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

    李华中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已经被宇爷拎了起来,直接一个跨步翻下阳台

    这里可是十二楼

    只见到宇爷单手夹着李华中,另外一只手就像是充满了力量的铁钳一般,每落两层,就会扒住阳台的边缘,在荡一下的同时,缓冲一下下坠的力量同时不断变化下落方向

    宇爷一落地,双膝一弯,整个人瞬间蓄满了力量,朝着小区大门爆射而去

    与此同时,有一个人影同样从上面凌空而下,每下一层,他的双脚在阳台上各踩一下,,完全没有借助双手的力量,就已经稳稳的保持住了下坠的重心就像是高空的舞蹈

    “跑什么你不是绝世高手吗怎么这个时候怂了”李华中被甩的头晕眼花,宇爷奔跑所带来的狂风让他的眼睛都睁不开

    “来了高手”宇爷沉声答道,他不用回头也知道,身后追击的人已经越来越近

    能够无声无息的来到他们的房间外面,这本身就已经说明对方的实力多么高强他既然来了,也意味着外面的两个功夫不错的手下都被干掉了

    想到这儿,宇爷更不敢有任何的怠慢

    尤其是刚才李华中大喊的几嗓子,如果被对方听了去,那么远威帮多年的运作和谋划说不定就要泡了汤

    为了大事,不得不撤

    以宇爷那平日里古井无波的心思,此时都有些气急败坏

    这少爷自然是聪明绝顶能力强大,可就是太自负了殊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北方三省虽然地盘广袤,但是龙争虎斗一直不休,经济实力和宁海也没法相提并论,因此,远威帮一直想要南下,去征服那一片美丽富饶温暖的地方。

    如果这次计划失败,远威帮那么多元老的多年努力就完全白费

    身后那个高手到底是什么人难道说南方的黑帮们觉察到了委员帮的举动,想要绑架李华中来要挟完颜家族如果那样的话,远威帮的南下步伐就会彻底受阻

    前面一辆丰田普拉多已经等好了,宇爷直接把李华中从车门塞进去,大吼道:“快带少爷离开”

    就在李华中被扔进车里的那一刻,普拉多的四轮已然开始剧烈旋转,随后猛然向前冲出

    很显然,他们早就等在了此地,车子一直都没有熄火

    宇爷才刚刚站定,一道凌冽的拳风已然从身后袭来

    他感到了极度的危险,迅速转身,双掌平平推出

    一个趁着前冲之势,一个则是被动防守,苏锐的铁拳和宇爷的手掌相撞,后者发出一声闷哼,然后连连后退两步

    苏锐在发出一记铁拳的同时,左手一扬,一道乌光已然从手心爆射而出

    “哪里走”

    甩刺出鞘直奔后轮

    几乎是一眨眼的时间,苏锐的军刺就已经刺破了轮胎表面,尖锐的爆胎声响彻了整条街

    正在急速奔驰的普拉多车身一歪,斜着滑行了十好几米

    “快走”宇爷本想着亲自拦下苏锐,却没想到在面对自己的时候,后者依旧有心思分心他顾,那记军刺真是又狠又准,差点让普拉多翻车

    普拉多即便爆了一只后胎,也不做任何的停留,冒着翻车的危险,歪歪斜斜的开出了现场只留下苏锐的军刺静静的躺在路上

    宇爷一步踏出,浑身气势陡然攀高,看着苏锐冷冷说道:“朋友,你意欲何为”

    感受到宇爷那逐渐升高的气场,苏锐的眼睛眯了眯,真是有趣,自己也是很久没有见到这样的高手了这老头伛偻着背,头发花白,看似和种地农民没什么两样,但苏锐能够感受的到,此人是个内家拳高手

    刚才那一拳,苏锐已经用了八分力,还借助着前冲之势,竟然只把这老头逼退了两步而已

    殊不知,苏锐的心中微惊,而宇爷的心里则是掀起了惊天波澜

    别看他表面上显得很淡定,但是这都是伪装出来的

    苏锐看起来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几岁的样子,可是那一拳所蕴含的力量,简直犹如滔滔江河,奔腾不息

    如果不是宇爷的内家拳功底深厚,浸淫其中辛苦打熬身体几十年,恐怕根本撑不住苏锐那一拳

    这么年轻的人,是如何练出这样的功夫

    宇爷现在浑身的气势虽然在节节攀升,看起来战意昂扬,但是实则苏锐刚才的那一拳,已经引起了他身体内部小规模的气血紊乱此时强行提升气势,不过是为了震住苏锐,给少爷创造逃离的时机

