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晚饭,苏锐和叶冰蓝又在沙发上聊了会天,后者才依依不舍的送苏锐出门。

    叶冰蓝清楚的感觉到,当苏锐一只脚跨出房门的时候,这房间里的家的气息立刻淡了许多。

    “哥,要不你搬我这里来住吧,反正房间够用,老是住酒店也不方便?!币侗队淘チ艘幌虏潘档?,她不知道自己这样说会不会显得太裸。

    苏锐显然没有意识到叶冰蓝的话中深意,他摇了摇头:“最近林傲雪的危险级数明显升高,我吃住都在林家别墅里,等到她安全解除的时候,我立刻搬到你这边?!?br />
    叶冰蓝知道苏锐的任务,因此也没有再多说,只是心中却依旧不舍。

    苏锐却是张开手来,说道:“来个临别的拥抱吧?!?br />
    叶冰蓝一怔,平时都是自己主动,怎么他也转了性子

    心中的甜意才刚刚泛起,叶冰蓝还不待有什么反应,苏锐便已经一把将其拉近怀里。

    被这样紧紧抱着,叶冰蓝心中的暖意无限,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苏锐却低下头,在她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苏锐乘着电梯下楼,在即将走出单元门的时候,整个人忽然成了一道幻影

    由静到动,瞬间提速

    他就像是一头狂奔的猎豹,化为残影,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冲进了对面的单元门

    如果路边有人的话,也只会觉得眼前一花,绝对看不清苏锐的身影

    简直快到了极致

    李华中正站在阳台上,用望远镜盯着楼道口,他想要看看苏锐往哪个方向离去。

    可是,等了几分钟,依然不见他出来。

    “臭婊子,拒绝我那么多次,却跟这么个混蛋男人在房间里缠绵”李华中英俊的脸上充满了煞气,整个人已经处于暴怒的边缘了

    虽然他精明强干,但是性子睚眦必报,作为一个男人,尤其是作为小心眼小气量的男人,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自己看中的女人和别人搂搂抱抱

    李华中一想到之前苏锐和叶冰蓝在卧室里呆了两个小时都没出来,他的脸色就阴沉的可怕,感觉整个人都要爆炸了不用脑子都知道两个人在卧室里干了什么好事

    “该死的破鞋,等你落在我的手里,我一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背叛我的下场”想着叶冰蓝在苏锐身下辗转承欢的样子,李华中就恨不得拿出枪来崩了苏锐

    此时这位前途无量的年轻人所露出来的阴厉表情和他平日里展现出来的精明强干阳光上进完全不同

    叶冰蓝根本就从来不曾答应过他的追求,更遑论背叛只是这个男人的占有欲极强,在他看来,只要自己看上的女人,必须要弄到手如果不接受自己,就是背叛

    一个穿着老式汗衫和宽松裤的老人站在李华中的身后,身形有些微微伛偻,看起来和那些蹲在村口晒太阳的老头没什么两样。

    只是,他这样和李华中所构成的二人组合,显得很怪异。

    “少爷,稍安勿躁,千万不能因为冲动而坏了大事?!崩先苏驹谏砗?,看着李华中暴怒的样子,眼神中的精芒一闪而逝。

    这精芒和他的年纪打扮极为不相称

    “大事,我等那所谓的大事已经等了很多年,还要再等多久”李华中不耐烦的说道:“宇爷,你跟在我身边那么久了,遇到这种事情除了说教就是说教,难道就不能替我出口气看见我的女人和别人上床,你就不生气你好不容易有了那么好的身手,小心长时间不动身子骨锈掉了”

    被称为“宇爷”的老人,目光一闪,微微垂着头,却没有说什么。

    “宇爷,你是我爸放在我身边?;の业?,从我上警???,一直到现在?!崩罨欣淅渌档溃骸拔揖团幻靼琢?,你为什么就那么死板帮我教训一个人都不行只不过是抢一个女人而已又不是杀人”

    宇爷抬起头来,道:“少爷,老奴我跟在您身边那么久,如果您遇到了危险,老奴我自然会出手相救??墒抢弦墒茄侠鞯亩V龉?,在那件大事面前,一切都要让路?!?br />
    “大事,大事,我被这两个字纠缠了多少年”李华中愤怒的说道:“我爸让我努力进入宁海警局,我进来了,我也当上了副队长,工作努力,提拔很快,你们还要我怎么样我连喜欢一个女人得不到手都不能抢”

    李华中说到这儿,声音已经不自觉地提高了八度,冷冷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年轻的时候都是怎么过来的有多少漂亮女人都被你们糟蹋了”

