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并没有把白家当成过敌人,虽然白忘川曾近对他出言不逊,虽然白秦川对他有过试探,但是苏锐都没有太过当真。

    只是因为在苏锐废掉了五大世家继承人之后,白克清站出来,替苏锐说了一句话。

    当时的白克清已经身居高位,却丝毫不避嫌,也不怕得罪五大世家的强大势力,如果不是他站出来,那么最后胜利的天平也不会更多的向苏锐这边倾斜。

    只是后来,白克清由于身体原因,逐渐退居幕后,不再出现。

    因此,当此时苏锐听说当年的宁海市长正是白克清的时候,才会感觉到无比的震惊

    似乎在他的印象里,白克清绝对不是这种人

    因此,苏锐眼中的震撼神色才越来越重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说人不可貌相知人知面不知心

    苏锐依旧摇了摇头,他完全不相信白克清会干出这种事情。

    “哥,你怎么了”叶冰蓝看出来苏锐脸色不对,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想起了一些事情?!彼杖褚×艘⊥?。

    “石头,小冰,你们今天难得来一次,下午就不要走了,我们一起去楼下的饭馆聚一聚,我虽然退休的早,但好歹退休工资还是不少的?!崩显撼た牡乃档?。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道女人的声音。

    “我说爸,你退休工资就算再多,也禁不住这么花啊,你外孙最近生病,又花了不少钱呢,你就不攒点钱给他”

    一个打扮很时尚的少妇从门外进来,她的眼眉看起来和老院长有些相似,只是看起来颧骨有些高,这样的人一般都有些刻薄。

    “丽娟,你来了怎么也没提前说一声”老院长介绍道:“石头,小冰,这是我的女儿丽娟?!?br />
    苏锐微微点了点头,叶冰蓝则是说道:“丽娟姐,你好?!?br />
    苏锐的眉头微微皱了皱,他看了看这女人身上价值不菲的时尚衣着,又看了看这寒碜的房屋摆设,不禁轻声叹了一口气。

    这女人还没进门的时候,就已经摆明了是要向老爹要退休工资的了。自己的一身衣服都是奢侈品,而老父亲却居住在这即将拆迁的破落楼房中,这样的行为让苏锐十分反感。

    “爸,家里来客人了这两人是谁啊”李丽娟用警惕的眼神看着苏锐和叶冰蓝。

    叶冰蓝微笑着说道:“丽娟姐,我是叶”

    可是,她还未自我介绍完毕,便已经被李丽娟打断。

    这女人双手环在胸前,道:“你们是谁并不重要,爸,你知不知道,现在有些骗子,专门哄骗老年人,我们家楼下就有一个老太太被骗走了四十万呢”

    听到李丽娟这么说,苏锐的眉眼这种顿时释放出来一股冷芒。

    而叶冰蓝的眉头也深深的皱了起来,这女人说话也太不讨人喜欢了。

    事实上,在越来越封闭越来越自我的现代人中,像李丽娟这种刻薄的女人还真的不在少数。

    “丽娟,你怎么说话呢他们以前在我的福利院里长大,我退休的时候他们才四五岁,如今已经将近二十年没有联系了,都是客人,不,都是亲人,你看你”老院长差点被气的晕过去,这女儿也实在太不给面子了,简直跌份儿。

    “好嘛,将近二十年没见今天又眼巴巴的跑过来,如果说他们没有什么图谋,我可不相信”李丽娟冷笑着打量苏锐和叶冰蓝。

    “还亲人呢,不骗人就不错了爸,你也不动脑子想一想,他们四五岁的时候能记得什么事情我看啊,这两个人就是骗子不怀好意”

    苏锐简直无语,如果这李丽娟不是老院长的女儿,他恐怕早就上去狂抡一通耳光了。何止是不讲道理,简直就是霸道之极,苏锐似乎从她的身上隐隐的看到了殷秀美的影子

    那个讨厌的女人,自从披萨店冲突之后,两人几乎没怎么见过面,倘若她下次还敢没事找事,苏锐不介意来一次狠的。

    叶冰蓝实在听不下去了,她直接拿出自己的警.官证,不愉快的说道:“我是新南分局刑警队副队长叶冰蓝,你看我是不是骗子老院长是我们的恩人,我为什么要骗他”

    “哼,我怎么知道你的警.官证是真还是假还刑警队长,你那么年轻,能当这个官这年头,骗子都越来越不专业了”李丽娟说着,翻了个非常专业的白眼。

    叶冰蓝已经完完全全的不想再解释了,这个女人已经先入为主了,油盐不进。

    “李丽娟”老院长是真不开心了:“你今天就是来没事找事的吗”

    “爸,我是来看望你的,怎么就成没事找事的了”李丽娟不满的说道:“我是让你小心点,不要让坏人把退休工资都给骗走了你好歹退休之前也是个副处级,怎么越老越糊涂”

