整个首都谁不知道炽烟都打电话告诉我了?!绷职裂┑南⒁补涣橥ǖ?。

    “又是苏炽烟她这不是挑拨咱俩的夫妻感情吗”苏锐心想,下次见到了那个女人,一定得好好教训教训她,绝对不能像上次一样轻易放过了。

    “谁和你是夫妻”话里话外,林傲雪愣是没让苏锐占到一点便宜。

    不过,一贯冰雪聪明的林家大小姐这次也算是猪队友了,不知不觉之间就把苏炽烟给卖了。

    “哦我知道了?!彼杖窨醋帕职裂┑难?,故意拖长了声音,这声调听起来十分欠扁。

    “你知道什么”林傲雪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

    “傲雪,你敢不敢回答我几个问题”苏锐阴阴的说道。

    “有什么不敢?!?br />
    “不许思考,快速回答?!?br />
    “可以?!?br />
    苏锐问道:“我们是不是朋友关系?!?br />
    “是?!?br />
    “我的一举一动是不是都要向你汇报”

    “不是?!?br />
    “你是不是我女朋友”

    “不是?!?br />
    “我是不是你男朋友”

    “不是?!?br />
    苏锐问的极快,林傲雪也回答的极快,一点都没有中圈套。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来了,你不是我女朋友,我也不是你男朋友,我只是去首都帮别的女性朋友一点小忙,你为什么是这种态度”

    林傲雪一怔,似乎回答不上来苏锐的问题。

    她从头到尾就没有理清自己的心情,又怎么可能知道自己心情变差的原因

    苏锐哈哈大笑:“林傲雪,你就承认吧,你这是吃醋”

    “我吃醋”林傲雪脸上布满冷然。

    “是啊,你不吃醋,为什么要这样不高兴呢”苏锐笑的像个挥着叉叉的小恶魔:“其实非常简单,别说我和秦悦然没什么,只是帮她一个忙而已,就算我是真的去抢婚,你也应该为我而感觉到高兴才是,因为咱俩是朋友,你说对不对”

    苏锐咄咄逼人,这一次林傲雪已经完全溃败。

    她下意识的答道:“对?!?br />
    苏锐摊了摊手:“既然你也认为应该为我感到高兴,为什么现在又不开心了”

    林傲雪彻底回答不上来了。

    “所以,你就承认吧,你喜欢上我了,刚才就是吃我的醋了,是不是”

    林傲雪的身体轻轻一颤,挑了挑眉毛:“喜欢你怎么可能”

    “一切皆有可能?!?br />
    苏锐哈哈大笑,拍了拍林傲雪的肩膀,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孩子,正视你自己的内心吧”

    说罢,这货便很贱很贱的仰天大笑出门去,留下林傲雪蜷坐在椅子上,低着头,双手抱膝,目光迷离,似乎是在认真思考苏锐的话。

    第二天一早,必康集团大门口。

    如今,对于总裁林傲雪和苏锐一起来上班,大家已经司空见惯,小两口整天腻在一起也不会觉得累,大家也就乐的看个热闹。

    见到苏锐和林傲雪走过来,陈大武等人齐声高喊道:“总裁好,姑爷好”

    林傲雪面无表情,她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称呼,也懒得去管。

    倒是苏锐,每次听到都会狠狠夸一夸陈大武等人:“兄弟们真懂事”

    苏锐刚走进市场部的办公大厅,便听到了一个甜的腻死人的声音。

    “哎呦,曹组长,你就帮帮人家好不好人家好歹也是个新人,得向你们老前辈学习嘛?!?br />
    这声音让人浑身冒起鸡皮疙瘩,曹天平自然也不例外,苦笑连连:“我昨天已经给你做过了示范啊,你虽然新进公司,但在之前也是有业务基础的,不至于连拜访客户之类的都要我来教你吧”

    “英俊的曹大组长,您就帮帮小女子,好不好人家今天晚上请你吃饭哦”

    苏锐低声说道:“我勒个去,这是谁家女人,怎么如此彪悍?!?br />
    林傲雪的眉头皱了皱,看来市场部的情况得整顿一下了,自从薛如云离职之后,这里就出现了管理欠缺的情况。

    由于曹天平和那女人皆是背对着这里,完全不知道身后来人了,后者依旧用酥麻的声音说道:“人家今天第一次出去拜访客户,您就和我一起吧人家胆子小,而且客户也是男的,如果对方对我起了色心怎么办”

    曹天平忍着反胃的感觉,刚想说话,却听到了苏锐打趣的声音:“曹大组长,遇到这种美差事,你还不抓紧接下来当心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百度嫂索妙最强狂兵

    曹天平一听,顿时大声叫苦

    因为按照常理,如果苏锐出现,那么意味着总裁也要出现了

    转过头一看,果然总裁就在苏锐的身边

    那女人也转过头来,苏锐一看她的脸,差点直接乐出来

    真是冤家路窄此人正是老院长的不孝女儿李丽娟

    李丽娟显然也看到了苏锐,她立刻收起刚才的媚态,打量了林傲雪一眼,冷笑着对苏锐说道:“你这个想着骗我爸退休工资的家伙,今天又从哪个洗头房骗来一个这么漂亮的小妖精”

    :感谢笑看红尘8612、愁肠满腹、书友515946、丿灬殇璃、xunuo330、书友3771749、谜子、书友3673750、qw1336、骑驴撞学校的捧场今天是月底最后一天了,稍后还有一更,加油冲冲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