    “站在窗前用望远镜偷窥我妹妹,你说我意欲何为”苏锐冷冷笑道

    果然,在李华中用望远镜偷窥叶冰蓝房间的时候,苏锐就已经感知到了镜片的反光只不过他从始至终都装作若无其事,直到临别的时候才跟叶冰蓝说明

    和苏锐相比,李华中还是太嫩了,在偷窥监视方面,前者完全可以当他的祖师爷

    听到苏锐这样讲,宇爷心中的大石头放了下来。

    看来,苏锐并不是别的帮派中人,而只是感觉到了李华中的偷窥看来他并没有听到自己和少爷的谈话

    不过,转念一想,宇爷的心中又开始迁怒于李华中,如果不是这个好色的家伙用望远镜偷窥女人,怎么会惹来这一出麻烦真是不成器的家伙

    对面这个年轻人当真了得,在没有专业设备的情况下,竟然能够察觉到少爷的偷窥

    “看来这位小友是有些误会了,我家少爷本是在试他的望远镜,并没有别的意思?!庇钜纳袂槲⑽⒁凰?。

    “试望远镜”苏锐冷冷一笑:“那你们跑什么还跑的那么快”

    “我说过,这其中有误会,有些东西小友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庇钜幼潘杖?,浑身的气场开始凝聚的更加紧致

    他知道,自己的解释漏洞百出,斗嘴方面也自然远远不是苏锐的对手但是,他不会畏惧对方

    只要关键的机密不暴露,怎么样都没事

    “我觉得这里面有猫腻?!彼杖裎⑽⑿Φ溃骸拔以诼ヌ萆戏系袅四忝橇礁鋈?,冲进大门之后,你带着那个男人转身就跑,如果这里面没问题,打死我都不相信”

    “小友,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宇爷的目光中开始流露出一丝杀意来,他并没有刻意掩饰这道杀意,就是为了让苏锐感知到

    “你动了杀心”苏锐冷笑,没有丝毫惧怕的意思:“老家伙,你在动手之前,最好考虑考虑清楚,能不能赢的了我”

    “在尚未动手之前,一切都不可知?!庇钜芯醯奖凰杖袢怕业哪遣糠制讶换指戳似骄?,于是猛然踏前一步,手掌朝苏锐的胸口印来

    这一掌看似平平无奇,但是苏锐完全可以确定,如果被击中的话,心脏一定会被打爆

    但是,即便如此,苏锐却没有后退一步

    他望着猛烈袭来的手掌,张口轻吐:“完颜华中,真是不错的名字?!?br />
    完颜华中

    他还是听到了

    宇爷震惊无比,如果苏锐听到的话,那岂不意味着远威帮妄图南下征服宁海的意图彻底暴露如果李阳事先有了准备,那么胜利的难度无疑将呈几何级数增长

    他的心中震惊,手上的动作也为之一顿

    苏锐又怎么会浪费这样的时机,或者说,他选择在这种时候说出那句话,就是为了创造击中对方的机会一脚踹出,正中宇爷的小腹

    这一脚,苏锐没有任何的留力,全力爆发

    面对这种内家拳高手,如果对他仁慈,那么无疑是对自己的残忍

    宇爷猝不及防,挨了这一下,身体竟然被踹出了十几米远

    苏锐似乎也没想到,这种内家拳高手会被自己一脚踹出那么远,他刚想追击,就只见到宇爷在落地之后,双膝弯曲,整个人再度向后面倒飞而出,瞬间掠出了二三十米,消失在了茫茫的车流中

    这个老家伙,竟然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和苏锐硬碰硬他只是借助着那一脚之力,创造出逃生的空间

    不过,就算他成功逃脱了,挨了苏锐那一脚,恐怕也不好受

    苏锐并没有追击,他站在原地,眼中精芒四溅

    “我只不过听到一个名字而已,就把你吓成了这个样子,看来,真的是要有大事发生?!彼杖窦衿鹚Υ?,微微沉吟。

    对方的过度反应,已经严重引起了苏锐的警觉

    难道说,那个被扔进车里的年轻人,是某个监狱的逃犯一直藏匿在此

    原来苏锐几乎就没听到宇爷和李华中的对话,只是在闯进门的时候,不清不楚的听到了李华中的吼声

    如果宇爷知道了苏锐的真实想法,恐怕会气晕在厕所

    罗飞良最近一直带着经侦大队常驻天祥集团查案,这一查可不要紧,对方的经济问题还真的不少,他们已经准备把宋天祥带回局里“协助调查”,但是却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宋天祥不知道被谁打成了重伤,浑身多处骨折,躺在医院里不能动,而他的儿子宋亿利也离奇失踪

    对于这一切的幕后黑手,罗飞良潜意识里认为就是苏锐做的,可是他来到宁海的目的就是为了稳住苏锐,就算是对方干的好事,罗飞良也不可能对其立案侦查

    而且,罗飞良也同样听说了前一天发生在首都秦家的事情,对苏锐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就在这个时候,苏锐的电话来了

    “罗局长,我需要你的帮助,帮我调查一辆丰田普拉多?!彼杖袼档?。

    “能够为您效劳,我很荣幸?!甭薹闪嫉难壑猩料殖鲆凰啃朔艿墓獠?br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