    这李丽娟和她父亲说起话来真是一点不客气。

    老院长冷冷说道:“恐怕全世界也就两个人打着我退休工资的主意,你和你哥隔两个月来一次,每次来都是要钱要钱,我把你们两个养那么大有什么用就是为了让你们惦记着我的退休工资”

    这李丽娟回到家来果然是要钱的,看着她穿着光鲜亮丽的样子,再看看老院长那一身不知道穿了多少年的老旧布衣,苏锐的心底有些堵得慌,很难受。

    都说养儿为防老,可是等到老了才发现自己儿女的不孝,这得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情。

    “爸,你这样说可就太让人寒心了?!崩罾鼍晁档溃骸澳隳呛眉盖У耐诵莨ぷ?,一个人又花不掉,你是我爸,你的钱不给我们花,还要给谁花”

    老院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叶冰蓝的眼中也现出了悲哀之色。

    其实她和苏锐本想要劝阻一下这李丽娟,但是这毕竟是人家的家务事,贸然插手总归是不太合适的,说不定会更加激化矛盾。

    “你是不知道,你外孙前一段时间得了肺炎,光住院就花掉了两万多,这还不算买什么营养品,我和家里那口子的薪水都不算太高,你老人家要是不支援一点,我们怎么能过得下去”

    “外孙生病的医药费我不是给垫了一半吗”老院长不快的说道,虽然他很疼外孙,但是那小子基本上没来过这里,每次都叫喊着这里又脏又破,一刻都不愿意多呆。

    那一次的肺炎住院,老院长足足垫了两个月的工资。

    “那也不够啊,爸,我这两天刚进了必康集团,虽然薪水不错,每个月也有一万多,但是人情礼节开销大啊,必康是大公司,那些同事身上全部都是名牌,我也不能跌份啊,每个月光是化妆品的开销都得三千多呢,你算算,如果你老人家不给我们一点支持的话,我们怎么可能撑得下去”

    老爷子非常无奈,他也知道,女儿说的都是事实。

    “你就不能不和人家攀比”

    “什么攀比攀比的,这都是你们老一辈的想法,现在都讲究个透支消费,你是不知道,那公司里人人”

    李丽娟这表现的也太裸了些,明明知道自己父亲一个人独居破楼,已经甚是可怜但依旧不管不顾,每次来除了要钱就没别的了,就算说说关心的话也好啊。

    “你在必康集团的哪个部门”苏锐忽然问道。

    那李丽娟翻了个白眼:“市场部,怎么了可别跟我说你是我领导,哎呀,真是吓死人了?!?br />
    李丽娟拍了拍自己的胸部,一脸嘲讽的模样。她也是这两天刚进公司,难怪没听说过苏锐的大名。

    殊不知,苏锐就算不是她的领导,也相差不远了。

    “市场部”苏锐玩味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爸,我那不争气的男人到今年才调进了宁海商务局,现在也只不过是个副主任科员,工资低的要命,还不到我的三分之一”

    李丽娟还想说什么,就见到老院长已然站起身来,从抽屉中取出了一沓红票,说道:“这里是三千块钱,你都拿去吧?!?br />
    天下的父母都是疼爱子女的,老院长即便知道自己的闺女每次来都是要钱,但他依旧没办法拒绝。

    苏锐脸上的厌恶之情已经溢于言表,叶冰蓝也不想再多看一眼。养儿方知报母恩,可是这李丽娟真是没有半点想要报恩的念头,简直是要把父母坑到死。

    苏锐十分确信,如果老院长因病住院的话,这李丽娟绝对不会花一分钱的医药费

    “爸,你每个月好几千的退休工资,怎么这才三千块钱”李丽娟数了一遍之后,看起来有些不满。

    “你哥昨天也来了一趟”老院长快要气到不行了有这样的女儿,不得不说是他一辈子的悲哀

    李丽娟这才微微满意,她瞥了苏锐和叶冰蓝一眼,道:“爸,钱在我手里,总比被这两个骗子骗去要好的多了,一会儿您好好休息啊,我先走了?!?br />
    说罢,李丽娟便扭着屁股离去了。从头到尾,她虽然口口声声说苏锐和叶冰蓝是骗子,但那只不过是她为了哄骗老院长的说辞而已,现在钱一到手,她也就不在乎什么骗子不骗子了。

    老院长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这女儿唉,让你们见笑了?!?br />
    他刚说完,李丽娟竟重新回来,说道:“对了,爸,有一件事我倒差点给忘了,最近这里要拆迁了,拆迁补偿款到时候我和我哥一人一半啊,到时候你就随便租个房子住,一个月也花不了多少钱?!?br />
    她话音刚落,苏锐就霍然站起身来

    “这虽然不是我的家事,但是我保证,这拆迁补偿款你一分钱也别想拿得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