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一个款款的身影忽然站起来,她穿着紧身连衣裙,丰满婀娜的身材让人遐想无限。

    她就这样一步一步朝着苏锐走来,所有人面面相觑,都不理解这女人是个什么意思。

    来者正是蒋青鸢蒋天苍的小女儿

    她要干什么

    似乎连蒋天苍都不知道自己女儿的用意,他也面露疑惑之色

    苏锐转过脸来,正好看到了这名三十出头的美丽女人,脸上划过一丝冷笑。

    对于蒋家的人,他可从来不会有什么好感,自己废了他们三个孙子,恐怕这家人早就对自己恨之入骨了

    他蒋天苍能够忍到现在,不代表蒋青鸢也同样能忍

    “苏锐,很久不见了?!苯囵翱醋耪飧瞿昵崮腥?,目光复杂。她的目光中带着激赏,带着称赞,但更多的,还是恨意。

    的的确确,苏锐远比首都的绝大部分年轻人要优秀的多,对于这一点,蒋青鸢很欣赏,但是,对于他们而言,不能做朋友,那就只有做敌人。既然是敌人,也就没有任何好好相处的必要。

    他废掉了蒋毅刚,这是蒋家最出色的继承人,几乎相当于家族的半个未来,蒋家崛起的希望几乎毁在了苏锐的手上,蒋青鸢如何不恨他

    蒋青鸢也知道,虽然自己的父亲蒋天苍今天从都到尾都没有说过苏锐的坏话,但是他心中的恨意一定比自己更加浓烈虽然他这么多年来都严禁蒋家人谈起此事,但五年前的夜晚是他毕生的耻辱

    一旁的人都有些惊讶,他们并没有想到,蒋青鸢竟然会认识这个抢婚的男人,而且,貌似他们还认识很久了

    有些人清晰的看到了蒋青鸢眼中的复杂神情,心想这一男一女不会是有过什么不为人知的过去吧,难道说是这个苏锐始乱终弃,玩弄了蒋青鸢的感情怪不得后者到现在也一直没嫁人

    很显然,大厅中抱着这种狗血想法的名流不在少数,他们的目光中都带着玩味的神情

    秦悦然感受到了蒋青鸢带着恨意的目光,她更挽紧了苏锐的手臂,有些担心身边的男人。

    蒋青鸢的足智多谋也是出了名的,比她的几个哥哥都要睿智的多,得罪了她,可真的不是什么好事。

    苏锐看着这个韵味十足的漂亮女人,淡淡一笑:“虽然很久没见,但是我觉得,就算咱们一辈子都不见面,也没什么的?!?br />
    丝毫不给面子

    “一辈子不见面”蒋青鸢丝毫不掩饰眼中的恨意:“苏锐,五年前,你废掉了毅刚的双腿,虽然我认为这件事情他确实有错,但是这么残忍的惩罚对于他这样的年轻人来说,还是太重了些。我曾经想过,从此以后蒋家与你大道朝天,各走一边,互不干涉,以往的事情也不再追究,可是,到了今天我才发现,那些过去是抹不掉的”

    蒋青鸢此言,无疑是要向苏锐宣战了

    什么废掉了蒋毅刚竟然是苏锐废掉了蒋毅刚

    这个时候,众人都已经或多或少的猜到了苏锐的身份

    难道说苏锐就是那个在首都流血夜中废掉了五大世家继承人的那位超级猛男一夜之间让鲜血染红了半个首都他竟然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战神这简直狂猛的没有边际

    那一夜,在重重高手的?;ぶ?,蒋毅刚,龚秋剑,云帆远,张起航,南宫尧,五人皆是身负重伤,从此成为半废之人

    自从那次之后,龚家和云家呈自由落体般坠落,五年的时间里,他们几乎快要淡出公众的视野,而张家同样也是一蹶不振,再也不复往日辉煌。欧阳家族极为精准的把握住了这个时机,在劲敌皆堕落的时候,成功实现了自我崛起

    没想到,五年之后,苏锐竟然回来了,而且是以如此高调的方式宣布了他的回归

    大家在震惊之余,心中又有些许释然,相比较苏锐五年前的“光辉事?!?,今天带着武装直升机来抢婚倒算不上什么了

    秦之章虽然对五年前的惊天血案有所耳闻,但是由于事情不是发生在他的身上,对于那个疯子的真实身份,他也不是太清楚,此时此刻,听到了蒋青鸢的话,他惊愕的说不出话来

    一旁,秦方华正看着苏锐,难以置信的说道:“那一晚,生生杀穿了半个首都,废了五大世家的继承人,最后还平安无事,就是他干的”

    秦碧凯的声音同样艰涩:“现在看来,应该就是他吧”

    两位老将军打过那么多的仗,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可是,他们觉得自己在前面几十年所受到的震撼加起来都没有今天多

