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声一响,所有人都愣住了

    在这一刻,时间仿佛已经静止

    苏锐抬手就是一枪,所有人都清楚的看到,枪口直指蒋青鸢的头部

    在枪声响起的时候,蒋天苍简直有一种灵魂出窍的恐惧感

    这可是自己最疼爱的小女儿啊,就让苏锐这么一枪给打死了

    疯子,真的就是疯子,无可救药的疯子

    苏锐已经毁了自己的孙子,难道还想毁掉自己的一家人

    “青鸢、青鸢、青鸢”蒋天苍悲愤的晃着女儿,却发现后者的眼睛并没有死

    蒋青鸢依旧保持着之前摔倒的姿势,但是却感觉身体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了冷汗从她的额头上迅速的涌了出来

    在苏锐开枪的那一刻,她真的嗅到了死亡的味道她真的以为自己就要死了

    在枪口火花闪现的那一刻,她魂飞天外以往所有的镇定全部消失不见

    “我死了吗”

    蒋青鸢喃喃自语,目光呆滞。燃文书库

    随后,她那精心盘起的头发便散落开来

    飘散于肩头的秀发,似乎正预示着她逐渐凋零无法回去的青春。

    一股火辣辣的灼热感从头顶传开来,蒋青鸢眉头一皱,她终于能够确定,自己没有死。

    苏锐的子弹并没有打中她的头部,而是打在了她的发髻上

    呼

    看到蒋青鸢没死,大厅中的名流们不约而同的长出一口气

    刚才的场面实在是太惊心动魄了苏锐是个名符其实的疯子

    一旁的特种战士也相当吃惊,他们即便百炼成钢,开枪已经是如指臂使,但也被苏锐的枪法给震撼住了

    因为他清楚的看到,苏锐在开枪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瞄准

    只不过是一抬手,扳机就随之扣动了

    如果子弹在发射的时候,枪口出现稍微一微米的偏差,那么子弹穿过的就不是发髻,而是头颅

    倘若苏锐的手稍微抖一下,那么这所谓的青鸢女神,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具死尸了

    “蒋青鸢,今天我饶你一命,让若日后再让我听到你说出那么混账的话,就不会是现在这个结果了?!?br />
    苏锐的话语冷淡,语气森寒如冰

    蒋青鸢双腿发软,根本站不起来,她这才发现,自己那么多年的骄傲,已经被苏锐彻底击碎

    蒋天苍怒吼道:“苏锐,你适可而止行不行我蒋家的未来已经被你毁掉了一大半,你还想怎么样难道非要把我蒋家灭亡了你才会收手吗”

    苏锐盯着这个咆哮的老人,冷冷说道:“如果到现在你们还认不清五年前的事情,还认为蒋毅刚不是罪有应得,那么我倒不介意真的把蒋家给灭亡了?!?br />
    一股有如实质的霸气随着苏锐的话向四周辐射开来在这一刻,没有人怀疑苏锐的决心

    他们也都知道,从这一天起,蒋毅刚等五大少爷是别想再站起来抬头做人了如果说之前还有人对他们的遭遇报以同情的话,那么这五个禽兽从今以后能够承受的唯有唾弃

    “对待禽兽不如的人,就要用禽兽不如的方法?!?br />
    苏锐凝视着蒋天苍的眼睛,淡淡说道:“你们最好让蒋毅刚好好活着,活的久一点,如果他再有什么不安分的心思,我一定亲自登上蒋家的门,亲手取下他的人头”

    在这一刻,面对苏锐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蒋天苍虽然心中怨恨,但是却无力反驳

    “白鹿,扶着青鸢,我们走”

    蒋天苍怒气冲冲的一甩袖子,瞪了苏锐一眼,然后率先走出大厅

    只是,他这样子怎么看起来都像是灰溜溜的落跑

    蒋青鸢被搀扶起来,整理好裙子,那一线春光也从苏锐的眼前消失不见。

    她被蒋白鹿搀扶着,在走过苏锐身边的时候,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记住我的话?!彼杖竦档?。

    此时的蒋青鸢看起来虽然头发披散下来,却别有一丝风情,虽然缺少了庄重的气息,但多了分烟火气。

    她没有任何的表态,依旧只是这样看了苏锐一眼,然后便留给他一个背影。

    看着蒋家人离开,秦之章没有任何的反应,甚至连虚伪的挽留一下都懒得去做,这个老爷子虽然是个老狐狸,但是在某些方面的性格依然很直接。

    既然从今以后已经是敌人,那么现在虚与委蛇也没有任何的必要在这一点上,秦之章远比其他老家伙要来的果断坚决

    坐在车上,蒋天苍心中的愤怒依然未消:“这个该死的苏锐,老夫不去找他的麻烦,他倒开始咄咄逼人起来”

    蒋白鹿同样非常气愤:“是啊,还差点把青鸢给我想想都后怕如果他手一抖,那么后果真的不堪设想我非要和他拼命不可”