    被这样怒斥,宇爷依旧不为所动:“少爷,今非昔比,自然不能用以前的事情来衡量现在。老爷苦心孤诣多年,就等着最近毕其功于一役,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什么事情,你我都担不起责任?!?br />
    “责任责任,又是责任,我他妈的真是受够了”李华中本来就被叶冰蓝的时期刺激的不行,此时挨了一通说教,更加控制不住了

    “宇爷,你不帮我,我就让彪子他们过来”

    “一定不行?!庇钜趿艘徊?,往李华中的身前一站

    只是一个如此简单的动作而已,就让李华中有了一种泰山压顶的错觉

    “宇爷,你想造反吗”李华中被这气势压的呼吸有些不畅,调整了一下,目光中开始布满了血丝。

    那个该死的男人才刚刚从叶冰蓝的房间里离开,如果这个时候去拦截,正好可以堵到,可是这宇爷怎么就那么死脑筋

    “老奴一贯忠心耿耿,又怎么会造反?!?br />
    “你到底是我爸派来?;の业?,还是来监视我的”李华中想要动手,但是自知完全不是这老奴的对手,于是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少爷,老爷他们花了那么大的价钱,打通了那么多关系,才把你捧到现在的位置,你可不要辜负了他们的一片苦心?!庇钜纳粢谰晒啪薏?。

    “花钱捧我”一听到这句话,李华中更加暴怒:“我破案率多高我工作多努力不提拔我提拔谁我能有现在的地位,都是我自己努力的结果和你们没有半点关系”

    宇爷真是油盐不进:“少爷,你说什么就是什么?!?br />
    面对这种煮不熟蒸不透打不烂的角色,李华中真是彻底无奈了

    他转身到冰箱里拿出来一瓶冰水,就这样咕咚咕咚的喝下去,丝毫不怕凉,就怕无法浇灭心中的火焰

    “少爷,时至今日,你还不明白老爷的计划吗”

    宇爷语重心长的说道:“老爷和我们都在黑道上拼杀了一辈子,他之所以到现在还不让你接收帮中事务,就是不想让你沾染黑道上的东西,他已经黑了一辈子,他想让你白?!?br />
    听到“他想让你白”这五个字,李华中沉默了,刚才暴怒的火焰似乎也开始渐渐熄灭。

    “少爷,或许你认为,在黑道打混挺好的,自由自在无人约束,可是现在黑道的生存土壤已经越来越少,如果我们不转型,那么必然是死路一条,所以,老爷才把你送进警校?!?br />
    “转型一群流氓还谈转型”李华中不屑的冷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现在还控制着北方三省的毒品生意那里百分之八十的份额都是你们的我们远威帮想要谈转型,还早着呢”李华中继续冷笑:“至于我爸他把我送进警校,完全是想黑白通吃宇爷,你比我更明白他的野心否则就不会不甘心屈居北方三省更不会用多年时间来筹备南下侵占宁海的计划”

    李华中的话,无疑暴露出一个惊天秘闻

    一直雄踞北方三省的远威帮,竟然有了南下的野心

    “少爷,万万不可乱说”宇爷之前一直是古井无波的语气,可是当李华中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他却有些着急了

    一切的行动都在筹备中,如今已经箭在弦上,如果走漏了消息,那么说不定就会功亏一篑

    “我为什么不可以说”李华中摇了摇头,满脸的嘲讽之色:“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做些什么,这一次华夏一年一度的地下生死拳赛在宁海举行,作为宁海的黑帮老大,李阳肯定是要出现在现场,而这就是你们干掉他的最好机会”

    宇爷看着李华中,老脸终于动容,脸上写满了震惊在这之前,他从未把计划告诉过少爷,可是李华中却几乎猜了出来

    “作为东道主,李阳的手下如果拿不了冠军,那么无异于自己打脸,因此这次他会大量派人参加,你们会安排一帮高手把李阳手下全部灭掉,等到他实力大减的时候,一举功成我说的对不对”

    宇爷难以置信,声音干涩:“少爷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华中嘿嘿冷笑:“到时候,说不定宇爷你也会亲自下场的吧”

    此时,宇爷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

    “别忘了,我是宁海全市破案率最高的刑警没人比我的嗅觉更敏锐”李华中冷笑

    “少爷,无论如何,都请你要保密,老爷的计划筹措了很多年,要毕其功于一役如果走漏了消息,让李阳有所察觉可就太不好了?!?br />
    “我会走漏消息吗”李华中阴冷地说道:“早就该南下了,我完颜一氏本是命中帝族,结果屈居北方那么多年,这一次,我要让完颜华中的名字名扬天下”

    宇爷这老奴顿时急红了眼:“少爷,切勿乱说切勿乱说”

    就在这个时候,外间忽然传来了巨大的响声,沉重的防盗门竟然离奇的飞了起来,直接砸到了客厅的墙壁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