    他们的声音并不算小,因此众人听的一清二楚

    在十分钟之前,秦之章明显向苏锐示好,为此不惜彻底得罪欧阳家族,可是现在,他要得罪的,还有包括蒋家在内的五大世家

    不知道现在的秦之章有没有那么一点点的后悔

    但是,秦之章脸上的震惊之色已经迅速退去他不仅没有任何的担心,甚至还有如释重负

    因为,他想起了放在书房中那一张用毛笔签批的字条

    如果没有那位爷在背后撑着,苏锐五年前杀遍五大世家,又如何能够全身而退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没花五秒钟就已经想通了所有关窍现在的秦之章更加确认,他赌对了

    “你毁了蒋毅刚的未来,你知不知道,这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是多么残酷的事情”

    可是,苏锐的话却没有一丝惧意,他冷冷的看着蒋青鸢,声音低沉:“难道说,你到现在还认为,我对蒋毅刚的惩罚是太重了你到现在还认为,他蒋毅刚是弱势可怜的一方”

    站在蒋青鸢的立场上,她当然会这么想

    “号称首都集智慧和美貌于一身的女人,我看也只不过是徒有虚名的蠢货”苏锐的话语中已然带上了一丝怒意而与这丝怒意一同释放出来的,还有浓浓的寒气

    “蠢货”听到苏锐这样公然的辱骂自己,蒋青鸢的脸色也变得非常不好看

    “何止是蠢货,简直就是是非不分的混蛋”苏锐气的低吼

    “你”很显然,被苏锐这样骂,蒋青鸢的心中也非常愤怒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我战友的姐姐,被那五个禽兽轮番虐待了十二个小时,直接折磨致死事后他们竟然跟没事人一样,大摇大摆的返回了首都那么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因为他们而消散”苏锐的眼中又布上了一层血色蒋青鸢的话让他愤怒至极

    不辨黑白的女人

    事实上,虽然五年前的流血之夜震撼了首都,但是绝大部分人都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导致苏锐大开杀戒,现在听到苏锐这样说,他们顿时对五大世家的子弟没了半点好感

    苏锐抓住了蒋青鸢的肩膀,低沉的吼声几乎震得她耳膜发颤

    “蒋青鸢,我问你,如果换做是你,如果你被那五个禽兽给折磨致死,你的家人会怎么想”苏锐目光如血,声音微微嘶哑:“回答我”

    秦悦然看着这个男人,心疼之感无以复加她万万不会想到,苏锐竟然有这么一层历史这样的男人,才是铁血的汉子那份铮铮铁骨,让人如此动容

    为了心中存在的那一分正义,苏锐宁愿冒着身死的危险,也要让那五个人受到应有的惩罚

    “蒋青鸢,回到我的问题”

    苏锐紧紧抓着这让无数首都中年男人觊觎的美妙身体,心中却只有愤怒

    蒋青鸢似乎是被苏锐浑身绽放的杀气给吓住了,竟然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很显然的答案,如果换做是她的话,蒋家人也不可能放过凶手

    “你们只想着自己,只考虑所谓家族的前程,他蒋毅刚只不过断了两条腿,而我战友一家四口,都已经没了性命孰重孰轻孰重孰轻”

    苏锐的吼声回荡在这个大厅中,也震颤着每一个人的心

    “难道说,你们富贵人家的命就是命,穷人的命就不是命难道因为没钱没地位,他们就该死”

    “他们该死吗”苏锐的声音又提高了几十分贝

    “蒋青鸢,就冲你这句话,你根本没认识到你的错误,这种是非不分的女人,你这么多年也是白活了”

    说罢,苏锐双手一使劲,没有丝毫怜香惜玉之心的把蒋青鸢推倒在了地上

    后者一声惊叫,臀部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整个人摔的结结实实

    那个在首都第二代中被誉为青鸢女神的女人,就这样被苏锐粗鲁的推倒了狼狈不堪,脸面尽失

    她的裙子被扯破,胳膊也擦出了血,被无数男人觊觎的裙下春光,就这样展现在了苏锐的面前

    可是,苏锐根本没有看她的兴趣,眼神之中满是厌恶

    “你做什么”蒋天苍一声怒吼,连忙冲过来,想要扶起女儿

    只是,蒋青鸢似乎是完全被苏锐震住了,往日的智谋之光也没有在眼中出现,呆呆的看着那个满脸厌恶之色的男人,甚至都忘记了把裙子往下面拉一拉

    “我知道,你跟着首都西郊的老尼姑学过一些三脚猫的功夫,可是,你信不信,我一只手就能捏死你”

    苏锐说罢,一把扯过特种战士手中的突击步枪,单手擎着,就这么对着蒋青鸢,直接扣动了扳机

    “苏锐,别冲动”

    “快住手”

    “混蛋,你在干什么”

    许多人都开始了叫喊,可是,他们的声音根本无法阻挡苏锐的决心

    一声枪响,震耳欲聋

    :感谢ngbf、第三谎言、xiao玉米、weny你的名字、风沐春江兄弟的月票支持

    今天是老婆的生日,在这里对她说一声生日快乐,没有她,我也不可能走到现在。未来,会更好。

    ...