    蒋青鸢蜷缩在座位上,一直闭着眼,神色看起来异常疲惫:“他本来就不会杀我?!?br />
    蒋白鹿一怔:“可是他的眼神”

    蒋白鹿想说的是,苏锐的眼神中充满了杀意,那股杀意有如实质,当时甚至让他说不出话来

    蒋青鸢无力的说道:“那是因为我的话,确实让他动了杀心?!?br />
    “他就是个混蛋”蒋白鹿重重的捶了一下椅背:“废了毅刚的双腿,踩断了毅鹤的胳膊,竟然还敢对你动杀心真是找死”

    “现在想来,他说的或许没错?!苯囵暗难矍坝指∠殖鏊杖衲遣悸恃涑庾派币獾难劬?br />
    她的话,让蒋天苍和蒋白鹿都大吃一惊

    “青鸢,你怎么这样说蒋毅刚可是你的亲侄子你不会是被那个混蛋吓糊涂了吧”蒋白鹿吃惊的说道。

    蒋天苍看着自己的女儿,一声不吭,似乎是在等待着她的答案。

    “怎么会?!苯囵耙×艘⊥?,她的语气越发疲惫:“三哥,如果你到现在还这样认为的话,那就是你的错了?!?br />
    “我的错”蒋白鹿眉头一挑。

    “我今天故意去拦着他,很明显有故意激怒他的意思,我就是想看一看他的底线在哪里,看看他能疯狂到什么程度?!?br />
    蒋白鹿更加惊异了,他的智谋远远比不上妹妹,二者相差甚远。

    “事实证明,苏锐即便处于最愤怒的关头,他也还是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否则的话,那一发子弹打的就不是我的发髻,而是头部了?!?br />
    蒋天苍听到这句话,顿时怒了

    “青鸢,以后不要再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这简直就是胡闹如果你真被那混蛋一枪打死,我们怎么办”

    “爸,没事的,苏锐并不会杀我,从始至终我也都没有得罪他。他这是警告,很严重的警告?!苯囵罢砹艘幌律⒙业耐贩?,说道:“从五年前到现在,他虽然看起来一直都很冲动,但是绝对不会在情绪的驱使下做出任何不理智的事情?!?br />
    “他杀遍五大世家,还叫理智”对于妹妹的分析,蒋白鹿报以冷笑。

    “那是因为他知道,这不会丢掉他的性命,顶多是功过相抵罢了?!苯囵霸谝坏阋坏闫饰鲎潘杖竦男睦?,想要战胜一个人,就要对他透彻了解,否则只有必败一途。

    “可是当时他几乎处于必死的境地?!苯茁够匾渥?,当天晚上的血色让他现在还记忆犹新,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那不也还是没死吗”蒋青鸢似乎对和蒋白鹿的争辩没有任何的兴趣,转向蒋天苍,说道:“还有,爸,你那天邀请四大世家家主共进午餐的事情虽然隐秘,但知道的人也不在少数,我有些担心消息走漏出去,被苏锐知道?!?br />
    蒋天苍冷笑:“他就算知道又能如何现在和五年前早已不同了,五大世家联手,他以为他还能逍遥到什么时候”

    蒋白鹿闻言,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脸色刷的变白,说道:“如果他再调集十几架武装直升机来强行攻击我们蒋家大院怎么办”

    蒋天苍和蒋青鸢父女二人同时无奈的叹一口气,然后闭上眼睛,打心眼里不想理睬这个家伙。

    “你们先回去吧,我欠大家一顿酒?!彼杖穸阅且蝗禾刂终绞克档?,多年不见,一旦分别,还是很不舍。

    虽然他们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过两个多月,但是这毕竟是亲战友,战友情,不作假。

    “可是,锐哥,我们这次出来不赶时间,不着急回去的?!?br />
    “还是回去吧,就为这件事情,你们处长少不得要背个处分?!彼杖袂崆岬靥玖艘豢谄?,这些情分,他都记在心里。

    听到这句话,那些战士们也不吭声了,很显然,他们也意识到了受处分的结果。这次带着十二架“空中猎豹”在首都上空飞了一大圈,已经是作了一场大死,即便以军事演习的借口来搪塞,也同样掩饰不过去了。

    “这份情,我记下了?!彼杖窈苋险娴乃档?,感谢的话太多,但是对于自己的兄弟,却不用说的那么多,只是看到彼此的眼神就可以完全明白。

    “锐哥,保重?!?br />
    这些特种战士知道他们的锐哥将要面对怎样的风险,一个个走上前来,敬礼告别。

    秦悦然站在一旁,看着这些战士一个个向苏锐敬礼的模样,眼泪再也止不住,疯狂的涌了出来。

    十二架武装直升机缓缓升空,在秦家大院上盘旋了一圈,然后便编队向北飞去,很快便变成了小黑点,如同天边北归的大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